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刘同尘:张、赵二位的胸怀狭隘吗?理念陈腐吗?

2018-06-02 14:34:3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张、赵二位的胸怀狭隘吗?理念陈腐吗?

——评《方方再次回应对<软埋>的恶意围攻》之七

  方方说:“看看张、赵二位高官的狭隘胸怀和陈腐理念”。

  胸怀是讲志向、抱负。

  张部长、赵将军是共产党员,他们面对党旗举手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可见他们的志向、抱负之大。

  狭隘是说人的气度、见识不能宽宏大量。

  说张部长、赵将军胸怀狭隘,就是说他们对《软埋》进行批判,对写《软埋》的作家方方进行批评,是胸怀狭隘,不能宽宏大量。

  请作家方方注意:你写的《软埋》,是用小说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基,挖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根基,你是以笔作刀枪,向共产党进攻,张部长、赵将军作为老共产党员,对你这种行为,能无动于衷吗?能宽宏大量吗?作为共产党员,看过《软埋》不批判,听到、看到方方的言论不批评,那是丧失共产党员的党性。

  陈腐,是陈旧腐朽;理念指思想、观念、信念。

  张部长说:“《软埋》这本书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是新形势下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的反映,是对我们党领导的土地改革运动的反攻倒算。”

  张部长不仅批判《软埋》是“是新形势下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的反映”,还批评了我们党的一些同志,对阶级斗争“‘捂’和‘盖’的态度”:

  “毛主席强调阶级斗争,绝不是说天天搞斗争,而是让人们心里有这根弦,学会用阶级和阶级分析的方法看问题、处理问题。我看现在有些同志就是不愿意用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论来看问题、处理问题。面对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他们总是不肯面对,总是把严重的阶级斗争问题轻描淡写成学术问题,总是采取‘捂’和‘盖’的态度。斗争是客观存在的,‘捂’和‘盖’就没有了吗?就能解决问题吗?不可能的。采取‘捂’和‘盖’的态度,不管动机如何,客观上只能是助长错误思潮的气焰,而束缚广大党员群众的手脚,结果是让错误思潮越闹越凶,而让广大党员群众寒心、灰心。这样做一两回问题还不大,如果一贯这样做,广大普通党员和群众就会认为你不向着党和群众,认为你偏向错误的东西,而你又是代表党的,久而久之就会让广大群众产生与党离心离德的情绪。尼克松写的《不战而胜》不就是鼓吹这类东西吗,有些社会主义国家不就是败了吗?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应当清醒。”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共产党宣言》开篇就指出:“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共产党宣言》发表后的170年的历史,同样是阶级斗争的历史,今天的世界,仍然是阶级斗争的世界,今天的中国,仍然是阶级社会,仍然存在阶级斗争。

  阶级斗争的理念陈腐吗?

  国家是阶级统治阶级的工具,政党是阶级的代表。只要国家存在,政党存在,执政党的党员,必须加强阶级斗争的理念。

  世界上的政党,只有共产党公开的、理直气壮表明是工人阶级的政党、代表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

  资产阶级政党,不敢表明它们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

  世界上的人也是属于一定的阶级的,只有共产党人,公开的、理直气壮说自己属于无产阶级,为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服务的。有些人他们不敢承认自己属于哪个阶级。这是捂着耳朵盗铃铛,他的行为、言论会告诉人们,他属于哪个阶级。

  方方写《软埋》,《软埋》出笼后,她的一系列言论告诉人们:她属于地主阶级。

  张部长指出:“我们不能说方方本人是封建地主阶级,但是她的小说骂土改,确实是站在最狭隘、最顽固、最僵化的地主阶级立场上来说话的,是站在最落后的生产力的立场上来说话的。”

  赵将军指出:“身为湖北省作协主席的方方女士,竟冒天下之大不违,站在已被消灭的地主阶级立场上,用假造的历史,对土地改革进行了全面清算和控诉,正如有的读者所说,当年‘地主还乡团’是以刀枪为武器,对翻身的农民进行反攻倒算,夺回全部财产,疯狂屠杀迫害分田分地的农民;今天《软埋》这本书则是以笔为刀枪,向土地改革分田分地的广大贫下中农进行政治上、道德上、人性上的控诉与清算,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方方虽然不是地主分子,但是,她确确实实属于地主阶级,在她身上,深深地打着地主阶级的烙印。

  有着剥削阶级深深地烙印的人们,他们不承认阶级斗争,否认阶级斗争,搞阶级调和。方方的《软埋》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向共产党进攻,另一方面是阶级调和。

  赵将军指出:“作者还刻意描写地主家庭内部主人与佣人、长工、陪嫁丫鬟之间的亲密关系。陆子樵决定全家自杀,没有一个人不愿意陪葬的,他安排护送胡黛云(丁子桃)出逃的长工吴童,对陆家感恩戴德、忠心耿耿。陆家人自杀后的50多年间,他一直守护陆家大院‘软埋’的冤魂,成为一个‘疯老头’后仍然忠心不改。作者就是这样控诉土改,使得‘好人’、‘善人’招满门灭杀,是多么的不仁不义,是多么的伤天害理,是多么的残忍狠毒!而稍有历史知识和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这些地主形象都是《软埋》作者的欺世之作。封建地主阶级是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之一,是剥削广大贫苦农民的吸血鬼,其中许多人恶贯满盈。”

  方方把地主、佣人、长工、陪嫁丫鬟,恶意编造成一家人!

  赵将军指出:“《软埋》把土地改革这场严肃的阶级斗争,着意刻画成地主阶级少数人之间的私仇。陆子樵和胡如匀都曾与破落地主争夺土地,而破落地主的后人参加了革命,带人回乡公报私仇,才有了陆家、胡家被“灭门”的悲剧。这就抹杀了土地改革的革命性质,抹杀了农民阶级反对封建地主阶级的阶级斗争的正义性质。”

  方方把严肃地阶级斗争恶意编造成个人恩怨。

  张部长,赵将军二位的胸怀狭隘吗?理念陈腐吗?

  他们的胸怀宽阔如海,装着历史和今天。他们的思想、观念、信念不变颜色,讲述了人们淡忘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念。

  在和平环境下,张部长,赵将军的胸怀、理念,十分可贵!

  向张部长,赵将军致敬!

  2018年5月25日星期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