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药神》启示:应设立治疗重大疾病新药研制国家大基金

2018-07-04 14:58:11  来源:李光满冰点时评    作者:李光满
点击:   评论: (查看)

  徐峥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正在电影院线受到追捧,也在微信朋友圈刷屏,这部电影之所以如此火爆,是因为它触及到了医疗改革和高价药的敏感话题,有人因此骂医药公司贪婪,说资本家不顾患者死活、只顾获得高额利润,有人骂中国医疗体制改革失败形成了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有人为医药公司抱不平,称这些研制新药的公司才是人类救世主,如果不是他们投入巨资,研制出新药,将会有更多病人因为无特效药而死去,也有人对政府表示赞许,因为治疗慢粒白血病的特效药已经列入医保名录,普通病患者已经可以使用了。

  在观众为《我不是药神》飚泪的时候,我想说的是另一个问题:中国每年会有大量人群患上重大疾病(不仅仅是白血病),中国在治疗重大疾病的新药研制上远远落后于美国及发达国家,生物医药又正在成为具有数万亿美元价值的市场风口,正在成为全球未来高科技竞争的一个战略制高点,美国在这方面已经处在领先位置,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也作为未来世界上最大的医药市场,更作为中国最大的民生工程,中国如何布局生物医药这一战略性科技产业?中国人民又如何从中获得医疗安全保障?

  从《我不是药神》中可以看出我们的矛盾心理,一是如果没有像诺华这样的公司去投入巨资研发新药,那些不幸患上慢粒白血病的人群可能只能绝望地等待死亡。二是像诺华这样的公司研制新药的目的却是为了获得高额利润,他们并不会因为有大量穷人用不起他们的药面临死亡而生出慈悲心、降价给贫穷的患者使用。因此我们在影片中看到,医药公司的代表会利用我们的媒体和权力机构去打击为了让穷人获得救命药而触碰那些专利保护的行为,他们宁愿看着那些用不起药的病患者死去,也不会放弃他们超高的利润。面对这两难的困境,中国应该怎么办?

  像印度那样采取强制专利许多去生产仿制药?如果都像印度学习,或许未来的某个时候就不会再有公司去投巨资做新药研发了,他们会去干什么呢?或许会像中国的资本家一样去搞房地产开发,于是会形成恶性循环,最终是我们既治不好病又无房可住。

  对中国来说,最好的解决方式是将研制治疗重大疾病新药(生物医药)作为重大工程纳入国家战略,要像解决高端芯片问题一样将新药研制(生物医药)上升到国家战略,设立研制治疗重大疾病新药(生物医药)的国家大基金,以国家力量去引导资本流向新药研制(生物医药)产业,在生物医药领域实现战略性突破。这样做至少会有两大好处,一个是解决大量病患者用得起救命药的问题,另一个是能够使我国的生物医药产业实现突破并具有全球竞争力,一个关系到民生,一个关系到重大产业突破。

  在我国《中国制造2025》中列举的十大项目的第十项就是生物医药:“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发展针对重大疾病的化学药、中药、生物技术药物新产品,重点包括新机制和新靶点化学药、抗体药物、抗体偶联药物、全新结构蛋白及多肽药物、新型疫苗、临床优势突出的创新中药及个性化治疗药物。提高医疗器械的创新能力和产业化水平,重点发展影像设备、医用机器人等高性能诊疗设备,全降解血管支架等高值医用耗材,可穿戴、远程诊疗等移动医疗产品。实现生物3D打印、诱导多能干细胞等新技术的突破和应用。”

  生物医药是一个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风险高的投资领域,由于国外发达国家已经在生物医药领域占据了先入的领先优势,而且他们正在利用其已经形成的垄断优势、市场地位、专利技术、高额利润进一步加大投入,形成一种正向的投入与回报。如果中国不改变现有的投入机制,仅仅依靠目前力量仍然弱小、资金不足、力量不强的民营企业去取得像高铁、核电、电网等领域对国外大公司反超那样的成就,一个是时间等不起,更在于没有与国外大公司竞争的实力,很可能会被国外大公司越甩越远,差距越拉越大。因此我们必须发挥我国集中力量办大事、能够解决重大、关键、核心问题的制度优势,举全国之力去解决治疗重大疾病新药研制的这一重大问题,去发展生物医药工程。

  在美国出手制裁中兴之前,“中国芯”被人卡脖子的问题就已经引起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中国制造2015”列举的十大攻关领域的第一项就是包括集成电路、高端芯片、5G在内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几年前中国就在国家层面设立了集成电路发展大基金,目前效果十分明显,国家已经通过集成电路发展大基金带动数千亿资金投资,由此带动了整个集成电路产业的大爆发,尽管目前中国在芯片领域仍然落后于美国,仍然存在着被美国卡脖子的情况,但随着一批大投入的芯片研制基地在武汉、成都、南京投入生产,中国在芯片领域挣脱美国等国家封锁的时间会随之到来。由于生物医药是一个超大规模、关系民生的重要产业,是未来世界科技创新的最大亮点,因此必须将这一产业的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设立研发治疗重大疾病新药(生物医药)研制国家大基金更是已经成为像设立集成电路发展大基金一样的重要而迫切。

  中国是一个近十四亿人口的大国,几十年来医疗改革一直受人诟病,看病难、看病贵一直是社会的心病,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解决吃药贵的问题,吃药贵既有我们在医院环节存在的“以药养医”、层层加价等问题,也有药品本身价格畸高、普通病患者用不起的问题。是医疗体制的问题我们改革医疗体制,是新药研发技术落后我们解决投入和研发问题。医疗问题是一个涉及民生的重大问题,绝不能完全市场化,绝不能把解决老百姓就医难、看病贵的问题向市场一推了之,更不能完全推给资本家,解决医疗这些重大民生问题还得靠政府的力量。资本家可以不相信眼泪,政府却不能不相信那些因为高药价而挣扎在死亡边缘的病患者的眼泪,这是政府的责任,如果政府缺位和不作为,老百姓必然陷入绝望。

  让老百姓看得起病,首先得让普通患者吃得起药,要让普通患者吃得起药,除了解决体制问题,还必须打破国外大公司对专利和高额利润的垄断,研制出我们自己的新药,成立国家大基金势所必然。

  设立国家治疗重大疾病新药研制(生物医药)发展大基金,加大投入,举全国之力攻关,造福百姓,不仅是使命所在,而且责任重大,时不我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