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一位白血病人眼中的《药神》

2018-07-06 11:34:31  来源:知乎  作者:唐律疏议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出门准备观影时,忘记给胳膊缠上丝带,所以检票人员在撕票前,眼角不自觉的瞥向了我胳膊上的管。

  化疗病人带着picc去看药神,刺激吧。

  对,我就是白血病人。

  全程我都不知道哪里是泪点,因为从第一个戴着三层口罩的人出现,我的泪水就溢了满眼。

  点映场坐满了人,大家都因为王传君摘口罩的样子而笑起来,我也戴着口罩坐在众人中间,泪流满面。

  好笑吗,我与他的区别,不过是他戴三层,我戴两层而已。电影前半段,我暗自可惜,导演应该加重对患者病痛折磨的笔墨,渲染更多悲情的氛围。可后来我听到大家的笑声,我想这根本不必,因为经历过的人,只需要一层口罩就能明白个中苦楚,没经历过的人,表演再多也不过聊胜于无。

  骨穿痛吗,清创痛吗,王传君叫得不忍耳闻,但其实治疗时的痛,可以达到让人喊不出来的地步。痛到哑然的感觉我是知道的。

  那时候我总在想,人类在互相折磨时总是花样百出,不论出于什么目的。屠杀,伤害,医疗,救治,足可以让人放弃生命的体验,治疗癌症就是其中一项。

  白血病是一种容易人财两空的病。其实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那么能夺了穷病的人命的,也就只有不穷的人。

  有许多肿瘤药物纳入了医保,也有许多没有。白血病人依赖血液制品,一袋血小板输进体内三千,粒缺期时每天都要输;免疫球蛋白一瓶相当于茅台的价格,一组四瓶,我一次输两组,家里人笑我天天喝茅台。

  在医院时,见过一些人推销神药,也真的有家属花巨额去买;还有人趁机哄抬必备用品的价格,很少有人会与他们计较。如果让你创收是我活命的附加条件,我愿意予取予求。在钱面前,你可以做任何事;在命面前,我愿意付出所有的钱。就这么简单。

  可那些吃不起药、治不起病的人呢,不过是回家等死而已。命就是钱。钱也是命。

  作为法律从业者,抄袭、仿制,一度令我十分不齿。我还曾为视觉中国服务,为华盖的一张侵权图索要近一万的赔偿-曾经我认为,为别人的智慧付钱,多少都不算多。在利益面前,专利是尊严;然而在人命面前,专利不过是互相为难。

  谁家还没有个病人呢,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拿人命换钱,徐峥问你不怕断子绝孙?!

  当他坐在押解车上,看到目送他的白血病人们摘下口罩,看到逝世的人的脸,他流泪,也不悔。

  当我看到那些戴着口罩的人沉默的聚集在一起,或是共同出现在屏幕上,最后荧幕将“希望”两个字放到最大,我哭泣到无法自持。

  并不是在哭电影,而是哭自己。

  他不是药神吗?

  能救赎我的,能带来生的希望的人,我便要封你为神。敏感话题的电影一旦成形公映,通常卖座叫好,当我们看到辩护人、熔炉、素媛的时候,我们因他们的发人深省而感到充满希望。

  而今《我不是药神》同样做到了。

  如果电影可以作为推动进步的力量,可以记录下人们抗争的身影,它将影史留名。像那面锦旗所书,我赞赏你-仁心妙手普众生,徒留人间万古名。

  感谢所有很暖的安慰,但我最希望的是,大家像对待普通人一样待我。我有痛苦,有难过,但我更愿意过开心的生活。原本我有精彩的生活,有坚定的目标,有喜欢的事物,有长远的计划,可以穿漂亮的衣服,做公司最年轻的主管,爱法律像对亲密的情人,有倾慕的人,有思念的人,但这一切都毁了。

  甚至有男孩子对我搭讪却跑得很远,告诉我别想太多,“我怎么会喜欢病人呢/怎么会和病人在一起呢”。没关系,以后会好的。

  -被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今后会越来越好吧。希望这一天早点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