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第二阶段共产主义(五十六)

2020-03-21 16:25:2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公路两边,一望无际的农田里,几十公分高的秧苗郁郁葱葱,长势喜人,秧苗的顶部,已经有些鼓鼓囊囊,显然,这些秧苗即将要抽穗了。

  谢芳彬介绍说:“同学们,我们村城的农田原本不是现在的样子的,就是说,在几个月以前,村城的农田还都是传统的小块农田,农田也没有现在这样规整,农田中间还有众多的村湾,几个月前,经过废旧房屋的拆除和大规模的农田改造,我们的土地才全部改造成了现在平整的大块大块的农田。”

  “村城人民真了不起啊。”教练骆剑雄说。

  在公路沿途,建有许多的独立小屋。穆克明说:“谢芳彬同学,那些小房子是干什么用的,是抽水井吗?”

  “你看,我们村城这么多的水库湖泊,还需要抽取地下水来浇地吗。”谢芳彬说,“这些小屋都是供人们方便用的厕所。”

  “领队,可以停一下车吗,我想上趟厕所。”乌力吉说。

  “当然可以。”领队陆梅说着,把车停在了一处两边都能通向稻田田埂的路旁,“你们可以下去,好好走走看看。”

  车一停稳,同学们便鱼贯走下汽车。乌力吉则迅速向厕所跑去。

  公路一边宽阔的水渠里,满满的一渠水缓缓地流淌着。里面,许多鱼儿在游动着,也许是同学们打扰的缘故吧,时不时会有青蛙跳着逃进水渠里或稻田里,公路两边的树枝上,不时会有小鸟猛地扑向水面,叼起小鱼儿后再飞回枝头。

  前方不远处,有几个人正在那里垂钩呢。“你们看,那里还有人在钓鱼呢。”柴玉林说。

  “你们看,水渠里的小鱼儿可真不少呢。”巴特尔说,“有的鱼儿还不小呢。”

  “这算什么呀,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各个水库湖泊,那里面的鱼才叫鱼呢。”谢芳彬说,“以后如果你们有机会来村城,我请你们吃大鱼。”

  “好哇,有机会我们一定来。”巴图说。

  谢芳彬说:“不光水渠里有鱼,我们的稻田里也有很多鱼呢。”

  “是吗?”巴特尔说着,走过水渠上的水泥板桥,向稻田走去。“哎,真有鱼呢,还不少呢。”巴特尔惊呼着,“这就是所谓的稻田养鱼吧。”巴特尔发现,稻田里,不光鱼儿不少,青蛙也挺多的。

  在水渠与田埂拐角处,一块水泥板搁在田埂上,水渠里的水正汩汩地流向农田。原来,人们在水渠通往水田的输水管道口用水泥砌有一个控制闸,输水的时候,拿开闸口的水泥板,渠水会缓缓地流向稻田,排水的时候,打开闸板,稻田里的水则会排向水渠。流水口有许多青蛙和小鱼儿,见有人过来,青蛙跳着逃开了,小鱼儿则似乎不怕人,它们依然在流水处游动着。巴特尔蹲下身子,尝试着用手抓住小鱼儿,但尝试了几下都没能抓住。

  “你不要用一只手,你用两只手试试。”谢芳彬提示道。

  巴特尔瞅准了一条小鱼儿,用双手奋力一合。“抓住了,抓住了。看你还能往哪儿跑。”鱼儿在巴特尔的手里挣扎着。

  “这小鱼儿真可怜。”巴图说。

  “有什么可怜的,被我抓住一点也不可怜。小鱼儿,去吧,好好地长大些,多吃些虫子啊。”巴特尔说着,松开双手,把小鱼儿轻轻地放进了稻田里。小鱼儿脱离了束缚,逃也似的向稻田深处游去。

  谢芳彬说:“稻田养鱼,不光能够吃掉稻田里的害虫,还能够为稻田施肥呢。”

  “稻田和水渠应该是相通着的吧。”穆克明说,“既然稻田养鱼有这么多好处,为什么要让人在那儿钓鱼呢。”

  “你看,我们的稻田这么多,稻田里的鱼也多,还怕几个人在那儿钓鱼吗,钓是钓不完的。再说了,这里的鱼儿已经长大了,要不了多久,它们就可以上人们的餐桌了。”谢芳彬说。

  巴特尔说:“稻田里这么多鱼儿,你们到时候能够捉得干净吗。如果捉不干净,岂不是浪费了。”

  “这么多鱼儿,浪费一点又算的了什么。”巴图说。

  谢芳彬说:“等到早稻收割完毕,我们会把大量的鸭子放到田里,让鸭子帮我们吃掉掉在田里的稻谷和虫子。”

  “这倒是个好办法,只是鸭子在吃掉谷粒和虫子的同时,也会吃掉田里的青蛙吧。这多少会有些让人觉得不忍。”穆克明说。

  “那是肯定的。虽说这些青蛙被鸭子吃掉多少有些让人不忍,但也算是它们为人类作了最后的贡献吧。”谢芳彬说,“待到人们插上了晚稻的秧苗,我们还会在田里投放鱼苗和青蛙的。”

  巴特尔好奇地拿起水泥板,插在了凹槽处,渠水便停止了向农田的流动。“这闸板还挺好使的,插上它渠水便基本上阻断了。”巴特尔重又抽开闸板说,“哎,谢芳彬同学,这旁边的闸板是干什么用的?”在输水闸口旁边,还有一个象输水闸口一样的闸口,一块水泥板插在凹槽里。

  “那呀,那是输送沼液用的。你把闸板抽开试试。”谢芳彬说。

  巴特尔抽取闸板,一股黑色的液体立刻从管道里面流淌了出来。他赶紧插上了闸板。“这就是沼液吧。”巴特尔说着,到水渠里洗了洗弄黑了的手。

  “你就放心吧。这些沼液看起来很脏,其实它们是完全无臭无味无菌无毒无害的优质绿色肥料。我们的稻田能够在实行农田改造后的头一年头一季就长出这么好的庄稼,全靠这些沼液的浇灌呢。”谢芳彬说。

  “难怪田里的泥土都是黑色的连鱼儿青蛙都有些是黑色的呢,原来是沼液作用的结果啊。”巴特尔说。

  谢芳彬说:“我们村城不光利用河水高于农田,修建控制闸和灌渠,实现了农田浇水的完全自流灌溉,而且就算这沼液,也利用养殖场和村城地形高于农田的条件,基本上实现了对于农田的自流施肥。”

  “村城这样的设计真好,实现自流灌溉,村城该为国家节约多少电力啊。”巴特尔感慨地说。

  稻田里,华光和方洁张兴等几位技术员正在查看着水稻生长等情况。本来,华光是申请到别的城市去支援建设的,但村城开局第一年的农业生产关系重大,市委市府最终没有批准他的请求。与他一起留下来的,还有方洁等村城农业局的多名技术人员。张兴等十六群多数同志其实是都参加到了支援大军的行列的,不过实际上,前去支援的同志,短的不到一个月,长的一个来月也就先后完成任务陆续返回了,张兴等十六群的伙伴们也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任务返回了。看着长势良好即将抽穗的水稻,华光忍不住用手轻轻抚摸着宽大的叶片,看来,村城建市第一年第一季的粮食丰收已经是铁定无疑的了。许多人以前担心,重新整修后的农田,粮食产量会受到影响,其实这种担心华光也或多或少有一些,现在看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当然,村城农业能够丰收,主要还是得益于肥料的充足,得益于村城养殖业的发展和村城下水管网改革。如果没有充足的肥料做保障,当然还有华光他们后期对早稻的精心管理照料,精心给那些肥力较差的生田地做补充施肥,早稻的整体长势不可能会如此喜人。华光给村城农业的定位,就是生产纯绿色无污染的食品,为此,村城不仅拒绝了传统的化学农药,而且也拒绝了化肥。为了防治害虫,村城采取了多项生物的物理的防治措施,大力植树造林,制造大量的鸟笼,为鸟儿提供良好的生存繁衍的环境条件,让鸟儿来帮助消灭害虫,试行在部分稻田放养大量的青蛙和鱼儿,在另一部分稻田放养鸭子,从省植物所申请了一种辣椒种子,在村城大量种植,然后用这种辣椒水及其它的植物提取液等的混合液体来杀灭和防治害虫,打造出有益人类健康的绿色农业。从今年早稻的实践看,这些措施杀灭有些害虫还是有效的。

  刚才,华光他们用小型飞行器给部分稻田喷洒了一种专杀稻飞虱的无毒无害的生物溶液,他们希望能够借此彻底杀灭稻飞虱。这种小型飞行器,通过北斗导航仪可以自动无缝地来回给农作物喷洒药物。如果是大片的农田,他们可以运用较大型的无人机实施作业。“华光哥,你说,我们这一次应该能够彻底的消灭稻飞虱了吧。”方洁说。

  “应该没有问题。你看,喷洒生物农药以后,这些稻飞虱不是已经快死了嘛。不错,这次效果挺好的。”华光说。

  张兴说:“如果上次我们把喷洒的面积扩大一点,也许这次这稻飞虱就不会再发生了。”

  方洁说:“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没有发病就喷药,那不是无的放矢吗。”

  华光说:“发病也不要紧,关键是我们要随时加强监测,及时发现问题。这样,我们才能把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你们作为农业专家,可要担负起责任啊。”

  “放心吧,华光哥,我们一定会尽心尽力的。我们明天再去看看棉花花生大豆等农作物的情况。”方洁说。

  华光点点头说:“今年是我们村城进入共产主义的第一年,我们一定要争取实现种植业和养殖业各方面的开门红。”

  “应该没有问题。”张兴信心十足地说。张兴和方洁可都是农学院毕业的农业技术专家。他们两个一个是中大农学毕业,一个是华大农学专业的高材生。

  不远处,载着同学们的汽车停了下来,华光他们向汽车走了过去。

  “叔叔阿姨,你们在忙什么呢。”见华光向他们走来,周峰赶紧上去打招呼道。

  “周峰,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叔叔,我们带着参加篮球赛的外地球员来这里参观我们村城美丽的农田风光呢。”

  “叔叔,我们是呼和浩特十六中的,我叫巴特尔,是我们要求周峰同学带着我们来参观我们村城美丽的农田风光的。”

  华光点点头说:“好啊,欢迎你们啊。”

  “谢谢叔叔。”巴特尔说。

  “你们通过参观,有些什么感受啊?”华光亲切地问道。

  “叔叔,我们早上去了红太阳广场,去了龙湾湖南湖枫霞山森林公园,还有……”

  “丽山湖……”周峰提示着。

  “对,然后,我们又看了东岗林场,东岗水库和东岗养殖场,看了村城美丽的大块大块的丰收在望的水稻,虽说我们不过只是走马观花,但是,村城人民的勤劳勇敢,以及村城建设的优异给我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了。”巴特尔说。

  “同学们,我们上车了,走了。”领队喊道。

  “再见了,叔叔。”

  “再见。”

  汽车沿着宽阔的农田公路向村城驶去。同学们依然兴奋地注视着车窗外郁郁葱葱的秧苗。想着自己的家乡也即将进入伟大的共产主义,同学们的心情真的比吃了蜜还甜啊。巴特尔说:“同学们,我们唱一支歌吧。”

  “好啊。”同学们一致赞同道。

  “就唱《颂歌献给毛主席》吧。”穆克明同学说,“我给大家起个头,大家一起唱。毛泽东……”唱:

  毛泽东,

  您是真正的人民领袖,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

  是您建立了伟大的党,

  是您创建了人民军队,

  是您砸碎了奴隶的锁链,

  是您推翻了三座大山,

  是您解放了苦难的人民,

  建立了全新的人民中国。

  您追求自由民主平等,

  消灭了旧中国一切丑恶,

  您建立了民族工业体系,

  一扫旧中国贫穷与落后,

  您让人民翻身做主人,

  从此主宰自己的命运。

  您为革命奉献了毕生精力,

  您为人民操碎了心,

  共和国出现暂时困难,

  您克制自己节衣缩食,

  您领导的国家政治清明,

  让贪污腐败无所遁形。

  您倡导干部做人民公仆,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您倡导大公无私破旧立新,

  带领人民进行思文革命,

  您痛恨修正主义叛徒,

  是复辟资本主义的瘟神。

  啊,

  真正的人民领袖,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

  英明的毛泽东。

  同学们激情而嘹亮的歌声,飞出车外,回荡在村城广袤的大地上空。一曲歌罢,同学们还好久沉浸在歌中的意境之中。中电客驶上铁路公路立交桥,村城就要到了。“领队,教练,同学们,马上就要进入村城了,现在时间还早,我提议,我们现在去游泳怎么样?”穆克明同学说。

  “这个提议好,我赞成。”巴特尔说。

  “游泳当然可以。可问题是,你们会游泳吗。首先声明,我不会。”领队陆梅说。

  只有穆克明等三个同学举起了手表示自己会水。

  “不会游泳没关系,游泳场有游泳圈,同学们可以带上游泳圈,再说了,游泳场里的水并不是很深,安全是不会有问题的。”周峰说。

  教练骆剑雄说:“我看可以让他们去游一游。”

  “但是还是有问题。我们都没有游泳衣裤哇。”领队陆梅说。

  “这没问题,”周峰说,“游泳场完全可以为同学们提供游泳衣裤。”

  “那好,我们去游泳。”领队说。

  周峰说:“领队同志,在去游泳场之前,我能否向你们提一个请求。”

  “当然可以,什么要求你说。”

  “今天晚上我们一中篮球队和你们进行一场友谊比赛如何。”周峰说。

  “可以呀。我完全赞同。同学们,你们说,好不好?”

  “好。”“同意。”同学们纷纷表态。

  “那好,这事就这么定了,就今天晚上,我们进行一场友谊比赛。”领队陆梅说。

  周峰说:“谢谢领队老师,谢谢同学们。”

  “谢我们干什么呀,你们放弃休息热情地给我们当导游,我们应该谢你们才是啊。”巴特尔说。

  领队陆梅说:“走,我们游泳去。”汽车驶入科研路一路向东,驶向青川河游泳场。

  “周峰同学,你能和我们一起去游泳吗?”巴特尔说。

  “当然可以。谢芳彬同学,你也去吧。你也可以帮助一下领队同志嘛。”

  在学校,男女同学游泳从来都是分泳池的,“我……好吧。”谢芳彬同学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周峰的提议。“不过,在去游泳之前,我有个建议,我建议同学们先登上我们村城最高的科研大楼,在那里,可以俯瞰我们村城美丽的风光。”谢芳彬同学建议说。

  “谢芳彬这个提议好。”于是,同学们登上了村城最高的科研大楼,在俯瞰了村城美丽的风光以后,向村城最大的游泳场,青川河游泳场赶去。

  “嗨,这游泳场真大啊。”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