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两个为什么?两个目的——评瑞典文学院给莫言的“授奖词”之九

2018-11-11 11:27:1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授奖词”第六段、第七段,对莫言的写作手法大加赞扬:“莫言的故事用神话和寓言做掩饰,将价值观置于故事的主题。”“他用夸张、滑稽模仿加上变异的神话和民间故事,对50年来的宣传进行修正,并令人信服。”

  从“赞扬”中,我们看到两个为什么?两个目的!

  第一个为什么?第一个目的,是莫言为什么用这种手法写作?要达到什么目的?

  道理很简单:莫言的笔墨是攻击共产党,侮辱人民的,中国是共产党执政,中国的天下是人民的天下,他不敢公开的说三道四,只能“用神话和寓言做掩饰”,只能“用夸张、滑稽模仿加上变异的神话和民间故事”,表达他的价值观,发泄他对共产党和人民的仇恨。

  计划生育是国策,他敢公开的攻击和否定吗?他只能用《蛙》进行攻击、诽谤!

  以反腐为名,恶毒地给共产党抹黑!他敢公开的抹吗?只能用《酒国》来抹!

  地主阶级是被打倒的阶级,他敢公开的为被打倒的地主阶级喊冤叫屈吗?只能用《生死疲劳》为地主喊冤叫屈!

  他让《生死疲劳》中的地主,西门闹死后喊冤:

  “冤枉!想我西门闹,在人世间三十年,热爱劳动,勤俭持家,修桥补路,乐善好施。高密东北乡的每座庙里,都有我捐钱重塑的神像;高密东北乡的每个穷人,都吃过我施舍的善粮。我家粮囤里的每粒粮食上,都沾着我的汗水;我家钱柜里的每个铜板上,都浸透了我的心血。我是靠劳动致富,用智慧发家。我自信平生没有干过亏心事。可是像我这样一个善良的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大好人,竟被他们五花大绑着,推到桥头上,枪毙了!”

  他让《生死疲劳》中的地主,西门闹死后变驴大骂共产党的支部书记:

  “洪泰岳你,是个什么东西!你那时是标准的下三滥,社会的渣滓,敲着牛胯骨讨饭的乞丐。”

  大骂分得土地的农民杨七:

  “这个偷鸡摸狗的杂种,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糟光了他爹创下的家业,把他娘气得悬梁自尽,但他却成了赤贫农,革命的先锋。”

  这就是莫言的为什么?这就是莫言用尽文学的各种手法,所要达到目的!

  手法是为内容服务的,内容是为了达到一定的目的,

  第二个为什么?第二个目的,是评瑞典文学院的先生们为什么大加赞扬莫言的写作手法?要达到什么目的?

  从莫言“得奖”,我们对“奖”有了明确认识:现在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奖,名目繁多,归根到底是两种——正常的奖,不正常的“奖”。

  正常的奖是颂扬、鼓励对人民的事业作出贡献的人,引导人们向他们学习推动社会进步。

  不正常的“奖”则是蛊惑坏人作坏事!“诺贝尔文学奖”给中国人,就是这样的“奖”!

  “授奖词”为什么对莫言的写作手法大加赞扬?其目的就是蛊惑中国作家向莫言学习,像他那样“用神话和寓言做掩饰”,“用夸张、滑稽模仿加上变异的神话和民间故事”,攻击中国共产党,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抹黑,诽谤中国人民!

  “诺贝尔文学奖” 给莫言,是瑞典文学院在中国立的标杆,现在又看中中国10名作家,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看来中国有可能出现莫言第二、第三!

  如果中国作家都像莫言那样“用神话和寓言做掩饰”,“用夸张、滑稽模仿加上变异的神话和民间故事”,攻击中国共产党,抹黑中华人民共和国,诽谤中国人民!中国文学,成了什么文学?!这样的文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盛行”,意味着什么?!

  同志们!同胞们!请想想这两个为什么?这两个目的!

  2018年11月1日星期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