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鹿野:给热播剧《密查》等影视剧提几点意见

2019-04-30 14:14:41  来源:察网  作者:鹿野
点击:   评论: (查看)

鹿野:给热播剧《密查》等影视剧提几点意见

  大型谍战电视剧《密查》,近日引发了广泛关注。应该说,这部电视剧参照历史上真实的“宣侠父事件”,揭露了国民党自抗战一开始就极力反共,破坏统一战线的事实,在近年来的谍战剧当中也算优秀之作。但是,其中也有不少近年谍战剧中盛行的问题。在此笔者就以电视剧对原著小说与历史真相做的改动为例,简单谈一下《密查》乃至近年来所盛行的谍战剧当中所普遍存在的一些问题。

  

一、宣传个人英雄主义,凸显党的领导的内容不够

 

  原著小说《密查1938》当中多次强调,主人公武伯英之所以能够在地下工作中取得成绩,关键所在是党的领导,并非完全是个人的努力,更不是其个人有什么超乎寻常的天才。如果离开了中国共产党的统一领导、部署和协调,地下工作很难展开。(在这里顺便说一下,原著小说《密查1938》中的主人公是武伯英,因为弟弟武仲明被杀害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和电视剧相关的情节正好相反,这一点改变是具有争议的。)比如说,在其被游击队长孙洪误抓上山的时候,两人之间就有这样一段对话:

  【孙洪又发力握了一下,然后甩开手。“……没组织的日子,我过过,难受得很。当年徐海东、程子华带着队伍在秦岭活动,我就起来闹农会了。刚闹起来,他们就去了陕北,那几年我就和真土匪差不多。被迫游走秦岭之中,串连穷苦朋友,把基本保留下了。你恐怕也是没组织,就和真特务差不多?”

  “就是,比真特务还真。”武伯英点头承认,“要不然活不到今天。”】

  除此之外,小说原著当中还有多处主人公遇到困难和疑惑的时候,党组织及时出面做思想政治工作,对其进行排忧解难,最终使其走出阴影的描述。由于篇幅所限,这里就不再一一列举了。

  遗憾的是,在小说改编成电视剧的时候,却把原著里这些突出党的领导作用的内容全部都删去了,变成了好莱坞式的个人英雄主义,集中凸显主人公武仲明个人的能力,才能够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应该说,这种宣传个人英雄主义,忽略党的领导的做法在当前的谍战剧乃至各种抗战剧和其他战争年代剧当中是非常普遍的。然而,笔者个人认为这种做法是不太合适的。

  历史上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战胜国民党,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有着高度的组织纪律性和严格的思想政治工作机制,能够把很多普普通通的人拧成一股绳。国民党则与之恰恰相反,完全是一盘散沙的个人化运作,和自古以来的黑社会等帮会组织没有什么区别,即使个人有才能也发挥不出来。两者之间巨大的差别导致很多国民党军队被共产党俘虏以后,一经过重新组织和思想教育,战斗力马上就大大提升了。

  因此,文艺工作者应该加强对历史尤其是党史的了解,应该尊重历史事实和原著,并经过认真思考,应该实事求是地宣传中国共产党在地下工作乃至整个革命工作中的领导,承认历史上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思想政治工作的作用。

  

二、过分渲染共产党与国民党之间的兄弟义气

 

  不能不承认,历史上国民党中真正有民族情节的爱国将领与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之间,存在莫逆之交的情形是存在过的,但是他们的品行和本质都是好的,并且这种国民党将领是极少数,比如最后选择起义的国军将领中的一部分。然而在小说原著《密查1938》当中,杀害了宣侠父的刽子手徐亦觉(原型也就是历史上真实杀害宣侠父的主凶徐一觉)完全是个反派人物,一得志就猖狂,一失势就秒怂,不仅作恶多端,而且丑态百出:

  【徐亦觉已被一个军官两个兵士看管,坐在办公室内不敢动弹。他没了上校站长的威风,不光丧失了现在,连将来也失去了,此一失足有千古之恨,少将区长梦更是彻底破碎。武伯英先走进办公室,负责看管徐亦觉的军官居然是梁世兴,微笑了一下。徐亦觉以为他和自己打招呼,赶紧站起来,还以灿烂微笑。接着张毅和葛寿芝一前一后进来,徐亦觉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直接转变为哭相。……徐亦觉这样的人,崩溃起来比谁都快,对前面三个人交代的事实,供认不讳。他平时对蒋鼎文言听计从地巴结,此时对蒋鼎文也是不留余地地出卖,只谈了一小会儿话,就把蒋鼎文密裁宣侠父的手令拿了出来。手令他一直精心保管,似乎早都预料到有败露这一天,当做救命稻草一样珍惜。】

  在电视剧当中不仅对这些情节进行了很大力度的删改,甚至做了相反的描述。其用了极大的篇幅来书写其与主人公这个共产党人之间的“兄弟情谊”,给人的感觉像港台黑道片。甚至最后主人公身份暴露之后徐亦觉仍然不忍心杀害他,以致不少观众看了以后还误认为徐亦觉最后也加入了地下党。

  应该说像电视剧《密查》这样背离原著的修改,颇有些为国民党涂脂抹粉的嫌疑,宣称“大多数国民党也都是好人,也都是重情重义的人”已经成为近年来谍战剧乃至整个战争年代剧当中的一个公式。可惜的是,这些描述并不符合历史的真实。虽然说国民党很大一部分骨干的确是青红帮等黑社会流氓出身,也一向自我标榜讲究“江湖义气”,但其实黑社会当中哪有什么真正的兄弟情谊?8,90年代港台的那些黑道片而之所以把黑社会成员写的一个个人情味儿十足,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很多的投资人都是黑社会而已。不信的话,我们可以看一下今天台湾仍然保留了传统帮会模式的国民党,一个个持各种政见准备上台竞选的意见领袖,虽然口头上都宣称对方“比自己的亲兄弟还亲”,可是捅起刀子来却一个比一个狠。

  就具体历史上真实的杀害宣侠父的凶手徐一觉这个人物本身而言,其实比小说里描述的还要人渣的多。其不仅五毒俱全,甚至在杀害宣侠父的时候,还私吞了其身上的金表以及国民党给的一半奖金,也正是因为他贪污导致的分赃不均才导致宣案真相曝光的:

  【丢下井之前,徐一觉不忘最后一点油水,在宣侠父衣袋内搜出一块金质怀表和一条金表链,急忙揣在怀里,私吞了……10月,因徐一觉独占了杀害宣侠父奖金的一半,国民党西北行动股长直属组长王敏之要求军统“秉公处理”,无意中泄露了这个天大的秘密。

  殷茵;少将密裁之谜,党史天地,2008年06期】

  笔者不明白,电视剧为什么要把这样的一个人渣刽子手描述成一个重情重义的英雄。这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宣侠父将军吗?难道不怕宣侠父将军还在世的亲属抗议吗?

  

三、违背原著和逻辑,编造地下工作者的恋情

 

  在小说原著《密查1938》当中,蒋宝珍只是蒋鼎文(电视剧中改为蒋敬文)的侄女儿,并不是地下党人。她对于主人公的恋情完全是国民党官宦子弟的刁蛮任性,主人公也从来没有接受过。然而,在电视剧当中却把她也说成一个地下党成员,无论是她还是主人公武仲明都在没有征求党组织意见的情况之下就恋爱了。

  试问,难道两个人都是地下党,就可以不经过党组织的同意随便谈恋爱吗?或许有人会说,这种地下党员与反派千金的恋情是可以对地下工作由所掩护的,但是他们忽略了这样大张旗鼓地宣传两人之间的恋爱关系,难道不怕引起猜忌,暴露身份吗?这种书写不仅严重违反了原著和历史事实,甚至也是不合逻辑的。

  更有甚者,电视剧还增补了一大部分所谓“日本间谍菊剑案”的内容。小说原著当中,仅仅通过主人公回忆的方式简单地谈了一下其过去曾经破获日本间谍菊剑案,根本没有剧中破获白牡丹等第二代菊剑的内容,并强调其和第一代菊剑吴启华恋爱的时候还没有为地下党工作。可是电视剧当中去不仅浓墨重彩的描写破获日本间谍的内容,还特别指出,主人公武仲明在和第一代菊剑吴启华恋爱的时候就已经是地下党了。笔者不明白电视剧的这种改编是为了什么需要?

  当然,地下党并非没有恋情,但是地下党人之间的恋情完全是在组织批准之下并肩战斗的革命情谊,是游走在生死一线当中迸发出的火花。就好像红色经典《红岩》中对江姐和彭松涛恋情的描述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却极为震撼人心:

  【江姐挤过了几个人,靠近布告,她的目光,突然被第一行的姓名吸引住,一动不动地死盯在那意外的名字上。

  是眼神晕眩?还是自己过于激动?布告上怎么会出现他的名字?她觉得眼前金星飞溅,布告也在浮动。江姐伸手擦去额上混着雨水的冷汗,再仔细看看,映进眼帘的,仍然是那行使她周身冰冷的字迹:华蓥山纵队政委彭松涛老彭?他不就是我多少年来朝夕相处,患难与共的战友、同志、丈夫么!不会是他,他怎能在这种时刻牺牲?一定是敌人的欺骗!可是,这里挂的,又是谁的头呢?江姐艰难地,急切地向前移动,抬起头,仰望着城楼。目光穿过雨雾,到底看清楚了那熟悉的脸型。啊,真的是他!他大睁着一双渴望胜利的眼睛,直视着苦难中的人民!老彭,老彭,你不是率领着队伍,日夜打击匪军?你不是和我相约:共同战斗到天明!

  江姐热泪盈眶,胸口梗塞,不敢也不愿再看。她禁不住要恸哭出声。一阵又一阵头昏目眩,使她无力站稳脚跟……】

  可惜的是,当下某些文艺工作者却把描写地下党人革命工作的电视剧弄成了包裹着谍战剧外衣的言情剧。给人的感觉是地下党闲着没事整天去谈恋爱,而且不需要组织批准,想和谁谈就和谁谈,还经常和国民党特务与日本间谍之间弄出一点“超越政治分歧的恋爱”。这种狗血雷人的剧情暴露了他们对于那一段艰苦卓绝的革命史不仅一无所知,而且缺乏对原著和历史的最基本的理解能力与逻辑思维判断力。《密查》中这种情节,也反映了近年来所谓“红色谍战剧”当中带有一定程度普遍性的问题罢了。

  

四、大大削弱了国民党在反共上的坚定性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不管是小说原著还是电视剧都违背了一个基本的事实。也就是即使是在抗战初期名义上实行国共合作的期间,国民党当局也从来不认为反共是一种非法行为。宣侠父将军之所以被杀害,一个直接的导火索就是他在演说当中宣称“在日本已经全面侵华的情况之下,谁还继续反共就等于是汉奸”,才惹恼了蒋介石以致被杀害。在宣侠父事件曝光之后,蒋介石只是宣称“宣侠父是我的学生,却又反对我,所以我就下令杀了他”。其从来没有组织过任何密查,更没有严惩任何一个杀害宣侠父的凶手,唯一杀死的只是一个因为分赃不均一气之下向八路军通风报信儿的王宝元。更有甚者,戴笠还秉承蒋介石之命在事件曝光之后每人又补发了100元奖金来奖励他们反共有功。(可参见穆玉敏:《名落英烈榜的抗战英烈宣侠父》,《档案春秋》,2007年第7期。)一直到了1951年镇压反革命运动当中,新中国才惩办了参与杀害宣侠父的凶手之一佟荣功,而主凶徐一觉等人则始终逍遥法外。像这样没有得到清算的血债还有很多很多……

  因此,电视剧与原著小说都有一个共同的错误,就是过高地估计了国民党抗战时期对于统一战线的重视,过低地估计了国民党在反共上的残酷性与坚定性。小说与电视剧大张旗鼓的描述国民党对于宣侠父事件的重视,其实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对于国民党持之以恒的反共政策的辩解与开脱。当然,这方面的问题在当前很多文艺作品当中也是带有普遍性的。《密查》因为是基于历史的真实事件改编,所以对于国民党的美化还不算突出,很多抗战神剧当中这一类胡编乱造的情节就严重得多了。

  了解了这些相关的历史真相,我们或许可以对那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有更深入的理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