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赵云常:记我大哥赵云雾二三事

2018-03-13 17:58:1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赵云常
点击:   评论: (查看)

  灵丘县委、县政府搬到现政府大楼那一年,我在灵丘县劳动服务公司工作(注:此机关的前身是灵丘县知青办公室)我的宿舍在政府楼一楼,与灵丘县妇联正对门儿。那时候。我们家里在政府大楼工作的有四人:大哥赵云雾,大嫂韩俊芳,弟弟赵云亮,还有我这个虽然二十老几,依然玩性十足的半吊子赵云常。我大嫂韩俊芳和我弟弟赵云亮都有正人君子之品,成熟而又稳重,令我大哥一百个放心,唯有我心智不成熟,调皮捣蛋,不守规矩,经常在半夜里忘情地拿起竹笛,吹出尖锐的笛音,把住在我顶层的灵丘县委书记阎启明同志从美梦中吹醒。因此上,我大哥就像我的纪检委一样,经常到我的宿舍里巡查。由于我一身臭毛病,也经常被我大哥训诫。

  有一次,我大哥训诫我时,我心里不服,竟用一种很二百五似的姿态抽烟。我大哥仍然在说:“三子以后抽烟出门时,一定要提前30分钟把烟灭掉,坚决不能把烟头踩灭就走人。”

  我问:“为什么?”

  我大哥说:“你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吗?有时候烟头可能没有完全踩灭,你出去后复燃了怎么办?”

  我一想,乖乖,这种事,道理是有道理,但也有点儿小题大作了。

  时间没过多久,出事了。不过不是我出事了,而是我的一个同事出事了。因为那时候我已被调在了税务局,离开了那个与县妇联正对门的宿舍。我走后,我劳动局里的一个同事搬了进去。要过年了,我的那个同事收拾东西,准备拿回去过年。收拾完后,烟瘾上来,就坐下来点燃一支香烟,美滋滋地解决烟瘾的问题。那天他太大意了,抽完后,随手把手中半寸长还在冒烟的烟头,扔在木床的褥子上了,然后悠然地转身,锁门,走人。他走后,烟头引燃了褥子,褥子引燃了木床,木床引燃了屋子里其他能够燃烧的物品,焦糊味飘入了妇联的办公室,妇联的同志拉门一看,只见烟雾从对面的门缝里悠然地钻了出来,于是她们用女人特有的嗓子尖叫,喊来机关事务局的同志。机关事务局的同志打开门,发现里面火势旺盛,立即组织人马,灭了那火。这是一件手榴弹擦屁股十分危险的事情。倘若政府大楼的人大都下班回去,倘若当时妇联里没人,那屋里燃烧的大火就会把玩笑开大,政府大楼就可能倒塌在一片火海之中。我听说此事之后,惊了一身冷汗,这才知道我大哥并非小题大作。后来,我看到消防报有一个征文活动,主题当然是关于防火的。我把这件事写成文章,投了上去。没多久,报社寄来稿费30元,我到街上买了一只灵丘的熏鸡,两瓶啤酒,独自美了两日。

  这件事情过去了几年,有一年,有一日,我大哥和我大嫂从大同回灵丘(注:他们后来调到了雁北日报社)先是我大哥坐着车回来了。我老婆问:“大哥,大嫂呢?”

  我大哥说:“还在路上。我们两人买了两张回灵丘的车票,我坐在前一辆车上,你大嫂坐在后一辆车上。”

  我老婆很惊讶,问:“你们怎么不坐在一趟车上?”

  我大哥说:“为了安全。坐在一起,万一出了事,两个人全不在了。孩子就没爹娘了。分开坐,如果出了事,还能给孩子留一个亲人。”

  我老婆不以为然,认为我大哥他们在小题大作。

  我与老婆同感。

  时间没过多久,有一天,我下班回家,我老婆正在做饭,我由于生性嘴馋,便进了厨房,贪猫一样,闻从锅里冒出来的香味。我老婆边切菜边说:“我听说,前天有一个不知是哪里的人,开着一辆QQ车,拉着妻子和孩子,在北环路移民村大桥那儿,全掉在大桥下面了。真可怜。”

  这是一件令人十分心痛的事情,凡是善良的人,听后都会心痛一阵的。我当时心里说:“老天爷,愿他们的灵魂在天堂里安息。”并希望上帝在天堂不要失职,不理他们。

  这时,我老婆又说:“怪不得大哥大嫂从大同回灵丘时,不坐在一趟车上呢。看来,过日子,不能马虎啊。”

  我跟老婆开玩笑说:“其实马虎是一种境界。”被老婆恨恨地白了一眼。

 

  时隔不久,发生了众所周知的马航事件:2014年3月8日凌晨2点40分,马来西亚航空公司一架由吉隆坡飞往北京,航班号为MH370的波音777-200飞机,突然与管制中心失去联系,客机上载有227名乘客(包括两名婴儿)和12名机组人员。其中有154名中国人(其中中国大陆153人,中国台湾1人)。24日晚10点,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宣称失联的马航MH370客机在南印度洋坠毁,无人幸存。

  此事件,魔鬼除外,令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感到了巨痛,同时又感到无计救助他们。那几天,灵丘县有许多善良的百姓进入寺院、教堂,为不幸的人们超度、祈祷。我虽是唯物主义,也忍不住向佛主,向观音菩萨,向上帝,向圣母,为那些不幸的人们祈祷了数次。

  后来又传来了一个更令我痛苦的新闻: 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人大代表何学彬向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由二十四位中国画家组成的艺术代表团5日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办了一场以“中国梦 丹青颂”为主题的书画交流笔会,马航官方证实,这24位画家和家属共超过30位中国公民都在今日失去联系的MN370飞机上。

  看了这则新闻,我禁不住骂道:“混蛋,怎么会这样?”我老婆看我神情激动,提醒说:“冷静点儿,你前面只有空气,你什么也做不到的。”但我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他妈的!”

  我之所以如此激动,是因为我的儿子是学绘画的。我知道,一名画家的成长,国家、家庭包括画家本人,是付出了很大代价的。我想,这次中国画家艺术代表团在吉隆坡举办以“中国梦 丹青颂”为主题的书画交流笔会,要是让我大哥全权负责,定然会把这几个画家分别安排在多个航班让他们回国的。

  后来的许多日子,我常常想起这件事,想起我的大哥。我从我大哥身上得到的启示是,无论是国家,还是家庭,或者集体和个人,一定要拥有真正的安全观,一个安全观一定要有一个与之对应的真正有效的安全措施,并且还要不折不扣地执行下去。

  我写此文,也是对一些本性麻痹的人提个醒。不过,我听说,聪明人从别人的鲜血里吸取教训,愚蠢的人从自己的鲜血里吸取教训,更愚蠢的人,既不从别人的鲜血里吸取教训,也不从自己的鲜血里吸取教训。

  但愿愚蠢的人少些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