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顽石:出路(十二)

2018-05-21 09:25:4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出  路(十二)

  (小说)

  (接前文)

  星期天一大早,琢孟就起来了。他打开放衣服的编织袋,将里面的衣服全都倒到床上,一边翻,一边想,穿哪一身衣服去见雪蕾合适?翻来翻去,除了工装,可供挑选的衣服实在有限,只好选了那件湖蓝色的T恤和那条灰色的休闲裤。这身衣服还是和富强、阿兰一起逛街的时候,在街边摊位上阿兰帮他挑的。富强走了以后,琢孟就将这身衣服叠好,放在袋子的最底下,至今都没有穿过。再次翻出这两件衣服,琢孟又想起了富强,心里一阵难过。确实没有更像样的衣服了,就穿这它们吧,富强知道了应该会高兴的。琢孟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换上衣服。

  在街边上买了两个包子吃了,琢孟就坐公交车去汽车站。他到售票厅一看,去雪蕾那里的车好多,半个小时一班。买了票,很快上了车,一落座,琢孟就给雪蕾发短信,告诉她大约一个小时后到她那里。

  琢孟有些兴奋,也有些忐忑。雪蕾长什么样子?她会穿什么衣服?见面和她说什么?她看得上自己吗?见了面以后去哪里?和她去公园吗?是在公园里逛,还是像电影里那些恋人一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聊天?如果喜欢她,应该怎么对她说……脑子里冒出了一大堆疑问,一时也理不出个头绪。他看了看窗外,突然发现,今日天空格外湛蓝,好似家乡倒映着青山的河面,广阔的蓝色天幕上,偶尔飘过几缕白云,成了一种极美的点缀。看看天空,又看看自己的上衣,都是蓝色,多美的巧合,他的嘴角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琢孟还沉浸在浮想联翩中,汽车就已经到站。琢孟赶紧下车,来到出站口,看到门口有两三个女孩,都像是在等人,他不能确定哪个才是雪蕾。

  正在他犹疑不定的时候,一个女孩走近他,问道:“你是琢孟吧?”

  “我?”琢孟懵了一会,很快反应过来,连忙回答,“嗯,嗯,我是。”

  琢孟下意识地搓着手,不敢正眼看眼前的女孩,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看到琢孟脸红了,有些窘,女孩微微笑了一下,自我介绍道:“我是雪蕾,谢谢你来看我!”

  “不客气!”“应该的!”琢孟有些语无伦次。

  “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回答完,琢孟意识到也应该问问人家,就说,“你吃了吗?”

  “我也吃过了。我们是到公园走走,还是到我宿舍去坐?去我宿舍可能不太方便,今天是星期天,有些人应该还在睡懒觉。”雪蕾征求琢孟的意见,“要不我请你看电影?”

  “随你,我都可以。”

  “这附近就有个公园,那我们先去公园走走?”

  “好。”

  

  琢孟跟在雪蕾的身后,朝附近的滨江公园走去。这个时候,他才抬起头看着雪蕾的背影。中等个儿,天蓝色短袖连衣裙衬托出匀称的身材,乌黑的头发如瀑布般洒落到后背,又如一团乌云在蓝色的天幕上飘荡,手臂和裙子下面小腿在日光下显得很白……她的面容怎么样?也会像这个背影一样美吗?琢孟沉浸在了瑰丽的想象中,不知不觉慢了下来。雪蕾回过头一看,琢孟正呆呆地出神。

  “想什么呢?”

  听到雪蕾的询问,琢孟又一次涨红了脸,他很不好意思,结结巴巴地答道:“没,没想什么。”

  这一刹那,琢孟看清了雪蕾的脸。白皙,端庄,虽然说不上特别漂亮,但晶亮的眸子和微微漾起的笑意透射出的是纯真和正派。

  看到琢孟盯着自己看,雪蕾有些慌乱,她转过身去,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往前走。这一会,谁也没有说话,各自想着心事。

  其实在琢孟走到汽车站出口的时候,雪蕾就看清了他的样子。结实的身板,黝黑的面庞,稳健的步伐,还有见面时的脸红,说话的紧张,无不表明,身边的男人是个稳重老实能吃苦的人,和姑妈的介绍非常吻合。这一刻,她脑子里闪过以前追求过她的那些男孩的样子,要么油嘴滑舌,要么笨手笨脚,确实没有那个男孩让自己真正心动过。现在看,琢孟和他们都不一样,他会是那个可以和自己一起过日子的男人吗?

  不知不觉,他们走进了公园。可能因为是周末吧,公园里的人不少,有健身跑步的,有散步闲谈的,有群聚跳舞的,有围在一起下象棋的,当然也有不乏青年男女手拉手信步而行的,还有依偎着坐在路边长椅上喁喁私聊的。

  尽管只是早饭过后的时间,但人们还是感受到了太阳的灼热。那些逛公园的女孩大多穿得薄透,有的只穿着吊带短衫、超短裙,除了胸前和臀部一小围,其余都露在外面,有的虽然穿着衣衫,但透明的材质使得衣衫里面的胸罩和肌肤让人一览无余。电影电视上看到的袒胸露乳在这里都能看到。每遇到对面穿着暴露的女人走过来,琢孟都会低下头。他突然发现,在这个公园里,穿着长过膝盖的连衣裙的雪蕾显得有些不那么合群,不过他喜欢这种另类。

  琢孟和雪蕾并行走着,中间保持了一两尺的距离,以致对面来的人不时从他们中间穿过。这样走了个把小时,也许是因为喧嚣,也许是因为两个人隔得有些远,他们并没有说多少话,也不是很方便说话。看到前面树底下有两个人从石凳上起身,雪蕾就提议到那里坐坐,琢孟就跟着过去。雪蕾在石凳一边的中间部分坐了下来,琢孟就在凳子的另一边尽量靠边的位置坐了下去。

  

  石凳在一棵巨大的榕树下面。榕树盘根错节,枝繁叶茂,遮蔽了好大一块天空,琢孟和雪蕾坐在下面感觉比走在路上凉爽了好多。身后树上啁啾的鸟鸣,前面池塘里嬉戏的鸳鸯,衬托着他们长时间的沉默。琢孟几次鼓起勇气想要和雪蕾说说话,可不知道说什么好。雪蕾转过头,看了看琢孟,而琢孟正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知道琢孟老实,雪蕾就先开口了:“你的样子和我姑妈说的差不多。”

  “嗯,伯母说我什么样子?”

  “就是你现在的样子啊。”

  “嗯。”

  “姑妈说你还没有谈过女朋友,是真的吗?”

  听雪蕾这样问,琢孟有些窘,迟疑了一会才说:“你都知道我的情况了,我这个条件,谁愿意跟我啊?”

  “别这样说,你的条件也不差,其实我们农村家家都差不多。你们家就你一个人了,后来回去过吗?”

  雪蕾的话让琢孟想起了父母,他低下了头,半天没有答复雪蕾。雪蕾感觉到了琢孟情绪的变化。

  “过去的事就别去想了。”雪蕾劝慰道,她岔开话题,“你出来打工这么多年了,都做过什么呢?”

  漫漫地,他们不像开始那么拘谨了,聊起来也随意了许多。从成长记忆,打工经历,到闯荡在外的见闻感受,都聊到了。但都小心翼翼,没有触及那个最敏感的话题。

  到了正午时分,气温更高了,大部分的人都离开了公园。雪蕾说:“我们出去吃午饭吧!”

  

  他们走出公园,看到对面有一个“老乡饭店”,就走了进去。雪蕾要琢孟点菜,琢孟推让,叫雪蕾点,雪蕾就点了两荤一素三个菜。雪蕾问琢孟喝不喝酒,琢孟说不会喝。他们就边吃饭边聊天。

  “这个菜好吃吗?”雪蕾问琢孟。

  “好吃。”

  “那就多吃点饭,把菜都吃完。”

  “好!”

  雪蕾只吃了一碗饭,菜吃的也不多。琢孟一连吃了三碗饭,将盘里的菜全都吃光了。

  看到琢孟意犹未尽的样子,雪蕾问:“吃饱了吗?要不要再吃点什么?”

  “吃饱了。你吃这么少,是不是没吃饱?”

  “我吃饱了,我们女孩子本来就吃得少。”

  琢孟起身要去买单,雪蕾拉着琢孟的手臂让他坐下,说:“你来看我,应该我请你吃饭。以后我去看你,你再请我吧。”

  在雪蕾的手触碰到自己手臂的一瞬间,琢孟忽然感觉到一股电流穿过全身,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感觉。除了母亲,还从来没有异性接触过自己的肌肤,琢孟一下子进入到了一个梦幻般的世界……还没等琢孟回过神来,雪蕾已经买好了单。

  走出饭店,雪蕾问琢孟:“你是要早一点回去,还是玩一会再走?”

  “我回去吧。天气太热了,你回宿舍休息一下。”

  雪蕾送琢孟到车站,看着琢孟上了车才转过身离开。

  

  一路上,风驰电掣,琢孟感觉像腾云驾雾。好久没有这样快乐过了,甚至都记不起什么时候有过这种轻松的快乐。虽然分开了,但脑子里都是雪蕾的影子。白皙的皮肤,飘逸的头发,乌黑的眼睛,天蓝色的连衣裙……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衣服和雪蕾的裙子的颜色几乎是一样的。莫非是天意?他一遍又一遍地回味着雪蕾的手按在自己手臂上的那种奇妙的感觉……

  到了宿舍,琢孟马上给雪蕾发短信:我到厂里了,谢谢你陪我逛公园,谢谢你请我吃饭!

  琢孟也很快受到雪蕾回的短信:你太客气了,我要谢谢你来看我!

  (未完待续)

  2018.05.14

  (原文首载于:微信公众号“依旧顽石”,点击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