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执念

2019-05-06 15:08:3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瞎娃子
点击:   评论: (查看)

  以前的单位附近有个小广场,东南角一棵榆树,每年五·一期间那满树嫩嫩的榆钱很是好看,见那榆钱竟然无人采摘,心中就会想起小时候吃榆钱蒸菜的情况,多么绿色环保的天然食材,此间竟无人问津。

  总想去捋些,可母亲已去世,媳妇不会做这个。

  拉帮手

  不知何故,今年特别想弄点榆钱试试,于是早早就和媳妇说要去捋榆钱,媳妇没有太多兴趣,但架不住我的墨迹,终于在五·四上午陪我出发。

  那个广场在中央大街附近,万一正在捋榆钱的时候,被管闲事的老头老太太或者管理人员说几句,面子上会挂不住。许多人不懂榆钱可以吃,如果把捋榆钱当成破坏环境将反增尴尬。

  媳妇脸皮比我还薄,看来捋榆钱必须要找个不受干扰的地方才好。

  否则,没有人配合,自己捋起来也不方便。好不容易找来的“统一战线”,必须发挥好。

  拿一瓶茶水,带一个布兜子,拎一棵琵琶树,便往江北去。

  找地儿

  提前一天给大兵打电话:“嗨,干嘛呢?”

  大兵:“感冒了,在家呐!”

  “哥们儿,悠着点,是不是写作业太卖力了?”

  大兵哈哈大笑:“是啊,不写作业都感冒了,现在哪有精神写作业啊。”

  “闲话少说,你家别墅跟前有没有榆树?”

  大兵:“有,但不多,旁边的公园有很多。”

  “明白了,那我明天就去。”

  栽琵琶

  坐公交过了江,绿意盎然,顿觉空旷而新鲜。

  先去看了看去年栽的那两棵琵琶,果然经过冬季干枯后没有再发芽,用力挖个深坑,把带的那株比去年稍大、稍高些的琵琶树栽上,正在洗车的一位大哥热情地把水管扯过来帮着浇水。我满怀信心,希望它通过四五个月的成长能够壮实些,经得住寒冬的侵袭。

  媳妇笑我,不该与寒冬斗。我说总要多试几次,也许能活呢!许多事,我都有种不撞南墙心不死的倔劲儿。

  捋榆钱

  由东入园,新区中心公园的人不多,三三两两,稀稀拉拉,漫步几分钟也没有看到榆钱,心想“大兵应该不能忽悠我啊”,走到东北面,发现一棵榆钱树,但有点高,不好捋。

  再往前行,一个较长的斜坡上有棵榆树,好捋的地方已经秃了,难捋的地方却有许多嫩黄的榆钱串子,不管那灰尘与去年干枯的杂草,我用脚踩出一条道,伸手开始捋,捋了几把后,媳妇也大胆近前,她张着袋子,我捋了不少。

  眼神比我强的媳妇看到再往坡上有一棵更好的,这次两个人一齐上,一会儿功夫就捋挺多,媳妇提醒说:“你不要捋太狠了,给树留点。”。

  第三棵榆树跟前干枯的杂草更多,幸好刚开春,蛇类尚未开始活动,要不,我这怕蛇的人真有可能不敢去踩那虚虚的枯草堆。

  

62acaa303dc82ec5ca0dc6878272ba53.jpg

  塑料袋已满,大概有二三斤榆钱儿。本想再捋些,媳妇说差不多就行了。我也担心有蛇,便顺势答应。

  下得坡来,正好公园有那种扎了许多针眼的管子,让水像细线似的草丛中浇水,两人接着那细小的水流把手洗了,把鞋的灰冲掉,裤上的灰掸去。

  是偏执?

  往回走时,她说:“我是真不想捋这个,看你那种不罢休的样子,只好陪你来。”

  我表示“我这人比较执着,这个事也不难,无非是动手即可。”

  她说:“你这不叫执着,你这是偏执。”

  我拎着那一袋榆钱笑了笑,偏执也好,执着也罢,把想到的努力做好就是。

  执着,用我们农村的话来说,就是一根筋,往往盯住一件事,有时候该回头却不及时回头,便被认为是偏执,这的确是我的性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