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伏牛石:电视剧《风筝》观感

2018-08-28 16:53:3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伏牛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在朋友的一再推荐下终于集中时间看完了谍战电视剧《风筝》。实话说,看后感到有点心绪莫名,千思百解也不知道这部电视剧的主旨到底是什么。之前虽然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关于该剧的评论文字,鉴于自己没有看过该剧,也就没细致去品味,因此对这些评论也就没留多少印象。

  依笔者愚见,这部谍战剧的编导似乎在尝试着以一种新的视角诠释建国前后国共两党之间矛盾纠纷的义理所在。从剧中我们看不出编导对两党之间的哪一方有明显的偏倚倾向,编导似乎是在刻意把自己置身于事不关己的九天之上,以历史老人的姿态俯瞰与平视国共两党,进而来表现它们之间的矛盾纷争恩怨是非。

  剧中虽然不时借助国共两党人物之口,频繁出现毛泽东文章中的某些著名片段,但也没有从中看出编导是明显站在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一方,通过剧情的铺展阐明他们的理想和宗旨,表现他们的执着与奋斗,讴歌他们的事业与信仰,推崇他们的精神与境界。全局完全是以局外人的眼光与口气,不偏不倚地和国民党一方的所有人员一样去着墨描画共产党人。给人的感觉是,共产党人身上有的,国民党一样也不差。尽管剧中也借助国民党人员之口说到本党之所以失败的本因是没有赢得民心,可到底怎样失去民心,似乎没有值得人信服的剧情铺垫,让人看后一直迷迷糊糊的不知所云。剧中两党几个主要人物似乎拥有一个共性,他们绝大多数都坚定自己的信仰,共产党人坚守的是共产主义信仰,国民党人坚守的是三民主义信仰。为了信仰,剧中的共产党人大都坚如磐石视死如归,剧中的国民党人也毫不逊色,没有谁轻易把信仰视作儿戏,随意背叛。

  要说信仰这个东西,本身是很神奇的,不管哪个政党只要说起自己的信仰来,给人的感觉都是像不可撼动的珠峰昆仑一样高山仰止坚不可摧。剧中的共产党人为了自己的信仰不怕杀头,至死不悔;剧中的国民党人为了信仰,照样一个个甘愿抛头颅洒热血。剧中双方人物的精神境界和至纯神韵没有哪一方能压得过另一方的。剧中共产党一方的代表人物有曾墨怡、江心、陆汉卿,而剧中的国民党一方代表人物有赵简之、宋孝安、宫庶、延娥;双方中的优秀人物从气节上谁也盖不过谁,都是慷慨赴死的豪杰忠义之士,都是气冲斗牛的本党精英,都有为信仰献身而丝毫也不犹豫的忠贞顽强,都有不屑对方威胁利诱的高风亮节。

  共产主义信仰自诞生以来,其宗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人类迄今为止最至高的理想,因为它不是为了极少数人或群体,而是为全体人民谋公平与幸福。这一点恐怕连任何仇视这个主义的敌对政党也不会轻易否认的。尽管许许多多非共产主义者们从来都认为这个理想是根本不可以实现的乌托邦,但他们也不能不承认它的伟大崇高,不能不承认它真正意义上的无以伦比。能信仰这一理想的人,不仅需要有满腔的激情,更需要无私的献身精神;不仅需要有至高的精神境界,更要有矢志不移的坚定意志和执着品格。国民党人坚守的三民主义信仰,无论精神实质还是意义广泛度上都远没有共产主义理想的宏阔与高远。尽管如此,它在某一历史时期也吸引了一批急于摆脱当时中国黑暗腐朽落后社会现状的有志之士加入其中。实事求是地说,三民主义信徒里面也确实不乏极少数执着于这一理想的优秀者,但纵观整个国民党人的历史,它里面原本就凤毛麟角的极少数优秀者大多最后也都成了没有善终者的本党弃儿或投机分子。

  从剧中,就信仰来说,双方主人公不分孰高孰低,没有孰优孰劣。剧中两个最具代表这个意义的双方各自代表人物郑耀先和韩冰,就是最好的例证。

  郑耀先身上所具有的,韩冰身上几乎全有。郑耀先潜伏在军统中依靠自己的出众才华与智慧纵横捭阖,左右逢源,几乎打遍军统乃至中统系统无敌手;韩冰作为国民党潜伏在中共内部的间谍,照样在延安和后来的山城公安系统中,处处游刃有余,时时千回百转,事事尽如己愿。郑耀先身边有一群对他侠肝义胆生死相托的军统好弟兄如赵简之、宋孝安、宫庶等,甚至还有曾义结金兰的军统老四徐百川,韩冰在中共队伍里不仅有对其崇敬有加的马小五,更有对她极端信任的情报系统的领导人陈国华和钱部长。

  郑耀先与韩冰相比,他虽然在军统中统中由于太过鹤立鸡群,难免招致同行嫉恨,更有军统内部几位大佬对他的百般嫉恨怀疑以至于到生法除之而后快。按照剧中所阐释的,间谍的最佳境界就是干啥不仅像啥,还要更像啥。郑耀先因此在臭名昭著的军统系统中角质他人也就更加臭名昭著。鬼子六的名号在整个山城令许多人闻之丧胆,更令不知内情的他的同志们一个个对他恨之入骨,必欲除之以解恨。因此郑耀先时刻面临三重威胁,中统由于党派之争想杀他,军统内部由于派系斗争有人想杀他,共产党一方不明他身份的自己同志更是一刻也没忘除掉他。他天天在刀尖上跳舞,无论踩在哪一个不能随便踩破甚至也绝对不能踩破的鸡蛋上,他都于理不通,于情有悖。好在郑耀先神通太大,能耐太足,任何危境他都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尽管他走的路步步惊险,处处危机,但他都能凭着自己出众的谋略与巧妙的布局迅速跃身危险之外或在必然与偶然的险象中脱身后继续前行。韩冰在共产党内较之郑耀先就畅通多了,尽管建国后她因运动受到一定刺激,那也是源于她与宫庶之间为了取得联系,谋划下一步行动佯装被捕的行为招致的。倘若没有这一点,他在共产党组织内部的间谍工作就远比郑耀先顺畅得多。起码韩冰没有来自共产党内部领导之间对她的掣肘、怀疑、打压,更遑论对她的除恶务尽之行为了。若不是文革中,造反派在揪斗她和郑耀先时,无意间歪打正着地暴露了她的真实身份,恐怕到死她都会和郑耀先一样,把自己卧底的那个党骗到老死直至永远。当然,智慧超群的郑耀先如没有文革时期造反派对韩冰审讯中无意透露出来的信息,国民党一方永远会把郑耀先看做是自己队伍里最忠诚能干的一员。

  剧中的这两个人物,在国共两党间的谍战上打了个平手,谁也没有战胜谁。他们谁都是能力智慧超一流,可是谁都没有靠着自己出众的甄别能力识破对方的真面目。两人始终都在努力为本党完成最后一件棘手的任务,一个在找共党间谍风筝,一个在找国民党间谍影子,要是没有机缘巧合地遇到文革中的造反派审讯,他们谁都不可能把自己一生的间谍工作做得尽善尽美。尽管剧中郑耀先最终以胜利一方看似战胜了韩冰,他可能是念两人之间的情分或者是惺惺相惜心理,没有按要求给韩冰戴上手铐,以胜利者的姿态把韩冰送入监狱,而是在感情的矛盾与羁绊中,依照自己的信仰归属网开一面地听任了韩冰的自杀选择。而韩冰平静坦然地死去,使得郑耀先一时间无所适从,身心受到强烈刺激,顿时昏厥过去。

  郑耀先与韩冰,在剧中似乎都是正面的,他们所作出的任何举措都是为了自己的党为了自己写的信仰,编导们把这些铺排得合情合理,认为谁都无可厚非,谁都理所应当。至于郑韩之间的爱情,毫无疑问在个人情感上是真诚的,这种真诚的基础源于两位在没有揭破对方真实身份自认为彼此具有共同信仰的基础上。郑耀先认为韩冰是共产党里面也就是自己队伍里面优秀的战友与同志,韩冰也同样认为郑耀先是自己三民主义上志同道合的同志,两情因此相悦,自然而然地把个人感情与信仰交织在一起理所当然地应该走到一起。但最终两人在同一种机会面前,在同一个时间段里猝然知道了对方的真实身份,心灵中产生的契合感觉慢慢地便被不可撼动的信仰之剑劈向鸿沟对岸。尽管两人最后一次见面,各自都从自己的工作单位里开出了结婚申请书,这种虚幻的梦想最终只能是一种因信仰差异而终不能走到一起的水花镜月。那一时刻,韩冰最好的去处就是自杀,郑耀先唯一的选择就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动一下恻隐之心,看着这个和他一样曾经误认为对方是自己同志更是自己心灵契合爱人的敌人走向人生的必然归宿。

  郑耀先和韩冰两个人物形象,打破了以往影视剧优劣分明,善恶因果的格局,似乎在以一个看似中间者的目光平等地展示了两个人物的所作所为。

  但编导们并没有过多地为难韩冰,她最终还是为自己效忠的那个党鞠躬尽瘁了,而剧中的郑耀先却没有他这样幸运。我认为,郑耀先其实演化成了该剧后半部竭力揭批共产党所谓作恶的替代物。郑耀先在危机重重之下给中央情报总部写信说明了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和打入敌人内部时上级的指示精神,尽管能证明他身份的人和证物都已经淹没在既往奋斗的大海里,但他有理有据的具体叙述和对他叙说事情的实际对照,都能说明他是共产党员风筝而绝不单单是那个表面上人人深恶痛绝的鬼子六。上级对此也默认了,但为了革命工作的需要,也因为证据的无可操作原因,他还是不能走到历史的前台,只能继续忍受着家破人亡的悲痛,继续接受困苦煎熬,继续在党需要他的时候默无声息地地为党工作。该剧极力渲染了反右和文革两次运动,极力把建国后的中共历史描画成一幅颠倒黑白是非混乱只知道整人,不分辨是非善恶,令坏人和投机者当道的不堪社会。郑耀先备受折磨,有家不能回,致使妻子死后自己唯一的女儿无奈被他人领养,他自己却始终不得与女儿相见。尽管从一个侧面表现了他对党忠诚无怨无悔的高尚情操,但更多的是让人感到中国共产党建国以后从来就没有做过令人满意的事情。特别是郑耀先为了配合政府捉拿他在军统时期的铁哥弟兄赵简之、陈孝安、宫庶时候,他内心的矛盾纠结最终战胜一切,每次都是他出面协助公安人员擒拿住那些甘愿为他牺牲自己生命的军统弟兄。尤其是那个陈孝安,原本可以侥幸逃走的,因在抓捕现场看到了他,便不顾一切危险露出圆形扑向他,并且最终为了掩护他被当场击毙,这一剧情中郑耀先的心灵受到极大摧残,以至于流下了在他轻易不流的男儿泪。一边是自己忠诚的信仰,一边是曾和自己交了心生死与共的弟兄,他面临的抉择是痛苦的,但郑耀先没有忘掉自己的本分与信仰,最终还是选择了信仰舍弃了个人情爱,把那些虽然是昔日曾经的兄弟却是信仰上的敌人们一个个绳之以法。

  我始终认为,该剧对国共两党人物的刻画,从正面角度看似乎更多地是倾向于国民党一方。郑耀先在军统结交的几个兄弟,一个个理想坚定,刚直不阿,洁身自好,一尘不染,机具人间情谊。他们哪一个也不像我们熟知的真实军统那般凶残暴虐与行为不堪,哪一个都是响当当的人中豪杰,哪一个都是具备很高修养的谦谦君子,哪一个都是为理想为真理为义气可以视死如归之人。赵简之如此,陈孝安也如此,那个在军统系统也就是后来的保密局里后来居上的宫庶更是表现得有点惊天地泣鬼神。他在看守所里面对陈国华的审讯,义正辞严,慷慨激昂,言词之间无不彰显激昂的民族情怀,字里行间处处尽显烈烈的赤子之心。他自豪而慷慨地大讲自己当年如何满怀一腔爱国激情投笔从戎加入到救国家民族的抗日战争之中,如何笃信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并身体力行,,如何为诛杀奸污了新四军女战士的日本鬼子而置生死于度外,如何视民族大义为自己至高的行为准则,如何甘愿为信仰万死不辞,如何在国家民族处于危难之际与共产党人尽弃前嫌携手抗日。作为在情报战线工作很久的共产党的公安局长陈国华面对宫庶的慷慨陈词,反倒显得无言以对瞠目结舌。尤其宫庶在讲到自己和自己的那个党如何效忠三民主义,如何为了国家民族无私奋斗之时,陈国华更是说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只是一味无缘由地以胜利者稍显蛮横的姿态一个劲儿地要他老实交代。

  不仅宫庶等人如此有情有义有理想有追求有献身精神,就连那个中统老牌特务高占龙的傻儿子高君宝在这方面也丝毫不输于他的前辈们。剧中他与郑耀先的女儿周乔青梅竹马,境遇相近,都以孤儿之身被善良的妓女秋荷所养。而高君宝自小就通情达理,深知感恩。尽管他由于父亲的死对共产党有着天然的仇恨和不可更改的敌视情感,但他对养自己长大的秋荷却知恩图报,尽心竭力。而偏偏父亲是共产党员的周乔却在建国后的政治运动中变成了政治木偶,身上没有任何的成熟与善良,更没有起码的人间情爱。她在批斗会上亲手掌掴自己父亲的脸,听任含辛茹苦抚养自己长大的干妈秋荷于不顾,连养母临死前想见她一面的愿望也不予满足,甚至在被高君宝强拉倒养母坟前时,也不愿磕上一个头以尽孝道。她满口政治术语,被塑造成六亲不认的政治傻儿,与高君宝前后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虽然高君宝后来想利用周乔一家逼迫郑耀先出来好趁机杀死他,可高君宝这类在剧中被编导们刻意刻画成充满人情味的特务们一个个都是人间大义的化身。不管出于何故,年少气盛复仇愿望极强的高君宝最后没有枪杀郑耀先,也未伤及周乔一家,而是匪夷所思地选择了自杀。这些国民党的新老特务,全都没有丝毫的丑恶与凶残,有的全是人间正义。说实话,看这部电视剧,更多时候你感觉不到这是共产党统治下的大陆拍摄的,而更感觉像是出自早些年国民党统治下的台湾之手。

  剧中在说到抗战时,不仅宫庶之辈满口都是自己为国家民族立下的不朽功勋,就连郑耀先也不断地对钱部长和陈国华说,宫庶等人都是我们民族最优秀的特工,若生活在统一的中国里,一定都是不可多得的优秀人才。剧中还从反面角度来突出宫庶等国民党间谍们的出众才能,借助共产党情报机构的领导者钱部长和公安局长陈国华之口,不断玩笑似的抱怨郑耀先为啥要培养出宫庶那样的高明敌对分子,给我们的工作制造那样大的麻烦。

  总之,国民党队伍里在剧中出现的人物,致命的人格品质缺失者是难以寻觅的,而共产党队伍里令人反感的人倒是不少。那个做了半辈子地下工作的副政委袁农在剧中处处表现得机械呆板,说起话来满嘴都是政治术语,几乎就没有一点人情味;那个看管郑耀先和韩冰的街道办女主任,更是尖尖刻是非满脑子整人念头,身上没有一点建国后绝大多数基层干部那种淳朴厚道的样子;那个文革时期的女造反派头头原本是被开除的公职人员,按说现实中这类人文革时想逃过批斗都很难,编导们硬是把她安排成山城的造反副司令,和街道办那个女主人一样自己偷人养汉反倒诬赖别人偷男人,借助运动不是合情合理地助推而是趁机大泄私仇。想想都可笑,编导们为了达到自己丑化共产党的目的,简直把共产党的一切都描画得极其丑恶令人生厌。谁都知道,那时候能担负街道主任的女同志,不仅大都具有极强的亲和力与组织力,更具有满腔为人民服务的热情,她们中的许多人对运动中受冲击的不少人大都给予同情甚至给予利所能力的安抚与保护,哪有剧中那个街道主任如此的嘴脸?

  该剧中还有一个奇葩之处,就是中通特务学毛泽东著作一事,田湖学,延娥学,不是粗略学,而是结合实际深入学。尤其是那个延娥,延安时期为了帮助宫庶藏匿发报机意外碰到了前来刺杀郑耀先的中统特务,在不识对方身份的时候为了脱难竟然急忙解上衣纽扣,对对方说你要了我吧,这样一个人到后来竟成了信仰执着不折不扣的侠士,她不仅无怨无悔地效忠自己的信仰,还如痴如醉地爱着宫庶,编导们把这种爱情渲染得惊天动地。剧中一边说中统女特务在接受训练时第一关就是如何做到不惜用色情去达到自己的目的,一边把动辄就要以出卖色情掩护自己的延娥刻画得如何不顾生死地忠于爱情。一个女特务延娥,真有点前后判若两人。尤其最后延娥不避杀身危险劫法场一处,完全是为了能救出自己的同志和爱人宫庶,编导硬是让她在受伤后艰难地拖着双腿匍匐着爬向宫庶,有准备的公安人员那时候也不再开枪,似乎在有意等她向宫庶说完最后的情话,然后开枪自杀,成全她的完美与壮烈。编导们设计的那一幕,看起来实在感人,给人的感觉是中统特务哪里是恶魔?分明是有情有义侠肝义胆的英雄豪杰。延娥的形象比起编导们在剧中刻画的共产党队伍里那对被开除后文革中当了造反司令的狗那女,还有那个背地里偷汉子的女街道主任,真不啻有天壤之别。

  郑耀先甘受被自己同志误解之苦全心为了信仰的精神固然可贵,但缘何要把他本来可以有机会回家看女儿一事演绎成无动于衷?编导们的用意何在?是为了突出郑耀先的形象,还是为了表现共产党人的冷酷无情?即便郑耀先不能回家照看女儿,政府明明知道他对党的贡献并且还在不断地为党做着贡献,为啥对可怜的周乔就没有给予特殊照顾呢?

  更令人不解的是,最后郑耀先终于可以公开身份,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看一次升国旗仪式。作为一个为新中国建立立下汗马功劳的人,组织上理当派专门人一路护送照料,可他依然是拖着重病之身踽踽独行,身上的钱只够买去时的硬座车票,只好带着冷水打咽的干粮上路。不要说他这种情况政府和党组织理当合理地会安排他的行程,就是与他熟悉的陈国华马小五等人处于私人感情也应该给年多体弱功勋卓著的郑耀先以适当资助,不至于使他因为路途颠簸饮食不当而加速了他的离世。剧中的韩冰则不然,虽然她最终没有返回台湾,但最后在高君宝肩负着与她联系的任务并终于见到她时,她的组织也没有忘记对她的关爱,要高君宝带她返回台湾。韩冰是自己不愿意回台湾,她拒绝了高君宝的要求。其实到这个时候,作为潜入共产党内部已经大获成功的国民党特工,她已经无怨无悔地完成了组织交给自己的所有任务。她的失败原因不在个人而在组织。而她依赖的那个组织的败落,责任不在她,也不在与她一样战斗在隐蔽战线的其他同仁,而在她深以为信至死也没有背弃的那个党国。智慧无比的她也深知她效忠的那个党国再也没有任何可能复兴所谓的反共大业了,此时的她老死大陆魂留家乡,才是最好的选择。

  编导们这样安排,不知出于何意,反正让人看了不是感动而是心酸与迷茫。到底是彼时的生活确实如此呢,还是编导们有意为之或意有所图呢?真是不得而知。

  如果本剧是讴歌共产党的,可剧中除了后半部极力喧嚷共产党之过外,谁也看不到共产党执政之后除了整人的运动之外还有什么值得人赞美的功业。在剧中,共产党建国之后扫除黄赌毒的雷厉风暴没有反映,共产党建国初期的三反五反运动没有反映,共产党惩治内部的贪污腐败不惜对革命功臣刘青山张子善开刀没有反映,共产党领导人民艰苦创业使一穷二白的旧中国成为位居世界第六位的工业大国没有反映,最能体现提振民族士气和创造精神的两弹一星没有反映,中国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挫败西方帝国主义封堵我们的几次正义战争没有反映,人民群众在共产党领导下大干快上的红旗无精神沙石峪精神没有反映,新中国历经艰难重返联合国形成我们的朋友遍天下的大好局面并成为第三世界领袖没有反映......剧中有的只是对有功的郑耀先百般误解与慢待,有的只是运动中人们的一味癫狂与整人,有的只是人民一直吃不饱肚子,有的只是不顾客观实际的所谓大量钢铁,有的只是等待延娥们重新去解放的受苦受难的民众。

  国民党的失败,到全剧结束都不知原因何在。在剧中,四大家族的非法聚财没提,国府上下包括军队内部的贪腐成风没提,抗战结束后官员们借没收日伪财产之际大搞五子登科丑行没提,抗战时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等中央高级领导及军队将领公然投敌充当汉奸没提,国军队伍一百多万官兵投降日军充当其侵华工具没提,国民党内部党派林立互相倾扎造成严重的内耗没提,抗战时国民党迟迟不对日宣战时时与日本人暗通款曲寻求所谓的和解办法没提,抗战后期国统区内通货膨胀民不聊生没提......所提的全是国民党内众志成城共赴国难,国民党人全是韩冰、宫庶那样的忠义之士,内里绝无任何懈怠自己信仰苟且偷生蝇营狗苟之辈。

  剧中一味强调国共两党之间的摩擦与战争是兄弟之争,不分责任孰轻孰重,孰优孰劣。然而,兄弟之间的矛盾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各打五十大板就能了事的。抗战是民族战争,只要不是汉奸人人都应或支持或参加。国共之间的战争,难道就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分吗?事实绝非如此,剧中不管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人人都在说抗战时期的联合是必然的,可都在抱怨国共之间的战争是令人感到惋惜与痛心的。这就严重混淆了是非,无端掩盖了蒋介石集团为了一己私利和仗着美国人撑腰与自己人强马壮搞独裁统治而肆意发动内战的罪恶。剧中从没有提到人民在两党之间的战争中的态度与选择,看不出听不到数百万翻身农民肩挑手提推着独轮车支援人民解放军的真实故事,只是牵强附会地拿国民党中的田湖、延娥之类,反复熟读研究毛选试图从中汲取营养最终达到他们认为的以毒攻毒目的。毛泽东至高无上的千古经典《为人民服务》一文和他的其它几篇著名文章,硬是被编导们被安插在不伦不类人头上,将其糟蹋得令人哭笑不得,面目全非。

  一部拍摄于当代共产党统治下中国大陆的电视剧,如此不顾历史事实,如此变相甚至地直白地把自己充当成时髦的国粉,真是不可思议。

  千万不要说该剧是在着力歌颂隐蔽战线上的共产党人如何信仰坚定,矢志不渝,不计名利,死而无怨的精神与品质。剧中的国民党人在这方面不仅不逊于共产党人,许多地方更是高于共产党人的。

  这就是我看《风筝》后的一点观感,不当之处,恳望大方之家矫之解之。

  2018.8.2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