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郭松民 | 评《古田军号》:可贵的历史自觉

2019-08-22 10:49:3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路线之争,不得不争。”“原则问题我是从来不让步的。”

  01

  —

  《古田军号》,是今年的献礼影片中,一部非常有思想的电影。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古田军号》表现了可贵的历史自觉,虽然影片表现的是90年前的革命往事,但却始终保持了对当下的关切,也成功建立起了与当代的对话。

  在《古田军号》的最后,影片运用蒙太奇手法,将镜头从古田会议后意气风发的红军队伍,直接切换到了朱日和军演时当代信息化部队的宏大场面,其表达的含义是清晰的:

  90多年来,人民军队的全部辉煌历程,都是遵循了毛主席在古田确立的一系列建军原则的结果,今后,人民军队要从胜利走向胜利,仍然要靠继续古田会议指明的道路。

  02

  —

  影片对古田会议之前,毛委员同朱军长、刘安恭、陈毅等人就建军原则发生的一系列激烈争论的表现,实际上是对当下一个似乎约定俗成,许多人习焉不察,但却是完全错误的一个“惯例”的批判或矫正,这个“惯例”就是:在党史上,其他人都是一贯正确的,唯一犯了错误的人是毛泽东!

  是的,毛委员发起脾气来是很吓人的,但这争论的背后,是中国革命的成败,是红军战士的生命和鲜血。尤其在红军创立初期,面对力量几十倍、上百倍于己的敌人,生死间不容发,毛委员并没有做谦谦君子的空间。

  今天的观众也许已经很难理解,甚或有人会觉得毛委员有一点“霸道”,这是因为大家已经习惯了在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上一团和气,只为私利争个不休。

  毛主席后来曾深有感慨地说过这样两句话:“路线之争,不得不争。”“原则问题我是从来不让步的。”

  事实上,刘安恭很快就用自己的生命,为他和毛委员的争论做了结论。

  毛主席是不是预见到了会有人指责他“霸道”?我们不得而知。但“争”也好,“不让步”也好,或者“霸道”也好,本质是对革命事业的负责。做为革命领袖,指挥千军万马的统帅,没有这种气质,就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没有新中国的诞生,也没有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

  03

  —

  问题的另一面是,毛主席和朱德、陈毅等贯穿一生的革命情谊,证明毛主席是最善于“团结那些反对过自己后来又证明是反对错了的同志一道工作”,毛主席的心底是最光明的,恩格斯赞扬马克思的那段话,也完全可以用在毛主席身上——“他可能有过许多敌人,但未必有一个私敌。”

  《古田军号》用生动电影语言,雄辩地阐释了一个常识:毛泽东是对的,在历史面前,正确的是毛泽东,而不是其他人。

  这是一个常识,但在大银幕上表现出来,却不仅需要思想,也需要勇气。

  《古田军号》的这种历史自觉,说到底,就是按照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实事求是的原则,自觉地对历史进行修复,自觉地缝合历史伤口,自觉地反击历史虚无主义,自觉地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

  04

  —

  但遗憾的是,并不是所有的电影都具有这种历史自觉。

  比如,一部以周恩来总理为主角的献礼电影,就把晚年的周恩来总理塑造成了“违心”的形象,尽管我毫不怀疑主创人员对周总理的感情,但仍然不得不说,这样的形象是对周恩来总理的一种伤害,因为影片把周总理表现成了一个失败者,一个没有勇气讲出真相的人。

  良好的愿望为什么产生了相反的结果?关键在于影片没有能够对“约定俗成”的、“主流”的、但却是错误的历史叙述进行辨析,更谈不上批判了,这就使影片失去了应有的感染力。也失去了与当下进行对话的能力。

  其实,“违心”是一个很怪异的说法,也是一个唯心主义的说法。除了周总理本人,谁能代替他说“违心”呢?总理身后,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证明他“违心”。总理晚年,强调最多的是“保持革命晚节”,他一直自觉地、主动地紧跟毛主席的脚步,他担心过,也检讨过自己对主席的思想理解不够深刻准确,但从来没有说过自己“违心”。

  05

  —

  关于主旋律电影,现在的讨论已经很多了。

  什么是主旋律电影?简言之就是以价值观和思想性取胜的电影。

  主旋律电影的生命在于思想性。没有思想性,不能回应当下的关切,不敢批判和反对错误思潮,随波逐流,尽管号称主旋律,实际上也不可能是主旋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