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方方给我们上了一堂阶级斗争课

2018-07-18 14:46:5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方方给我们上了一堂阶级斗争课

——对《软埋》事件感想之一

  中国共产党党章告诫:“由于国内的因素和国际的影响,阶级斗争还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在某种条件下还有可能激化”。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告诫:“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

  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对阶级斗争人们并不在意。

  1979年1月,给地富反坏右摘帽后,我们已不再把他们当做敌对分子看待了,与其他公民一视同仁。40年来,阶级斗争这几个字,老年人已经淡漠了,年轻人很陌生。

  事实上阶级斗争并没有熄灭,还在一定范围内,或明或暗的一直在斗。1978年底出现的资产阶级自由化,也是阶级斗争。

  《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对《软埋》的评价:“这部小说有一股地火般的‘内热’”。

  这股“内热”的“地火”,到2016年终于成为岩浆喷发了:我们不要软埋!

  不要软埋什么?

  不要软埋:“无数无数”地主在土地改革中,被管制年月,“活在卑贱的深渊之中”。

  不要软埋:“无数无数”地主及其子女“的人生充满屈辱。这种屈辱,从肉身到心灵,全部浸透,一直深刻至骨。”

  不要软埋:“无数无数”地主“已经结痂的创伤撕开来让自己重新痛。而这痛,就是那种痛不欲生的痛。”

  不要软埋:土地改革“极大影响了整个中国社会的生态。”

  不要软埋:“土改运动导致的,不仅仅是乡村中的一个阶层被消灭。而这个阶层也直接影响了生活在城市里并与其相关联的人们。”

  不要软埋:“所有大宅的背后,都有一系列的人生故事,都有无数个不堪的个人及家族的传说。”

  不要软埋:“‘土改’对整个中国社会现状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越来越显著。这个影响不是三年五年,到现在已经是五十多年,是很多人的一辈子或是一个家族的几辈子,以及与此相关的人们的心态。”

  方方自己申明,她是地主的后代,她以地主后代身份,呼喊不要软埋、带着满腔仇恨呼喊不要软埋!

  方方明确地交待,她呼喊的目的:“好在这个社会还有精英存在,他们不愿意遗忘过去,他们总在追索历史、追问历史,以让后来者铭记教训,少犯错误。所以,我想要说的就是,让一些没用的人忘记,他们过好就行了;让一些有用的人记住,并由他们来指导后人后事。”

  方方是以“精英”自居的。她是地主后代的精英,她为地主阶级的被消灭,愤愤不平!

  不要软埋,就是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什么?不要忘记仇恨,而且要记住,记住的目的,是反攻倒算,由谁反攻倒算?由方方这样的精英们,来“指导后人后事”。

  方方的小说,小说出笼后,方方在各种场合发表的一系列言论,给我们上了一堂阶级斗争课,给我们解释了“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

  张全景同志一针见血的指出:“《软埋》这本书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是新形势下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的反映,是对我们党领导的土地改革运动的反攻倒算。”

  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剥削阶级的阶级意识,绝不会随着剥削阶级的消灭而消灭,将长期的存在,必然在某种条件下,表现出来。社会主义制度下的阶级斗争,主要存在于、表现于意识形态领域。

  60年前毛主席指出:“在我国,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还会长期存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谁胜谁负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不了解这种情况,放弃思想斗争,那就是错误的。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他们自由泛滥。但是,这种批判,应该是充分说理的、有分析的、有说服力的,而不应该是粗暴的、官僚主义的,或者是形而上学的、教条主义的。”(《毛泽东文集》第七卷281页)。

  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存在到何时?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国家不消亡,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不会消亡。

  用小说攻击、诽谤、否定土地改革,即攻击、诽谤、否定革命历史,方方不是始作俑者,但是像她这样的明确地申明身份、表明仇恨、大喊大叫地、直截了当的为被打倒的地主阶级喊冤叫屈反攻倒算的,却是首屈一指的。在她之前,用小说攻击、诽谤、否定土地改革的,是大名鼎鼎的莫言,但是很讲究手法。

  瑞典文学院的先生们眼力非常好:“莫言的故事用神话和寓言做掩饰,将价值观置于故事的主题。在莫言笔下没有毛时代中国的〝标准人民〞……他用夸张、滑稽模仿加上变异的神话和民间故事,对50年来的宣传进行修正,并令人信服”。

  故事用神话和寓言做掩饰,欺骗性很大,让我们失去警觉。《丰乳肥臀》一出笼,虽然受到刘白羽、魏巍等老一辈革命作家的批判,但是,《丰乳肥臀》却受到了保护,说老作家们极左。《生死疲劳》出笼,就没人批了。

  方方的表演,给我们上了一堂阶级斗争课,让我们领会了党章、宪法的告诫,加深了对毛主席教导的理解。

  应该谢谢方方。

  2018年7月14日星期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