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顽石:一曲变革时代底层人物的悲歌

2018-10-14 14:06:0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早两天,有朋友问顽石有没有看过电影《钢的琴》,我告诉他没有看,朋友说这是值得一看的电影,建议我看看。说实话,自从电影商业化以后,我已经很少进影院,就算偶尔进去了,也很难在喧嚣与浮躁中获得艺术欣赏的快感;或者说,就我近年看到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影片而言,我感觉除了浓重的商业气息,电影已日渐脱离大众的生活,与真正的艺术更是渐行渐远。

  既然是朋友隆重推荐,那我还是得看一看。前晚,我在网上看了这部电影。看完以后的总体感觉是,《钢的琴》是商业电影时代难得一见的好作品。

  《钢的琴》拍摄于2011年,作品以上世纪90年代初东北某重工业城市国企改革为背景,表现了以原钢厂工人陈桂林为代表的一群下岗工人的生存困境,真实地反映了底层人物在挣扎中讨生活的艰辛与痛苦。

  《钢的琴》故事情节并不复杂:陈桂林从钢厂下岗后,拉起了一支乐队,他和乐队成员终日奔波在婚丧嫁娶、店铺开业的营生之中,艰难度日。陈桂林的妻子小菊因忍受不了贫穷而离家出走,投入假药商人的怀抱,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几年后,小菊衣锦回归,不仅要与陈桂林离婚,还要争夺独生女小元的抚养权。陈桂林慨叹自己失败的命运,希望将有音乐天赋的女儿培养成钢琴家。他打算买一架钢琴用以留住女儿,可到处借钱,却到处碰壁,因为他的朋友也都和他一样陷入了生活的窘境。无奈之下,他甚至和女友淑娴以及一帮好哥们趁夜潜入学校偷钢琴。无计可施了,陈桂林在一群哥们的帮助下,用钢厂废弃的钢材做了一架钢琴,这就是钢的琴。

  将下岗工人作为叙事主体,着力反映下岗工人的悲苦命运,倾注对底层小人物的同情与关怀,这是《钢的琴》的重大突破。

  这几十年,每年都会产出海量的影片,但真正反映现实生活尤其是底层人生活的作品少之又少,即便有些电影中有小人物角色,但他们基本上是被嘲笑被扭曲的形象。以《小时代》为代表的偶像剧,渲染的是现代大都市的繁华,描写的是深宅豪门中公子小姐们的情感纠葛,抑或是高楼大厦中白领丽人的时尚新潮。这样的生活与陈桂林和他的哥们没有任何关系,是小人物无限艳羡却永远不能企及的。《钢的琴》的编导选择了一个非主流的叙事角度,给观众呈现了被主流电影忽略与漠视的一群人的真实生活,掀开了偌大华袍的一角,让我们藉此窥视到这个社会光鲜背后的另一面,作品充满了悲悯情怀。这是这部电影取得成功的最主要的因素,顽石因此对用心良苦的编导充满了感激和敬意!

  陈桂林和他的哥们、姐们与那些高端人口完全不在同一个世界,更不会有同一个梦想。他们游离于主流世界(精英世界)之外,或者说,他们的世界就是当今中国的主流世界,因为他们代表着大多数,甚至是绝大多数。陈桂林和他的哥们虽然演奏乐器,唱着欢歌,但那只是为了生存。他们卑微地活着,只有眼前的苟且,没有诗和远方。他们表面上嬉皮笑脸,嘻嘻哈哈,但这些都是带泪的嬉笑,当满足不了孩子心愿的时候,借贷无门的时候,夜阑人静的时候,孤寂守候的时候……那种迷惘、无助、失望与痛苦的挣扎才是这群人最真实的自我。看这部电影,我的心常常有针扎一般的疼痛。

  当然,《钢的琴》也有不足。

  大家应该知道,快乐也好,痛苦也罢,都是在对比中产生的感觉。陈桂林和他的朋友的失望与痛苦,是与什么相比较而产生的?这群人原来都是国企工人,先前的主人翁地位和由此产生的优越感在国企改制后的下岗生活中荡然无存,以致于二姐夫去做小工会觉得“面子矮,撕不下脸来”,需要进行“思想解放”。但电影刻意回避了这种对比,没有给观众呈现过去国企辉煌时候工人们风光的情景,只是通过两个烟囱极隐晦地表达了这种暗示。这对于没有生活经历的人、缺乏思考能力的人来说,是很难看懂的。顽石能理解编导的这种处理,不如此,恐怕我们就看不到这个电影。

  《钢的琴》给我们呈现了另外一种对比,那就是幸福的小菊(陈桂林的妻子)与她的丈夫以及原来的工友的不幸的对比。小菊因为傍上了一个靠卖假药率先致富的大款而获得了所谓的幸福,这个情节极具典型意义,形象地诠释了不管什么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时代内涵。遗憾的是,由于受到某种隐形的藩篱的约束,电影中这种对比呈现几乎是一笔带过,并没能就此展开。

  以上的缺憾,使得《钢的琴》厚重不够,表现的张力也因此减弱了不少。但我们就不必去责备编导,他们大约也只能这样演绎了。

  《钢的琴》被称为喜剧电影,而顽石看完却是满满的心酸。断壁残垣的废弃钢厂,承载过辉煌也象征着衰败的两座烟囱,维系着时代交替的破旧的筒子楼……这一切暗示时代背景的物象都呈现在一片灰暗的色彩中,它们与生活在这个环境里的一群小人物共同奏响了一曲时代的悲歌,给人以震撼,引人去思考。钢厂何以辉煌不再?陈桂林们为何活得如此艰辛?这些小人物的命运到底被谁操控?他们的出路在哪里?小元能完成父亲的梦想吗?她长大以后要走的是父亲的老路,还是母亲的捷径?

  瑕不掩瑜,《钢的琴》不失为浮躁时代为数甚少的好电影。建议没有看过的朋友到网上看看,或者您会有比顽石更深刻的感悟

  2018.10.1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