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部分国家首先实现(八十)

2020-04-22 09:50:1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周婧讲话以后,政委曽鹰宣布,“下面进行文艺表演,请欣赏村城市慰问团的同志们和我们的战士为大家准备的精采节目。”文艺演出?这场即将上演的演出是怎么组织起来的呢?原来,部队在得知村城将派慰问团的消息后,表示希望能够与慰问团共同举行一场联欢会,于是,才有了这场即将上演的精采演出。虽说来部队之前,村城慰问团为演出做准备的时间不是很充分,但是他们还是为演出作了认真的准备,他们创作排练了节目,赶制了演出服。当然,这场演出,无论部队战士还是慰问团的同志,他们都不是什么专业演员,但要表演个节目,对于处于今天这个伟大时代的这些高素质的青年男女来说又有何难。

  当主持人,身着演出服的来自村城的方洁和一名战士一起走上舞台,全场立刻爆发出雷鸣般的热烈掌声。

  演出首先由部队战士表演了他们自己创作的相声《我是一个兵》,村城慰问团表演了小品《共产主义来了》等节目,随后,主持人宣布,下面,由八连一排长雷风同志表演口技《百鸟和鸣》,大家欢迎。

  雷风首先来了一段导语,他说:“我的家乡村城市,已经在全国率先进入了伟大的共产主义,我们伟大的祖国,也即将在全世界率先进入伟大的共产主义。进入共产主义以后,中国将真正赢来一个爱护大自然,保护大自然,尊重大自然的人文环境。大自然中的万物,山川,河流,湖泊,森林,草原,各种野生动物,飞禽走兽,鱼虾龟鳖等等都将受到前所未有的尊重爱护与保护,人类将为各种野生动植物创造更好的生存繁衍条件,中国将出现人与自然,人与野生动植物真正和谐相处的场景,中华大地从此将成为各种野生动植物的天堂。下面,我就为大家来一段口技《百鸟和鸣》,不足之处望同志们海涵。”

  表演中,各种鸟儿一会儿快乐地鸣叫着,一会儿又仿佛在相互对唱着,一会儿声音由近及远,一会儿又由远及近,一会儿又仿佛是百鸟和鸣,给人们展现了一幅鸟儿们在山川,在森林,在河边,在湖泊,在草地幸福快乐地生活的情景。雷风的表演虽不是很娴熟,但足以让人陶醉。表演结束,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热烈掌声。

  李露说:“没想到,这小子还有这么两下子。”

  田婷也忍不住点点头说:“还真有点味道。”

  李露笑着说:“怎么样,印象还可以吧。”

  田婷说:“还未可知呢。”

  李露说:“你就不要太过挑剔了吧。”

  报幕员走上舞台说:“下面,请村城市慰问团的美女李露小姐为大家演唱,《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大家欢迎。”在全场战士雷鸣般的掌声中,李露走上舞台,她向战士们施以鞠躬礼后,声情并茂地演唱起来。这是一部革命战争年代题材的影视剧中一首反映军民团结的歌曲,歌中唱道,

  军爱民来民拥军,

  军民团结一家亲。

  军队和人民同甘苦,

  人民和军队心连心。

  历来军队呈霸道,

  哪见军队为人民。

  共产党来了世道变,

  军队一心为人民。

  人民军队忠于党,

  毛泽东主义是军魂。

  军民团结如一人,

  试看天下谁能敌?!

  李露不愧是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嗓音甜美圆润,曲调优美动听。一曲唱罢,战士们欢呼起来,在战士们的欢呼声中,李露又演唱了一首《我爱你,人民军队》,

  我爱你,

  人民军队,

  你来自人民服务人民,

  人民的需要是你的使命,

  百姓的温暖常挂在心间。

  我爱你,

  人民军队,

  你从战争中一路走来,

  在艰苦的环境中成长,

  在革命的征程中壮大。

  我爱你,

  人民军队,

  在毛泽东的旗帜下,

  意志顽强纪律严明,

  听党指挥忠于革命。

  李露唱罢,战士们又表演了他们自己创作的歌舞《欢乐的军营》,之后,村城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吴越演唱了一首《共产主义之歌》,吴越演唱完毕后,由村城市民歌手雷畅演唱了他自己创作的《共产党的干部好领导》。雷畅的演唱,声音质朴,自然天成,雷畅演唱完毕,立刻赢得了台下一片喝彩,在观众的热烈掌声中,雷畅又演唱了一首《丰收歌》。最后田婷李露方洁肖芬唐小华向秀珠等表演了舞蹈《快乐的少女》。换上了靓丽的演出服的她们,一个个更加光彩照人。这支舞蹈,是他们来部队之前临时排练的。尽管不是很熟练,但明快的音乐,尤其她们欢快俏皮的表演,还是赢得了台下一片喝彩。

  在演出即将结束的时候,报幕员走上舞台说:“同志们,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我们美丽的村城市委副书记、市长周婧同志上台来,为我们高歌一曲好不好?”

  “好。”全场再一次响起热烈的掌声。

  周婧推脱不过,只得走上舞台,说:“本来,我是应该为我们的战士们歌唱一曲的,但是,你们大概也听出来了,我这几天嗓子有点问题,这样吧,我请我们村城市农业局局长,也是我的男朋友华光同志为同志们演唱,大家说好不好。”

  “好。”战士们齐声回答。

  华光走上舞台,为战士们演唱了一首《小白杨》,华光声情并茂的演唱,再一次赢得战士们的欢呼。“好,唱得太好了,再来一首!”

  在战士们的欢呼声中,华光又演唱了一首《我爱这蓝色的海洋》,优美的音乐和激情的演唱,把联欢会推向了又一个高潮。

  演出结束了,战士们依然沉浸在演出的氛围中久久不愿离去。无论是部队还是地方的同志,虽说他们不是什么专业演员,但他们依然可以说是精彩纷呈的演出,无不给战士们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也将在战士们的心目中留下美好的记忆。

  “周市长同志,你们的节目真是太精采了,你们可真是藏龙卧虎啊。”演出结束后,在送别村城慰问团的同志们时,史团长忍不住赞叹道。

  周婧说:“能够为战士们演出,是我们的光荣啊。战士们的表演也非常精采啊,雷风同志的口技就挺不错的嘛。”

  “不不不,我的口技差远了。”雷风说。

  “雷风同志就别谦虚了,的确挺不错的嘛。”李露说。

  “就是嘛,干嘛那么谦虚,在哪儿学的?”田婷道。

  “读大学的时候,从我同寝室的同学那儿学的,他爸爸就是一口技演员。只是我学的不好。”雷风说。

  “我觉得挺好的。”田婷道。

  “我们也都觉得挺好的。”方洁说。

  “是吗,谢谢。”

  在大电客旁,史团长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周市长同志,吴部长同志,陈市长同志,各位同志们,我们就送到这儿了。”

  政委也说:“是啊,周市长同志,各位同志们,我们就此别过,如果你们以后有时间,随时欢迎你们来部队检查指导工作啊。”

  周婧说:“我们会来的,但我们是来向部队的首长和同志们学习来的。同时,我们也欢迎你们随时到我们村城去走走看看,检查指导工作啊。”

  “会去的,我们一定会去的。”史团长说,“再见了,周市长同志,再见了,同志们,请你们带去我们部队全体指战员对村城人民的亲切问候和良好祝愿。”

  “再见了,史团长,曾政委,再见了,同志们,我们一定还会来的,会来看望同志们的。”

  就这样,这天下午,周婧等慰问团的同志们在部队指战员热情的欢送中,怀着依依惜别的心情,返回了村城。村城的另两支慰问团同样受到了七团和九团官兵的热情欢迎与接待,各团除了举行联欢会,九团还特地邀请慰问团的同志们到部队靶场,观摩了战士的打靶表演。一百米的靶标,十名战士十发子弹全部命中,总环数全都在95环以上,有一个战士还打了99环。不过,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插曲,在报靶的时候,由于报靶员的疏忽,本来是十发命中的结果,变成了9中。该战士认为报靶有误,请求复验,复验的结果,果然有误,原来有一发子弹居然是从十环弹孔中穿过,如果不仔细观察,细微的弹着痕迹是不容易看出来的。观摩打靶以后,部队请慰问团的同志们进行了打靶射击。总之,各慰问团在部队的活动,无不充分体现了共产主义新时代军民之间的鱼水深情,慰问团在给部队指战员带去了无限的欢乐的同时,也谱写了新时代军民团结的新篇章。

  送走了慰问团,雷风回到了宿舍,他显然仍然处于兴奋之中。

  “排长,你女朋友走了?”

  “排长,你怎么不留下她呀?”

  “排长,你女朋友可是个大美女哦,你可要抓点紧啊,不然让人家挖跑了就后悔也来不及了。”

  “是啊,排长,早点把嫂子娶进门吧。”

  “排长,嫂子的舞跳的不错,她是干什么的啊?”

  见排长回来,战士们立刻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哎,我说你们这帮臭小子,哪儿来那么多问题呀,去,都一边待着去。”

  “不对吧排长,你谈朋友了,难道就不兴让我们也高兴高兴。”

  “我说舒加贝,排长谈朋友,又不是你谈朋友,你高兴什么呀。”副班长宋知日的话,说的大家都笑了起来。

  “副班长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排长谈女朋友了,我们为什么不能高兴,我们为排长高兴,难道不应该吗。难道你们大家就不为排长高兴?”舒加贝笑着反驳道。

  “对对对,我们为排长高兴。”战士们附和道。

  战士石林说:“排长,你以前与嫂子认识吗,她叫什么呀,你给我们说说吧。”

  “真拿你们这帮臭小子没办法。告诉你们吧,她叫田婷,今年二十六岁,研究生毕业,现在是一名光荣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够了吧。”

  “田婷,这名字好,甜。”文征勇的话,说的大家又笑了起来。

  “排长,谈谈你的恋爱经过吧,你们什么时候好上的。”石林说。

  “告诉你们吧,我们以前不认识,今天才是初次见面,满足了吧。”

  “排长,你编故事吧。”舒加贝说。

  “我编故事?我骗你们干嘛,我说的就是事实,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

  “我信,我信。不过排长,你们以前不认识,今天初次见面就好上了,这可是太富有传奇色彩了,你得给我们说说。”文征勇说。

  “是啊,排长,你得说说。”石林也说。

  “有什么好说的,她来了,来自我的家乡,我们见面了,认识了,最后好上了,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不会吧。”

  “你们爱信不信。”

  “我信。”舒加贝说,“我相信,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对,有原因。”

  “我赞成。”战士冯卓说,“嫂子初次见面就与我们排长好上了,这至少说明我们嫂子骨子里潜藏着对军人的喜欢与热爱。”

  “还有一种可能,这其中早有人在做着牵线搭桥的工作。”宋知日说。

  “你们这些臭小子,拿我寻开心是吧。”

  “排长,你可不对啊,我们可不是拿你开心,我们是为你高兴。”

  “就是,排长,我们是为你高兴。对了排长,你什么时候给我们喜糖吃啊。”

  “这我可回答不了你们。应该是该给你们喜糖吃的时候,就给你们喜糖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