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1952,鸭绿江上的春天(11)

2019-05-20 17:24:3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东海之韵
点击:    评论: (查看)

  (十一)西海岸波诡云谲  龙岩浦暗伏杀机

  11月6日,头一回以团队形式在空中亮相的志愿军空军,轰炸大和岛首战告捷,且任务完成得干净利落,给了不可一世的美国人一个下马威。

  志愿军50军一位副连长黄金明回忆说,看到我空军成功轰炸大和岛后,他兴奋地跳了起来,“同志们兴奋得不能抑制,有的唱,有的跳,终于盼到了这一天!”协同作战对大家来说是一个新尝试,但我们充满了信心。十班班长勾云朋说,“同志们,空军能够把敌人的目标、舰船炸掉,我们保证不让岛上的敌人跑掉一个!”

  只有经历过朝鲜战争的人,才能明白志愿军是多么渴望陆空协同作战的这一天。在志愿军初到朝鲜的日子里,美国空军完全掌握了朝鲜的制空权,一度甚至切断了我方的补给线,志愿军战士寸步难行。

  在美国人眼中,中国人根本就没有空军。此时,突然被中国空军打了个措手不及,美国人惊愕万分。当晚,美联社播发消息称:“这次袭击不会是中国方面来的。”美国报纸也称:“这种战斗,小分队驾驶新型轰炸机进行了成功的轰炸,看来不是亚洲人干的。”

  然而几天后,当他们派去大和岛秘密调查的人回来后,这才相信真是中国空军干的,震惊之余他们感到了某种威胁。

  第二次轰炸大和岛是11月29日,我空10师28团夜航大队的10架杜-2轰炸机,由28团副团长王思泽,大队长姚长川分别率领,以大队单机跟进,飞临大和岛上空,打算趁夜色轰炸敌人停泊在大和岛附近海域的舰艇。可不凑巧的是,当夜航大队飞临大和岛上空时,白天还停泊在此处的美国军舰却无影无踪了,考虑到我空军夜间作战经验不足,上级立即命令夜航大队返航。返航前我夜航机轰炸了大和岛附近的海面,虽未炸到敌舰,但敲山震虎,迫使敌舰不敢再停泊于该海域,为第二天夜晚我登陆部队夺取大小和岛创造了有利条件。

  经过紧张的战斗准备,志愿军第50军决定于11月30日夜间攻占大、小和岛。当天下午,空军将再一次轰炸大和岛,为陆军登岛作战清除障碍。这次执行轰炸任务的是上一次没出征的空8师24团一大队,吴清江正是一大队的领航员。

  这是第三次轰炸大和岛,准备出征的空8师24团一大队的年轻人,战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吴清江说,飞行员出征之前要做两件事,一是改善伙食,二是照相。“5个人坐一排,中间隔开一点。用侦察科的大照相机咔嚓一照,然后再裁开。”吴清江他们心里明白,这照的是烈士相。上天作战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照烈士相也是为了以备万一。不过,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们并不在意,一想到能上天执行任务,他们非常兴奋。“终于能飞上蓝天,为国效力了嘛!”吴清江说,他们这些学生兵心里憋着一股劲,想上天露一手,让老兵们看看,他们虽然没打过仗,但也同样勇敢。

  11月30日的轰炸预定时间是14时20分,与上次一样。据说选择这个时间别有深意,每天15时左右,敌歼击机大机群在朝鲜北部的活动基本结束,陆续返航。随后黄昏临近,敌机通常不再出动。此时,正好是乘虚而入,出其不备的绝佳时机。

  同样的任务,同样的时间,同样的机型,同样的空中配合,这次轰炸大和岛的计划与11月6日如出一辙,这为第三次轰炸大和岛埋下了不利的伏笔!自古以来兵不厌诈,诸葛亮玩“空城计”也只能一次,作战方案如果次次雷同,就会让敌人有所防范。

  不同的是这次出征,却没有上次那样低调。第一次轰炸任务下达时,只有大队长韩明阳机组的4个人在场,再由韩明阳向执行任务的另外32人传达。就连一大队的吴清江也是在首战告捷之后,才从出征的战友口中得知的。

  而这次轰炸大和岛,早在三天前机场的大喇叭里就开始宣传鼓劲了,红旗飘舞、横幅醒目、锣鼓喧天。吴清江记得,为了鼓舞士气,政治部主任还做了好几首打油诗。吴清江说,“就连于洪屯机场周围的老百姓们都知道,我们又要去教训美国人了。”

  虽然于洪屯机场远在沈阳,但这样大张旗鼓的宣传,很容易让无孔不入的敌情报人员探听到消息,这为第三次轰炸大和岛埋下了又一道不利的伏笔!

  起飞前,指挥部得到情报,敌指挥所设在大和岛的灯塔内,轰炸目标临时从原定的大和岛改为岛上不到20平方米的灯塔。目标缩小,编队也要做相应的调整。于是,9架杜-2轰炸机从原定的“品”字形编队,改为三个中队前中后排开的纵队跟进编队。这种编队可以由每个中队长机自行瞄准轰炸目标,这样就能瞄准三次。轰炸目标小了,瞄准次数多一点,命中率也就高一点。

  战争中情况瞬息万变,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态。但据说是因为通信设施故障以及人为因素,没能及时将这个变动通知给远在凤城机场和浪头机场担任护航任务的拉-11歼击机和米格-15喷气式飞机编队。这就给第三次轰炸大和岛埋下了更为不利的伏笔。

  1951年11月30日,预定起飞时间是14时20分,但心急的塔台指挥员提前30秒就打响了信号弹。随着两颗绿色信号弹的熄灭,18个螺旋桨在机坪上同时急速运转起来,早已等待在跑道上的9架草绿色的轰炸机闻声次第起飞,向着大和岛呼啸而去。

  前两次我空军曾猛烈轰炸了该岛上的工事及海面上的敌舰,给敌人以沉重打击,这次,我轰炸机群将配合地面部队最后拔掉这颗“钉子”。

  飞机编队由“品”字形改为纵队跟进后,先起飞的飞机不用在空中大转弯等后面的飞机,集合时间缩短了。就这样,当9架杜-2轰炸机在空中编好队时,比原定时间早了4分钟。当编队飞过奉集堡时,三个中队的领航员都发现比原定时间提前了。

  此时,大队长高月明下令减速,想通过这种办法消解掉提前的4分钟。可杜-2轰炸机在空中的速度是每小时360公里,最低时速也不能低于每小时300公里,再慢飞机就要往下掉了。更不巧的飞机飞往大和岛方向时正好是顺风。轰炸机的时速虽然勉强降下来60公里,可风速也有四五十公里,这样正负相抵,轰炸机编队还是快了4分钟。这就是在谈到第三次轰炸大和岛战役时,曾经参加战斗的飞行员们屡屡提到的杜-2轰炸机提前的4分钟。

  第三次轰炸大和岛,为空8师杜-2轰炸机担负护航任务的是空二师4团,4团团长徐兆文,就是前几章中提到率国民党空军起义,真实身份为中共地下党的徐团长,率16架拉-11飞机直接护航。位于轰炸机后方的由徐兆文、于长富、徐怀堂、赵旭、王延洲、周振东、何岳新、周宗汉组成的攻击队,和位于轰炸机两侧的由钱焕章、王敏、王天保、俞敦兰、刘卓生、梁兆树、王勇、陈良平组成的直接掩护队,

  正在凤城机场等待起飞的拉-11飞行员王天保,并不知道轰炸机提前的情况。此时,他正在飞机的座舱里做着起飞前的最后准备。为了怕作战时不灵活,王天保脱下线手套放在一边;跑道上灰尘大,他把座舱的玻璃一一擦干净;然后又把三门炮都上了膛。那是王天保第一次上战场,王天保说:“按要求应该是到了海上炮再上膛,但那时我们的炮不是按电钮上膛,而是手动上膛,三门炮要拉三下,时间虽然不长,但我怕真遇上敌机耽误事,就事先准备好了。”

  就在王天保和战友们正在等待起飞时,轰炸机编队已经提前从他们头上飞过。到了集合地点,拉-11歼击机并没有与本应迎头飞来的杜-2轰炸机碰面,未能按计划在草河口至凤凰城的铁路上空与轰炸机编队汇合。

  不明就里的王天保赶紧向附近空域搜寻。突然,他看到远处太阳下面有几个小黑点,连忙喊:“发现了,在我们右边,已经过去了!跟我来!”

  王天保发现他们后,眼睛一直盯着不放,生怕稍纵即逝,就这样一直盯着,一直追,直到飞过凤凰城,接近安东时,空2师4团才追上轰炸机。结果联合编队通过安东上空时,仍比规定时间提前4分钟。不管怎么说,拉-11歼击机总算在轰炸机到达大和岛上方时追上了,但负责高空掩护的米格-15却没有那么幸运。

  那天仍是刘玉堤和牟敦康所在的空3师7团执行掩护任务。原计划,米格-15应在15时4分从安东(今丹东)浪头机场起飞,15时20分到达大和岛东北25公里处的申弥岛上空,进行高空掩护。可是整个儿行动从一开始便早了4分钟,正在休息室等待出发命令的牟敦康和刘玉堤却浑然不知。

  60年后,当刘玉堤将军回忆那天情景时记忆犹新,他是最后一个跟牟敦康说话的人。刘玉堤说:“机场旁有一个休息室是木头房子,里面是大通铺。冬天很冷,战斗前飞行员都在那儿休息。那天下午,我跟牟敦康正在休息室里聊天。当时我已经结婚了,牟敦康嘱咐我说:你都打下来那么多飞机了,别再莽莽撞撞的,大嫂都怀孕了。我说,不行,还得打……”

  俩人正聊着,忽然听到警报响了,所有人都飞也似的往停机坪跑。休息室距离停机坪有一百五六十米,刘玉堤记得,牟敦康跑着跑着就吐了。刘玉堤说:“小牟,你能行吗?不行就别去了。”牟敦康干脆地答道:“行,走吧!”刘玉堤感慨道:“牟敦康一直胃不好,那天他之所以会牺牲,跟身体状况有很大关系。”

  此时,刘玉堤发现排列整齐的轰炸机编队,已从他们头上呼啸而过。其实,这时候还没有到预定起飞的时间。为什么轰炸机会提前到达?当时刘玉堤顾不上多想,他们所能做的只有赶快起飞,当时也顾不上集合,谁先起飞谁就先向大和岛方向追去。

  对于飞机而言,提前4分钟不是个小误差。纵使米格-15的时速是杜-2轰炸机的一倍多,要想在预定时间内追上它,也绝非易事。当刘玉堤、牟敦康等人驾着飞机赶到大和岛上空时,发现已经打起来了。

  轰炸机为什么提前行动?执行战区掩护的空3师歼击机不知道其中的变故,仍按原计划起飞。早到的4分钟使得混合机群最终失去了喷气式歼击机的掩护,给这次轰炸行动埋下了悲剧的伏笔。

  前面说到,15时7分,轰炸机编队比原计划提前4分钟来到了目标空域——大和岛上空。16架护航的活塞式歼击机匆匆赶来加入编队,庞大的混合机群俨如一个整体,浩浩荡荡地横过天际。此时,米格-15喷气式飞机还在后面奋力追赶。

  空8师24团一大队大队长高月明,带领机群刚过鸭绿江进入朝鲜西海岸海面,15时12分,轰炸机和护航战斗机的混合编队刚通过龙岩浦,首先是机尾的机枪射手发现,左前下方出现了几个迅速移动的黑点,立刻向长机报告。当时海面上湿度很大,飞机的燃油烧得不充分,冒着浓烟,视线不太清晰。起初大家并没有意识到那是敌机,因为先前吴清江他们飞过浪头机场时,看见米格-15飞机正一架一架地起飞,出于惯性思维,大家以为那是刚刚追赶上来的米格-15。还是大队长高月明有经验,立刻发现那不是我军飞机,而是敌机。刹那间,只见4架、8架……30多架敌F-86飞机,象饿狼似地向我机群扑来。

  美军飞机超低空从轰炸机编队下方蜂拥而来,说时迟那时快,低空而来的飞机突然快速拉升,飞到1500米高空时,闪出一道红光。敌机向我们射击了!高月明一下子醒悟过来,立即向指挥所报告:“发现敌机!”开始指挥所不太相信,回答说:“是我们的飞机吧?不要搞错了!”

  就在此时,负责直接掩护的拉-11歼击机飞行员王天保也发现了敌机:“就在我们左前方,一片白花花的飞机。”只一眼,王天保就看见四五架飞机。当时,担负保驾护航的王天保,驾驶着拉-11伴随在轰炸机旁边,他看到敌机拉上去,又一下子俯冲下来。就在一瞬间,敌机开火了。

  原来,美军得到我军要第三次轰炸大和岛的情报后,派出了美国远东空军第四联队F-86拦截。在志愿军轰炸机起飞20分钟后起飞,迂回飞行,并以F-80的常用高度速度飞行,成功隐蔽真实机型和伏击意图。他们在海面低空飞行以躲避雷达搜索,磨刀霍霍,暗藏杀机,在我军必经的航线上“守株待兔”,企图伏击我轰炸机群。波诡云谲的西海岸刹那间风云突变,一场短兵相接的恶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在年轻的飞行员眼前。

  (未完待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