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念人:《追梦三部曲》第一部:魂断邓州(四)

2019-07-10 08:58:2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念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按照美容院规矩,上班前一定要化妆,穿花旗袍,说话要轻声细语。在前台接待小姐指导下,阿霞化妆得不错,波浪式发型,透红的蛋脸孔,苗条身段,穿上那套大红花旗袍,配上一张自然美笑容脸孔,显得十分丰满醉人,确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今天,老板娘没有安排阿霞正式工作,让她给美容顾客送水果、茶水。奇怪的是,在送水果、茶水过程中,阿霞看到,到美容院的顾客都是房地产、煤矿等一些先富大佬,除一楼的美容客户美容外,二、三楼房间的贵宾客户并不是美容,而是与美容院小姐鬼混。阿霞看到这一场面,心里很为震惊,进城五年多从不见过这种场面。根据美容院规矩,不该打听的事情就不打听。对此,每次送水果进入房间,她都当作不看见的样子,一放下水果后,她就悄不言声走出房间。

  三天过去了。这天上午十点,阿霞接到老板娘通知,给二楼204房贵宾送玖瑰花茶、水果。于是,她马上端起装着水果、茶叶的盘子,往二楼204房走去。

  这位204房的贵宾,来自江西的煤老板。名叫张大嘴,四十有五,身高一米五五,留光头,肥胖粗糙的面孔长着一对圆溜溜的眼睛,一位典型的先富矮胖子。这付先富相貌,正面一看,令人心里很不自在。

  阿霞端着水果盘子开门进来,按美容院规矩,顺手把房门重新关上。这时,正在洗澡的煤老板,当看到小姐进入房间,便光着身子,身体下部仅包一条浴巾,眼仔迷迷从浴室走出来。他一看到是一位亭亭玉立丰满惹人的小姐,于是,他急不可待从阿霞背后猛扑上去,用力抱住阿霞的身腰,吓得阿霞惊慌失措,“啊…”大叫一声,盘子一下子掉落到地上,茶叶、水果散落满地。紧接着,她用力挣脱煤老板双手,转身往门口逃跑。可是,她刚转身就被煤老板抓住右手,硬硬把阿霞抱起来,丢到迷你床上。尽管阿霞怎么叫骂:“流氓…”,可是,煤老板不理睬,仍然把她的花旗袍解开,露出了雪白的裸体。阿霞性感的裸体,一下子把煤老板的眼珠吸引住了。于是,他急忙抛掉包下身的浴巾,像猛虎下山一样,压到阿霞的身上。阿霞又怕又耻又愤怒,她依然叫骂滚动,不让煤老板得逞。煤老板见阿霞不断滚动没法下手,恼羞成怒大哭:“臭婊子,我是花上万元钱来的,不是白来的。”说着,他举起右手左右开弓,“啪啪”打了阿霞两把掌。这两把掌,打在阿霞脸上,脸孔两边留下两个五个手指纹深深烙印。

  煤老板看到无法驯服阿霞,便起床打电话叫老板娘。当煤老板起身穿上内裤衩时,阿霞急忙走下迷你床,一边扣上花旗袍扣子,一边奔走出去。煤老板见阿霞要逃跑,便挡住了门口,不让她开门出去。

  这时,老板娘来了。她一进入房门口,双手插腰,脸上露出凶凶杀气,不管三七二十一,对阿霞大开杀戒,狠狠打了阿霞两把掌。然后,她开口大声恶骂:“臭娘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凡进入这里的人不接洽客人,怎能有每月几千元高薪水?”

  阿霞哭着说:“多少钱,我都不干这种事。”

  老板娘反驳说:“这种事有什么耻?黑猫白猫,赚到钱就是好猫。”

  阿霞哭着说:“怎赚钱,我都不愿做这种猫。”

  老板娘见阿霞不想干,便恶狠狠地说:“既然你进入了这里,不干也要干,不能让你白白出去。”

  阿霞态度强硬地说:“打死我,我也不干!”

  老板娘恐吓地说:“好,你不干,你要考虑你全家人身安全问题。尤其是你那五岁孩子!”

  此时,阿霞心里才明白过来,美容院并不是美容院,其实是一间高级妓院。一楼大厅设置几张美容床,以及一些简单的美容设备,那是挂羊头卖狗肉,用于蒙蔽有关部门检查的。此刻,她知道上当受骗了,感到十分后悔。可是,后悔无及,想不干都难了。阿霞心里悟到,如今是认钱不认人的社会,为了钱,为了先富,这些人什么事都会干得出来的。为了自己的丈夫与孩子安全,此时此刻,已经是无路可走,只好忍下心了。于是,阿霞一边哭泣一边转身朝迷你床走去……

  阿霞被迫第一次后,心里感到很痛苦与无奈,不敢把此事告诉家人,觉得自己没面目见人,十分委屈。于是,既然如此,只好破罐破摔了。过后,老板娘都安排她在二楼贵宾房上班。

  这天,上午九点半,阿霞化妆好后,刚换上粉红色旗袍,她就接到老板娘通知,立即到二楼202房间上班。她打开房门进去后,正在整理迷你床时,一位高大男人手里提着一个文件皮包走进来。阿霞一看,男子一付脸大眉粗的脸孔,留着光头,身高约一米七七左右,穿着一套咖啡色西装,打着黄色领带,像一位美国牧师。此人不像煤老板那样的粗鲁无礼,进入房间后,主动与阿霞打招呼,然后,他坐到阿霞对面,一边喝茶,一边与阿霞聊起来。

  这位男子见到阿霞生得苗条漂亮,心里一动,有意把自己说成是马来西亚华裔,自我介绍。

  “我叫黄百万,是马来西亚一家华裔房地产公司老板。你是哪里人?”男子说。

  “我是琼州人!”阿霞说。

  “多大年龄?”黄老板问。

  “今年二十七岁!”阿霞说。

  “结婚了吗?”黄老板问。

  “结婚了,已有一个孩子。”阿霞说。

  “为何来到美容院工作?”黄老板问。

  阿霞含着泪水说:“我丈夫失业在家,生活困难。我到中介公司应聘时,中介公司介绍到这里做勤杂工。这里工资高。谁料到美容院实际是妓女院。老板娘见我年轻,强迫我招待客人。”

  黄老板说:“你不愿意干这种工作,可以逃走啊!”

  阿霞无奈地说:“逃走,老板娘要杀我全家人。”

  黄老板看到漂亮善良的阿霞,她藏着无限的委屈与痛苦,心里暗暗想着:把她赎出来,带回邓州当三房太。于是,他装出一付关心的样子,小声地说:“你想逃离这里吗?”

  阿霞接着说:“想!”

  这时,黄老板站起来走到房门口听了一下,看门外是否有人偷听。他看到没有人偷听,便返回来走近阿霞身边悄声说:“我赎你出去,离开这里,一起到马来西亚。好吗?”

  阿霞尽管逃离虎口心急,但是,当听到要离开丈夫和孩子时,心里有点忐忑不安,恋恋不舍,念在孩子份上,她不愿意离开他们。于是,对于黄老板这一问题没有马上回答。

  黄老板看出阿霞的心思,于是,他接着说:“我知道你不愿离开丈夫和孩子。你到马来西亚站稳了脚跟,再回来接丈夫和孩子。你们一起管理我的私人庄园。”

  阿霞见到黄老板同意接自己的丈夫与孩子到马来西亚一起生活,于是,她就默认了。

  黄老板看到阿霞同意了,高兴的站起来,他抱起阿霞,往迷你床走去……

  阿霞与黄老板上床,这是阿霞在短暂的美容院生涯中最后一次接待客人了。阿霞为了感恩,放开了手脚,醉得黄老板神魂颠倒,心满意足。黄老板进美容院无数次,此次是最让黄老板动了心思的一次。过后,黄老板与老板娘讨价还价,最终,以一百五十万元,将阿霞赎出春光美容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