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顽石:出路(三)

2018-03-27 10:45:3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出  路

(小说)

(接上文)

  琢孟没什么技术,到了建筑工地就只能干搬运的活,他每天和其他工友一样日出而作,日落才息,中午就在工地上吃快餐。由于身体还没有发育成熟,体格也不够强壮,一个星期下来,琢孟累得快撑不住了。但只要一想到父母亲,他就觉得再苦再累都必须坚持下去。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人和他提工资的事。琢孟去问包工头,包工头说,三个月才可以发一部分工资,到大楼全部完工才能发齐全部工资。

  “可我每个月都要寄钱回去给父母治病,请您行行好,多少给我发一点吧!”琢孟央求包工头。

  包工头也是一肚子苦水,他说:“这么多人天天问我要钱,我都愁死了!楼是政府的,他们不拿钱来,我能有什么办法?你也怪可怜的,我私人借你500,你先寄回去吧。”

  三个月过去,建筑工地还没发工资。自己倒不需要花多少钱,只是不能按时给家里寄钱,让琢孟愁得不行。其间,琢孟还找富强借了一千块寄回去。

  又干了两个多月,工地突然停工了。听说是政府换了主要领导,新来的领导认为以前的开发项目设计不合理,需要重新布局。琢孟他们的工资从此没有了下文。包工头也急得团团转,听说他为了包到这个工程,自己也垫了一大笔钱进去。工程款拿不到,每天要管几十号人吃饭,还要应付工人吵要工资。一个月后,包工头跑了,手机也打不通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在琢孟的工友中,老于最有微信,他来自老区,当过几年兵,比较有见识,琢孟一直叫他于叔。几十个工友围着老于,希望他想个办法。老于说,我们只能去找政府。

  那一天,几十个农民工举起“我们要生活”、“还我血汗钱”的横幅在老于的带领下来到政府门前讨薪,一向沉静的琢孟这次举着横幅走在最前面。一个官员模样的人出来跟他们解释说:“政府已经拨了一部分钱给包工头,你们找他去要工资!”老于上前对那个领导说:“政府有没有给包工头拨钱我们不知道,我们现在找不到包工头,就只能找政府。这是政府的工程,政府必须还清我们的工资!”那个官员威胁道:“你们这是扰乱社会治安,是寻衅滋事,如果不赶紧散去,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拿不到钱我们不会离开!”琢孟和他的工友大声呼喊。

  僵持了个把小时,突然来了数百个警察,将琢孟他们团团包围了起来。农民工们仍然不肯撤退,继续举起横幅,呼喊口号。这时,警察扑了上来,收缴了他们的横幅,并迅速将老于、琢孟等十来个冲在最前面的农民工按倒在地。其余工友再不敢上前,被警察训斥了几分钟之后,各自散开走了。老于、琢孟和那十来个被按倒的工友就被警察带到了附近一个派出所,随即就有警官宣布,因“寻衅滋事”,老于、琢孟等人受到行政拘留十天的处罚。

  从看守所释放出来,老于也灰心了,他对工友们说:“我看这工资是很难拿到了,我们斗不过政府。反正我不打算在这里等了,另外找活干去。唉,你们去找自己的出路吧!”大家垂头丧气,各自散了。

  琢孟一个人在街上走了许久。到哪里去讨工资?很久没有给父母寄钱了,他们的病现在怎么样了?接下来该干什么去?想着想着,他伤心地哭了。

  天渐渐黑了,路灯陆续亮了起来,沿街各家店铺门前霓虹闪烁,整个街面五彩缤纷。各种菜肴的香味缭绕在空中,也飘进了琢孟的鼻孔,原来琢孟无意间走进了一条美食风情街。信步走着,透过窗户玻璃,琢孟看到各家美食店大多座无虚席,有的携家带口,有的呼朋引伴,一桌又一桌都是热气腾腾,大家吃吃喝喝,好不热闹。琢孟连咽了几次口水,突然意识到,大半天没吃东西,肚子早就在咕咕叫了。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口袋,空空的,除了一张《释放证明》,一分钱都没有。

  琢孟加快脚步走出了这条街,来到了离前面不远的小河边,他在草地上躺了下来,闭上眼睛,打算好好睡一觉。河对面卡拉OK店实在太喧嚣,琢孟用手指塞住耳朵,依然挡不住那里传来的声浪的猛烈撞击。虽然是南国的冬天,但夜风吹在身上还是感觉到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寒意。饥饿也不时赶来折磨他。琢孟只好将身体蜷缩起来,尽量缩成最小的一团。夜渐渐深了,街上的汽车和行人明显稀少了,可他还是无法入睡。

  琢孟索性坐了起来,呆呆地看着这条穿城而过的小河,忽然记起去“老实人家”打工之前,曾和富强在这个河边走过一次。那是个白天,站在岸边能清晰地看到河水又黑又浑,河面上不时漂来塑料袋、泡沫盒等各种秽物。他和富强还因此说起了家乡那条清澈见底的河流,那弯弯曲曲的小河流淌了他们多少童年少年的欢乐啊。可在夜幕的掩盖和各色灯光的映照下,眼前的河面波光粼粼,给人一种梦幻般的美感,全然看不到任何浊黑污秽。一阵风吹来,琢孟打了一个寒颤,他又回到了现实中,心里渐渐升腾起无可名状的绝望。琢孟第一次想到了死,跳下去,应该就是自己最好的出路。

  就在鼓足勇气,将要纵身一跃的时候,琢孟眼前突然浮现出父母亲佝偻着、蹒跚着的身影,还有他们殷殷期盼的眼神,他立刻停止了跳河的冲动,并为刚才的念头而深深自责。“活下去!”“必须活下去!”琢孟心里一遍又一遍念叨着,漫漫地竟然睡着了。

  (未完待续)

  2018.03.26

相关文章:

    顽石:出路(一)

    顽石:出路(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