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第二阶段共产主义(五十八)

2020-03-24 17:04:3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十二章,到纪念馆去

  为了让学生们及后来人能够直观地了解当地农村的近现代史,了解他们的父辈祖辈在村城这片土地上居住工作生活等状况,村城在进行废弃房屋拆除的时候,特地有选择地保留了村城地界处于枫霞山东北麓附近一个有代表性和典型性的百十来户人家的村落——枫霞湾。与此同时,为了让学生们及后来人了解当地人民当年英勇抗击侵略者的历史,缅怀先烈,人们还特地保留了枫霞湾附近的革命烈士陵园并把东岗的一处烈士遗骨也迁到了烈士陵园。这也是村城保留的唯一一处墓园和民居村落。

  保留枫霞湾,因为枫霞湾保留有清朝和民国时期的一些建筑。枫霞湾在清朝和民国时期,算是当地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村落,枫霞湾的建筑也因此具有典型的清朝和民国时期的民居风格。这些建筑得以保留,主要还是得益于当地人尤其老人们的坚持,老人们曾经多次坚决拒绝了青年人拆除祖屋重建的冲动。老人们的坚持,不仅为后人们保留了这些民清建筑,更是为后人们保存了一段历史。它至少能够让后人们了解,以前的一部分农村是个什么模样,他们的父辈祖辈是怎么居住工作生活的。

  这些民清建筑是一种带有天井的建筑,建筑的外墙用青砖砌成,墙里面都被充填上了泥土,屋面是一种老式弧面的陶瓦,在滴水处装有瓦当,在屋脊的两端,还装饰有陶制的兽型陶瓦。房屋里面则全部采用木结构,木架支撑,木板隔断。正对大门是一天井,天井后面是堂屋,堂屋两边各有一间厢房,在堂屋和厢房上方,则建有阁楼,阁楼的空间虽不是很大,但存放一些不常用的器物器具是完全够用的。在两个厢房前面也就是天井两边,还有两个小房,既可用作厨房,亦可住人或堆放杂物。天井的底部和四周均用条石砌就。下雨的时候,屋面的雨水会落入天井,再通过暗道排往屋外的水塘,平时,天井则成了倾倒洗衣洗菜水的去处。中国成语中有坐井观天一条,也许,这坐井观天就是从这古建筑中的“井”演绎而来的吧。

  这些民清建筑,虽历经几百年风雨,却依然稳固结实。这也是房屋得以保存的原因之一吧。象这些木架结构的老房子是特别容易遭受白蚁侵害的,枫霞湾的这些老房子没有被白蚁侵害,得益于湾里有一户祖传下来的擅长防治白蚁的人家,正是这家灭蚁人的守护,枫霞湾的这些老房子才得以保存。在这些民清建筑的旁边,还保留了一些同时代的用土坯砖砌成的土坯屋。这些房屋应该是比较贫困一些的穷人的居屋了。这种土坯房屋,由于不易保存,所以保留的相对较少一些。

  除了上述老房子,湾里更多的是在老房子旁边,建国以后逐步改造建设的砖混结构的楼房。这些房屋,也是当地老百姓搬进村城以前,仍然在居住的房屋。值得一提的是,枫霞湾的所有建筑,并不像许多农村那样,房屋建筑各自为政,东一栋西一栋,杂乱无章,而是基本做到了一排排相对整齐。应该说,这也得益于枫霞湾村民从老一代就传承下来的良好素质和习惯,当然,这也和枫霞湾在晚清时期出过官宦人家有关。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随着国家的发展进步,中国农村的各种生产生活用具农具等不断地在更新换代,许多传统的农具用具不断地从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中消失,为了不让这些历史上珍贵的农具用具等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枫霞湾一个叫苏生的老人,开始了收集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物的过程。起先,他只是觉得这些老的农具用具扔了可惜,慢慢地在家里越集越多,到最后他就更加舍不得丢弃了。

  后来,在中国兴起了一股收藏热和民居民俗旅游的热潮。这样,枫霞湾老人们当年坚持保存下来的民清建筑和苏生老人的收藏,终于派上了用场,后人们依托这些建筑和收藏,搞了个民俗民居纪念馆,以吸引城里人或外地游客前来观光旅游,枫霞湾也从此成为了当地农村度假旅游的一个热点地区。当然,为了增加看点,枫霞湾人后来又从各地农村收集了许多陆续退出实用的农具工具用具等,进一步充实了纪念馆。枫霞湾人赚钱以后,他们还投资修缮了湾子西边的烈士陵园,为了缅怀当年革命前辈和革命先烈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英勇抗击日寇的英雄事迹,湾里还投资修建了抗战纪念馆。需要指出的是,这项收集农具工具用具等的工作和后来的修缮烈士陵园及修建抗战纪念馆等工作,均得到了有眼光有远见的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在此次村城进行共产主义改造的建设过程中,村城人民重新修缮了烈士陵园和抗战纪念馆,并把它和民俗民居纪念馆一起,辟为今天的枫霞湾民居民俗纪念馆和抗战纪念馆,简称或合称枫霞湾纪念馆。

  这天早晨,村城一中的同学们早早地吃过早饭,在校长谢宜静的带领下,沿着朝阳踏上从省城通往县城的省县高速公路,浩浩荡荡地向枫霞湾纪念馆进发。组织同学们到枫霞湾纪念馆去缅怀先烈,接受历史教育,是村城一中党委根据学校政治教研室主任苏兴盛的提议做出的决定。省县公路是一条中间建有几米宽双排隔离林带的双向隔断公路。行人可以上高速公路,是因为今天的高速公路,早已经不同于以往,汽车已没有那么多,车速也限制在100公里的范围以内。为了人们出行方便,国家规定自行车和行人是可以在高速公路上行走的。当然,为了保障自行车和行人的安全,国家特别规定把高速公路两边的应急车道辟为专供自行车和行人行走的专用通道,并用双红线隔断,汽车是绝对不允许越过双红线驶入自行车和行人专用通道的。

  枫霞湾纪念馆距村城并不遥远,过青川河不过四五里的距离。几千学生列队出发,前面已经走出几里地了,后面的同学方才迈出校门。道路上,虽说汽车不多,但老师们仍然不断地提醒着同学们注意行驶着的车辆,千万不要越过双红线。司机同志们也非常的小心,在有同学的路段,他们也都把车速降到了80码以下,并尽量远离双红线。

  高年级的学生走在队伍的前列。前往枫霞湾纪念馆参观,苏一凡显得特别兴奋。因为,今天要去的地方,正是他出生和成长的家乡。苏一凡觉得非常幸运,别人曾经的家都已经被拆除了,他从小长大的家却得以保存,在那里有他的童年和童年的记忆。将来,待到他到了耄耋老年,他可以在这里找回儿时的记忆,可以向后人们讲解他童年的生活。离开家已有几个月了,他还没有回去过呢。家里还有湾里现在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他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苏一凡,干嘛跑那么快,想你那个曾经的家了?”薛贞同学说。

  “当然啰。自从搬进村城,我还从没回去过呢。也不知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了。”苏一凡说。

  “苏一凡,我看你一副高兴的样子,是不是还想回你老家去住啊?”黄智达说。

  “你要想去你去,我可是不会去的。我倒是想啊,待到将来我老了,我可以带着我的儿孙们,来这里向他们讲解我们儿时的生活。”苏一凡说。

  薛贞说:“你自己才多大一点啊,就老了老了的。”

  “记得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过,三十八年也不过弹指一挥间嘛。到我老了也不过就是弹几下手指头的功夫嘛。”

  周峰紧赶几步说:“干脆,让我来弹你几下吧。”

  苏一凡见状,赶紧跑开了。

  “同学们,别闹了。”田婷老师说。

  蔡菲菲说:“听说你们那里以前都是搞观光旅游的,你们家也是吗?”

  “当然。搞旅游来钱快嘛。”苏一凡似乎有几分得意。

  “那你们家一定挺有钱的吧。”

  苏一凡说:“一般般吧。有一件事你们可能不知道吧,枫霞湾收藏那些农具工具用具最早的,就是我的太爷爷。”

  “是吗?那你太爷爷可真够有历史眼光的。”蔡菲菲说。

  同学们登上青川河一桥。只见青川河中,稍显浑浊的满满的一河水,在两岸大堤的保护下缓缓地向南流淌着。突然,一条好几斤重的大红鲤鱼猛然跃出了水面。

  “哎呀,你们快看,好大一条鲤鱼啊。”谢芳彬指着一处河面大声说。

  周峰说:“哪有什么鲤鱼啊,我怎么没看见。”

  贺思雅说:“你没看见只能说明你反应太慢。”

  “你看见了?”

  “当然。”

  “我也看见了。”祝克家说。

  正在这时,又一条鲤鱼再一次跃出了水面。

  “周峰,看见了吧。”

  这回周峰看见了。“呵,还真有大鱼呢,还不小呢。”周峰说。

  “现在环境保护这么好,以前电鱼炸鱼毒鱼网鱼等等现象都没有了绝迹了,到了冬天枯水季节,河里还拦蓄了大半河水,鱼儿们有了那么大的生存空间,跳个鲤鱼什么的也很正常。”田婷老师说。

  同学们穿过青川河一桥,公路右侧的枫霞山森林公园,左侧横贯东西的铁路大动脉,铁路大动脉北侧,1万亩美丽的丽山湖一一映入了同学们的眼帘。森林公园里和公路两侧的树枝上,各种鸟儿欢快地鸣叫着,像是在欢迎同学们的到来呢。虽说是个晴天,但天空中却布满了许多大大小小的云朵,使得太阳的威力减小了许多,再加上公路旁边双排或多排绿化林带浓密的树冠,同学们似乎也感觉不到阳光的威严。

  “我们村城的景色真漂亮啊。”同学们忍不住赞叹道。

  周峰说:“我们村城真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有河有湖。”

  “这可是我们村城设计者建设者的功劳啊。”谢芳彬说。

  “听说,我们丽山湖等湖泊中的水质是属于国家一类水标准,都是可以直接饮用的。”贺思雅说。

  薛贞说:“水质当然得好,不然,能作为泳池用水吗。”

  “应该这样说,千好万好,是劳动人民的建设好。”祝克家说,“就说这公路两边的树木吧,如果没有这些树木,我们现在能在这里行走吗。”

  蔡菲菲说:“同学们,我们唱支歌吧,就唱《共产主义好》。”

  “好。”同学们赞同道。

  于是蔡菲菲同学起了个头,同学们一起唱了起来。《共产主义好》是我国著名词作家相晓东根据原《社会主义好》的曲调重新填词而来。歌中唱道:

  共产主义好,共产主义好,

  共产主义社会人民觉悟高,

  雷锋精神大发扬,

  私心杂念贪生怕死逃跑了,

  人人都有向上的心,

  誓叫共产主义更加美好,更加美好。

  共产主义好,共产主义好,

  共产主义国家改了面貌,

  山清水秀空气好,

  人民生活地覆天翻变了样,

  人与自然和谐美,

  我们的世界从此灿烂辉煌,灿烂辉煌。

  共产党好,共产党好,

  共产党是人民的好领导,

  马列毛主义来指导,

  带领人民掀起革命新高潮,

  革命人民团结紧,

  全世界共产主义一定来到,一定来到。

  一曲唱罢,同学们余兴未了,他们接着又唱了几首歌曲。开始的时候,歌声只在部分学生中唱响,后来,几乎所有学生都加入了进来,歌声在学生们行进的道路沿线响起,由于学生队伍拉的很长,同学们的歌唱不可能同步,再加上声音传播速度的原因,使得人们听起来就像是多声部的大合唱。就这样,同学们一路蹦蹦跳跳,说说唱唱,打打闹闹,四五里的距离,大约三四十分钟就到了。

  苏一凡似乎有些不认识这个他曾经居住生活过的地方了,只见整个村庄都被高大的院墙围了起来,公路旁边,修建有一座高大的门楼及大门,门楼两边,分别书写着枫霞湾民居民俗纪念馆,枫霞湾革命烈士陵园和村城抗战纪念馆几排大字,村庄里的空地上,新种上了许多各种不同的树木。

  “苏一凡,你发什么愣啊,不认识了。”蔡菲菲说。

  “的确不认识了。为什么要建这么大的院子围起来啊。”苏一凡说。

  “那还不简单,为了保护呗。”蔡菲菲说。

  “为了保护?”

  的确是为了保护。原来,为了防止野猪等野生动物闯入对这些建筑造成破坏,村城文化局文保所打报告修建了这座围墙。围墙内除了民居民俗纪念馆和抗战纪念馆,还把烈士陵园也围了进去。

  走进大门,只见道路两旁都长满了野草。苏一凡说:“同学们,我们把这些野草都给拔掉吧。”

  同学们正要动手,李露老师立刻制止了学生们。“同学们,不要拔。苏一凡同学,你能说说,你为什么要拔掉这些野草吗?”

  “老师,我们湾里以前是没有这些野草的。”

  “这不是理由。”

  “我觉得这些野草不好看。”

  “这些野草的确没有鲜花美丽。但它们同样也是大自然的生灵,也是有生命的,更重要的是,这些小草也能够通过光合作用,产生人们所需要的氧气。何况它又不影响我们,我们为什么要把它拔掉呢。我们以前不是学过,从小要爱护祖国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吗。小草长在这里,我们觉得它不美,把它们拔掉了露出了泥土就美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如果大自然连小草等各种植物都没有了,只有光秃秃的黄土是谈不上美丽的;如果大自然连小草等各种植物都没有了,动物包括我们人类也是没法生存的。有人也可能会说,光秃秃也是一种美,一种荒凉的美,就像戈壁沙漠,但这样的美绝不是人类所喜欢和追求的,与大自然万物繁荣兴旺相比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是不能相比的。如果我们的地球都是荒漠戈壁,还能美得起来吗?所以,人类需要爱护大自然珍惜大自然,爱护珍惜大自然的一切生灵,包括这些小草。”李露老师语重心长地说。

  “是,老师,我们知道了,以后我们会爱护它们的。”苏一凡说。同学们也纷纷点点头表示赞同。

  同学们继续向里面走去。他们首先来到了湾东北部的民居民俗纪念馆。在一片民清建筑里,同学们见到了许多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先辈们曾经使用过的家具农具工具等等物品。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