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顽石:出路(六)

2018-04-04 11:45:1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接上文)

  摩托车拐进山村,刚刚能望见自家那破旧的土砖房,琢孟就看到父母亲都坐在门前朝路口张望。看见儿子了,老莫和老伴相互搀扶着,颤巍巍地迎了上来。他们想迎出去更远些,可摩托车一刹那就到了眼前。富强叫了“叔叔”“婶婶”,和他们打完招呼就回家了。

  “爸爸,妈妈,天气这么冷,你们怎么都坐在外面?”

  “不是盼你回来吗?你爸在外面坐了好久了,我喊他都不进去。”

  “你还不是一样?老是进进出出的,在屋里做事也总在问‘看见儿子了吗?’‘看见儿子了吗?’我都不好意思说你呢!”老莫学老伴的话把琢孟逗笑了,也把不停地抹泪的妻子逗笑了。

  琢孟赶紧放下背包,一手搀着父亲,一手搂着母亲,将他们扶回了屋里。两年多没见,父母都老了许多,不用拐杖,走路都很困难了。看着年纪不大却老态龙钟的父母,琢孟非常难过,他只恨自己没用。曾经跟父母说过,要赚更多的钱,带他们到大城市去治病,可四五年过去了,当初的愿望依然是镜花水月。吃完晚饭,琢孟打开电视,陪父母看了一会新闻,他正想和父母多说说话,母亲就催儿子去睡觉:“路上走了两天,太累了,早些睡觉,有话明天再说!”琢孟就照母亲说的,洗完澡,就躺到了床上。尽管疲惫不堪,可琢孟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都睡不着。

  第二天一大早,琢孟就起来了。他问母亲该置办些什么年货,母亲说:“家里喂了几只鸡,有鸡蛋。你就去买几斤肉,买两条鱼吧。再买点糖果和花生、瓜子,到时候你舅舅、姑姑他们来拜年,不能没有东西招待。别买太多了,省着点!”就在琢孟要出门的时候,母亲又说:“记得还要买几封鞭炮。再穷的人家,过年都要放鞭炮图个喜庆,讨个好彩头。”

  这一天,琢孟就去十多里外的镇上置办年货。他先来到一个服装店,一边挑选,一边想,父母身体不好,都有风湿病,身上的棉袄也不知道穿了多少年了,大冬天的,得穿暖和一点,于是给父亲和母亲各买了一件棉袄。买完衣服,琢孟按母亲的吩咐去办了年货,每一样都比母亲说的多买了一些。从水果摊经过的时候,琢孟想,父母怕是从来都不会去买水果吃,他就挑了些苹果、梨子和橙子,各买了几斤带回家。

  看着儿子买的新棉袄,父母亲又欢喜,又心疼。老莫埋怨道:“我们的棉袄还能穿,这不是浪费吗?以后千万不要这样大手大脚!”母亲也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要找对象了,应该存点钱!”琢孟也不分辩,就是要父母马上换上新衣,父母拗不过,就都依了儿子。

  下午,琢孟劈了一堆木柴。到晚上,他生了一盆柴火,陪父母一边烤火,一边看电视。刚坐下不久,老莫就转过头来看着儿子,看了好久,然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爸爸,你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吧!”琢孟心里有些犯嘀咕。

  沉默了一会,老莫开口了:“孟儿,我和你娘对不起你!”

  “爸,你别这么说,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们!”

  “崽啊,听我说完!”父亲咳嗽了两声接着说,“你会读书,要不是生在我们这个家庭,你一定会有个好出路。我们没用啊!崽啊,你命不好,投错了胎!”

  “爸,你别这么想,命中注定了,谁也改变不了!我会照顾你和妈,你们不要担心!”琢孟忍住没有哭出声,可是眼泪已经盈满了眼眶。

  “你刚上小学的时候,你爷爷和奶奶就死了。那个时候,我想不通,还没享我一点福,他们为什么要走得这么早?现在想起来,他们早走了也好,要是还活着,也是跟着我们受罪。崽啊,我和你娘拖累了你。你打了几年工,赚的钱都给我们看病吃药用光了,这样下去,你连堂客都找不到。我和你娘反正治不好了,再看病吃药也是浪费钱。以后你就不要寄钱回来了,赚的钱自己存着,有合适的女孩就谈个对象。”

  琢孟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哭出了,稍微发泄了一下,他又控住情绪,对父母说:“爸,妈,是儿子没用,害你们受苦,你们一定要看病吃药,好好活着!我不讨堂客,赚了钱就给你们用!”

  母亲早就哭成了泪人,她一把抱过儿子,努力止住了哭泣,对儿子说:“崽啊,你一定要听你爸的话,听娘的话!存了钱,讨个堂客,千万不能让莫家绝了后!我和你爸身体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天。我们要是不在了,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母亲一边说,一边摩挲着儿子的头,“崽啊,你跟着我们吃苦了,娘对不起你啊,幸亏只有你一个孩子!”母亲仿佛在自言自语,“生完你,才过了两年,我又怀了孩子,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那时候我是真想再有个孩子。怀了三四个月,乡政府计划生育的干部就带着一群人冲进家里,威胁我们,不去流产,就拆了我们的房子。那帮土匪就把我塞进车里,拉到卫生所,流了产,又给我做了结扎。那个时候,我真恨他们。不过现在我感谢他们。唉,多一个孩子,就多一个受罪的!”

  琢孟从母亲怀里挣脱出来,扑通跪在了父母面前,他擦干眼泪,倔强地说道:“爸,妈,你们再也不要这样想了!是儿子无能,才让你们受罪的。你们这样自责,叫我怎么有脸活下去!我再苦再累都不要紧,我要你们好好活着,总有一天我们会过上好日子的!昨晚看电视,新闻里不是说,政府很重视‘三农问题’吗?我们要相信政府,这样的日子总会熬到头的。”

  “相信政府?哼!二十年前,村里那些墙壁上到处都刷了“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的标语,有些现在还看得清,那么多人计划生育了,谁来养老了!上回拖欠你工钱的不是政府?他妈的,我们惦记着政府,可政府不惦记我们穷人啊!”老莫很少在儿子面前这样骂粗话,这回他终于没有忍住。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老莫很心痛,话又变软了,“莫跪着,快起来!”

  “爸,妈,不信就不信,反正我会养你们!我听你们的话,过了年我就去找个对象,争取早一点结婚,我不会让莫家绝后的!你们要是不答应我看病吃药,好好活着,我就跪在这里不起来!”

  老莫和老伴争着想把儿子拉扯起来,可拉了几下都没拉动。老莫就说:“崽啊,快起来,我和你娘答应你!”

  这一晚的话题,直到出了元宵琢孟离开家,老莫和老伴再没有对儿子提起过,仿佛他们不曾谈论过那个沉重的话题一般。

  大年三十的下午,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到傍晚的时候,琢孟家的屋瓦上已经盖了厚厚一层,北风呼呼刮着,坐在屋里,仿佛听到老旧的房屋被压得直喘粗气。

  琢孟帮母亲一起准备年夜饭,过程就像是那个梦的翻版。不同的是,做的四个菜里没有煎豆腐,而是煎了三个荷包蛋。吃饭的时候,老莫果然拿出了烧酒,和儿子一起饮了两杯。往常红烧肉只是摆在桌上,不会去吃它,为的是亲戚来拜年的时候,能端上完整的一碗肉。这次母亲破例给老莫和儿子各夹了两块肉,自己也夹了一小块。老莫也没推辞,一口一块,都吃了。他还给儿子的碗里夹了一块,琢孟就把这块肉夹给了母亲,坚持要母亲吃完。一人一个鸡蛋都吃完了,青菜也吃完了。老习惯,鱼没动。年年有余,鱼要留到明年吃,在琢孟家其实是要等到有客人才将这碗鱼再端上桌子。

  吃完饭,琢孟要父母坐着歇息,自己去洗碗刷锅。收拾完,就陪父母看春晚。母亲端上来瓜子、花生、糖果,一家人围着柴火看着电视,都进入了晚会营造的快乐、幸福的境界。除夕夜就在祥和的氛围中走到了尽头。赵本山的小品《不差钱》刚演完,在《天地人和》的欢乐歌声中,莫家村到处响起了炮竹,此起彼伏,冰冷的寂静的山村一下子热闹了起来。琢孟也在屋外的坪里点燃了鞭炮,星星点点的红火光映照着洁白的雪地,给这座在风雪中飘摇的老房子增添了希望的亮色。

  (未完待续)

相关链接

顽石:出路(五)

顽石:出路(四)

顽石:出路(三)

顽石:出路(二)

顽石:出路(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