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2019-02-12 09:36:13  来源:微信公众号“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一天太阳会熄灭,人类会变成另外一种东西”“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某哲学王】

  地球,是人类的摇篮,我们发展航天、探索宇宙,终极的目的是为了文明的繁衍,为了更长远的生存空间,如果有一天,来不及了,我们便驾着地球去远航。

  重聚变行星发动机、把行星当作航船、逃出太阳系、数千年的宇宙流浪,但凭这些概念,就足以成为一部恢弘壮阔的科幻史诗。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作为一个铁杆刘慈欣的粉丝,我们这个群体,很多年前叫做“磁铁”,其实我有点自私的想法,我真的不愿意陪你们看《流浪地球》、看《三体》......为什么呢,因为我看刘慈欣,是20年前的事情,那时候,我上初中,看《科幻世界》,看大刘在杂志上连载《三体》第一部,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那种和阿西莫夫、克拉克区别开来的感觉,你们真的不懂,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系列,其实是披着科幻皮的“罗马帝国”,而大刘的世界简单粗暴,就像是一个拆核弹的工程师,把宇宙法则一丝一毫拆解给你看,我想起有人评价庄子——“眼极冷,心极热,造出一个美轮美奂的世界,然后打碎给你看,看你哭”。大刘敢于把整个宇宙压成一幅二维码给你看,看你哭。

  10年前,《三体》刚刚开始流行,我老婆也成了刘慈欣的粉丝,有一次和一群金庸粉丝辩论,她急了说金庸格局太低,从来没有像刘慈欣一样,思考一些终极的东西。遭到一个女性金庸铁杆粉丝怒喷:

  【“你为了黑金庸,居然拿一个小众无名作家来装X....."】

  现在,刘慈欣科幻小说已经是世界级的大IP了,就连世界名流奥观海,都是《三体》的粉丝......而我这样的20年老磁铁,也要和你们这群小朋友一起看魔改的《流浪地球》了......青春啊......我这种情绪,也很小布尔乔亚,需要狠狠地自我批评。

  去年,刘慈欣在获得克拉克奖的颁奖典礼上发表演讲,他说:

  【“说好的星辰大海,你却给我Facebook。”】

  这个工程师出身的钢铁直男,坦诚地表示他厌恶越发内卷的商业文明,他的世界,是亿万星河,是曲率驱动飞船,是宏电子球状闪电,是恢宏壮阔的十一维宇宙,是冷酷无情的物理法则,是物种为了生存,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如果你常看刘慈欣的小说,就会在他的文字中看出一点东西,这种东西不符合现代商业文明的审美,你看不到太多的人文关怀、男欢女爱,甚至没有大家所标榜的自由和民主。他是毛主席的粉丝,但他却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他追求的是“生存大于一切”。

  我坦率地告诉大家这一切,是为了避免刚刚看完《流浪地球》电影的朋友们对大刘产生误解,他真的不关心大家所关心的某些东西。我举个例子,在大刘的宇宙中,吴京饰演的刘中校,有可能做了一个错误选择,“领航者号”甩掉地球,独自逃生,执行“火种计划”才符合“刘氏宇宙”的生存法则。

  这个刘中校,其实在真正的《流浪地球》小说中是不存在的,他是刘慈欣很多作品中很多角色的合集,当他烧掉主控电脑,驾驶“领航者号”撞向木星的时候,其实他是《全频道阻塞》中驾驶“万年炎帝号”冲向太阳的庄宇。

  当他喊出“前进三”的时候,所有的大刘粉丝,都该想到,那是章北海的声音,在太阳系舰队和三体水滴展开“末日之战”的时候,章北海坚定地叛逃——“自然选择号,前进四!”

  他的逻辑和“领航者号”主控电脑“莫斯”一致,理性压倒一切,生存压倒一切,章北海说:

  【“我重申,我没有背叛,在这场战争中,人类必败,我只是想为人类保留一艘恒星际飞船,为人类文明在宇宙中保留一粒种子,一个希望。”】

  人类必败,是刘慈欣科幻的一个永恒话题,而人类前赴后继的抗争、努力,则构成了刘慈欣宇宙恢弘壮阔的悲剧画卷,从流浪地球,到黑暗森林,刘慈欣在说明一个道理,物理法则严酷不可抗拒,技术壁垒可以让高级文明如天神一般存在,降维打击无处不在,但人类的抗争,本身就是一部值得无上赞美的史诗。

  所以说,《流浪地球》差不多是原创的一部科幻电影,除了这个宏大的设定,其余和大刘原著没有太大的关系。但这同样是从头到尾浸润着刘慈欣风格的一部科幻电影,重聚变、行星发动机、地下城、超过一半的人类死去、抽签选择生存权、严酷的生存环境、工业就是一切、工程师拯救世界、关键时刻联合政府选择放弃地球、文明在自然法则面前不堪一击、而人类哪怕是是“虫子”,也要拼死一搏......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你知道电影中的两个孩子,来自于哪里吗?不是来自于《流浪地球》,而是来自于《超新星纪元》,这两个未成年的熊孩子,却能够在最极端的生存环境中活下来,能够驾驶重型卡车,能够懂得机械操作和维修,这是极端环境中诞生的工业文明花朵。

  在生存第一的条件下,我们的整个政治、文化、教育生态都会发生改变,资源就要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政府的运作会更加集中高效,每一个人都是大机器的零件,这样才能保证大多数的生存。所以孩子们接受的教育,必然优先是基础自然科学和工程科学,文学和艺术,都要先放在一边。

  在电影中,拯救世界的,不只是军人和工程师,还有一些年轻的孩子,孩子和工程师,是大刘科幻宇宙中永恒的情怀寄托,在流浪地球电影中,你在李一一、在刘启、在最后接跳线的老工程师身上,甚至可以看到刘慈欣自己的影子。孩子够坦诚,工程师够理性,这是一般电影中没有的赤裸裸的工业美学。

  作为贺岁片的电影,这种工业文明的粗粝和严酷就要淡化处理,而突出人性、突出中国人回家、团聚的情怀,就像那头在冰封的海洋中高高跃起、凝固在时空中的鲸鱼一样,《流浪地球》电影,更要展示的是中国人传统的“人定胜天”的精神,天塌了,那就补天;山拦路,那就移山;海作恶,那就填海;日作孽,那就射日......太阳系要死亡,那就冲出太阳系,数十亿人都要走,那就驾着地球去流浪,木星挡了路,那就点燃木星......

  刘慈欣其实从来都不推崇鲁莽的勇气,更不推崇没有意义的关怀,工业党重视的只是结果和效率,电影虽然大改、魔改,但在本质上并没有违背大刘的主旨——刘启一家的车,被强行征用,老爷子在运送火石的途中牺牲,王磊队长不顾一切要去救援杭州发动机.....杭州发动机烧毁,岩浆淹没地下城,数十万人死亡......这是标准的刘慈欣式悲剧美学。

  但故事的结尾,却从黑暗的太空中,从木星邪恶的大红斑里,洒下了共产主义的光辉。

  刘启和救援分队冲向了苏拉威希转向发动机,去做最后的努力,小女孩全球广播,在迟疑和犹豫之后,那些本已绝望的人们,毅然转向,无论哪个民族,无论哪种肤色,都舍弃了回家的欲望,去拯救文明的希望,去做最后一次努力,那一刻,我似乎听到了影院里响起了《国际歌》——在终极的存亡危机面前,每一个人都是达瓦里希,英特纳雄耐尔,终将实现。

  有人说,这不刘慈欣,但是我要是,从根本上来看,这还是刘慈欣,黑暗是永恒的,但希望也是永恒的,刘慈欣的任何一部小说,都没有放弃最终的希望,无论是罗辑和三体世界的拔枪对话,还是三体结尾的宇宙回归运动,还是小说《流浪地球》的最后结局——无论世界多么黑暗,无论现实多么残酷,总有那么一种情感和力量,试图留下文明的火种。

  刘慈欣的一部短篇小说《朝闻道》中写道,丁仪问外星人:“宇宙的目的是什么?”外星人回答不出来,作为一个文明,我们人类也该问自己——“文明的目的是什么?”是给文明以岁月?还是给岁月以文明?

  我想,我们暂时都回答不了这个终极的问题,但我们潜意识里都知道——文明首先要活下去,要前进,要不惜一切代价前进!

  就像大史说的——无论虫子多么弱小,虫子也要拼尽全力活下去,更何况我们人类?

  《流浪地球》的票房,已经破了20亿,打破了春节档的记录,作为刘慈欣的铁杆粉丝,我要感谢中国的科幻小说读者,和流浪地球的观众,感谢吴京和流浪地球剧组团队,甚至要感谢中国的影视资本,是你们的支持,是你们的努力,让这部新时代中国科幻电影的奠基之作,站住了脚,一个新的中国电影时代,从此开启了。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那让长城、高山变得渺小行星发动机,那山奔海立、冰雪笼罩的末世,那地木大冲撞的浩劫,不动脑筋,不烧钱,不把创意、设计做到极致,是搞不出这样出色的特效的。我们不反对电影烧钱,但《流浪地球》展示了正确的烧法。把大刘文字中汪洋恣肆的想象力,化作一幕幕电影画面,绝不容易,我们脑子里能够想象出流浪地球的样子,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

  从此,任何一部烂片,都休想给观众喂屎了,更休想找各种借口,各种理由,甩锅给政府、甩锅给市场、甚至甩锅给中国人民的审美能力了。我们分得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诚意,什么是良心。

  同时,流浪地球的差评也很多,白左小清新不喜欢如此严酷的工业党设定,自由主义者不喜欢站在人类文明视角的宏大叙事,精神外国人更不喜欢由中国人拯救世界这种违反他们三观的设定——其实他们错了,拯救世界的并不只是中国人,是每一个努力生存的人类,苏拉维西发动机并不是主角团队重启的,一百多万人的救援团队都在努力,空间站上并不只是刘中校一个人在努力,很多人试图冲出休眠舱,俄国工程师失去了生命。

  电影试图告诉我们的是——生存第一,永葆希望,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

  我们欣赏刘慈欣,欣赏的就是那种撕开伪善白左假面具的坦诚,生存大于一切的坦诚!刘慈欣是工业党,不是社会主义者,但也有着对公平的深切思考,比如《赡养人类》。

  那些谩骂《流浪地球》的人们,谁告诉你科幻小说就一定要顺应你们小布尔乔亚的思维方式的?什么所谓的人文关怀,在亡族灭种面前,在浩瀚宇宙面前,在严酷的物理法则面前,有多大意义?刘慈欣撕开文明的面纱,让我们多想一些终极的问题,怎么就有罪了呢?

  你们厌恶,你们恐惧,你们恨得牙痒,可以理解,你们这群人的话语权越来越小了,越来越震惊于人民群众的审美和思考能力了,可以理解,你们以后没饭吃了,只能继续抱着你们的老僵尸吮痈舐痔。

  但你们除了狂吠几声,还能干什么?敢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吗?来啊,试试啊?《流浪地球》受欢迎,那是人民群众用人民币投票投出来的,你不服,你算老几?这部电影不符合普世价值吗?很符合啊,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保存人类文明的火种,人类命运共同体万岁!这是最高的普世价值!

  时代的车轮会滚滚向前,碾碎一切不合时宜的东西,包括刘慈欣,包括我们自己,但我们无产阶级唯物主义者不在乎,你们也敢不在乎吗?

  最后,我想告诉大家,什么才是真正的唯物主义者,真正的唯物主义者,就是不以自己的情绪和立场去看待世界,物质决定意识,天行有常,宇宙是这样,就是这样,不因圣母存,不因罪人亡......在永恒的终极规律面前,在冷酷的物理法则面前,一切都很脆弱——我们努力去做,并不去关心结果如何,更不会关心我们自身的得失。我们有希望,那就够了。

  《流浪地球》原著的结尾很美,大刘的文笔,足以写尽浩瀚星河的兴废存亡,写尽文明延续的美。

  【当我回忆这一切时,半个世纪已过去了。二十年前,地球航出了冥王星轨道,航出了太阳系,在寒冷广漠的外太空继续着它孤独的航程。

  .......银河系的星河纹丝不动地横过天穹,也像被冻结了,但星光很亮,看久了还刺眼呢。

  地球发动机将不间断地开动500年,到时地球将加速至光速的千分之五,然后地球将以这个速度滑行1300年,之后地球就走完了三分之二的航程,它将掉转发动机的方向,开始长达500年的减速。地球在航行2400年后到达比邻星,再过100年时间,它将泊入这颗恒星的轨道,成为它的一颗卫星。

  我知道已被忘却

  流浪的航程太长太长

  但那一时刻要叫我一声啊

  当东方再次出现霞光

  我知道已被忘却

  启航的时代太远太远

  但那一时刻要叫我一声啊

  当人类又看到了蓝天

  我知道已被忘却

  太阳系的往事太久太久

  但那一时刻要叫我一声啊

  当鲜花重新挂上枝头

  ……

  每当听到这首歌,一股暖流就涌进我这年迈僵硬的身躯,我干涸的老眼又湿润了。我好像看到半人马座三颗金色的太阳在地平线上依次升起,万物沐浴在它温暖的光芒中。固态的空气融化了,变成了碧蓝的天。两千多年前的种子从解冻的土层中复苏,大地绿了。我看到我的第一百代孙子孙女们在绿色的草原上欢笑,草原上有清澈的小溪,溪中有银色的小鱼……我看到了加代子,她从绿色的大地上向我跑来,年轻美丽,像个天使……

  啊,地球,我的流浪地球……】

  其实,自从文明诞生,就一直如此,刀耕火种,筚路蓝缕,奋斗不止,奄有地球,生存和毁灭相伴,危机和希望共存。宇宙浩瀚,星汉灿烂,这里,肯定不是文明的终点。

  文明之所以壮美,美在她能在严酷之中,开出希望的花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