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看了徐勇凌的微博,再论《芳华》

2018-01-05 14:20:53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仓二
点击:   评论: (查看)

  《芳华》这部电影播放以后,没有产生一致性的评价,而是产生了“争议”。一部文艺作品,如果大家都说好,或者都说坏,那么差不多也就是那样了,因为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可要是这部作品咋看起来很好,细细品味,却能发现有很多的“问题”,让人深思,那么这部作品的好坏就值得推敲。

  说它好的人,一般只看表面;能细细品味的人,需要独立思考的勇气和能力,需要能够通过表象去看本质。而这样的人是很少的。但经过他们的分析,普通人能从中发现的确是有问题,的确不是表面看起来的样子,然后就会改变最初的表面看法。

  历史上有没有这样的例子呢?

  1950年就有这样一部电影,叫《武训传》,讲的是清朝末年武训的生平事迹,表面看这部电影展示了少年武训的苦难生活和他从青年时代起由“行乞兴学”而终于获得“苦操奇行”、“千古一人”美誉的一生经历。于是赞扬者认为,这“是一部富有教育意义的好电影”,武训是“永垂不朽值得学习的榜样”。

  但实际上呢?经过独立思考和深思,就能发现:电影《武训传》是一种“缺乏思想性,有严重错误的作品”、“武训不足为训”。通过调查研究,就可以知道,武训是一个“大流氓、大债主和大地主”。

  毛主席指出:“《武训传》所提出的问题带有根本性质。

  象武训那样的人,处在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反对外国侵略者和反对国内的反动统治者的伟大斗争时代,根本不去触动封建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的一根毫毛,反而狂热的宣传封建文化,并为了取得自己所没有的宣传封建文化的地位,就对反动的封建统治者竭尽奴颜婢膝的能事,这种丑恶的行为,难道是我们所应当歌颂的吗?向着人民群众歌颂这种丑恶的行为,甚至打出“为人民服务”的革命旗号来歌颂,甚至用革命的农民斗争的失败作为反衬来歌颂,这难道是我们能够容忍的吗?承认或者容忍这种歌颂,就是承认或者容忍诬蔑农民革命斗争,诬蔑中国历史,诬蔑中国民族的反动宣传为正当宣传。

  电影《武训传》的出现,特别是对于武训和电影《武训传》的歌颂竟至于到了如此之多,说明我国文化界的思想混乱达到了何等的程度!

  在许多作者看来,历史的发展不是以新事物代替旧事物,而是以种种努力去保持旧事物使它得免予死亡;不是以阶级斗争去推翻应当推翻的反动封建统治者,而是象武训那样否定被压迫人民的阶级斗争,向反动的统治者投降。我们的作者不去研究过去历史中压迫中国人民的敌人是些什么人,向这些敌人投降并为他们服务的人是否有值得称赞的地方。我们的作者也不去研究自一八四○年鸦片战争以来的一百多年中,中国发生了一些什么向着旧的社会经济形态及其上层建筑(政治,文化等等)作斗争的新的社会经济形态,新的阶级力量,新的人物和新的思想,而去决定什么东西是应当称赞和歌颂的,什么东西是应当反对的。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号称学得了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员。他们学得了社会发展史--历史唯物论,但是一遇到具体的历史事件,具体的历史人物(象武训),具体的反历史的思想(如电影《武训传》及其它关于武训的著作),就丧失了批判的能力,有些人则甚至向这些反动思想投降。资产阶级的反动思想侵入了战斗的共产党,这难道不是事实吗?一些共产党员自称已经学得的马克思主义,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呢?

  为了上述种种缘故,应当展开关于电影《武训传》及其他有关武训的著作和论文的讨论,求得彻底地澄清在这个问题上的混乱思想。”

  从毛主席的深刻思考中,可以看出,《芳华》的歌颂如此之多,反映出的是这个时代思想文化界的“混乱”程度。说明了“资产阶级的反动思想侵入了战斗的共产党”。

  徐勇凌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他说:“终于有空去看《芳华》,郭松民飞行员可以停止批评了,吐槽更没有必要,一个女性的手笔和眼光,一个执着老电影人冯小刚的诚心之作,没有你们解读的这么多政治隐喻,冯小刚的儿女情长和老炮柔情是真诚的。以我一个过来人的眼光,那些曾经的孩子都是那么美丽善良而富有才华,他们在战争中的表现也足以为那一代人竖起英雄主义的丰碑。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电影人对大时代情怀的把握还略欠火候。但这已经足够了,一个时代能留下美好的记忆这就足够了。作为与严歌苓和为冯小刚同时代的人,我为《芳华》点赞。”

  “儿女情长”,“柔情”,“美丽善良”,“富有才华”,这些典型的“小资产阶级”思想,就是徐勇凌的思想层面。他注定就像电影中的那个听了邓丽君的歌就会腿软站不起来的人一样,只配做一个时代的过客,却真的竖不起什么“英雄主义”的丰碑。那个时代,冯小刚没有把握住,徐勇凌同样没有把握住,因为他们只能停留在表面的“芳华”上面。也就是只能看脸,而没办法深入灵魂的看待问题。

  毛主席在《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中说道:“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糖衣炮弹”就是电影“芳华”的全部精神内涵。徐勇凌作为一个党员,脱离群众的党员,小资产阶级深入灵魂的党员,他的腿软了,心软了,在“芳华”面前,他必然只能够“丧失了批判的能力”,“甚至向这些反动思想投降。

  如果仅仅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来衡量,他徐勇凌是个老好人,但他绝对不配做一个党员,不配共产党员的称号,不配做人民的领路人。因为我们:“共产党与红军,对于自己的党员与红军成员不能不执行比一般平民更加严格的纪律”,“不能不提出更高的要求”。

  徐勇凌,作为一个党员,失掉信仰的党员,我真的希望,别再出来献丑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