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文学是为政治服务的,不要小看方方的这本书

2018-07-06 11:55:1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不要小看一本书

——回复三无战神网友之七

  三无战神说——

  您老担心方方的“流毒”能翻天,可谁信?方方不过是一个小作者,又不是叶利钦,她想用一本书翻天,除非日头从西边出。根本不可能的事,您瞎操心干嘛哟。。。

  不就是写了一本书吗?您老花这么大的劲批她有什么用?反正她即成不了老蒋,也成不了少蔡,老少都不是她的座位。何必对她大惊小怪呢?老以为一本书,一张纸就能变天,天是那么容易变了的么?小题大作。

  她的书,我确实没看过,但就一本通过出版部门严格审核出版的书,

  她是专职作家,其出的书,也只是一本小说而已,至于极左人士批她想变天之类,则不可能,因她不属政客圈子内的人物,与导致苏联变色的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之流完全不是一回事。她一个小小作家,发一本书就能变天?笑话!

  ——看来三无战神对文学与政治的关系不大明了。认为方方与“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之流完全不是一回事”,这就联系到苏联解体了。他还说方方“也就是学莫言,写些迎合西方文学界的权威们的心理,突出我们革命运动中的某些负面罢了”这就联系到“诺贝尔文学奖”了。

  不论方方是“想变天”还是想“学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都与国家民族安危相关联。

  新浪网有篇文青桥网友的文章:《诺贝尔文学奖与苏联亡党亡国》摘录于下,请先生看看——

  文学的力量是巨大的,以至于好多人说文学引发了十月革命。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性也是世人有目共睹的。十月革命的伟大成果,那个曾经极其强大的苏联,据说也是在很大程度上被文学搞垮的。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几乎每个年代(除二战的40年代外)苏联都会被诺贝尔一次,一共五次,直到苏联亡党亡国。

  最早被诺贝尔的是蒲宁,他早年师从托尔斯泰,契科夫,但该君反对布尔什维克,痛恨十月革命,他的《诅咒的日子》是其反共的代表作。1921年他离开苏联,辗转到了法国巴黎等待苏联垮台,因为他当时认为布尔什维克不会支撑多久。在这期间,他一方面继续写作,另一方面与其他流亡的反布尔什维克分子合污,并巡回欧洲各国进行反苏宣传。他于193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苏联成了西方反法西斯的盟友,西方暂停使用诺贝尔文学奖打击苏联。冷战开始后,西方又重操旧业,寻找苏联的诺贝尔对象。

  一九五七年,中央情报局发现了在苏联没有出版却被走私到意大利出版的《日瓦戈医生》。该书对从十月革命到二战前期苏联阴暗描写,使他们感觉如获至宝。中情局会同MI6(英国秘密情报组织反苏情报部),联合苏联流亡在外的反布尔什维克势力,修改并印制了该书俄文版,以便提交到评审委员会。一九五八年,该书的作者帕斯捷尔纳克就被授予了诺贝尔文学奖。不仅如此,该书还被西方以多种文字出版,起到了抹黑苏联的作用。

  诺贝尔奖两次授予了反共反人民的作家,再加上中央情报局的介入,该奖的政治性引起了苏联的警觉,所以到了六十年代初,诺贝尔文学奖在苏联已经有点臭了。狡猾的西方看到了这一点,为了加强诺奖的打击力度,他们调整了战略,搁置了诺贝尔《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作者索尔仁尼琴的计划,于一九六五年出人意料的决定将该奖授予苏共中央委员,苏联文化意识形态领域的统帅人物,《静静的顿河》作者肖洛霍夫。此招之高,堪称“诺贝尔木马”。其一,《静静的顿河》几乎与《战争与和平》媲美,但谁是作者有争议,如果作者另有其人,大有文章可做;其二,肖君是苏共高官,此举即可抵御人们对于诺奖政治性的诟病,又可解除苏联对此后诺奖的警惕;其三即使肖君不被收买,也会提高诺奖在苏联的信用等级。可惜苏联没能识破西方人的企图,兴高采烈地接受了这个大木马。

  看到苏联中招,西方重新启动了索尔仁尼琴的计划。索尔仁尼琴是苏联伤痕文学的鼻祖,也是《静静的顿河》作者争议的主要持不同意见者。他早年因为反斯大林言论,被判劳改8年。一九六二年的一天,他的中篇小说《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的清样转到了赫鲁晓夫手里。读过之后,正为彻底打倒斯大林处心积虑的赫鲁晓夫觉得如获至宝,亲自鼓励并批准这部小说的发表。这部伤痕作品一炮打响,该君也一夜成名。一九六四年赫鲁晓夫倒台后,索尔仁尼琴的随后作品也被禁止发表。但这时他的影响已经如日中天。苏联人象着了魔一样,他的作品越被禁止,就越有更多的人传看。西方看到时机已经成熟,于一九七零年将诺贝尔文学奖再次砸在了苏联的头上。此奖对苏联的影响很大,之后非社会主义价值观开始大行其道,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则节节败退。

  西方用诺贝尔文学奖对苏联实施的最后一击发生在一九八七年,四年后,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苏联就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这次他们把该奖颁给了另外一个劳改犯,诗人布罗斯基。该君应该是最为反动的一个,他曾说,西方文化传统对世界克服二十世纪的三大灾难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三大灾难在他看来包括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和战争。

  不能否认苏联解体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也不能否定意识形态领域的失利是其解体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诺奖获得者索尔仁尼琴的转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他1996年发表的《在转折关头》里,对斯大林的评价发生了剧烈的转变:“大家都懂得失去了一个最伟大的人”,但“还没有完全明白失去了一个什么样的伟大人物,还需要再过许多年才能认识到,是斯大林使得整个国家开始向未来奔跑”;又借主人公之口表达对苏共解散的看法:“党是我们的杠杆,是我们的支柱!可是把它搞垮了。” 并说:目睹俄罗斯从欧洲强权的巅峰,堕落到当前如此悲惨的地步,我无法接受任何荣誉,拒绝叶利钦向他颁发奖项。此后,他将传诸子孙俄罗斯20世纪过往兴衰起浮经验视为个人的历史责任,直到去世。

  ——三无战神先生:您看了吗?理解吗?

  不要小看一本书!当年反苏反共势力,在意识形态领域就是用一本本书向苏联进攻的。

  “诺贝尔文学奖”当年是反苏反共的“奖”,今天它是反华反共的“奖”!

  搞垮苏联前,它“奖”了苏联五本书,其中四本是大反苏联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书。

  这个“奖”也给中国五本书了:高行健的小说《灵山》、《一个人的圣经》,莫言的小说《酒国》、《蛙》、《丰乳肥臀》。这五本书,写的是什么呢?这个“奖”给高、莫的授奖词说的十分清楚,三无战神先生、感兴趣的朋友们,可在网上查阅。简单的说,这五本书,都是抹黑中国共产党、抹黑中华民族、抹黑中国人民的书!

  这个“奖”正在向中国进攻。

  2015年10月5日,荆楚网-楚天金报:据援引自瑞典文学院暨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常务秘书PeterEnglund方面消息称,今年诺奖初选有210位作家入围。除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外,王安忆、北岛、张一一、方方、章诒和、阿来、贾平凹、苏童、阎连科、张悦然等10位中国作家获得提名。

  这10位中国作家受到瑞典文学院暨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的青睐,非同小可,他们的作品,是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吗?

  “诺贝尔文学奖” 向中国进攻,与向苏联进攻很相似。

  苏联最早被诺贝尔的是蒲宁,他1921年离开苏联,辗转到了法国巴黎。中国第一个被诺贝尔的高行健,入了法国国籍。

  打进苏联的“诺贝尔木马”,是给肖洛霍夫,肖氏是苏联文化意识形态领域的统帅人物,苏联兴高采烈地接受了这个大木马。

  打进中国的“诺贝尔木马”,给了莫言,莫氏是中国作家协会的副主席,中国兴高采烈地大肆欢迎。

  不要小看一本书,在一本书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有很多关系国家民族安危的故事。

  三无战神说方方的书是:“出版部门严格审核出版的书”。

  先生:你知道吗?出版部门与方方沆瀣一气!

  三无战神说:方方“与导致苏联变色的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之流完全不是一回事,她一个小小作家,发一本书就能变天?笑话!”。

  这不是笑话,而是你少见多怪。你明白吗?不论革命的还是反革命的,政治家与文学家是一家人。

  列宁与高尔基的心是相通的,毛主席与鲁迅先生的心是相通的。

  赫鲁晓夫看到索尔仁尼琴的小说《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如获至宝。

  文学是为政治服务的。千万不要忘了毛主席揭示的这条真理。

  2018年7月2日星期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