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梦篱笙箫:从曹操到司马懿——由武治到文治之路

2017-12-20 15:17:5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梦篱笙箫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2).jpg

  《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和《司马懿之虎啸龙吟》对曹操家族多有丑化。曹操家族奉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却也遇到了辩证法的另一面。决定枪杆子的还是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的走向。

  具体到汉族和少数民族的争斗,汉族在经济上占优势,但当这种经济优势无法转化为庞大的骑兵部队的建立时,汉族也会在军事上失败的。我们一旦有了强大的骑兵武装,少数民族也不是对手。战国后期最强大的两个国家是秦国和赵国,他们都是在压服了少数民族后迅速崛起。赵国的赵奢更是成长为一代名将,令敌酋丧胆。到了楚汉争霸时节,中国最厉害的骑兵部队是由项羽统领。在彭城之战中,项羽的3万骑兵大破刘邦70万大军,甚至让刘邦惊吓到扔掉自己孩子的地步。项羽败落后,刘邦遇到了另一次尴尬。白登之围,刘邦40万大军无计可施,只能靠贿赂单于女人解围。此后,屈辱的和亲之路开启了。

  结束这一屈辱行为的是汉武帝,关键在于汉王朝集全国之力建立了精锐的骑兵部队。卫青、霍去病横空出世,达成封狼居胥的伟业。李广是旧时代的将领,他没有统领过如此多的骑兵,也不懂得闪击战的打法,只落得悲剧的结局。汉朝恒强而亡,对少数民族战绩显赫。即使到了三国时代,公孙瓒有白马义从,吕布有并州铁骑,曹操有虎豹骑,这些部队还是那个时代骑兵的精华,中国依然能够威震八方。

  直到三国鼎立,中国还是以武治天下的时代。权力在皇帝的小圈子中轮转。因而西汉末年是外戚专权,东汉末年则是宦官乱政。最后,宦官集团和外戚集团同归于尽,也了结了大汉王朝,士族开始占据历史一角。这也是一条漫长的征途,汉武帝用武力打通了西域,开辟了丝绸之路,也培育了如许多的大商人。他们成为一股庞大的力量,利用儒家学说、利用孝道,加强自己的权力基础。四世三公的袁氏家族就是其中的代表。谶纬学说成为改朝换代的工具,用现代的术语说,这些大家族掌握了意识形态的领导权,这距离他们夺取天下也就一步之遥。

  曹操是旧有势力的代表,是暴力的回光返照。他依靠杰出的军事才华开创了伟大的事业,他的屯田制也距离新时代不远了,但他始终没有再进一步。面对豪门大族的反抗,曹操运用的是大棒和胡萝卜。但曹操的对手是经历两汉历练的新兴地主阶级,他们具有自觉性。最终,以荀彧为代表的功臣集团背弃了曹操,曹操最终失败了。他启用的寒族是像典韦、许褚这样的武将,武将可守江山,但没能改变政治走向。他没有把奖励寒族作为一项政策推行下去。反而司马懿将陈群的九品中正制适当改良,发掘出了邓艾这样的人才,这真是历史的反讽。

  从政治角度而言,曹丕是曹操事业的背叛者。曹丕疏远了曹魏宗族,也让本已强大的士族势力更加膨胀,达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曹操家族还是底蕴不足,说得好听点是习武世家,说的不好听点就是文盲家族了。这样的积淀无法使其融入上层阶级。司马懿家族是豪门大族推出来的政治上的代表。这也好不奇怪,当他们一统天下之时,就是他们内部分裂之时,八王之乱在所难免。这是当时中国上层社会持续发酵酝酿而出的大动荡,也是催生新的统治阶层的助产婆,但中华帝国中的少数民族血统让这一切变的残酷一场。公平点说,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民族仇杀实际上根本还在于阶级斗争的惨烈。以石勒为代表的少数民族人士是被当做奴隶对待的,他们总是等待时机复仇,这也给我们的天空带来一抹异色。

  西晋灭亡,东晋建立也没能阻挡士族上层的相互争斗,宋武帝刘裕这为寒门子弟就是这样争斗的反动,但最终被拨乱反正了。从此,中国的南方被大地主阶级控制住了,中国的南方变成了不同的颜色。北方的大族们在少数民族的威吓下,放下了尊严,主动投降,但也免不了被杀戮。而后通过通婚,变成了新的模样。既有汉族的诗书礼仪,也有少数民族的暴虐血腥,这从隋炀帝的双面性格中可见一斑。北统一南也在于南是被大地主控制的南,只要是大地主掌控,内部分裂就无法解决。北方一旦重归大一统,南方也就之日而下了。这就是晋朝的启示。

  曹操是一个人战斗,司马懿不是一个人战斗,所以司马懿熬死了曹操,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司马懿掌权并不是民族的幸事,反而是灾难的开端,老百姓无人保护,暴尸荒野了。少数民族是修正机,修正偏离的航向。但当中国经济继续向前发展,大地主的统治无法动摇之时,大地主就起而推动民主,推翻皇帝了。少数民族最后入主中原,也在于大地主的配合,这最能符合他们的利益。这体现在儒学的改变上,程朱理学和王阳明心学在最根本上反对权力集中,追求道统,反而弱化了对少数民族的排斥。中国从隋唐到宋开启了武治到文治的转变,士大夫正式成为统治阶级,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成为共识,胥吏之害也成了应有之义,老百姓也就彻底倾覆于大山之下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