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当兵不要做萧张——评《长安十二时辰》

2019-08-09 11:13:31  来源:激流1921  作者:图图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4).jpg

  题解:文章前半段写土地制度与兵制的关系,论述了萧规的许多做法不可取,后半段阐述军队的本质说明张小敬的做法不可取,最后一段带领读者思考出路。

  一

  最近热播的古装剧《长安十二时辰》因其制作精良出名,该剧讲述了上元节前夕,长安城陷入危局,长安死囚张小敬临危受命,与少年名士李必协作在十二时辰内拯救长安的故事。

  尽管以服化道(服装化妆道具)出名,这部剧的内容还是颇有深度的。

  首先,这部剧虽仅描写了长安二十四小时之内的事情,但其格局宏大,包含的历史和人物十分丰富,整体背景逻辑也与真实历史相符。

  剧中事件的起因是安西军折冲府第八团的成员萧规戍边多年,指望挣得军功,衣锦还乡,却在回家后发现家人被地方官员迫害致死,且求职无门,流浪各地又发现官府对百姓剥削严重,故而发动了一场针对圣人的恐怖袭击。这一事件,也正符合唐朝土地关系以及兵制的发展。

  唐初时,土地关系为均田制,即按人的等级分配土地,上至官吏下至农民都有份,分到的田地少数永远归私人,大部分在死后收归国家。这项制度对战后新建国家尤为管用,因为战后人口少,国家有充足的土地可以分配,当然,核心地区的肥沃土地自然被富人和官员瓜分,只将贫瘠的土地分给农民,让他们努力开垦土地,有助于粮食增收。除此之外,贵族官僚的永业田和赐田,可以自由出卖;百姓迁移和无力丧葬的,准许出卖永业田,这就给私人兼并土地提供了条件。尽管有均田令限制占田数量,但农民经济力量脆弱,赋役负担沉重,稍遇天灾人祸,就被迫出卖土地,破产逃亡,国有土地继而通过各种方式不断转化为私有土地,政府控制的土地日益稀少,唐中期时政府已无地授田。同时,唐政府对原来授田的农民横征暴敛,农民不堪忍受,或纷纷逃亡,或出卖土地而投靠贵族官僚地主为佃客(依附关系)。

  随着土地兼并严重,均田制遭到破坏,以均田制为基础设立的府兵制(平时为耕种土地的农民,农隙训练,战时从军打仗,物资自备,免交税)失去了赖以实行的经济条件。至玄宗统治初期,边患增加,用兵不断,戍期延长,加上腐败日益严重,边将侵吞士兵财物,强迫士兵为自己服苦役,府兵逃散的情况日渐增多,官方难以征调府兵,遂改募兵制。“募兵”,就是由边关将领自行招募,朝廷供给军费,发给士兵们明确的薪水。应召当兵已经成了破产农民的出路之一 ,他们从“民兵”变成了“职业雇佣军”,长期接受固定军官的指挥和训练(久而久之,边关的将领就开始拥兵自重,最终爆发了安史之乱)。

  据此,剧中第八团的士兵本是没有出路的穷苦百姓,后应募成为长征健儿(长期戍边的战士),虽然挣得军功,衣锦还乡,但是因为地主豪强兼并土地,地方官员腐败横暴,导致战士归家后,发现亲人依然生活艰苦,甚至尸骨无存,且军中不能按规执行奖励,募兵滥赏严重,军功泛滥,即使多年征战取得的勋官,最终生计也与寻常百姓一般无二。萧规就在此请此景下,选择了刺杀权贵以保百姓的道路,可惜,即使他计划成功,玄宗被杀,还是会有其他皇帝即位,制度不变,百姓照旧水深火热。

  二

  其次,该剧借古讽今,直指现实社会上的问题,例如官匪勾结问题、老兵待遇问题、强拆腐败等问题,剧情结合历史情节的表达,不得不引人深思,网上也有少数人提及。

  令我最深刻的隐喻,是在16集。右骁卫奉命守住太平坊底线,莫使狼卫威胁皇城,为此不顾大批百姓还未撤离,直接封锁道路,封锁的是百姓逃生的道路。可能多数人看到的是右骁卫统领因不愿承担失职的责任而不顾百姓的死活,但我认为,错不在他。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得到的命令是守住皇城,放百姓过去有让狼卫冲破防线的风险,他便不能放,这是他的职责。官兵与百姓的冲突,不在官兵见死不救,不在皇帝不顾民众安危下令自保,只源于军队本身守护的是当权者的利益,源于当权者与百姓之间本身存在的矛盾。当权者靠剥削百姓而活,吃穿用品皆出于百姓,只因坐拥土地,掌着百姓生存所需,便握有百姓生杀大权,便可无偿占有其劳动所得。百姓劳动得越辛苦,官吏贾绅生活越滋润,这是两者本身存在的矛盾,而作为军队,服从的自然是统治者的命令,唐初之时,这统治者便是大地主。

  军队只为维护少数统治者的利益,不只剧中如此,不只是戏剧效果设计出来的、我臆测出来的,现实本也如此。

  以唐初府兵制时为例,唐朝对内分为南北衙,北衙禁军,招募配充的兵士守卫皇宫北门;南衙府兵十六卫,官署在皇宫之南,十六卫中,左右监门卫掌诸门禁卫,左右千牛卫统率千牛备身等为皇帝侍从、仪卫,其余十二卫统府兵、宿卫京城。从唐初的兵制可以看出,军队主要用于守卫皇城皇宫以及戍边,其职能在保卫谁的利益昭然若揭。

  而军人作为军队的基本组成部分,虽然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有像崔器般为升迁赚取名利的营蝇苟狗,也有像张小敬杀敌只为守护百姓的忠义之士,但不管他们为了什么参军杀敌,最终完成的还是军队的职能,对外侵略,对内镇压,最后只守护了当权者的利益,百姓们的生活并没有变好,张小敬就算解除了长安的这次危机,使得广场上的百姓免于这次灾难,离长安最繁华地段仅两条街之远的那个地下长安也照常黑暗,照样会有家中男丁皆赴招募的鳏寡孤独死于非命。

  唐朝距今已一千多年,可古今中外的军队职能却未曾改变。

  17年8月,菲律宾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大范围清理毒贩行动,行动过程中,军警等暴力机器为了达成指标,将受毒侵害的平民谎报为毒贩,甚至于当街枪杀大量平民,成为总统杜特尔追求政绩的帮凶。

  至于拦截上访、协助强拆,甚至对犯罪分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直接或间接的站在了百姓的对立面,成为权贵自保的力量。

  至此,军队到底代表了谁保护了谁已经跃然纸上了,可大多数民众乃至军中之人仍难以看清,认为军人努力戍守边疆抵御外敌就能保家中平安,将国内贼人绳之于法可保社会安宁,或者如张小敬般退求其次,在知道朝廷的本质后,自知无法改变,便选择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尽职尽责,最大限度的保障平民不受侵害。殊不知本国百姓之苦反而来源于庙堂之上,即使拼搏在外回家也只能得到家人的死讯,奋力抓贼换来的只是百姓一时性命无忧,保下的只有国内权贵安心享福,纵情声色。而改变不了世界就选择做好自己的行为,也只能做到偏居一隅,暂保一区平安,不需多时,便会遭到社会现实的压轧,螳臂挡车,结局往往不甚美丽。

  长安一日中,作为兵者,萧规和张小敬都认清了朝廷的真面目,但是对于如何解决问题,二人采取了不同的做法,一人杀权贵,一人尽职责,然而他们不管哪一方,所做都是,都无法保卫百姓。想改变这种情况,使军人真正实现自己保家卫国、守护人民的抱负,只有让国家属于人民。

  p:文中唐初资讯参考自百度知乎,感谢各位前辈大佬的帮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