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伏牛石:讲话(小说)

2018-01-02 17:32:1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伏牛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K领导从乡镇党委书记的位子上调回县城,干这个大局的一把手已经四年零两个月了。虽然这里的工作单纯没有乡镇里的事情多而繁杂,可有时候真做起来也并非原来想的那么简单。许多看似很简单的事情具体操作起来都是十分复杂的。你就说这会议吧,简直是一个接着一个,下边的人总是让人不放心,你不亲自到会安排布置,他们就可能给你玩大呼隆,到头来出了问题还不是你一把手去挡风遮寒?出于这种顾虑,这些年来他养成了一个习惯,举凡大小会议,只要在家必亲临会议并作讲话。

  开会本是十分正常的工作,可是时间久了,在K领导那里就不是那回事了。后来他几乎恋上了会议,如果有三天不开会的话,他就会感到浑身燥热难耐,吃饭干事像丢了魂似的。如果哪次会议他的讲话时间过紧而他的意思自认为还没有讲到位,他就会像一口长气没出透彻,心里就憋得难受。于是凡是单位里的大小会议只要他参加,事前他都会精心准备,力争讲全面讲透彻,不漏任何遗憾。下面的人如果哪次知道他在家,而线上开会没有汇报或邀请他参加,K领导就会老大不高兴。轻则一连几天K领导见了你面部冰冻不见晴天,重则就会在单位会上不点名批评。并且把一顶顶帽子变魔术一般扣到你头上,什么目无领导狂妄自大了,什么自以为是不知轻重高低了,还有什么年纪轻轻少不更事了,自视年龄大倚老卖老了等等。总之让你从心灵深处受到震撼,让你在今后的一切行动中都绝对统一到领导的会议路线上来。

  这不,K领导刚参加完一个内部小型会议回来,一口茶水还没喝进嘴里,负责抓宣传工作的王科长就来到了K领导办公室说,后半年的报刊征订工作又开始了,并把如何起草文件和怎样分配报刊等情况一一向K领导作了汇报。K领导听后特意嘱咐说:这是每一年我们工作的头等大事,必须召开下属相关部门会议安排这项工作,上面不是还要评比排队吗?王科长一边洗耳恭听一边点头称是。临了K领导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开会呀?准备后天开,我就是来向你请示你是否能参加?没等王科长说完,K领导就接过话说:当然要参加,报刊征订工作是当前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我咋能不去?说着一边用手中的笔杆挠挠头一边若有所思地说到:啊,啊,对了,明天后天我还有两个会议要参加。说着便用目光扫了王科长一下说:你看你们的会是不是往后推一下?王科长当然心领神会,接着 K领导的话堆着一脸的笑容回答:当然当然,我们就是要瞅你的空。你能到会就是体现了领导的重视和会议的力度,要是你大后天有时间的话开咋样?K领导略略思考了一下点头说:好好,就定在大后天。

  王科长前脚刚走,负责安全的李科长又推开了门,一脸虔诚地憨笑着对K领导说:昨天县综治委开了个会,安排了两项工作,要下属各单位负责安全的人员一律制作一套警服。同时安排了今年春期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和严打工作,你看啥时候开个会安排安排?K领导放下手中刚刚拿起的指甲剪,看了看李科长,然后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啥时候开?这个事情决不能拖拉,如果没有别的关紧事,还是要早一点。李科长点头称是,然后带着谦恭的表情说:那你看会议定在什么时候?K领导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轻轻叹了一口气,看了看窗外似乎若有所思,然后回过头来对着李科长说:哎呀,这几天的事情太多了,要不等到下个礼拜吧。李科长立即点头说:好好,我这就去安排。

  李科长走后,K领导便打电话让司机准备车,他今天上午九点钟还要到县政府参加一个会议。本来这是一个线上的会,可主管领导去市委党校学习去了,派别人去他又不放心,再加上自己又没别的事,于是就亲自代替了。当他来到会场时,刚好碰到政府办黄副主任,两人老远就寒暄起来。一个说前来聆听老弟指示了,一个说承蒙老兄关照重视我们的工作,亲自代替副职参见这个会议。其实会议内容很简单,就是安排国家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住房公积金工作。几乎不到一个钟头会议就结束了,K领导感到有点失落,总觉得像吃饭没吃饱一样希望再加点什么才满足。他抬腕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十点,就对司机说:到梨花镇去。还是前天梨花镇的分局局长王东耀来汇报说,他们那里的镇政府安排了一项工作,要全体工作人员分包十户村民,做好他们思想工作,支持镇政府招商引资的征地工作。王耀东感到工作难度很大,一是现在的老百姓大都知道上边的政策法规,维权意识早已非昔日可比。如果赔偿数额达不到要求,那是死活也不会答应企业越雷池一步。政府要是强行让企业入驻,老百姓就集资上访。现在的老百姓似乎摸准了政府的脉,大小有个事情满足不了自己心愿就开始上访。他们往往是县里解决不了就往市里跑,市里解决不了就往省里跑,省里再解决不了就往北京跑。与政府打交道的时间长了,老百姓也学刁了,他们知道上级把稳定工作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尤其在重大节日和国家有重大事情时候,这项工作就抓得格外紧。各级领导也就格外重视稳定工作,为此不惜花费大量钱财,一个目的就是把上访人员稳住拖住。对那些动不动就到京城上访的人地方领导是既恨又怕。去年奥与会期间,梨花镇的一个村民就是为土地纠纷问题一路走访到北京,以致使国家信访总局责令地方政府到北京去领人。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镇里为此花了几十万元。

  王东耀是一个猴精猴精的人,他在参加完镇里的会之后,心里就在犯嘀咕,镇长在招商引资征地动员大会上的讲话几乎是义正词严,不容有任何缓冲余地。并把这项工作的结果与各单位年终考评挂钩,这一点他倒不怕什么,因为他们是垂直领导,局里的考评才是至关重要的,至于镇里考评结果的好坏倒在其次,这跟自己的利益没什么太大关系。可就是镇长讲的这次招商引动员大会是得到了县政府同意之后召开的,谁懈怠了这项工作县里明确表态三年内不提拔,不评先,不考虑工作调动,情况严重的单位负责人可能根据乡镇跟党委政府的意见要么停职或降职使用。王东耀是去年局里推选的后备干部人选,各方面工作都已做好,只等着时间一到就要官升一级了,谁知这时候偏又遇到这个麻缠事。于是他玩了一个小心眼,抓住K领导喜欢开会的特点好好利用一下,或许能对部下施加点压力,以便自己局里的任务早点完成。退一万步说即使万一完不成任务到时候自己也好开脱。这不,上边最主要领导都亲自来了尚且完不成,可见难度有多大,到时候镇政府怪罪下来自己自然也就有说辞了。

  当全体人员集中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半钟了,局长亲自参加分局会议自然也就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和重视。王东耀刚一宣布会议开始,K领导就咳了咳嗓子,神情庄严地扫视了大家一眼,然后用郑重的语调开始了讲话。他从国际国内的经济形势一直讲到全省全市直至全县新一年的经济工作,然后又把局里今年的整体工作粗略概述一遍,这才就梨花镇招商引资征地工作进行全面的分析安排。他一共讲了六个方面,每个方面又小小缠开了三到五个方面进行解释。当最后一个大问题的最后一个小问题讲完的时候,王东耀偷偷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肚子早已饿得前后肚皮都快贴在一起了,王东耀以至于连局长最后讲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当局长最后总结概括的时候,他才强打起精神看着局长,发现局长仍是精神饱满,神态自若,一点困乏的样子都没有。王东耀心里暗暗叫道:天哪,当领导就是不一样,这肚子也这么能经得起饿。好不容易局长结束了讲话,台下的人们一个个脸上近乎有点苍白地站直起身子,有气无力地打着呵欠,晃晃悠悠地走出了会议室。K领导似乎此时也发觉有点饿了,他对王东耀说:饭交代了吧?王东耀忙说早就交代好了。于是一行几人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走向了餐馆。

  吃过饭后,K领导稍事休息,就匆忙赶路了。下午还要回局里还要参加财务上一个会议,昨天分管财务的领导和科长一起向他汇报了近阶段财务方面存在的问题,同时县里也对财务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下属各单位分管财务的负责人和会计都要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议他不能不参加,必定财务工作是人们关心的工作,也是保证一个单位稳定与否的头等大事。当他赶回局里时,已超过了原规定时间半小时了。局里几个组织会议的人员都在会议室门口恭恭敬敬等着他的到来。K领导略带歉意地向他们笑笑说:我有事耽搁了一下,你们先开就是了,何必都这么老等着?说着话便径直走到主席台上坐下,几个人看领导坐下后才急急忙忙开始了会议议程。当具体工作安排好以后,主持会议的分管领导用温顺的笑脸看着K领导对大家说:下面让我们以最最热烈的掌声欢迎K局长给我们作重要讲话!随着一阵雷鸣般的掌声,K领导略略欠了欠身子,又用惯常的眼神向会场的每一个地方扫视了一遍,便开始了他的重要讲话:同志们,还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得好: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是我们的经济工作财政工作的总方针。今天呐我就要讲一讲我们这些同志你们所担负的工作在我们的全局工作中所占据的位置和它的不让替代的重要性。我不想缠开讲,那样太需要时间。你们没有时间听,我呢也没时间讲。局里的工作千头万绪,我实在难以分身去一一顾及,这里我想从八个方面就我们的工作做一点简单的要求或者说叫分析吧。这八个方面的问题都是十分重要的,都必须要引起我们在坐每一个人高度重视和身体力行的。这些个工作我们如果重视了,并且去努力去做了,那我们的各方面工作就有了彻底的保障,各方面工作一旦有了保障,我们的整体工作这盘棋也就走活了,整盘棋一旦活,我们的整个事业也就会迅速地红火起来。好了,请同志们做好笔记以便回去后好贯彻落实。

  会议是从下午三点开始的,前面几位领导的工作安排大约占用了一个半钟头。K领导十四点半开始讲话的。当会议主持人离开座位交代服务人员打开灯光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半钟了。他看到K领导的八个问题才讲到第六个,台下的人似乎有一点些微微的骚动,好像还有几个打瞌睡的,也有几个在交头私语。他生怕K领导看到后会心里不高兴,于是悄悄嘱咐其他工作人员到台下提个醒。当会议室外农行大楼顶上的钟楼里敲响八点的铃声时,K领导的第八个问题才刚刚开始。台下这时不只是谁睡着后的鼾声传了过来,主持人脸上露出很窘迫的样子,他有点忙乱地看了看K领导,发现领导一点也没察觉似地继续着自己的讲话。这下他亲自装着上厕所的样子走到台下对办公室的人说,一定要生法把睡觉的人叫醒。当办公室的人员走到睡觉人跟前用手小心翼翼地推他时,那个睡觉的人好像中午喝了酒,哼哼宁宁用不清晰的声音说:我不喝,我不喝。说着话还抬起手向外边晃摆着,台下的人再也忍不住都轰的一声大笑起来。K领导一看这阵势,倒也大度,只是轻轻敲了敲桌子提醒道:好了好了,让他睡吧,我们继续开会。那个睡觉的人经过这一折腾,可真算醒了过来,当看到所有的人都捂着嘴边笑边看自己时,真恨不得自己立即从这里蒸发了。他满脸通红,拿眼瞅了瞅台上正讲着话的K领导,心里止不住通通直跳。当他感觉领导似乎根本就没注意他时,心里才一块石头落了地,止不住小声嘀咕道:大领导就是不一样!要是我们那小局长,恐怕早就发大火把人烧死了。

  会议终于在将近九点的时候结束了,所有的人像得到了久闭后的解脱一样,浑身一下子由困乏慢慢变得轻松起来。大家相互苦笑着看看对方,又看看一连讲了几个钟头的K领导,一个个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出了会议室的大门。屋外已是华灯齐放,流光溢彩的街道上,人们正三五成群地打着饱嗝悠闲地散步哩。一辆辆小轿车不知是吃了饭后载着主人回家休息,还是到娱乐场里去遣送快活动的时光。K领导到这时才感到身子有点疲惫,他记起早上已经约好的一个宴会,不知人家是否还在等他,于是急忙打开手机一看,上面已经有二十多个未接电话。他特意翻看了一下短信,主家已连续给他发了三条信息,最后一条的时间是八点四十六分。于是他拍了拍司机的肩说:快,到丽水酒家。

  吃过饭回到家时已是零点十分,老婆孩子早已睡了。他怕惊动他们,就蹑手蹑脚到卫生间胡乱洗了洗便来到了他和老婆的房间,没等他伸手拉灯老婆拉灯和抱怨的声音便一起闪了过来:又是真晚才回来,你就不怕把身体累垮?他急忙陪上笑脸走到床前轻轻用右手拢了拢老婆的头发连连倒错:对不起对不起,明里一定早点回来。可是躺在床上一大阵子了,K领导依然老长时间睡不着,他又不自禁地在脑子里过电影,这也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了:明天都有哪些会要参加,到时候该怎样讲,讲几个方面 。一直到老婆又打起了轻微的呼噜声,他的两眼再也不听使唤地往一起合,于是也就迷迷糊糊地走进了么梦乡。

  不知不觉中K领导发现自己又来到了一个不知是什么内容的会场,似乎是本单位的又似乎不是,反正心里在想着马上就该自己讲话了。他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直响,心里既紧张又没一点底气,似乎要讲的事情很多又不知道一时从哪里讲起。好像是已经坐在主席台上开始讲话了,可用了很大力气就是发不出声音来。他十分着急,用力咳了咳嗓子依然发不出声音。他心里默默想:这是怎么了,以前从来没有真种现象啊!莫不是在做梦吧?可是他用力瞪了瞪眼睛,虽然涩涩的,但清清楚楚看到台下黑压压一片人都在瞪着眼睛看着自己,似乎都在期待着他的讲话。他面带歉疚地看着大家,正要说什么,台下的人们忽然就一个劲儿地鼓起掌来。于是他突然来了精神,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劲终于发出了声音。可话一出口就感到不对劲,老婆的手已经拍到他的脊梁上了:咋了?你是开会开到梦里了。他这才醒过来,不好意思冲老婆笑了笑,浑身却感到一阵释然,于是伸开两臂深深地打了个呵欠说:不知道咋又做梦了。老婆嗔怪地回了他一句:我看你现在是心里梦里都在想工作,赶明里叫书记县长知道了还不先提拔你?他自嘲地笑笑说:你做梦吧。

  第二天窗外已是大亮的时候K领导还处在酣睡之中,老婆起初不忍心喊他,想让他多睡一会儿,但又忽然想起他昨天说今天上午还有个会,于是盛好了饭菜后才慢慢叫醒了他。K领导乍然醒了过来,急忙忙问老婆几点了,老婆说还不到八点。他一脸慌张地说:哎呀,你怎么到这个时候才叫我,上午八点半的会,晚了就来不及了。说着话就仓促穿好了衣服准备上班。老婆这下有点生气了,一脸不高兴地说:你抢着去死,晚上啥时候回来的?你是铁打的?必须把这点饭吃了再去,晚一点就不得了了?无奈,只好耐下性子胡乱吃了一块馍,一个鸡蛋,喝了一杯牛奶,嘴一擦就匆匆走了。老婆气哼哼地看着他走出门,狠狠地扯下围裙甩了一下骂了句:真是个鸡跑命!

  这一天K领导又参加了两个会议,晚上回到家时又将近零点了。他实在是感到累了,老婆看他那样子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一边揉着他的两肩,一边劝慰说:你就不能爱惜一下身子骨,真累垮了你受罪,我们也跟着你受罪。K领导轻轻叹息了一声,扭头对老婆说:我咋不知道?可这事情就永远也忙不过来。我亏得一不会打麻将,二不会唱歌跳舞,三不会泡小妞儿。你说就这都累得驴头顾不住马尾,哎,真是没办法呀!看他一脸的无奈和真诚,老婆也不好意思再说他什么了。凭良心说,老K这个人还是守本分的,他们这个级别的在外面花花绿绿的还少吗?可就没发现甚至听谁说过自己男人有什么闲言碎语的。想到这里,老婆心里隐隐掠过一丝感激,剩下的就只有心疼爱怜了。

  这一夜K领导似乎睡得特别好,老婆也没发现他再说梦话。第二天一早醒来,老婆在做饭,看他起来了,就说:你也出去走动走动,别一天到晚们闷在办公室里和会场里。他应着老婆的话笑着说:放心,我是特殊材料做成的,累不垮的。说着来到临街的阳台上,深深舒了几口长气,扭动了几下腰身,顿时感到身上一阵轻松爽快。隔着阳台看到街道上早已是车流人流如水,人们都在慌慌忙忙着拼命挣钱呐。有时候连K领导都想不通这是为什么,现在的人们大都不缺吃不缺穿,可越是这样大家就越忙,整天都在盘算着如何建的房多挣的钱多。有时候也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一些人挣罢十万想挣一百万,建下一处房子又想建两处房子。人心哪,啥时候叫个满足?就这样一天到晚都在不喘气地穷忙乎,哎,也真是哩!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派找不出大案的迷茫。老婆在喊吃饭了,K领导才把思绪回到自己的事情上来,还是考虑考虑自己的事情吧。上午要参加政府的一个会议,下午好像没什么事,那就借此机会休息一下吧。他好像是下了决心似的对自己说。想到这里,心里忽然感到一阵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吃过饭在去县政府的路上心里又总觉得有啥事放不下,于是就给局办公室打了个电话,问下午有什么事情没有。办公室主任说刚才工会主席说下午他们有一个会议,问你有空参加没有。K领导稍顿了一下,忽然想起去年工会召开会议,自己本来要参加的,可突然县委办公室来了个紧急会议通知,于是就耽搁了。事后老觉得心里有一种失落感和愧疚感,老想着什么时候有机会得补上这个缺憾。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地对办公室主任说:你给他们说一下,我下午过去。

  日子就在忙碌中不知不觉流水般滑过去了。昨天K领导又一如既往忙了一整天,他昨晚睡觉时还在想着今天的报刊征订会,一大早就匆匆吃了饭到单位上班了。刚一坐下王科长就来了,K领导问了问会议准备情况后又特意嘱咐道:去让办公室通知包乡镇的各科室领导及在家所有班子成员都参加今天的会议。王科长应了一腔便扭身出去了,K领导做早办公桌前捋了捋思路,会议开始前五分钟他就走进了会场。

  按照往常惯例,相关人员把有关文件和报刊分配情况传达安置完以后,K领导又在最后讲话。昨晚上临睡觉是老婆又给他上了一堂政治课,再三嘱咐要减少工作量多注意休息。可能老婆听到了什么了,并特意告诫他说千万不要讲得时间长了,自己太劳累别人也不一定爱听。他在老婆面前是顺顺遛遛应下了,可心里却嘀咕道:你懂个啥呀,我不知道少讲点省力气。你要是当下领导试试?讲话一开始就像演员上了舞台,K领导首先从报刊征订的重要性上为大家做了将近一个钟头的分析,他尤其强调大家要有高度的政治敏锐性和政治责任感。我们是共产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当然要努力控制自己的舆论阵地。这是每一个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必须具有的政治觉悟和政治素质。谁如果在这项工作上犹豫迟误甚至抵触,谁就是标准的糊涂虫和政治色盲。这项工作是对每一个与会人员思想觉悟和工作能力的大检阅,我们就是要看看大家在这项工作上是否能和咱局里保持一致,如果这一点做到了就说明你经受住了领导和组织的考验,也说明了你是和局里保持高度一致的。往深里讲,就是说明你在思想深处已经同上级保持高度一致了,甚至可以说你也就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了。

  一番讲述后,K领导又开始用总分的讲话结构从六个大方面并细化到十八个小方面,条分缕析地就此项工作提出了全面详尽的要求。今天的会场里秩序似乎特别好,没有人睡觉没有人说闲话没有人借故出去上厕所。K领导也似乎很满意,他讲话时自始至终都是面带微笑,语调平稳中不失抑扬顿挫,会议效果也感到特别好。虽然会议结束时已经将近下午一点了,可大家的状态依然不错。当参会人员依次走出会场后,工作人员在清理会场时,却意外发现了一个小秘密。原来所有会议桌的兜子里都塞满了大小不同的副食品袋。他们相互挤了挤眼调侃似地笑了笑,然后来了个君子协定:谁也不得向K领导讲这件事。

  终于盼来了礼拜天,这天早上还没起床,老婆就对K领导说:孩子都萦记一个多月了,想去丹水湖玩玩。说着老婆不由得叹息一声:现在的孩子真是苦啊,一天到晚都没有一个闲工夫。就是一个劲地做作业呀做作业呀,他们知道啥叫个玩啊!K领导似乎颇有同感地叹了一声:你说的咋不是?大人们也没闲着啊。老婆听他这一说,急了,赶紧坐起来推推他追问道:大人没闲着是自找里,我都不知道谁成天都在忙啥?还不是去打牌呀喝酒呀洗脚唱歌呀什么的,哪有咱这娃子苦。他明年都要考大学了,等上到高三,那才叫个没空玩哩!老婆说着说着声音也有点抽噎了。他只好也坐起来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地对老婆说:那好吧,今天就去丹水湖。听他这么一说,老婆立刻转悲为喜。欢欢喜喜下了床,踢拉上鞋就往儿子的房间里奔。

  丹水湖是个人工湖,在三峡大坝建成之前它一直是亚洲第一大人工湖。是1958年至1973年在丹江入汉江的入口处筑坝拦截而成。湖面烟波浩渺,湖水澄清如玉,经国家有关部门抽样验证,丹水湖的水质为一级,可直接饮用。为解决北方地区严重缺水现象,国家正在兴建的南水北调工程就是以丹水湖为水源区和取水地。随着南水北调工程的有序进展,这个地区的名气与日俱增,以往沉寂的湖区成了外地游人竞相旅游观光的胜地。K领导难得有这样的时间来到这个几乎就在自己家门口的风景宜人之处消遣一番。老婆和儿子当然是万分高兴了,娘俩一路说笑哼唱像过节一样兴高采烈的。他们来到了湖区码头,儿子要坐快艇游小三峡,K领导当然满口答应。自己好不容易给了儿子这一次机会,这点小小要求还能不答应?湖面上一切都是清新爽人的,湖水平静而澄碧,不知名的水鸟绕着快艇上下翻飞,不时发出呀呀的叫声。儿子手拿相机不停地拍照,那样子像是一个很专业的摄影师一样。K领导倒是没太多心情去欣赏着湖光山色,他是一个一没事就满脑子事情的人。看着儿子的高兴样,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生在贫穷的农村从小兄弟姐妹多,那日子过得真叫寒酸。一年到头难得吃上一次肉,衣服是小的穿大的退下来破旧衣服。常常在开学时为一两块学费一家人就熬煎得东抓西借。父亲历来就严厉,整天一副凶巴巴的面孔,在家里没有谁敢呛他的任何话茬和违背他的任何意愿的,标标准准的一言堂啊。可能是受他老人家的影响,自己这些年来在单位里一来二去也渐渐养成了这样的性格特点,凡事总要自己说了算,对别人总有那么一点不放心。时间久了,凡事只有亲自参加过问了才能放心。自从干乡镇一把手到现在已经十多个年头了,他感到自己似乎从来就没有休闲过,每当看到同僚们一个个整天潇洒自在,东奔西跑找快活,他从内心深处有点不适应。可能是从小受家庭影响太深的缘故,也可能是自己天生就不属于那种会享受生活的傻瓜笨蛋吧。他只觉得自己整天有干不完的工作忙不完的事情。你看,这时候脑子里不自觉地又浮上了上个礼拜李科长所说的综合治理和严打会议。没办法呀,谁叫自己满脑子值不值都装着事情呢?有时候他也感到自己活得有点枯燥有点累,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爸爸,快来看那座山!儿子的叫声把他从纷杂的思绪中拉了出来。他不想扫儿子的兴致,于是就走到儿子身边扶着船舷一同和儿子向远方的山峦望去。是啊,清明已过,山上已开始喷吐苍翠释放生机,隐隐约约还能嗅到山花的香味,真是一个清明宜人的好地方啊!他不由得在心里暗暗赞叹道。快活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从小三峡拐回来时已是十二点二十了,儿子嚷着饿。老婆也在一旁说:那咱们去吃鱼宴吧?儿子一听高兴得边跳边拍手叫道:那就吃鱼宴,那就吃鱼宴。当大家进了鱼宴馆,老婆和儿子都在嚷嚷着作什么鱼时,K领导突然感到头有点晕,他用手搓搓太阳穴,仍不见好转。于是他一个人走到外边的空场上溜达了一会儿,稍微得到缓解,于是又回到屋子里。老婆看他脸色有点发红,就问:你连咋这么红?不会是血压高了吧?他一听笑了笑说:哪里血压高?我的血压一直正常。说起血压高,他也真是没啥把握,这么些年来别人都是过不了仨月俩月都要到医院抽血化验,关注三血问题。可他从来都没有为此进过医院,因为从小吃的苦多经受的锻炼也就多,身体素质还是很说得过去的。一年到头他有时候可能感冒一次两次有时一次也没有,即便感冒了也从未进过医院,那太麻烦,常常在在附近的小诊所包点药一吃都好。

  下午在回去的路上,他仍然感到头依然晕乎乎的,像喝七八两酒一样。不想叫老婆儿子知道了担心他也就没对他们说。回到家后他随便洗了一下就到卧室里一个人躺下来休息。吃晚饭的时候儿子喊他吃饭,他才一下子醒过来。打了一个很舒坦的呵欠后下了床,头虽然还有点晕可是比下午时候好得多了。吃着饭老婆还在嘟噜他去查一下血压,他不以为意地说:好吧,明天就去查。

  第二天上午,老婆陪他来到公疗医院。找到当院长的老同学后,一说头晕量血压,同学哈哈大笑起来:啥头晕,还不是喝酒喝出来的。嘻哈了一阵同学亲自陪他去查了血压,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他的血压竟然高压230°低压190°。老婆一听慌神了,急急让医生开了院里最好的药,并一再嘱咐他:以后少喝酒,少坐夜,少工作。可别出个什么事儿吓住我们娘俩。他若无其事地笑着说:没事,这种病现在早已普及了。别人没事我这身体素质还能有啥事?临走时医生嘱咐说:嫂子刚才说的是大实话,你可要牢记在心。这种病你注意了预防了,生活有规律了它就没事,你要一点都不在意惹它发作了那可是只老虎。他笑笑对医生说:放心老弟,我会注意的。

  回到家后老婆就用带有命令般的语调对他说:从今以后,吃药的事你得全部听我的。就是出了门也不行,那得听我的电话。他顺着老婆的话一连串地说:好好好,一切都听你的咋样?老婆瞪了他一下抿着嘴笑了起来。

  强壮的人突然来起病来有时候也是能吓坏人的。K领导这些年来几乎没害过什么算得上病的病,顶多就是风发感冒一类算不上病的的小毛病。由于自恃身体强壮结实,昨天虽然量出了血压有点超高,老婆一天为此唠叨个不停,可从内心深处也并没有真正引起他的重视。于是吃过早饭后在老婆的催促下他吃了降压药,然后就匆匆赶到了单位,按时参加了综合治理和严打工作会议。坐在主席台上时,他就感到头还在晕,脸也有点发热,但心里一点也没把这当回事儿。后来该他讲话了,他喝了两口茶,轻微地咳了咳嗓子,像往常一样,他又从国家的总体政治和社会治安形势说起一直讲到目前全县和本系统的治安形势,一口气讲了一个半钟头。当他又从几个大方面开始逐一进行分析阐释时,忽然感到大脑一热,登时台下的人头变得一片模糊,嘴里不知怎么地就发不出音了,刚想示意身边的其他领导时,头一歪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K领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他病倒后的第十六天。他发现自己躺在不知是什么地方的医院里,看到老婆一脸疲倦地坐在他身边,两只眼睛哭得红红的像两只樱桃。看到他睁开了眼睛,老婆有点苍白泛黄的脸上骤然附上了一丝红晕和光亮,泪水扯成线一般往下流,她一边用手轻轻揉搓丈夫的脸,一边呜咽对丈夫说:你吓死我了。K领导想说话,可一用力却发不出音来。于是只好愣愣地看着老婆,一丝说不出的苦涩和惊恐感觉平生第一次漫上心头,泪水不知怎么也就溢出了眼眶。

  半年之后K领导总算走出了医院,可他的嘴却歪向了一边,口水时不时就顺着那个歪着的嘴角流下来,说起话也结巴起来。想到自己从前滔滔不绝的演讲能力,一股悲凉从心底涌起,不听话的泪水像虫子一样爬上了双颊。

  2011-4-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