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泛娱乐化”思潮对大学生价值观念的消极影响及其应对策略

2019-03-09 14:11:50  来源:思想教育研究    作者:赵建波  
点击:   评论: (查看)

“泛娱乐化”思潮对大学生价值观念的消极影响及其应对策略

  娱乐早已有之,作为人类愉悦身心、休闲放松身体的情感体验,广受欢迎。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使娱乐的功能发挥到了极致,在资本主义消费文化的助推下,娱乐超越了自身的界限,全方位地渗透到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特别是处于社会转型中的中国,娱乐为迎合大众,赢得市场,逐渐显现出带有狂欢特质的“泛娱乐化”倾向,演变为影响力极大的社会思潮。作为“泛娱乐化”下生存和长大的一代,大学生成为“泛娱乐化”俘获的主要受众,深受“泛娱乐化”思潮的影响,必须引起足够的警惕,防止大学生变为“愚乐”自我的奴役。

  

一、“泛娱乐化”思潮本质与特征

 

  “泛娱乐化”思潮是指娱乐话语走出自身“场域”,渗透到社会生活方方面面,创造出新的符号表达和话语方式。在以电视为代表的媒体时代,西方世界就显现出“泛娱乐化”的倾向,引起波兹曼等学者的担忧。在当代,新媒体技术的助推下,娱乐有演变为“愚乐”的倾向,各种直播APP乱象不断、政治历史话语肆意滥用等都表现出“泛娱乐化”倾向的盛行。

  (一)资本裹挟娱乐导致“表征紊乱”

  本源意义上的娱乐是人们缓解紧张、愉悦身心的调剂品,是一种特定领域丰富生活的物质和精神文化娱乐活动,是“没有外在功利目的的”。[1]在资本逻辑驱动下,娱乐突破原有领域界限,扩张到政治、经济、网络等各领域,演变为“塑造政治、伦理和日常生活的一个强大的、充满诱惑力的手段”[2]110。一方面,市场化的运作方式渗透到社会生活各个领域,以娱乐的方式为外壳,商业化的形式为包装,注重感官刺激、欲望的直观呈现,实现最大限度刺激大众消费,导致文化产品的庸俗性、贫瘠性和低俗性,文化生产的复制性、批量化和浅薄化。另一方面,资本逻辑的肆意运行,无孔不入,娱乐的功能被“过度”异化,片面突出娱乐的属性,遮蔽事物本身的意义表达。在历史领域,“戏说”的段子成为历史的卖点,历史的文化感被消解;政治的严肃和理性不复存在,政治观点和人物被“表情包”“戏谑”;深奥的哲学和传统经典除了被调侃,再不会被提及。资本的加速助推,使得泛娱乐的形式成为社会大众,尤其是大学生的文化生活核心。伴随商业化、市场化的过度膨胀,泛娱乐化甚至不惜僭越道德良心、法律,不惜用低俗、暴力、色情等元素吸引受众。

  (二)新媒体技术形塑“泛娱乐化”幻象

  在麦克卢汉看来,媒介的力量与社会文化密切相关,具有形塑社会新文化的力量,不同的媒介带来不同的社会文化样态。波兹曼看到了电视等传统媒介塑造的“娱乐至死”社会现象。在当今时代,新媒体技术已经逐渐取代以电视、广播等为主体的传统媒介,成为“泛娱乐化”幻象的推广和传播者。新媒体技术推广娱乐本身并不是一个社会问题,但是一切话语都以娱乐的方式展开就成为媒介的“原罪”。新媒体技术肯定了娱乐的特性,热衷于传播娱乐的内容,并将娱乐的内容以新技术的方式展示得淋漓尽致。新媒体技术利用动人刺激的声音、迅速转换的图像、富有艺术感染力的色彩等,为我们构造持续感官刺激的幻象世界。传统印刷术的文字文化被图像化的文化取代,传统的文字符号的深刻表达,被直接图像符号取代,碎片化、片段式的信息呈现成为文化的主流。为迎合受众,刺激消费,新媒体的议题设置集中在乐此不疲地传播明星绯闻、私生活;制造各种“轰动”“新奇”事件;一些信息以讽刺经典、调侃政治、戏说英雄人物来诱导受众。新媒体技术塑造的“泛娱乐化”幻象深刻影响着人们的交往方式和思维方式,不过这种方式却是以人们“无意识”的方式展开的。人们在不自知之中,卷入了新媒体制造的“泛娱乐化”幻象之中,营造了全社会贫瘠、碎片化“泛娱乐化”文化态势,构造了大众狂欢的景观世界。这种以明星绯闻炒作、低俗感官刺激、“戏说”“调侃”为主的“泛娱乐化”议题设置,带来人们放纵狂欢之后精神的虚无,理性思维的“迟钝”,人生意义的迷失。

  (三)耦合各类思潮“催生”新变体

  娱乐在全面化转变,渗透到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过程之中“因其游戏化、娱乐化属性,非常容易与各类思潮耦合而产生新的变体。”[3]具体表现在:第一,“泛娱乐化”本身包含资本主义鼓吹消费的消费主义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是资本主义的舶来品,鼓吹享乐主义,主张功利至上,刺激人“本我”人格的冲动和欲望。消费主义意识形态和资本逻辑的“合谋”带来了“泛娱乐化”浓厚的市场气息和文化产品的低俗、庸俗特性,不自觉地将西方拜金主义、物质主义、消费主义等价值观念渗透到文化产品之中,影响受众的价值观念。第二,以娱乐化为伪装,传播其他社会思潮。娱乐化作为一种纯粹的传播方式,以受众喜爱的可视化、图文化、感官冲击的传播特点,成为各类思潮宣传自身观点的外衣。特别是一些危害极大的社会思潮,将其思想植入娱乐产品之中,误导人们正确价值观的形成。第三,娱乐话语变异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工具。西方“历史虚无主义”“价值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普世价值”等社会思潮实质都是与马克思主义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相对立的,旨在瓦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这些社会思潮借助娱乐话语的伪装,迷惑受众,宣传与主流意识形态对立的思想观点,混淆人们价值判断,造成价值混乱,消解主流意识形态认同。

  

二、“泛娱乐化”思潮对大学生价值观的危害

 

  “泛娱乐化”思潮以网络游戏、选秀偶像、明星隐私、影视动漫、暴力色情等为主要议题设置,全方位对大学生的思想观念、价值选择、行为方式带来影响,对大学生正确价值观的确立带来挑战。

  (一)“泛娱乐化”思潮侵蚀大学生价值信仰

  生活在娱乐文化中的大学生,对流行音乐、网络影视、电子竞技、网络直播、二次元文化等有天然的亲近度,早已成为“泛娱乐化”文化产品的主要消费者。沉溺于明星偶像的生活、狂热于电子游戏的刺激、痴迷于网络影视的情节、流连在娱乐文化场所,在这个过程中精神生活变得虚无,理想走向世俗,信仰逐渐荒芜。

  第一,缺乏敬畏导致大学生信仰坍塌。对历史厚重感的敬畏,对传统文化的尊重,对英雄人物的敬仰,对崇高道德的信仰是构成大学生精神世界,建立崇高信仰的不可或缺因素。不过,“泛娱乐化”制造了虚假的世界,历史已经走样,变为“戏说”,对英雄不再有敬仰之心,被各种“戏谑”“否定”,道德伦理被肆意践踏,政治话语秩序被任意破坏,一切都变为娱乐的“附庸”。大学生在这种虚无价值的影响下,精神家园变得孤独、漂泊,人生的意义和道德信仰坍塌。

  第二,拒斥理性导致大学生精神的荒芜。“泛娱乐化”面对的受众是全体媒介使用者,因此,为吸引受众规模,其文化产品通常简单、通俗,拒斥理性的挖掘、复杂的推理、高深的提问。以暴力、色情、买卖、游戏、私生活等为主题设置的“泛娱乐化”文化产品之中,思想性、健康性、道德性、文化性不再是产品的中心。生活在媒介议程设置中的大学生,逐渐丢失了思考的能力,乐于接受空洞、肤浅的娱乐,陷入娱乐的刺激和麻痹之中,将娱乐产品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精神世界渐渐荒芜,杂草丛生。

  第三,远离崇高导致大学生理想的世俗化。“泛娱乐化”勾画的“景观世界”是一幅商业气息浓厚的世俗世界,在这里推崇的是物质的占有和获得,突出的是受众感官刺激,充斥着享乐主义、物质主义、消费主义的意识形态,与学校教育中要求的崇高理想相对立。大学生的理想信念逐渐被现实的世俗理想遮蔽,陷入“泛娱乐化”建构的世俗泥沼之中不能自拔。

  (二)“泛娱乐化”思潮消解大学生主流价值观认同

  “在能够轻易获得信息的情况下,人们通常喜欢简短、支离破碎而又令人愉快的内容。”[4]8“泛娱乐化”文化产品简短、碎片化、青春活跃的话语和内容俘获了大学生的内心。娱乐话语和内容本身只是人们放松、愉悦,寻求慰藉的休闲手段。但是,娱乐突破自身功能边界进入其他领域,其话语裹挟其他社会思潮、思想观念、意识形态形成新的变体,消解大学生主流价值观认同。

  第一,耦合思潮侵蚀大学生主流价值认同。当娱乐与某种西方意识形态话语结合之时,娱乐就不再是单纯的舒缓压力、放松身心的手段,而是蕴含思想观念、意义表达和价值指向的一种价值表达。这种借助娱乐的外衣,应用新媒体传播优势,以娱乐之名,实则宣传西方社会思潮的“泛娱乐化”话语和内容严重腐蚀着大学生马克思主义和核心价值观的道德认知、价值认同。当前,大量的包含西方社会思潮和价值观念的文化作品传播到大学生之中,导致大学生思想观念、价值认同的多元对立,徘徊、犹豫,带来大学生主流价值观认同危机。

  第二,去政治化弱化大学生主流价值观认同。“泛娱乐化”思潮具有明显的排斥政治话语,模糊意识形态主张的“非政治化”[5]倾向。在话语表达方面,政治话语大多偏向专业术语、抽象概念、严肃内容、理性对话和深度思考为主,这与“泛娱乐化”简单、愉快、随意格格不入。在叙事风格方面,“泛娱乐化”话语拒斥政治话语的宏大叙事。在内容表达上,作为后现代性的产物,“泛娱乐化”表现出价值观念碎片化、相对化,解构主导一元价值观的倾向。解构主导价值观,“非政治化”倾向、话语内容的娱乐化,带来大学生的政治冷漠,国家和社会责任感欠缺,加大了主流价值观和国家认同的难度。

  第三,重构话语导致主流价值观认同危机。在市场化的导向下,“泛娱乐化”商业化特性仅仅在乎经济利益的获得,守护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教育人们认同主流价值观并非其目的。因此,在碎片化、非连续性、缺乏具体语境的娱乐文化中,“穿越”“戏说”“恶搞”中华民族的历史,党的历史和英雄人物的历史,制造虚假的历史、事实假象,虚构事实,严重误导大学生的价值认知和价值判断,危害大学生正确的价值意识,动摇大学生的价值信仰,消解大学生主流价值认同。

  (三)“泛娱乐化”思潮束缚大学生价值理念

  “价值导向不健康的东西,越是搞得精巧,就越容易在不知不觉中腐蚀青少年的灵魂。”[6]271对于价值观不断变化中的大学生,比受到“泛娱乐化”思潮影响更为可怕的是大学生把这种影响当作习以为常,毫无知觉,这样的影响只会更为深入,危害更大。

  第一,价值虚无遮蔽大学生价值追求。“泛娱乐化”制造的娱乐世界,并非大学生真实生活状态的直接呈现,而是经过复杂的加工、渲染、剪辑而成的虚拟网格世界。这种虚拟的网络世界诱导着大学生的价值追求。一方面,大学生成为娱乐的消费者,乐此不疲地沉迷网络直播打榜、游戏充值、偶像应援等消费活动,逐渐丧失了主体性和理性。另一方面,“泛娱乐化”文化产品打造了一场虚拟的追求短暂的感官刺激,梦想不劳而获、轻松惬意的美好生活感官盛宴,大学生投入其中,追求这些幻化的虚假梦境,放弃了对自身价值的追求,对人生意义和理想信念的思考,迷失在庸俗、物欲的狂欢之中。

  第二,“愚乐”误导带来大学生道德滑坡。缺乏正确的价值观引领和价值标准的娱乐文化作品,只会是一种误导,一种“愚乐致死”。“泛娱乐化”宣杨的暴力、色情、虚无的主题,过度娱乐明星绯闻、社会道德热点事件,违背伦理道德的虚假新闻瓦解大学生主流道德观念和道德生活秩序,误导大学生的价值选择和判断,造成大学生价值认知的模糊和混乱,带来道德滑坡的恶果。一旦政治、法律、道德等一切都成为娱乐的对象,大学生也会以娱乐的心态看待这些,就会造成:一方面,大学生表现出现实生活中的道德冷漠感,怀疑一切,缺乏敬畏之心。另一方面,大学生效仿媒体宣传的事件,做出违背道德伦理,甚至犯罪的严重后果。

  

三、应对“泛娱乐化”思潮的大学生价值观引导策略

 

  “泛娱乐化”思潮影响下大学生价值观出现了虚无与贫瘠、世俗与庸俗、混乱与盲从。这必须引起全社会足够的重视与警惕,就高校来说,必须对“泛娱乐化”思潮进行分析和批判,引领大学生确立正确的价值取向。

  (一)运用马克思主义引领大学生价值取向,丰富精神家园

  在“泛娱乐化”思潮盛行的新媒体时代,一味的恐惧和“一刀切”式抵制娱乐只会带来大学生的反叛和抵抗,带来大学生的反感。对于“泛娱乐化”思潮错综复杂的现状,唯有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观点和方法去研究其实质、分析其危害,引领大学生确立正确的价值取向。

  一方面,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观点和方法引导大学生认识“泛娱乐化”思潮的实质。“泛娱乐化”思潮错综复杂,既可以不带任何思想地以娱乐方式解构政治、经济、法律等话语,又可以耦合其他社会思潮产生新变体。但是,归根结底来说,“泛娱乐化”思潮受资本逻辑的操控,耦合西方主流意识形态,是一种隐蔽的、诱惑力极大、危害极大的社会思潮。“泛娱乐化”思潮可以在大学生不自知的情况下,对其价值观产生巨大影响,使其心甘情愿成为“愚乐”自我的奴役。因此,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要自觉引导大学生认识“泛娱乐化”的实质,指出其特征和危害,提升青年甑别娱乐和“泛娱乐化”的不同,帮助青年树立正确的娱乐休闲观。正常的娱乐有益身心健康,但超越娱乐的限度,走向“泛娱乐化”则会侵蚀身体和精神健康,对大学生价值观错误引导。

  另一方面,加强大学生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丰富精神世界。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在大学生价值引领中的失声、失语是“泛娱乐化”思潮盛行的原因之一。“泛娱乐化”思潮恐惧政治和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远离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精神和科学真理。这样,更要对大学生进行马克思主义教育,培养大学生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自觉性。大学生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的提高,能丰富自身精神境界,确立正确的价值取向,自觉承担社会责任,破解“泛娱乐化”思潮的世俗、庸俗和虚无价值危害。

  (二)注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塑造大学生价值秩序

  在超限度的娱乐中,大学生往往体验到的是审美的“贫穷”,感官的刺激和价值秩序的失序,甚至带来大学生“道德冷漠”、违背伦理的恶果。必须注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引导,维护大学生价值秩序,重塑道德伦理。

  第一,激发大学生科学价值观的需要。娱乐是人的精神需要范畴,是人精神放松、愉悦身心的内在需要,但是过度娱乐的“泛娱乐化”却带来大学生的“愚乐”狂欢。在资本主义消费文化和后现代主义泛娱乐文化的刺激下,大学生极度追求感官刺激和娱乐体验,娱乐的狂欢之后带来的是身体的疲劳,精神的虚无,价值的困惑和心灵的空虚,这并不是大学生渴望的理想状态。面对大学生渴求娱乐与自我价值实现的心理矛盾,要善于引导教育,注重文化熏陶,榜样塑造,实践感染,激发大学生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发挥其主体性,更好地实现自我价值。

  第二,整合价值秩序,重塑伦理道德规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大学生主流价值观念的集合,是一个科学、合理、崇高价值的统一体,具有规范大学生价值秩序的功能。因此,为应对“泛娱乐化”思潮的危害,就要注重价值观内涵的挖掘,回应大学生的价值困惑,引导大学生独立人格的塑造,伦理道德的完善,理想信念的确立。

  (三)加强大学生崇高信仰培育,培养敬畏之心

  崇高信仰是个体对某种对象极度的信赖,对某一价值的极度坚守。科学的崇高信仰是对“伪学理性”“虚拟”信仰的否定,是应对“泛娱乐化”价值贫瘠的“对症下药”。信仰是人的精神寄托,是人的最高确信和价值标准,无形指导着人们的价值观确立和行为实践。“泛娱乐化”思潮推崇“去深度”,逃避理性和崇高化,超过娱乐的界限,任何话语都以娱乐的话语呈现,影响大学生对道德、法律、政治、历史等敬畏之心。因此,加强大学生崇高信仰培育,敬畏之心的养成来克服“泛娱乐化”的无根感、“信仰缺乏症”“道德冷漠感”和精神世界的贫瘠。

  第一,加强科学崇高信仰培育。富有生命力的科学崇高信仰可以促使大学生不断超越自我,追寻精神世界的满足,引领大学生价值观取向和人生意义的追求。要培育大学生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中华民族精神的信仰,对英雄人物的崇敬,对天地道义、伦理道德的敬仰,建立起强大的精神世界,对抗“泛娱乐化”思潮虚无、世俗、游戏的价值特性。

  第二,培养敬畏之心。“泛娱乐化”思潮影响之下,娱乐的话语无处不在,历史被“戏说”,厚重感消失;政治被“戏谑”,严肃感丧失;英雄人物和政治事件被“消费”,崇高感流失。在“泛娱乐化”思潮的解构之下,大学生失去对道德、生命、法律等的敬畏,企图以娱乐话语重构历史、政治和道德等,严重危害大学生价值认知,误导大学生价值判断。这一切都源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敬畏之心的缺失。培养大学生敬畏之心,启迪大学生历史真相不容践踏,是非善恶标准不可儿戏,有些东西不能成为娱乐消费的对象,天地道义、天理人情、道德伦理需要被敬畏,内心精神世界需要坚守,筑起一道“泛娱乐化”难以攻克的心理城墙。

  (四)建构新型媒介交往方式,提升媒介素养

  麦克卢汉看到了媒介可以形塑新的社会文化,引进另外一种文化样态。新媒体对当代新型社会文化的塑造就是典型的例证。作为“泛娱乐化”思潮传播的技术支撑,我们有必要重新对以网络为首的新媒体进行重新定位,扭转以往的教育理念。新媒体时代,“泛娱乐化”的话语表达已经对人们的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产生重要导向作用,传统的话语表达对大学生吸引力在逐渐的衰退,大学生已经被娱乐话语制造的虚拟符号和景观世界所束缚,不知道自己为何沉迷其中,为何不再理性思考。

  因此,需要对网络等新媒体进行重新定位,绝不能等闲视之。要借助新媒体的优势,研判“泛娱乐化”思潮的发展现状,准确把握大学生价值走向,做出科学引导之策。此外,还要注重大学生与媒体交往能力的塑造。一方面,引导大学生客观认知新媒体的本质,提升科学对待新媒体“泛娱乐化”信息的能力,走出“虚拟世界”的假象。另一方面,引导大学生科学运用新媒体,发挥新媒体的媒介优势,远离“泛娱乐化”的劫难。

  参考文献:

  [1] 周雪梅,张晶.在审美与娱乐之间——当代中国电视的价值取向[J].现代传播,2003,(1).

  [2] [美]斯蒂芬·贝斯特,道格拉斯·凯尔纳.后现代转向[M].陈刚,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2.

  [3] 陈昌凤.斜杠身份与后真相 泛娱乐主义思潮的政治隐患[J].人民论坛,2018,(6).

  [4] [美]尼古拉斯·卡尔.浅薄:互联网如何毒害了我们的大脑[M].刘纯毅,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0.

  [5] 刘白杨,姚亚平.“泛娱乐化”思潮下大学生党史教育研究[J].思想教育研究 ,2017,(9).

  [6] 苏颂兴.分化与整合——当代中国青年价值观[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0.

  【摘录自《思想教育研究》2018年第11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