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安生:阶级跌落、人身依附、宫斗、人工智能及其他——聊聊《寄生虫》

2019-08-29 14:18:00  来源: 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寄生虫》这部电影,用夸张、荒诞又在情理之中的手法,让观众看到了以韩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国家中下层面临的阶级跌落。

  阶级跌落,指的是苏联解体后,由于没有竞争对手,资本不再需要虚情假意的温情,迅速聚敛财富,整个韩国社会(包括资本主义世界)迅速从枣核形、金字塔形向倒图钉形转变。

  由于财富迅速汇聚,大批社会中层(甚至中上层)进入社会底层。除了处于金字塔尖(图钉尖)的极少数人财富迅速增加,不断拉大与其他社会成员的阶级差距外,其他绝大多数社会成员迅速贫穷化,社会迅速扁平化。不论原先处于枣核或者金字塔的什么位置,绝大多数社会成员都会迅速地不可逆地进入社会底层,成为塔基(图钉底部)。整个过程,如果不考虑出于图钉尖部的极少数人的迅速暴富外,类似《三体》之中的降维。

  绝大多数原先处于枣核、金字塔中层的人,迅速成为塔基。中小资本破产,成为无产者。无产者除了出卖劳动力没有其他任何选择。由于社会有效需求迅速下降,资本对劳动力的需求减少,劳动力供给快速增加,劳动力严重供过于求,一方面工资水平下降,一方面相当一批的底层劳动力将长期处于失业、半失业的状态,在温饱线上挣扎。

  他们之中大部分人为了改善自身的就业情况,不断提高受教育程度。这样做的最终结果,除了让资本获得丰厚的利润,抬高了就业的文凭门槛,造成了教育资源浪费,并不能改善整体就业情况。片中的例子,一个是男主角金司机的儿子高考四次落榜,一个是500个大学毕业生竞聘一个保安的位置。片中还提到韩国大学在校生大量酗酒。大学在校生为什么酗酒?也许是放浪形骸、贪图享乐、醉生梦死,也许是借酒浇愁——考上大学又如何?将来四年大学生涯结束,毕业即失业,要去竞聘保安的位置,人生苦短,趁着还没走上社会及时行乐,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1.webp.jpg

2.webp.jpg

  韩国社会之中的极少数人,有机会继续保留顶尖的地位,不仅如此,还能通过兼并和垄断生产生活必需品,迅速增加财富,从金字塔尖晋升为图钉尖。

  但是从更大的范围看,这些韩国的顶尖人群,在全球范围也要面临降维的过程。韩国和日本撕逼,也不过是为了在降维过程中,争得一个更好的位置(或者说更加紧密地依附美国的位置)而已。区别不过是他们在全球范围单重降维,韩国老百姓要遭受双重降维而已。

  如同在《三体》之中,除非拥有工作原理完全不同的曲率引擎,否则难逃降维打击。绝大多数人被降维只是时间的问题。

  阶级跌落是大趋势,但却不是一蹴而就的。跌落为二维空间的物体可怕,看着身边的人不断跌落到二维空间,自己拼命挣扎,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更可怕。

  没有人愿意束手待毙,社会中下层为了生存将展开激烈的搏杀。

  500个大学生竞争一个保安的位置的时代,工作能力很重要,但绝不是决定因素。如果认同正态分布的话,总有2.5%的人技术遥遥领先于绝大多数人。对500人来说,2.5%就是大约12-13人。12-13个能干的人之中录取一个人,工作能力已经不再重要了。

  在降维的时代,不依附金字塔尖的人,很难生存下来。去求职,要和500个大学生一起竞争一个保安的位置。自己创业,开炸鸡店、蛋糕店,499个大学生没有工作,炸鸡和蛋糕能卖给谁?金司机一家创业失败,就业无门。朴社长的管家一家,其实也是如此。

  处于金字塔尖(图钉尖)的极少数人控制财富,其他社会成员能否分到一杯羹,完全看极少数人的态度——是否愿意赏给他们一碗饭吃。

  赏给他们一碗饭的基本条件自然是工作能力,但是工作能力只是基本门槛,决定因素是金字塔尖(图钉尖)与他们的亲密程度。工作能力很重要,但是塔尖的个人好恶和信任更重要。

  为了依附塔尖,中下层不择手段。

  尹司机和朴社长家的管家,服务朴家若干年,突然被炒的那一刻,莫名其妙,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失去了工作。

  留谁不留谁,说到底,就是一个信任问题。朴社长夫妇对尹司机和管家,并没有足够的信任,否则完全可以和尹司机、管家谈一谈,了解一下事情的真像,给尹司机和管家一个自我申辩的机会。对朴社长夫妇来说,有命的人多,能把命卖出去的人少,有钱就能雇到人,奴才随时换,没有任何必要过多考虑丧失主子的奴才(丧家犬)的未来的生计。

  阶级跌落的时代,幸存者或者跌的比较慢的人,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能力比较强,为人比较善良。而是因为他们以统治阶级的关系比较近,能更多的获得金字塔尖(图钉尖)的相对短暂而脆弱的信任。

  财产不平等的时代,人和人之间是不可能平等的。个人财产越悬殊,人和人之间的地位相差越悬殊。

  封建时代,土地是核心生产资料,随着土地高度集中,底层的人身关系必然不得不高度依附在封建地主身上,否则必然饥寒交迫,难以生存下去。

  今天的韩国也是如此,对阶层跌落和即将跌落的绝大多数社会成员来说,如果要生存下去,过勉强还说得过去的生活,必须依附在处于金字塔尖(图钉尖)的极少数人的身边,影片用寄生虫作片名,准确而到位。

  物种上,是相同的人,社会关系上,完全不同。一面是主子,一面是奴才。奴才的命运受主子支配,生死存亡,升天入地,完全凭主子的好恶,毫无平等和独立的人格可言。

  为了博得主子的青睐,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好的生活条件,一些奴才不惜使用现代人看了不可思议甚至令人作呕的方式排挤同阶级的竞争对手,取悦主子,表达自己对主子的忠心。

  由于财富迅速汇聚。于是,封建社会之中宫斗戏里常见的情节,在工业化时代复活。

  金司机一家四口,为了夺取朴社长身边的位置,不择手段,诬陷尹司机,制造管家患有肺结核的假象。朴社长管家的丈夫,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还用莫尔斯电码的方式向朴社长表达感激、敬仰之情,临死不忘了向朴社长致敬。

3.webp.jpg

  留谁不留谁,谁幸存谁降维,给谁卖命的机会,剥夺谁的生活来源,就是一个亲疏关系的问题。朴社长夫妇更信任兄妹俩,兄妹俩就有机会让自己的父母替代尹司机和管家。

  任何大规模的阶级跌落,暂时幸存的,都是“亲者”,而不是“能者”。

  500个大学生,谁去当那个保安?肯定是500个人之中,直接或间接的亲友关系和管理层最接近的那个人。

  这种裁汰是不断地进行的,由远及近,由疏及亲。

  社会上激烈的阶级跌落,大大强化了社会之中的人身依附关系和以血缘为基础的社会关系。在相对稳定的职业的群体内部,则强化了裙带关系,加速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社会重新建立在亲属、血缘之上,这也是一个社会迅速退化,走向衰落甚至崩溃的过程。

  对主子来说,高高在上,控制饲料的供给,对奴才们搞考核就可以了,奴才们自己会激烈撕逼。奴才们一个个积极表现,争取主子的欢心随时准备陷害或出卖自己身边的同辈,同时谨言慎行,不给其他同辈任何可乘之机。

  有人批评金司机一家四口人三观不正。说到底,这是竞争和选择的结果。

  朴社长夫妇掌握选择权,他们并没有认真仔细考察为自己服务的人的三观,他们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发现为自己服务的人存在嫌疑,就找个理由低调开除即可,如弃敝履。有钱,自然有人为自己服务,有嫌疑,换人就是了。

  主子并不关心奴才们勾心斗角的是非曲直,也不关注奴才们的三观,只要奴才们能为主子提供让他们满意的服务即可。奴才们勾心斗角越激烈,主子地位越稳固,支付的报酬越低。

  有499个竞争对手,在岗的有大学毕业文凭的保安的待遇,也不会很高。主子的信任很重要,但是并不是稳定的,一群奴才忙着排挤对手,表现忠心的时代,没有什么人是不可替代的。

  当然,最大的最有实力的竞争对手还是人工智能。一旦人工智能能够承担保安的工作,500个大学生全部失业。朴社长雇佣金司机的原因,是金司机驾驶技术优秀,推荐者杰西卡(金司机的女儿)获得朴社长夫妇相对较多的信任。但是,相比金司机,未来的自动驾驶汽车不但驾驶技术优秀,不会有超越等级的表现,不会有穷人的味道,更不会像金司机那样采取极端的反社会的行动。人工智能无论是在驾驶技术上,还是在获得主子信任程度上,都超过金司机。那样的时代,就是金司机的女儿暗算了尹司机,导致朴社长开除了尹司机,金司机也无法获得尹司机失去的工作。

  主子要注意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保持与奴才身份之间的差别,严禁奴才试图跨越身份——你身上有贫穷的令人作呕的味道,你永远是下层人,进入不了我们的圈子。

4.webp.jpg

  阶级跌落的时代,绝大多数社会成员都没有安全感,朴社长的夫人也一样。看着她瘦骨嶙峋的手臂,看着她担心朴社长知道管家患有肺结核时恐惧的眼神,就知道她多么缺乏安全感,她佷清楚自己其实也是高度依附于朴社长,自己的生活状态取决于朴社长的个人好恶——她知道作为一名全职太太,朴社长一旦移情别恋,她必然前途黯淡。自己已经人到中年,虽然注意保持体型风韵犹存,但是一代代年轻美女不断涌现,为了生存都在觊觎她的位置。如果娘家没有足够的资源的话,她的位置岌岌可危,即使娘家有足够的资源,她也难禁止朴社长出轨偷腥。金司机的女儿取代朴太太的可能性,要远大于金司机的儿子娶朴社长女儿的可能性——当然,前提是朴社长不知道年轻貌美的留学生杰西卡其实就是有穷人味道的金司机的女儿。

5.webp.jpg

  朴社长自己也未必有安全感,影片中没有展示而已。毕竟,朴社长控制的资源是可有可无的娱乐用的消费品,而是不是土地、能源、金融这些核心生产生活必需品。

  除了垄断土地、能源、金融……这些核心生产生活必需品,控制政权有能力制订和修改游戏规则的极少数人,谁也没有安全感。这些极少数人获得收入的方式,和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完全不同,类似曲率引擎和核聚变引擎的区别。他们是社会的实际控制者,向整个社会征收贡赋。

  这是一个枣核型社会对变为金字塔社会,金字塔社会迅速变为倒图钉社会的过程。不论个人怎么努力,存活的机会注定有限。

  奴才即使勉强保住了自己的位置,好日子也不长久。人工智能一旦突破瓶颈,绝大多数不处于图钉尖的人,将没有继续生存的条件。对资本来说,他们没有存在的必要。奴才即使争夺到了与主子相对亲近的位置,也不过是苟安而已。

  临界点的时间越来越近。一旦人工智能武士诞生,塔尖的极少数人不再需要人类战士保卫自己的财产,就没有必要再赡养底层人口,为他们提供基本的温饱。

  许多人并不担心身后追赶自己的熊,认为自己只要比身边的人跑得快就可以了。他们不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将在劫难逃,而不仅仅是个别腿脚不利索的人。

  更可怕的是,一部分奴才甚至希望通过赋予主子的更大的权力的方式,改善自己的生活。他们这样做,也许是为了讨主子的欢心,也许是为了可怜的报酬,也许是以为自己有机会和主子平起平起,也许就是无知和茫然。

  那些感觉到危机的人,也无能为力,他们并不拥有把绝大多数人团结起来的资源。

  上世纪30年代,曾经发生过类似的危机,最终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方式爆发出来。核弹让人类维持了40、50年的和平,由于竞争对手的存在,出于战略的考虑,资本对劳动者采取了拉拢的政策,劳动者的处境极大改善。

  这次已经没有竞争对手,随着财富的汇聚,倒图钉社会迅速成型,类似封建制度的人身依附关系出现复活的趋势。

  一旦人工智能突破瓶颈,人类会走向何方,多数人的命运如何?

  不知彼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