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姚忠泰长篇自叙《一路跋涉》前言

2019-09-03 14:52:5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些文字内容是我五十年生活经历的自叙,不是自传。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红色落魄书生,所以不敢造次。虽然身处困境之中,但是家国情怀未敢放弃。如果忠孝难两全,我就尽忠。

  芸芸众生之中,人生道路顺利者少,平常者多,而坎坷崎岖者也少。我也许属于后类,一路跋涉。只不过比起那些缺胳膊少腿盲聋哑残疾人,我略微幸运一些。如今我已年过五十,尚未能够娶妻生子尽孝道。

  当初我来到人世间被取乳名的时候,奶奶叫我“随随”。随随就是随随便便(顺其自然)的意思,乡间民俗认为男孩名字越贱越好长大成人。显然,那是一种极其可笑的封建迷信观点。还好,我的名字还不算很贱的那种。否则,多难听啊。到了六岁准备上村里那个小学的时候,父亲认真地想了半天,决定我的学名是“忠太”,“忠”是祖先定下的字派,“太”是红太阳毛主席。“忠太”,就是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意思。随着年龄增长,我变得越来越不随便,特别是少年初期遭遇人生挫折以后逐渐变成了一个非常内向的人。然而无比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可是我这辈子的信仰。

  坦率地说,因为受父亲影响我自幼即有一点志向。(心中做人的楷模是毛主席和周总理,虽然我永远达不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高度。我平生一直在努力,意欲尽量减少与伟人的距离。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话,又让大家见笑了。)

  自从少年初期遭遇挫折而没有考上重点高中和逃学,导致以后的人生道路更加风雨泥泞接连不断。中学时代由于两次家庭迁移,引起我的两次转学,偏偏遇上了两位心胸不够宽广的班主任老师,他们先后严重地伤害我并且造成了我的心理阴影。尤其是第二次转学遇上的那位班主任(班主任政治老师)更是深刻地误导了我,让我患上了忧郁症。随后的为人处世,我都好像带着有色眼镜一样。真是红尘之中人各有性,良莠不齐。

  高考失败以后为了谋生,我进入了本县中药材公司批发部仓库里上班。身处那种环境内,我自己也逐步变得颓唐了。虽然我的内心不甘平庸,但是不能不受到客观环境条件的制约。长年累月仅仅为了挣钱吃饭而重复干活,那是一种怎样的痛苦。为了减少那种难言的痛苦,我开始在书中寻找心灵的慰藉。那个时候我是那么单纯地看书,却从来没有曾经想过更没有动手写过什么长篇大论的东西。接着到了应该恋爱的时节,我却显得那样的迟钝呆板木讷。人们常说,良缘佳偶伴侣是一生的最大幸福。我却欠缺准确判断的能力,陷入误区泥潭中,不是遵循两相情愿之准则,而是自己固执单恋或者接受错误单恋者,招致一场仓促草率并且遗憾终身的短暂婚姻,于己于人皆不利。随之而来的不顺利,便是下岗失业没了饭碗。那时我的年龄已经三十出头了,多少青春飘然而去已经不在多少单纯情怀已经更改得面目全非,一切必须从零开始,勉为其难学习、劳动和生存。俗云,人过三十不学艺。而我,过了三十还要必须为了生存而努力。由于天长日久已经形成的思维定势,致使自己到处碰壁头破血流。精神包袱越背越重,忧郁症之外再加上强迫症。现实无情距离理想光明境况太遥远,增加了我的心理负担。

  不得不承认,由于自少年初期开始,我就经常遭受挫折,日积月累,逐步形成了忧郁的性格,总像有满腹心事无处倾诉。凡人之遭受挫折,有内部原因,也有外部原因,包括社会大环境的影响。社会主义进入特色阶段,是巨大的转型,很多人不适应,我也是这样的情况。

  特色社会拜金主义,扭曲了许多人性。市场经济的浸淫,无孔不入。

  记得童年时期(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住在社会主义农村,真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岁月。人与人之间互相帮助,白天晚上自己以及邻居互相之间可以往返无数次。城市里面,也是基本那样。而在特色社会,几乎每家都安装有金属防盗门窗,农村里面邻居之间白天也许可以互相串门,晚上就不行了。至于城市,同住一个单元一个楼层对门对户的两家人可能多年内互不认识,而且各自怀有戒备之心,怎么能够彼此关心帮助……

  在两个姐姐的儿时,父亲每年一次带着她们走出故乡的家门,准备从县城搭乘公共汽车去汉口那边的二姑妈家里作客。父女三人走向县城客运站售票处买长途汽车票时,发现旁边站着眼巴巴无钱买票的大人小孩,父亲会掏钱替他们买票。那种情景,在两个姐姐的记忆中好像有多次。父亲那种做法,在当时社会上不算什么稀奇。学雷锋做好事,往往表现于人们的言行举止里。在特色社会中,很少可以看见用行动学雷锋做好事,恰恰相反,看见有老人病倒,或者某一个人被一群人殴打时,避开围观者多,见义勇为劝解者少。社会变了,人们唯恐引火烧身,真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而且成为时尚。(新世纪里,我曾经有两次在傍晚散步途中,分别看见两个民工为了蝇头小利彼此斗殴,每次我都是上前喝道:“两位师傅,你们都是穷人,本来就穷,还要互相伤害。如果你们在外出了事情,家里亲人该是多么痛苦难受。那些暴发户可是闲得无聊,等着看热闹呢……”每当听到我的这一番话,两个民工都会罢手。)

  关于我的人生思想意识,是有一个变化和发展的过程。在早期校园生涯里面,我是表现的学习能力。走上社会就业之后,我是在谋生的同时,刻苦探寻人生理想,并且不知不觉地沉湎于错误的初恋之中。初恋失败不久后,即是1992年的春季,老迈的总设计师南巡讲话呼吁人们胆子更大步子更快掀起了全民经商掘金狂潮……为了升官发财,众人竞相使出浑身解数明争暗斗心狠手辣脸皮厚攫取实惠的物资享受感官快乐……

  作为一个自幼沐浴伟大正确的毛泽东思想光辉的青年,我也曾被特色社会市场经济理论蒙蔽了,一度在思想方面盲目跟风随大流,以为它适合现实中国情况。从那几年开始,下海经商掘金者比比皆是,仿佛遍地都是黄金闪闪发光,只需要人弯腰低头去捡就能行。人们变得疯狂,争先恐后坑蒙拐骗去钻钱眼,有了钱就去花天酒地吃喝嫖赌放情纵欲享受……面对丑恶现实,我困惑了……在困惑中,我个人经历了数年错误不断的意乱情迷……我没有故意伤害过别人,却深深地伤害了自己的亲人,他们始终深深地爱护我,我却不断地辜负他们的一片关心……1998年新首相上任伊始主张深化改革开放不怕地雷阵,实行国企私有化。于是,一夜之间造成一些暴发户,却砸碎了绝大多数工人手中的饭碗,迫使许多失业男子铤而走险,许多良家女子沦落风尘……而那些官家子孙可以安富尊荣,坐享民脂民膏,普通人民群众为了生存流血流汗,忍受地主资本家的压迫和剥削……我在痛心,也在奋力求索。

  在青年时代求索中,我也未能脱俗两度托人情找关系意欲调进行政机关里面,都没有如愿以偿,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在此郑重声明,我想进机关绝非为了升官发财做老爷贪图享受荣华富贵而是为了追求人生理想服务社会。我经常问自己,如果因为依靠外力侥幸成功,我是否心安理得,有无真正的快乐。)

  如果说少年时代我初步树立了红色志向,青年时代开始艰苦求索,一半是为自己奋斗,一半是为社会奋斗。1989年春我热血沸腾,1992年春我思绪纷乱,模糊觉得政客在开历史倒车,由社会主义转向了特色社会。失业下岗以后,自己生存尚且难以保证,更加苦闷忧虑,到了汉口打工期间,亲历资本主义罪恶,直到忍无可忍的时候,愤然回到了蔡甸的家里……然而随着年龄增大,依旧不愿妥协,合适的工作更加难以找到,只能出苦力谋生,数次差点丢掉了性命……我心里在流血,也在思索……

  多年的GGKF,发展了中国经济,而这种发展是破坏性的,掠夺性的利用自然资源,竭泽而渔杀鸡取卵一般,吃祖宗饭断子孙路。劳苦大众如同身处竞技场上,被迫全力搏斗,以拼命干劲促使经济高速发展,获得的却只是暂时杯水车薪糊口之物。多数财富被少数权贵奸商据为己有,他们不劳而获,由于担心日后遭到清查,纷纷把财物转移到了国外……

  2013年春节期间,学会操作电脑不久的我通过上网获知北京等大城市已经有红色组织。其中的红色人士都和我一样,怀着满腔赤子感情,无比热爱祖国和人民,热爱党和毛主席。从那以后,我由一颗小水珠融入了大海里面……几乎每日浏览红网文章(包括张宏良教授的博文),成为我的习惯。

  几年以来,我在各大红网(民族复兴网、大地微微网、红歌会网、红旗网、乌有之乡等)中发表激浊扬清的文章约两百篇,受到红色网友的欢迎,内心得以慰藉。去年夏季,我已经创作完成了长篇小说《跨世纪的红土情缘》书稿,打印出来呈送给德高望重的湖北老革命家古正华先生(曾经担任新四军第五师文化教员、武汉解放前夕地下工作情报人员、解放以后的湖北日报农村版主编),受到古老的欣赏和好评。善解人意的古老得知我是一个红色落魄书生(没有固定经济收入而暂时依靠八旬父母接济),立即答应尽力宣传争取红色企业赞助出版成书给予我生活费。对此,我心里很感激,并且表示为了红色事业,愿意努力奋斗一生,贡献我的全部心血。虽然终究未能出版成书,但我还是感谢古老。

  也许内心被压抑得太久了,如今我终于有了敞开心扉抒发自己家国情怀的机会……坎坷的人生经历,让我的内心思想变得比较深刻。同时对于那些最底层劳动人民的贫困疾苦境况,我也有了一定程度的认识……资本家、地主和包工头的残酷无耻,引起了我深恶痛绝……

  十多年前,我结束了在汉口接近四年的打工生涯,回到了蔡甸家里。在那段时间中间,我写出了经历自叙初稿。写作自叙目的,主要为了抒发内心忧郁的情怀。十多年来,我在每年的末尾都会写两千字的总结。所以我这次从事经历自叙的写作,只是扩充已有素材内容的事情罢了。我只是出身本地的一个普通红色战士,不曾想过荣华富贵的生活,更不愿贪图享受,唯愿在从事红色事业基础上保障生活。我是尽量忠实地写出自己五十年来的人生经历,其中包括一生中曾经影响过我的人(有好人和坏人),有我的爱和恨,亲近和疏远,欢乐和痛苦,收获和付出……我自幼不喜欢说假话,试着说假话时也不自然,于是,我干脆说真话。这部书稿的内容,就是我的真话集合。

  多年以来空闲时我一直在认真思索我们党和领袖的历史,这是我看书学习的主要乐趣。理想与现实的反差,使我几乎产生人格分裂。

  年过半百,我已经历了许多的事情。对于生死,我也有了一定认识。从哲学方面而言,生死是一对矛盾,互相斗争同时也彼此统一,体现着唯物辩证法的原理。我也知道人生无常,任何意外事情都会发生,况且我书生意气始终不改,必然会得罪少数坏人。我是坏人的克星,他们明枪暗箭随时可以射中我的身体……况且这些年来在建筑工地上面我已经多次经过鬼门关。已经想得明白了,死乃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写作这部书稿,其中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知道我的人生经历。因为去年写完长篇小说《跨世纪的红土情缘》书稿以后,我就在想,《跨世纪的红土情缘》如果出版成书了,可能产生一点点的社会震荡,部分读者或许意欲弄清我的经历情况。大家只要阅读我的这部长篇自叙《一路跋涉》,就会知道我的人生经历造就了我的一切……在某种意义上,《一路跋涉》是《跨世纪的红土情缘》的补充。

  感谢我的亲人们特别是我的父母,他们养育了我,却没有得到我的回报。在此,我深深地感到愧疚,自己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有来生的话,我愿意再做儿子,但愿有足够的能力,报答父母亲人的深恩……

  在我的一生中,给我最大影响的是母亲。母亲根本没有文化,却勤劳善良操心了一辈子。由于迷信,母亲经常烧纸钱说是给阴间的亲人和鬼神,求得对儿孙的福佑。由于善良,母亲在街上路边行走时只要看见乞讨者,就会递去一元或者几元钱。这点钱在富人眼里不算什么(富人往往吝啬一毛不拔),却是没有经济收入的母亲的一片心意……

  母亲出身贫寒,习惯吃苦,有了儿女以后,更加刻薄对待自己,好吃的东西都留给孩子,自己只是略微品尝。我记得当年在乡下时,由于条件的限制,家里经常可能保留隔夜饭菜,舍不得丢,少年人免疫力强,吃了隔夜饭菜没有问题,母亲身处壮年,为了节约吃过馊食也没有立即生病。然而那是不科学卫生的,吃了变质食物会给人体留下病根。进城居住以后,母亲继续节俭度日不愿浪费,仍然经常悄悄保留饭菜过夜,寒冷季节尚可勉强保质,炎夏必然变质。老母独自吃掉那些隔夜变质饭菜,因为体虚生了病,住院治疗,简直是用钱买罪受。于是,大姐忍不住责备母亲因小失大,为了节约小钱,结果花大钱住院打针吃药受罪。这时,母亲才明白应该讲究科学卫生。大姐和大姐夫不仅阻止母亲吃变质食物,还不准母亲服用过期营养品或药物,他们回来探亲时只要见到即将变质食物和过期营养品或药物,都会立即扔掉。他们买回的水果,母亲仍然舍不得吃,直到水果放着烂了,才想起吃……

  在母亲的心目中,我总是不错的。无论别人怎么轻视,母亲却总是看重我。有时我想,如果真正从一般情况而言,母亲不太可能活到这个八旬年龄,但是凭着信念活到了。母亲的信念就是,一定要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帮助我,帮我找到终身伴侣,找到心灵的港湾。我心灵的港湾目前依然还是母亲,母亲意欲把我托付给我未来的妻子……

  在我那次准备结束四年汉口打工生涯的那个正月某日上午,母亲为了仔细打扫我久未居住的那套旧房,竟然不顾年老体弱,端盆爬梯清洗房间的小暗楼。不料由于木梯承担人体重量,一起斜压在木地板上面,致使木梯滑倒在木地板上面。母亲跟着摔倒脸部朝地,而且摔掉了几颗牙齿(母亲本来牙齿已经多数脱落),伤痛得不能动弹,又不愿意喊叫邻居走过来看见,只是默默地卧在木地板上面一二小时,直到父亲找了过来。父亲发现母亲嘴边流血卧在地板上面动弹不得,伸手扶起了母亲。事后如果不是父亲在家里说起那件事,那么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母亲不说,是为了不增加儿女们的心理负担,然而效果恰恰相反,更让儿女心里不安。因为母亲如果总是遇到危险不知求救,就会导致重大不幸事情发生……

  还有更早一件事情发生在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不久,全国各大媒体争先鼓吹东方风来满眼都是春色时期。我的母亲,这位辛勤劳动忙惯了的农村妇女,在小区附近的湖边开垦了一小块菜地,以便节省家庭日常开支。而同住一个机关小区院内的某位中年妇女,她是不久前农转非,而且当过乡村妇女主任,也去附近湖边开垦了一小块菜地,与我的母亲开垦的菜地紧挨着。一天下午,我的老年母亲与那位中年妇女都在菜地里面浇水。那位妇女不慎踩坏了我的母亲开垦栽种的几颗菜苗,只是轻描淡写地随口道歉一句。我的母亲想不开,随口唠叨起来……那位妇女暂时忍住不满,转身回了机关小区院内,恰逢我骑着自行车下班回家,就赶上来把自己受委屈的事情告诉了我。我听了之后,答应批评母亲。我回家一会儿之后,母亲带着满身尘土从菜地那边回了。我批评母亲,不应该为了几颗菜苗不依不饶那位妇女。母亲挨了批评,心里十分委屈。正在这时,只见那位妇女的丈夫及其三个儿女(都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人)站在我家楼下异口同声喋喋不休……我懒得理他们,比较藐视。当时母亲站在家里难受地说,看见了吧,别人孩子都卫护自己的娘,你却相反。听着母亲的埋怨,我一时竟无言以对……其实,我觉得自己和母亲一样内心充满压抑……

  从母亲那次埋怨开始,我曾经多次闪现叙写自己以往人生经历的念头。由于多种原因,我一直未能付诸行动。2005年12月18日我在汉口花桥那个文化公司工作合同期满,恰是距离最初我就业进入中药材公司批发部内参加工作二十周年的时候,我毅然结束了自己四十岁以前在汉口打工的生涯,回到蔡甸准备创业开一个红色书店挣钱谋生。也许是上苍故意要考验我的决心大小,创业计划一再受挫。那时我考虑到自己嗜好看书,又是单身无助,打算在家庭住处附近租借一个临街门面开红色书店,而交涉门面之事没有进展需要很长时间等待。于是,在等待门面期间,我着手叙写自己的人生经历,也算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用了半月时间,写出了近十万字的经历自叙以后,门面事情仍然没有消息,我放弃了创业开红色书店。没有比较合适谋生工作可做的时候,我就只能赋闲在家里,外表看似轻松,其实内心被折磨煎熬着。

  在家里闲了一年之后,我终于下定决心,就是必须出门干活挣钱吃饭,自食其力,否则自己无地自容,也会被别人看不起。从2007年夏天开始,我走上了附近的建筑工地,以做小工挣钱养活自己。那年的小工日薪是三十元,以后每年递增十元。每次出门骑着自行车去建筑工地之前,我都不忘戴上草帽和墨镜遮羞,心想自己是书生,万不得已才暂时用这种出苦力的方式谋生,有朝一日,我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谋生。

  从2007年至2014年,我基本上是以做小工出苦力养活自己。天可怜见蹉跎岁月,建筑工地耗费了我的大好光阴。在建筑工地上面干活的时候,稍不小心身体就会受伤。自从进入建筑工地开始干活以后,先后遭遇了砖砸、钉刺、钢戳、电击、坠楼……我几乎全身是伤痕,体无完肤,冬天被迫迎着北风在楼房顶部修造水泥混凝土台面,冻坏了耳朵和手脚。曾经有数次在工地上劳动的时候,差点丢了性命,夸张一点,我在工地上是九死一生。如果我那样默默无闻死去,无异于一条狗。由于半路出家长期在工地上弯腰干体力活,我的腰部椎骨严重扭伤不能复原;因为长期在工地上整天持续过重用力,我的腿部静脉曲张非常突出必须做手术却没条件做不起。总之,建筑工地上面劳动辛苦程度只有自知。每次黄昏时分从建筑工地上面回到家里,洗清身子吃了晚饭以后,我没有力气出去串门而只能坐在家里看电视休息着,准备次日接着从事那些体力劳动。每当我收看自己喜欢的电视连续剧时,由于兴趣不同父亲只能出门去散步,我的母亲,总是坐在旁边心甘情愿默默陪着看电视。夜晚九点钟以后,我起身回自己住处睡觉,父亲接着收看电视节目,多半是国内外的新闻内容。关心国内外大事,乃父亲一生的习惯。

  感谢红网,让我能有灵感撰写文章。这种快乐,是发自内心的。

  2015年春季,我应邀去汉口图书出版交易中心一个传媒公司里面参与编辑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内容的少儿图书工作,做了五个月,接着返回蔡甸家里,不久,在蔡甸城关私立学校(汉阳一中旧址)旁边建设银行分理处做保安三个月。2016年夏季,应邀做柏林镇城管部门临时文书两个月,辞职回家以后,开始自学备考高中教师资格证。2017年夏秋时节,我创作完成长篇小说《跨世纪的红土情缘》书稿。2018年3月上旬,我参加了高中教师资格证的最后一门功课即《高中思想政治专业素质》笔试并且过关了。4月下旬,我完成了长篇自叙性书稿《一路跋涉》的手写。《一路跋涉》,是《跨世纪的红土情缘》之续篇。5月中旬我参加了高中工作思想政治专业教师资格证的面试,结果没有过关。(以后,我再没心思和精力补考了。即使我获取了高中思想政治教师资格证,也只能进入私立学校教书,而私立学校的老板是资本家,与我不是一路人。)应该放弃的东西,我不能够强留。5月下旬至6月中旬共计二十多天里,我坚持认真录入了这一部自叙性书稿《一路跋涉》。其间,我每天早晨四点钟不到就失眠醒来再没有能够重新入睡。因此,我索性起床进行体育运动锻炼身体等待着天明的时候……

  2018年6月18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