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哪吒》10亿票房背后:影片没那么好,中国人在被诱导消费

2019-08-01 10:27:08  来源:观风闻  作者:小象冒冒
点击:   评论: (查看)

  截止7月30日14点,上映5天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已经斩落惊人的10亿元票房。根据猫眼预测,该片最终票房或达22.59亿元。此前,中国市场动画电影票房最高的是《疯狂动物城》,为15.27亿元。

  有证券分析师表示,考量光线传媒不仅参与该片制作亦有发行,如按投资比例为20%计算,本片将为净利润贡献3亿元。《哪吒》在微博、新闻平台一片叫好,在文青聚集地,豆瓣,更是收获了8.8的高分,进入了神片的行列。看起来,《哪吒》是一次口碑与票房的双丰收。

  在重重推荐下,小编去电影院看了这部电影。看完之后,心里不禁打起鼓来:《哪吒》真的值得如此盛赞吗?

  也许,影响舆论、决定票房的,有太多“非电影”的因子了。

  哪吒在电影里说,“人心中的偏见,是一座大山”。但冷静视之,对于国漫而言,也许捧杀才是那座山。

  01

  此次上映的《哪吒》,尽管脱胎于中国神话,却完全是以现代道德演绎。电影诉说了一个坚持自我、父爱子孝的,现代式的家庭教育故事。生而为魔的哪吒,在父母以命相拼、顶级大佬私房课的濡染下,不仅摆脱了为百姓避之不及的身份、更成为了斩妖除魔的精英,悟出了“心中的偏见是一座大山”的真谛。

  

500

  讽刺的是,尽管角色口口声声说着“做自己”、“我命由己不由天”、“最害人的是成见”,电影却依然一直在用对肥胖、结巴、娘娘腔等对各色缺陷产生的成见制造笑料。“喜剧”是贯穿整个故事的叙事手段、描绘人物的方式,而不管是“屎尿屁”式的笑点,还是“《神仙的自我修养》”“指纹解锁”等所谓致敬,无不是低幼化的审美品味。或者说,包袱大于实质。

  和日本的宫崎骏工作室、美国的皮克斯营业、迪士尼等国外成人向动画相比,中国的成人向动画电影,多年来一直处于缺失的地步。我们有必要再好好想想:我们到底缺失在哪里。技术尚可穷追猛赶,而成熟的动漫工业中,对于漫画叙事模式的理解、对于世界观和故事的创造,是积累所得。

  积累,意味着找到一条正路。

  回溯国漫发展史,上一部扛起崛起大旗的,是四年前的《大圣归来》。这部影片,基于了《悟空传》扎实的剧本和深厚的人设,加之令人眼前一亮的画风,取得了口碑与9.56亿元票房的双丰收。

  但《大圣》宛如天空的流星。自此之后,似乎再也找不到值得考究一番的作品了。国漫可谓负重难行。此刻,它正缓慢爬行在技术与艺术难以平衡的分水岭上,且更倾向于前者。

  这不是艺术家的选择,而是市场的选择。

  一方面:2015年的中国电影票房冠军《捉妖记》,及2016 年中国电影票房冠军《美人鱼》均采用大量CG元素。自2014 年起,奇幻类影片的票房及数量占比均持续走高,动画电影的票房增速及数量增速均保持在 10%以上。

  2015 年,动画影片《大圣归来》斩获 9.6 亿元票房,居同年票房第7名。2016 年,票房排名前10位的影片中,动画/奇幻类电影占据5席。在链条前端的带动下,中国的CG影视制作市场空前巨大。

  

500

  另一方面。有人如此打趣国漫:关键时候喊口号,天空大地放特效。人物塑造单薄、情感表达单面。CG不像是为情节服务的技术,反而就是电影本身的目的。以《哪吒》为例,片中设置了一个花了大量笔墨描绘的“一镜到底”段落。但当观众聚焦情节的时候,却发现,这段“精彩”对于情节、情感的推动,没什么意义。

  “特效套路”,为中国动漫电影在短期内赢得了市场。但梳理电影作品的发展方向,对技术的沉溺,既是国漫的崛起的垫脚石,又是国漫崛起的绊脚石。我们似乎再没有机会看到一个纯然用心的想象世界、一个中国的《千与千寻》了。

  02

  从作品的角度,发烧友看到了中国漫画电影十几年来的巨大困局。从商业的角度,在《哪吒之魔童降世》《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等影片背后,出品、投资人光线传媒,看到的是中国国产电影发展的巨大机会。

  2016年,是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转折之年。这一年,靠着两部引进动漫《疯狂动物城》《功夫熊猫3》,票房整体水平突破了70亿元。近5年来,国内动画电影的平均票房约处于45亿元左右,占到全年总体票房的10%,已经形成了规模相当的市场。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国产动漫与引进动漫的票房差距正在缩小,在2018年上半年,二者已经能够打成平局了。

  而如果再仔细观察:国产动漫的票仓,往往聚集在二三线城市。并且,每每出现好片,就会有大量的一线票仓增量。

  有趣的是,每年稳定发电影版的动漫《熊出没》成绩一直很稳定,去年甚至以6.05亿元,斩获了去年的动漫票房冠军。

  这里,小编没有不尊重《熊出没》的意思。但是一切都指向一个答案:国产动漫在中国有极为巨大的市场潜力。而且,整个市场实在是太缺乏爆款、缺乏好片了。

  在引进与制造动漫电影方面,光线传媒,毫无疑问是国内影视企业中的先行者。

  去年六月,光线旗下,专事布局国漫领域的孙公司——彩条屋影业,发布了2019国产动画片单,并曝光一组先导概念海报。这也是相继与国产动画“三大”系列(《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合作后,彩条屋再一次公布三部国产原创动画。它们分别是国产动画“神话三部曲”:《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和《凤凰》。

  

500

  在此后的新闻里,这一系列被称作“封神宇宙”——参照物正是不断刷新票房纪录的“漫威宇宙”。按照漫威的规律,后续将会有大量新的人物、新的支线,一一展开。

  光线为何如此积极地投身动漫产业?

  答案很简单,动漫电影,比真人电影更容易挣钱,且风险更低。

  让我们看看国漫此前的成绩单:《大鱼海棠》投资3000万,票房5.65亿元。《大圣归来》总投资6760万元,票房9.56亿元,回报率超过500%。就连票房备受诟病的《大护法》也获得了近9000万元的票房,它的资金来源,仅为众筹获得的2000万人民币。

  今天,《哪吒》的票房过了10亿,加上预期票房,预期总数,将超过22亿。根据新闻披露,《哪吒》的总投资额仅约为6000万。这一进一出,资方几乎有50倍的回报,且这还没有算上IP衍生品创造的价值。相比于影视明星、流量小生动辄一两千万一部戏的片酬,他们私生活所带来的麻烦,动漫电影几乎可以说是暴利买卖,而且稳赚不赔。

  

500

  《哪吒》最末的彩蛋,是电影《姜子牙》的前情预告。这也证明了光线传媒的对漫威套路的模仿:彩条屋影业的下一部影片,不仅要将“哪吒”的故事延续下去,更重要的是引出《封神榜》的整个世界观。

  可以预见,每一个全新塑造的,熟悉而又陌生的CG人物,将替代真实的演员,成为粉丝崇拜的对象,刮起一股金钱的旋风。

  03

  行业共识,刷口碑,强冲首日票房,是光线影业一贯的套路。

  与《大圣归来》首日仅有9.2%排片,后期靠口碑逆袭不同,《哪吒》在上映前就被普遍看好。上映首日,影片就获得了33.7%的排片占比,这在国产动画电影历史上是首次。

  在宣发上,《哪吒》也极为精准。在正式上映前,官方特地发布了各种表情包,吸引用户产出了许多具有传播性的UGC内容,在社群内发酵,引发讨论。

  与人物形象有关的“红蓝CP”等热词,早早登上了微博热搜;上映首日,豆瓣一度飙到8.8分,超过了《宝莲灯》的8.0分、《蜘蛛侠·平行宇宙》的8.6分。就连皮克斯影业公认的经典《寻梦环游记》,也只不过比《哪吒》高0.1分。

  

500

  图片来源:微博@鹤山雨

  有人说,在中国,电影海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有时候,卖广告的人就藏在群众里面,等待一个点燃情绪,点燃情怀的机会。《哪吒》的成功,不是无意偶得的成功,而是一次精心设计的胜利。

  《哪吒之魔童降世》火了,有好事者翻出了40年前的那部哪吒做了一下对比,小编也趁机回味童年。回顾1979版,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的《哪吒闹海》,其中经典场面,至今看来,就是震撼二字。怀着这种感受,再看今天的《哪吒》,则更觉得失望。

  这不是因为特效的缘故——当年的影片没有特效,电影语言也不丰满。我们仅仅对比一个场景的处理方式,就能感知到电影艺术的差别,或者说差距了:

  1979年的哪吒,为了替天行道,当着李靖的面挥剑自刎,“还骨肉于父母”,他丢下一句成熟、理性、决绝的话:“爹爹,你的骨肉我还给你,我不连累你。”

  

500

  而四十年后,神话中暴君一般的李靖,变成了稔熟现代教育思想的、慈爱的父亲;神话中斗士一样的哪吒,则化身为一个傻傻感觉不到温情的、摸行在回家路上的迷途羔羊。他的心里台词是:“爸爸,我错怪你了。”

  一部俄狄浦斯式的神话,变成一个友善的童话,也许,这不算是最大的失败。最大的失败是,哪吒在中国古代神话中,所寄托的,那个对抗愚昧、坚持正义、不信礼教、为了对抗父权而六亲不认的精神内核,荡然无存。

  今天的斗士,不对抗社会的不公。今天的斗士,只会对着天空和闪电怒吼“做回自己”,强调着年轻人的个性。请注意,这就是今天的电影教会我们的东西:孩子的幼稚可以被一再宽恕、一再包容,相比于一个能够冷眼体会世事的年轻人,这个哪吒,更像一个“我思故我在”的摇滚乐手。

  说到这儿,小编想到一句影评人的观点:

  为什么国漫这么多年一直是在崛起,却始终没有真正起来?环境当然是关键原因,但是,也离不开观众的捧杀。

  如果只是向影院里的阖家欢乐奔去,国漫注定止步于儿童闹剧,而不是现实生活在二次元的渐近。我们对国漫太宽容,我们对中国电影太宽容,正如我们对自己的孩子太宽容。

  有影视产业评论员,如此“褒奖”《哪吒》:

  《哪吒》最大的成功,是它更加有流程规范并且可以复制。它更像是一个工业的产物。

  相比于画画儿的初心,《哪吒》胸膛里跳动着的,是一颗气势汹汹的商业野心。商业这次确实赢了,但我们还是希望,能笑到最后的,是电影艺术。

  (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