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念人:《追梦三部曲》第一部:魂断邓州(七)

2019-09-10 17:59:0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念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阿才离开母亲后,来到琼州火车站。此次,他不去那令人伤心地广南市,而是直接坐上开往邓州火车,寻找妻子阿霞。

  阿才坐的是硬座车厢,人多拥挤,坐也不是睡也不是,三天两夜的火车,阿才坐得腰酸背痛,可是,他想到寻找自己的妻子阿霞,重任在身,再苦再累也要克服。

  这天中午,火车到达了邓州火车站。阿才在火车上认识了农村出身的大学毕业生郑凯。去年,他从邓州大学毕业后,一直都找不到工作。郑凯较熟悉邓州市环境,此次往邓州,也是找工作。一下火车,他们一起来到郊外,共同租了一间十二平方米民居平房。

  阿才与郑凯住下来后,见郑凯都是农民孩子,心地善良,于是,他便把到邓州寻妻情况,一一向郑凯诉说了。郑凯听后很同情阿才的遭遇。并表示,暂未去应聘工作,愿当阿才的向导,协助阿才寻妻。

  阿才第一次来到邓州,人生地不熟,有了郑凯作伴,在寻妻的路上,减少了好多麻烦。第二天,在郑凯的引导下,阿才来到邓州市公安局信访科报案。一位姓吴的副科长接访,他按信访规矩询问笔录。

  “叫什么名字?”吴科长问。

  “叫阿才!”阿才答。

  “哪里人?”吴科长问。

  “琼州人;”阿才回答。

  “有身份证吗?”吴科长问。

  “有!”阿才说完,便向吴科长递上身份证。

  吴科长详细地看了身份证后退还给阿才。接着问:“报什么案?”阿才说:“本月十五日,我妻子阿霞在广南市春光美容院做勤

  杂工时,被邓州市一位姓黄的房地产老板拐走。现来到邓州市公安局报案,请贵局协助找回我妻子阿霞……”

  吴科长说:“黄老板叫什么名字?哪家房地产公司?你说具体一点,以便查找。”

  阿才说:“我也不知道这位老板叫什么名字?邓州市哪家房地产公司?当时,事情发生时,我不在现场。过后,是一位好心值班保安偷偷告诉我的。”

  吴科长说:“连名字、单位都不知道,像大海捞针,叫我们如何去调查呀?”

  阿才说:“我就是知道这么多情况。在广南,如果我再继续问下去,老板娘就会叫黑社会把我打死的!”

  吴科长见阿才这样苦苦诉说,只好半信半疑地说:“你所反映的

  情况,我己经记录下来了。接下来,我们根据你所反映的情况、线索,展开调查。结果如何,等待我们通知。请留下你的电话号码。”

  阿才报上电话后,他们就离开了邓州市公安局。

  他们俩回到出租屋,阿才考虑到,案是立了,不知道等待到何时何月才能有消息?坐着等待只能等死,更不能因这件事连累到郑凯找工作,不如边打工边等待。经过商量,他们决定一起去应聘找工作。

  他们到中介公司应聘,许多中介公司虚设岗位收手续费,有些岗位却要交缴费用高达一、二千元,太吓人了。对此,连续十多天都找不到工作,他们都失望。

  邓州市与广南市不一样,邓州市尽管也是一座省会城市,可是,属内陆城市经济并不发达。所以,要想找份工作难度很大,尤其是要找份对口工作难上难。他们俩人随身带的钱,快要用光了,连每顿饭吃的青菜,都要一条一条数着去吃,生活越来越难过,心情十分焦虑。前个月,八百块钱房租金尚没有交缴,房东已经再三摧交房租了。两个月过去了,他们仍然找不到工作。

  这天,下午五点左右,郑凯高兴地归来。他一跨入门口,就见到阿才正在忙于做饭洗菜,于是,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抓住阿才的手,兴奋得像小孩一样,把这一喜讯告诉阿才。

  郑凯说:“阿才哥,我找到工作了。”

  阿才看到郑凯这样高兴劲,便问:“找到什么工作,让你这样的开心?”

  郑凯说:“是的!我今天到一家出口转内销贸易有限公司应聘,该公司同意招收了我,主要是推销出口转内销商品,月底薪三千元,成绩显著,每个月还有不俗的奖金。但是,要交押金两千元。”

  阿才开始一听到郑凯说找到工作了,心里也很为高兴。因为,三千元月底薪,作为内陆城市来说,应该是较高的了。可是,当他听到郑凯最后说要交押金二千元时,一下子收起笑容,反问:“你交押金了吗?”

  郑凯说:“我回母校邓州大学,与陈老师借了二千元,下午已经交给公司了。”

  阿才紧接着说:“不好了!不好了!按照广南市改革开放经验来说,凡向聘用人员收取押金的公司都是属诈骗公司。”

  郑凯听阿才这么说,心里一下子焦急起来,进一步解释说:“押金二千元,完成任务后如数退还。”

  阿才急问:“完成什么任务?”

  郑凯回答:“没有说!”

  阿才心里想着,这家公司的经营做法,完全像是一家传销公司经营做法。于是,他对郑凯说:“这家公司像是一家传销公司。”

  郑凯接着说:“公司已通知我明天上班。”

  阿才看到郑凯说明天上班,便说:“既然米煮成饭了,你已经交了钱,那就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真不出阿才所料,这家公司确是一家传销公司。郑凯第二天报到上班后,他就落入传销陷阱。十日半月了,也没有郑凯的音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