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从《送我上青云》看时下人性偏执

2019-08-26 11:38:3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孟伟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日,电影《送我上青云》可谓话题不断,诸如女性意识“冒犯”男性观众,口碑飙升却票房寂寥,在各种矛盾中上映。《送我上青云》坦荡地展现了女性的欲望,通过对女性欲望的表达冲击了固有的“物化女性”,帮中国女人撕碎了所谓的“遮羞布”。就如同片中的女主演兼影片监制姚晨在微博上大胆“开车”怼渣男一样,这部电影真的很刚。

  回归电影本身,《送我上青云》由姚晨监制并领衔主演,滕丛丛编剧并执导,袁弘、李九霄、吴玉芳等实力演员联合出演,以姚晨饰演的女主角盛男为中心视角,围绕身患绝症的她亲情弥合、爱情追逐与自我找寻的过程逐层剖析多重现实问题。不得不说影片中不乏一些劲爆的言辞和画面,对于“我想和你做爱”及自渎的桥断,或许绝大多数观众的第一反应就是“荡妇”或者“不知廉耻”,可能就是这样的观念冲突让这部充满人性思考的影片叫好不叫座。

  《送我上青云》最大的价值是对两性意识的重新审视。从传统的道德理论出发,性从来都是一个不能宣之于口的隐性存在,而具体到两性之间,女性更是作为男性欲望的客体而存在,拥有欲望的女性往往要背负红颜祸水的骂名,竟不知“食色性也”的本能天性竟这般被压抑。倒不是说要宣扬性解放,只是两性之间从来就应该是平等的,就像影片中盛男的蓝颜可以以“活儿好”拒绝她的请求一样,盛男同样可以在一番云雨之后以自渎获取高潮的方式来打脸四毛。

  《送我上青云》另外一大看点是对尊严意识的深刻洞穿。影片里多次谈到尊重和尊严这件事情,人人都在追逐尊严、企图被理解和被认同。生性独立的盛男也不得不接受一份为企业家的父亲写自传的工作,来为自己筹措手术费。对于尊严的渴求比盛男更甚的当属男文青刘光明,人前一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高知分子形象,但在又“作”又装的清高下,自己却是个企业家倒插门的女婿,多次复读才混了个大专学历,靠着背圆周率取悦家中亲朋。人们往往在虚伪、懦弱、贪图成功中妄想尊重和尊严。

  《送我上青云》还有人性的一大解放即自我意识的觉醒。按理说,盛男的遭遇足以令其沮丧到极致,但影片中的她摒弃自怜、节制悲伤。就像主演姚晨所说的那样,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来不及有那么多的伤感,它就会推着你往前走。电影中的这些孤单、弱小的人物其实都很想乞求依靠,努力找寻着自己的“好风”,而对于盛男而言,在最后一刻其实是自己将自己“送”上了“青云”。靠什么都不如靠自己,哪怕自己不够强大,最后还是需要依靠自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