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鹤龄:诗二首——“露天厕所”臭熏天

2019-09-03 14:43:1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鹤龄
点击:    评论: (查看)

  鹤龄:诗二首——“露天厕所”臭熏天

  近日,偶见一篇《茅于轼北京天则研究所被取缔》的帖子。这是一个我已期盼多年并为之作过很大努力(写过多篇批判茅于轼的文章)的大快人心的消息。所以,消息才入眼,心中便有了如杜甫《闻官兵收河南河北》的“喜欲狂”的兴奋,只道是这“露天厕所”连同它的主人从此就永世不得翻身了。随即写诗二首,以抒胸臆:

  其一

  露天厕所臭熏天,谁使久据都市间。

  大道难行人掩鼻,吐秽喷污年复年!

  其二

  怒天则所臭熏天,岂容喷污年复年。

  金猴奋起千钧棒,腐恶而今化轻烟!

  谁知,待到再来寻找发出消息的这篇帖子时,却已没了它的踪影。看来这新闻很可能是假的。倒是搜到一篇内容基本相同的2012年9月2日发于《中国经济网》的一篇旧闻:《茅于轼所创天则所被吊销执照 2005年就没年检》。信息来源为《成都商报》,可见是真实无误了(全文附后)。看起来这 “茅氏露天厕所”的生命力还挺强的呢。依法宣判它“死亡”这么多年了,居然可以超脱于法律之外,风生水起的活到了今天,名存实不亡!

  于是,只好将《诗二首》的“其二”作了一番修改:

  其二(修改稿)

  怒天则所臭熏天,岂容喷污年复年。

  愿借金猴千钧棒,誓将腐恶化轻烟!

  只是不知这金猴的神棒肯借不?

  附:

  茅于轼所创天则所被吊销执照 2005年就没年检

  http://finance.ce.cn/rolling/201209/02/t20120902_16937421.shtml

  2012年09月02日 09:14 来源:成都商报

  知名天则所执照被吊销?早已“名存实亡”

  昨日,一则“茅于轼创立的‘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已被吊销营业执照”的消息突现网络,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上明确显示,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的企业状态为“吊销”,但研究所网站上在8月29日刚登出了招聘研究员的启事。

  难道“吊销”刚刚发生?是什么原因让这家知名的经济研究所被吊销?

  执照吊销照样工作?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下称“天则所”)是由经济学家茅于轼、张曙光、盛洪、樊纲、唐寿宁与北京大象文化有限公司共同发起的,于1993年7月创立。现任理事长为茅于轼,所长为盛洪,学术委员会主席为张曙光,这是成都商报记者在天则所官方网站看到的信息。

  此外,记者还在网站最新动态一栏看到,8月29日,天则所刚发布了招聘项目研究员的启事,这似乎说明,天则所至少在8月29日以前还在正常运作。

  但令人奇怪的是,工商资料显示的却是天则所企业状态为吊销。记者随后接通天则所的电话,其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我们现在就在正常工作,并不知道‘吊销’一事。”

  种种现象都显示着,天则所一直并且现在仍然存在着,但与工商资料上“吊销”截然不同的状态却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到底天则所还存不存在?”有网友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2005年就没年检了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段绍译听闻研究所被吊销执照的消息后淡定地表示,这是老问题了。

  段绍译向成都商报记者表示,天则所在1993年成立后几年,便组建了北京天则所咨询有限公司,“当时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一方面进行研究,一方面进行咨询服务。”但在2005年,天则所由于特殊原因便被有关部门通知,不能年检,“天则所这一块牌子也就名存实亡了,但这个时候,天则所的名气已经很大了。”

  记者在工商资料中看到,北京天则所法人代表为吴滨,而吴滨所负责的北京大象文化公司的经营期限为2006年5月27日。

  “现在仍然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只是天则所变成了北京天则所咨询有限公司的一个二级机构。”段绍译向记者表示,开展研究仍然是由天则所在负责,只是涉及签合同、发票等环节时,由咨询公司“出面”,记者在天则所官方网站上也看到,类似于学术论坛的活动仍然是以天则所的名义在进行。(记者曹逸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