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念人:《追梦三部曲》第一部:魂断邓州(五)

2019-07-11 09:19:4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念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话说阿才在家照管孩子,让妻子阿霞到美容院做勤杂工。连续十多天,阿霞都没有回家探望孩子。

  这天一早,阿才带着孩子发仔,让发仔坐在自行车后面,一起往春光美容院看望阿霞。阿才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直到十一点多钟,好不容易才来到中山五路找到春光美容院。这时,他看到美容院大门口岗亭下,站立着两个高大身着黑色保安服,头戴黑色长舌帽,腰插电棒、手拿对讲机,脸色凶神恶煞的人。阿才在门口单车车棚外放好自行车后,抱起发仔往门口走去。

  门口保安人员,看到阿才抱孩子进入美容院,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这里是有钱人的乐园。凡是来美容院的人,个个气度不凡,穿着高贵,戴黑墨镜,开着奔驰、宝马轿车;这里,很少见到身着搂屡,抱着孩子,骑着破旧单车进美容院的人。对此,那位稍高的保安人员走上前把阿才拦住。

  “干什么的?”保安问。

  “找阿霞!”阿才回答。

  “上班时间不准找人!走开!”保安说。

  “她是我的老婆!”阿才说。

  保安听阿才说阿霞是自己的老婆,于是,便用一种嘲笑口气说:“阿霞是你老婆?哈哈,不如说天上七仙女也是你的老婆。神经病!快点走开!”

  阿才看到保安嘲笑戏弄自己,便严肃地说:“老婆还有假,这是她的孩子。”

  保安见阿才不走开,用手一边推一边说:“走开…走开…”

  阿才看到保安人员不让自己见老婆,大声嚷起来说:“为什么自己的老婆都不能见,这是什么社会?”

  保安见阿才大声喊叫起来,只好无奈地说:“阿霞已经不在这里,她被邓州一位有钱的大老板拐走了。”

  阿才听保安这么说,犹如晴天霹雳。可是,他定神一想:不可能!不可能!阿霞不可能抛弃我们父子。阿才尽管不大相信保安的话,但是,听到保安这么说后,他想见到阿霞的欲望反而更加强烈了。于是,他把发仔放在门口栏杆旁,不顾保安阻拦,一边嚷着“我要见阿霞”,一边往楼内面冲闯过去。

  在这关键时刻,老板娘急急忙忙从四楼走下来,把阿才阻挡在大厅楼梯口。老板娘看到这位男人嚷着闯进来,意料到是阿霞的丈夫,想见阿霞心急如火,大声吼吓地说:“这里不准大吵大闹!”

  阿才见是老板娘,停止了脚步说:“我要见阿霞,她是我的老婆。”

  老板娘开门见山地说:“她已经跟大老板走了。”

  阿才坚持说:“我不相信,我要见阿霞!”说完,他就往二楼奔去。

  老板娘见这状况,为了不影响营业,大声喝令保安人员:“把他拉出去。如果硬要闯进来,给我狠狠地打。”

  保安人员听到老板娘喝令,马上走上前去把阿才拉往大门口外。这时,阿才尽管被强拉到大门口外,可是,他仍然坚持嚷着要见阿霞。于是,他再次往门口内奔过去。

  保安看到阿才又跑回来,于是,二位稍高的保安一起走上去,把阿才撩倒在地上,拳打脚踢。此刻,坐在门口栏杆边的发仔,见保安打自己的爸爸,立刻奔过去,一边哭一边说:“不要打我爸爸……不要打我爸爸……”

  保安看到发仔痛哭哀求,便停止了对阿才的痛打。发仔伏在爸爸的身上边哭边说:“爸爸,咱们回家…”

  站在远处的那位稍矮保安,看到发仔哭得悲伤可怜,于是,走上来扶起阿才与发仔,然后,小声对阿才说:“回去吧!孩子妈真的不在这里了。她已经被邓州市房地产商,一位姓黄的大老板以150万元赎走了。”

  阿才听到这位保安说了真心话,知道到阿霞确实是被老板赎走了。于是,他擦去眼泪,抱起哭泣的孩子,走到自行车棚推出自行车。他全身都疼痛,骑不了自行车,只好把发仔放在单车后面,带着满身伤痕累累,一步一步往家走去。

  阿才肉体上的伤痛,精神上的折磨,无处可诉,只好埋藏在心底深处。傍晚时分,他与五岁的发仔才回到家。一跨入门口,望着昏暗的房间,冰冷的锅灶,感到痛苦与无奈。

  “爸爸,肚子饿饿,想吃饭。”发仔一到家就说。

  孩子这一叫喊,让阿才从刚才的一场恶梦中醒来,赶忙说:“好,好,爸爸煮饭。”说着,就往厨房走去。

  突然,房东走进来对阿才说:“阿才,今天上午,你一位老乡来找你,你刚好出去了。他等待一会儿,不见你回来,他就告诉我,说你父亲因病,昨天下午去世了。明天上午入土为安。母亲要求你尽快赶回老家。”

  听到父亲去世的噩耗,还没有擦干眼泪的阿才,此时此刻,再也控制不住情感的发泄,泪水犹如大雨一样,放声“呼呼”地大哭起来。是的,下岗的委屈,人格被侮辱,老婆被拐,父亲离去,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一连串的无情打击,像打开的水闸,一下子冲垮了阿才的生活防线,让他痛不欲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