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文革期间油画“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的深意

2019-04-19 12:13:07  来源: 济学   作者:李克勤
点击:    评论: (查看)

  济学:知识青年这个群体里,出了很多艺术家,包括画家沈嘉蔚。他的作品“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因为那首经典歌曲所促发灵感,创作完成,也成了经典。

  2018年9月26日,沈嘉蔚个展“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开幕,展览通过沈嘉蔚创作于1968年至1976年间的手稿、速写、素描、油画作品等90余件以掀开与作品相关的尘封历史,这也是沈嘉蔚20世纪70年代作品在国内的首次大规模展示。

  

 

  策展人陈履生、龙美术馆馆长王薇、艺术家沈嘉蔚

  《光明日报》( 2018年10月14日 10版)有篇文章《课本里的黑龙江》也提到这幅作品,由此可见,这是一幅名副其实的经典作品。其背后的道,值得感悟。

  (http://news.gmw.cn/2018-10/14/content_31694608.htm)

  图说“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的深意

  2011-08-16 09:12   jixuie

  李克勤(jixuie)题记:我上中学时,因为经常办墙报、黑板报的缘故,对美术产生了兴趣,我还喜欢买美术杂志来学习。有一次,我看到一位作者介绍自己的作品《为伟大祖国站岗》,这是一位在黑龙江中苏边境附近工作的知识青年,他满怀深情创作的作品,包括他画的草图,都给我留下深刻而且难忘的印象。2009年这幅作品重新出现。而作者沈嘉蔚已经是知名澳籍华人画家。

  

 

  沈嘉蔚祖籍海宁长安,1948年出生于上海,3岁到22岁,他在嘉兴留下年少和青春的回忆。1970年,沈嘉蔚作为知青去了黑龙江,1974年以油画《为伟大祖国站岗站岗》一举成名。1989年去澳洲,20年间他通过打拼,在异国声誉鹊起。

  我为伟大祖国站岗 董振厚 - 龙的声音-血染的风采

  我们都知道《我为伟大祖国站岗》这支歌:“手握一杆钢枪,身披万道霞光,我守卫在边防线上,为我们伟大的祖国站岗。一颗红心,时时刻刻向着北京,站在边防线,如同站在天安门广场!光辉的太阳照边疆,毛主席就在我身旁,啊----做一个毛主席的革命战士,无限幸福无上荣光无上荣光!手握一杆钢枪,身披万道霞光,我守卫在边防线上,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

  正是这首歌的旋律和歌词,直接触发当年画家的灵感。

  那是1973年12月,正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参加业余美术学习班的沈嘉蔚,初次来到乌苏里江边,登上二十多米高的钢架瞭望塔,倾听边防军民对新沙皇反华暴行的控诉,心情无比激动;极目远望,冰封千里的乌苏里江,像一条窄窄的白带,划出了光明与黑暗两个世界。身后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和八亿祖国人民,身前是磨刀霍霍的豺狼--直升飞机紧贴着江边飞行,山后传来了隆隆的摩托声和演习的炮声,江对面的敌方瞭望塔中,鬼影憧憧,高倍望远镜对准了我们……再也没有比这更前沿的前沿阵地了!我回头望望值勤的边防战士,只见他们镇定自若,严密监视着敌人的动静,脸上流露着一种庄严、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气。这时,一首《我为伟大祖国站岗》的旋律,不知不觉又在心头升起......

  由此沈嘉蔚创作了他的成名作油画《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

  

 

  这幅画描绘的是北方的两位年轻的军人,他们迎着初升的太阳,在哨楼上远眺。画面的色彩非常明快,人物的动作有点舞台化,画家巧妙地利用了哨楼高耸的特点,将视线放在画面的底边,使军人的形象显得更加高大。这种风格正是来自画面上那两位战士正锁眉警惕着的前方--苏修。

  作品中还有一位不是很清新的人物好像正在打电话,向上级报告情况,说明祖国的哨所都不是孤立的。

  对沈嘉蔚这样一位知青画家来说,《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使他经历了一次较为完整的现实主义创作过程。这一题材是他自己选定的。他先后两次去边防哨所体验生活和写生,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画草图,三个月时间的制作。画面上的军人形象,都是他直接从生活中写生来的,下了不少的功夫,那位正在楼梯上行走的军官形象清秀刚毅。

  一年后,沈嘉蔚在一篇题为《塑造反修前哨的英雄形象》的文章中,谈到了自己的创作体会: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的要求则是政治和艺术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为了实现这一教导,在兵团美术创作学习班开始时,我又画了大大小小二三十幅草图,力求找到一个较好的瞭望塔角度和画面构图,来反映边防战士顶天立地的高大形象,尽可能深刻地揭示油画的主题思想。

  在这个过程中,把构思又深入了一步。从那首歌曲的重于抒发豪情的节奏中,我受到了启发,确定了作品的基调是抒情的,因此把画面的情节,从初稿的发现敌情改为正常的值勤,以利于更深入细致地刻画我边防战士为伟大祖国站岗的庄严、自豪,又富有责任感的崇高的精神境界,而战士这种平时即具有的高度警惕的神态,又能使人联想到发生情况后他们的必然行动。

  为了能从多方面去塑造英雄的性格,我增加了一个上来查哨的指挥员。这个人物的安排还增加了地面和高耸在半空的哨棚的联系。为了更好地体现军民联防的思想,在首长的启发下,将哨棚里的战士处理成兵团战士,并选择他打电话的时刻,用电话把哨棚同地面,同后方,同北京联系起来。在地面的处理上,我在近处安排了一个小岛和江汊,根据江边生活得来的知识,又在岛的外侧画上两个航标,以说明这是我国的领土……】

  研究毛主席处理与苏联关系的文章:

  毛主席元宵节请延安老乡看《列宁在十月》【视频与图】

  1969年毛主席再次确证中国尊严【视频与图】

  与国际接轨而不接鬼:毛泽东勇气文化续谈

  毛主席弱国强外交开端:道器变通之变【组图】

  毛主席外交之道:“一边倒”不是“倒一边”

  毛主席二访苏联前提了个什么条件?【图】

  几十年后沈嘉蔚在《一幅油画的遭遇》中写道:

  【1974年9月份,得知我的《站岗》已被入选全国美展。美展在国庆二十五周年时开幕。我与宇廉相约一同取道北京回江南,以便观看全国美展。这是我第一次入选全国美展,心里十分高兴。尤其是进入金碧辉煌的中国美术馆时一眼看见自己的作品挂在正中圆厅墙上中间偏左的位置,更是兴奋。】

  这幅作品在1974年的全国美展中得到广泛的好评。据不少当事人说,江青参观展览时,在这幅画前滞留片刻,陪同人员向她介绍说,作者是一位下乡知青,江青便说了一句“知识青年能画出这样的画,不容易啊!”。于是,这幅画就和其他十几幅吸引过江青滞留的作品一样,在国内被大量印刷发行,估计《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仅人民美术出版社和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的4开和对开的独幅画就有几十万张,全国的报刊也相继登载。

  后来这幅作品经历了曲折,在作品被退回本人后,沈嘉蔚把它带回沈阳家中,放在床底下。

  2000年年初,定居澳大利亚悉尼的沈嘉蔚,接到来自美国俄亥俄大学的一份传真,他们正为纽约古根汉美术馆筹备一个大型中国艺术回顾展。他们认为文革部分中应该有我的《站岗》一画,不知这画现在哪里。

  沈嘉蔚在《一幅油画的遭遇》这样写道:

  【作为艺术家,我深知古根汉美术馆地位之重要,抱着一线希望,我托亲戚从中国把这卷霉烂的画布带来悉尼。然后,直接带了它去南威尔士美术馆保养部。在那儿工作的朋友介绍了修复专家来给我指导。当画布在大桌子上打开时,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不是为作品的艺术,而是为它的重伤程度。其面貌真是惨不忍睹。在它被拆下内框之前已遭水淋,水把灰尘变成墨面粘在画上,然后又是大面积的剥落。我画此画用了三四个月,色层较厚,大约有三层以上,不少地方只剩了第一层,但都是鱼鳞状的剥落。专家指导我去买一种专门的胶水来粘住所有掉与将掉的颜色碎片,这是第一步。我回画室只能把将掉的色层粘住,掉的已不可能再找到原位了。粘完后,用温水反复洗了几遍,总算露出了本色。再送到美术馆,由技师用专用胶布把四周粘贴加固,我改制了一个内框,将它重新绷起。由于年代久远,已不可能绷到原来的160×190公分尺寸,长宽各短了一公分多。然后,用颜色修复的过程便开始。

  由于脸部色层最厚,尤其是奉命改动的脸颊与下巴部分均已剥落,这给了我机会可以恢复原样。我根据最早的照片忠实地画出了最初的形象。其余部分,根据残存的色块,也一一地恢复了原色。当修复工作结束时,它几乎完全恢复了青春。只有靠近细看,才会发现每一平方公分上都有着凹凸的伤痕,如同烧伤过后的皮肤。

  修复之后,悉尼的动力博物馆先借去展了两个月。之后,古根汉美术馆委托一位鉴定师来作了细致的鉴定。后来,它终于横越太平洋,开始了新生之旅。它的艺术品质已退居次要。它变成了一件文物。】

  从作者的记述中,我们知道了原作存世的不易,我们应该庆幸原作依然存世,要不然,世界美术界也少了一幅极其珍贵的作品。

  这幅作品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館及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分馆《中华五千年文明艺术展》、纽约亚洲协会博物馆《艺术与中国革命》中展出,堪称“红色经典”作品。

  时光过去了几十年,沈嘉蔚当年创作时的国际国内环境早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20年前苏联解体了,但是我们依然要为伟大祖国站岗,我们永远需要那几位解放军警惕的目光。

  我们的伟大祖国,总是被那些居心叵测的境外势力虎视眈眈盯着,千方百计要谋取他们的利益,他们现在用战争的方式以外,更多用的是经济渗透和文化侵略。

  苏联解体的教训,我们决不能忘记。

  参考资料:http://hebei.ifeng.com/a/20180926/6909787_0.shtml

  https://news.artron.net/20180924/n1024740.html

  李克勤后记:好作品来自哪里?来自生活。艺术家,通过对生活中的细节,感悟其背后的道,然后用艺术形式展示出来,寓道于器。

  这样的器——作品,是把生活艺术化,典型化。

  这是艺术家的道器变通。

  毛主席语录:

  【又是政治标准,又是艺术标准,这两者的关系怎么样呢?政治并不等于艺术,一般的宇宙观也并不等于艺术创作和艺术批评的方法。我们不但否认抽象的绝对不变的政治标准,也否认抽象的绝对不变的艺术标准,各个阶级社会中的各个阶级都有不同的政治标准和不同的艺术标准。但是任何阶级社会中的任何阶级,总是以政治标准放在第一位,以艺术标准放在第二位的。资产阶级对于无产阶级的文学艺术作品,不管其艺术成就怎样高,总是排斥的。无产阶级对于过去时代的文学艺术作品,也必须首先检查它们对待人民的态度如何,在历史上有无进步意义,而分别采取不同态度。有些政治上根本反动的东西,也可能有某种艺术性。内容愈反动的作品而又愈带艺术性,就愈能毒害人民,就愈应该排斥。处于没落时期的一切剥削阶级的文艺的共同特点,就是其反动的政治内容和其艺术的形式之间所存在的矛盾。我们的要求则是政治和艺术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缺乏艺术性的艺术品,无论政治上怎样进步,也是没有力量的。因此,我们既反对政治观点错误的艺术品,也反对只有正确的政治观点而没有艺术力量的所谓“标语口号式”的倾向。我们应该进行文艺问题上的两条战线斗争。】

  ——摘自《1942年5月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https://mp.weixin.qq.com/cgi-bin/appmsg?t=media/appmsg_edit&action=edit&type=10&appmsgid=500914020&token=536110265&lang=zh_CN

  There is the political criterion and there is the artistic criterion; what i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Politics cannot be equated with art, nor can a general world outlook be equated with a method of artistic creation and criticism.

  We deny not only that there is an abstract and absolutely unchangeable political criterion, but also that there is an abstract and absolutely unchangeable artistic criterion; each class in every class society has its own political and artistic criteria.

  But all classes in all class societies invariably put the political criterion first and the artistic criterion second.

  The bourgeoisie always shuts out proletarian literature and art, however great their artistic merit.

  The proletariat must similarly distinguish among the literary and art works of past ages and determine its attitude towards them only after examining their attitude to the people and whether or not they had any progressive significance historically.

  Some works which politically are downright reactionary may have a certain artistic quality.

  The more reactionary their content and the higher their artistic quality, the more poisonous they are to the people, and the more necessary it is to reject them.

  A common characteristic of the literature and art of all exploiting classes in their period of decline is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their reactionary political content and their artistic form.

  What we demand is the unity of politics and art, the unity of content and form, the unity of revolutionary political content and the highest possible perfection of artistic form.

  Works of art which lack artistic quality have no force, however progressive they are politically.

  Therefore, we oppose both the tendency to produce works of art with a wrong political viewpoint and the tendency towards the "poster and slogan style" which is correct in political viewpoint but lacking in artistic power.

  On questions of literature and art we must carry on a struggle on two fronts.

  https://www.marxists.org/reference/archive/mao/selected-works/volume-3/mswv3_08.htm#p2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