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顽石:走进凤凰

2017-06-05 15:46:3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神秘湘西,美丽凤凰,一直是我心中追逐的梦想。

  从未踏足湘西,身为湖湘子弟的我,不仅仅是遗憾,更有羞赧。最近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终于走进了这片神奇的土地,于是有了一个白天两个晚上的凤凰之旅。可惜的是,我只是如蜻蜓点水般掠过,并未来得及做细致入微的欣赏与有滋有味的咀嚼,但就在这匆匆一瞥中,古城凤凰已经让我无比震惊,她的美令我先是瞠目结舌继而心旌摇曳最后浑然忘我,我一头便扎入了她的怀中……

 

  古城印象

  两列连绵起伏蜿蜒曲折苍苍翠翠的山脉夹着一条明澈见底缓缓流动散散漫漫的沱江姗姗而来,她带着清幽带着神秘带着灵性也带着宿命迤逦流经位于湘、黔、川(如今应该叫渝)三省交界处的一座酷似凤凰的山的东北面,到了这里,一脉江水更见平缓更增妩媚更添妖娆更显风致。于是,沱江就依傍在凤凰山下小憩,这一小憩,就让她诞育了一座平朴而又充满野性的边城——凤凰古镇。

  凤凰古镇就坐落在美丽的沱江两岸。她不施粉黛,却国色天香。

  沱江两岸,层峦叠翠,却少有古木参天,因为覆盖了一层薄土的山的内里全是坚硬的岩石,因此很难长出直冲云霄的大树,但这里的山却又不肯裸露狰狞,不愿以势压人,满山绿草茵茵,灌木丛生,小树林立,倒映江中,使沱江流淌着一路翠绿。博大、厚重、坚硬、倔强是山的品格,温柔、妩媚、清秀、隽永是河的风姿,这山,这水,不就是湘西凤凰人的写照么?苗族、土家族、汉族在这里世代杂居,千百年的争强斗狠与和谐共处,山的熏陶水的滋润,绵延成了湘西人特有的性格——质朴纯厚、自然大方、真诚友善、刚强执着、百折不挠、霸蛮血性;这里的灵山秀水与民俗民歌积淀成了湖湘文化的一个绚烂的分支。一片神秘的土地,一段远古的回忆,一篇野性而壮丽的史诗……这里的风景宛若水墨山水画,这里的人仿佛从童话世界向你悠然走来。

  岁月悠悠

  清晨,漫步在凤凰古镇,踯蹰在淅淅沥沥的雨中,摩挲着古城上淡红色的墙砖,吮吸着从远古飘来的带着野性的乡土气息,仿佛置身于斑斓的历史画卷里。南方长城,折射出曾经的刀光剑影;悠悠沱江,见证了远去的鼓角铮鸣……烽烟不再,遗迹犹存,我仍然感觉这里的每一垛城墙,每一块青石板,每一座吊脚楼,甚至山上的每一棵小草,河里的每一个水泡,都在向我述说着一个个故事,一段段传奇,或是若干叱咤风云的人物。凝望时空的苍穹,我看见凤凰从上古传说中翩然飞来(这里的苗民尊奉蚩尤为祖先),她飘荡在先秦楚国的猎猎旌麾上,她穿过秦时烟云,跨越汉唐雄关,踏宋浪元沙,沐明月清风……她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哺育了民族英雄郑国鸿、血性封疆大吏田兴恕、民国第一任民选总理熊希龄,她用自己的乳汁滋养了一代文豪、乡土文学之父沈从文,她给画苑怪杰黄永玉以灵感,予乐坛奇才谭盾以启迪……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凤凰以其最神秘的面纱最美丽的传说、以其自身的特殊位置(凤凰长期是湘西政治、文化中心)和产生的风云人物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时至今日,每天来凤凰寻幽览胜的中外游客在这座小城里已经是摩肩接踵,更有不计其数的人在向往着、计划着前来一探究竟。

  撑着雨伞,穿越游人如织的古镇中心,沿沱江边的青石古道而下,朝少人处一路行来,就到了听涛山下,背靠青山,面临绿水,文学巨匠沈从文就长眠于此。有两条用青色的石头铺砌的交叉的小路通向从文墓地,于是交叉的小路和上面的墓地就构成了“文”字造型,而从文墓就位于“文”字形的点上。沈从文墓其实没有墓,只有一块状如云茹的天然五彩石碑矗立在这里,碑石正面,集先生手迹:“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朴素的文字,一如先生为文做人,留给世人的是关于人性关乎生命的不尽的哲理思索;背面,为先生妻妹张充和撰联并书:“不折不从,星斗其文;亦慈亦让,赤子其人。”此联对先生的成就与人品作了恰如其分的概括。在小路交叉的点上,有国画大师黄永玉为其表叔题写的耐人寻味的诗句:“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就是回到故乡。”此地有四季不败之花,春夏常绿之树。整个墓地给我的感觉就是——朴拙天然,就如同这座古城,也如同这里的山山水水,当然也如同经历曲折成就斐然却依然葆有凤凰人本性的沈从文先生。登上先生墓地,高山仰止之感油然而生,我看到了朦胧而纯净的《边城》的倩影,邂逅了美丽而水灵的翠翠;我听到了厚实而大气的《长河》的涛声,感受到了老水手实在而知足的趣味……我想起了那个生于人间天堂苏州的冷傲的美丽才女张兆和,想起那场马拉松式的爱情追逐,想起乡下人沈从文勇往直前百折不挠的求爱经历,想起他们携手并肩相濡以沫走过的风风雨雨……现在,他们相伴于听涛山下,沱江岸边,为古老的小城抹上了圣洁的光辉。我想起了“世间最美的坟墓”,想起了俄罗斯天才文学家托尔斯泰,两位大师的坟墓因其相同的朴素,必将成为(其实也正在成为)与文学有关联而心灵纯净的人们心中永恒的圣地。

  美哉斯人

  驱车前往凤凰,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九点四十分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进入凤凰的路标,可走了许久,前面依然漆黑一团,该不会是走错路了吧,我们不得不在一家还亮着灯光的农户前停下车来,我上前去敲了几下,里间走出一个赤条条的约摸八九岁的小男孩,亮着澄澈的眸子,丝毫没有城里孩子那种遇见生人的谨慎,他大大方方自自然然告诉我,拐过弯就到了凤凰城。果然,几分钟后,我们就看见了灯火辉映下的古城。第二天傍晚,我独自徐行在沱江边,看到一群男孩,全都光着身子,在清澈的河水中追逐、嬉戏,他们时而沉入江底、时而浮出水面,时而爬上高高的桥面纵身跃入水中,游泳和跳水的动作毫不规范,却在平静流淌的水中激起阵阵喧腾的浪花。周围的游人和两岸的风景渐渐退去,我眼前的世界只有这群赤身裸体的孩子,我分明看见,这群野性而纯真的孩子里就有小小的沈从文……

  我到凤凰的先一天预订了沱江宾馆的客房,可路途比我们预计的更远,尤其是从怀化到凤凰一百来公里山路夜路更让我们耽误了不少时间,出怀化后我给酒店打了电话,可酒店在联系不上我们以后把我们预订的客房给了别的客人。在我还没来得及表达我的不满的时候,酒店的老板娘连忙向我道歉,说是联系我们不上,那么晚以为我们不去了,随即就叫她的妹妹联系其他酒店,还让她妹妹亲自到他们认为可能符合我们要求的酒店去察看,并为我们代交了200元押金才给我们订到住房,老板娘的妹妹还在南华门一直等着我们的到来,直至把我们送到她们代订的酒店将我们安顿好才离开。我除了感动,就是觉得温暖。第二天,我们搬进了沱江宾馆,一家又干净又温馨的临江小宾馆。临走的时候,我们都要了酒店的联系电话,我再去凤凰的时候,一定还要住进沱江宾馆;我的朋友去的时候,我也将向他们推荐这家宾馆。其实,在我想来,沱江宾馆一定不止这一家,或许每家大大小小的酒店都是沱江宾馆。因为这是唐老师告诉我的,我找不出怀疑的理由。

  沱江宾馆的老板娘为我们请了一个导游,她个子小巧,初看上去还以为是一个刚刚初中毕业的学生,接触后,才感觉到她举止得体,说话文雅,素质挺高。一问之下,才知道她竟是我们的同行,也是苗家妹子,放暑假了,唐老师就出来做兼职导游。唐老师一路用标准的普通话给我们娓娓述说着凤凰的历史掌故,描绘着凤凰的风土人情,偶尔会用当地的方言甚至是我们完全不懂的苗语自言自语,看着一脸茫然的我们,她会调皮的眨眨眼睛。她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没有我在其他地方遇到过的导游的精明与油滑,伴我们一路走来,一如这清泠泠的沱江。我感觉她就是翠翠,美丽而淳朴。我问她:“你就是翠翠么?”她说不是,我哑然失笑,她的确不是,她心仪的苗家阿哥就在这凤凰城里日日陪伴着她,不用像翠翠那样要去等待一个未知的遥远的将来。她和她的阿哥也不用在河的两岸唱着山歌来倾诉心中的爱情,他们也早就习惯了使用短信、电话、QQ、E-mail这些越来越现代也越来越直接的情感表达方式。翠翠会从我们的视野中远去么?

  就要离开凤凰的这天清晨,当我的同伴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我却再一次留连在沱江边。河水蒸腾起淡淡的乳白色的雾气,给沱江笼上了薄薄的轻纱,使得这条给凤凰带来滋润带来灵性的母亲河更见风姿绰约,我久久地伫立在江边,凝望着她的容颜,倾倒于她的韵致,吮吸着她的芬芳……陆陆续续,河的两边有了若干妇女在浣洗衣服,她们并不只是埋头各洗各的,而是一簇一簇的聚在一起洗,边洗边聊,有说有笑,有些还用棒棰棰打着。她们自己的穿着也很随意,色彩也多种多样,但她们胳膊和腿一律被河水漂洗得白白的,嫩嫩的,在两岸青山的衬托下,在古镇宁静的清晨里,在氤氲的水气中,随意挥洒出一幅恬静的饶有趣味的乡村生活画;哗哗的流水声混合着她们的欢笑和着棒棰打出的节拍,构成了一曲自然欢快的轻音乐,随汩汩的江水一起流淌。蜂拥而来的游人应该给凤凰人带来了不菲的收入吧,何以她们不用洗衣机各自在家就把衣服轻松的洗了而要固守这种原始的洗衣方式?是对被钢筋水泥阻隔了的人与人的正常交流的厌恶,还是对因机器的进步而退化了我们人类本能的逆反?

  后记

  到过了南北西东,也看过许多名胜,最爱的还是凤凰美景。

  凤凰是含蓄而浪漫的诗歌,是极富想象力的画卷,是流淌了千年的音乐。凤凰是史学,沱江孕育了湘西独特的文明;凤凰是艺术,不仅诉诸视觉听觉更诉诸心灵;凤凰更是哲学,山水风物,无不给人生命和智慧的启迪。离开凤凰好些天了,连绵的青山,明净的沱江,从文墓地、文昌阁小学……更有那些野性的孩子纯朴的男男女女,依然萦怀,久不动笔的我,最终按捺不住对她的偏爱,喷薄出上面的文字。

  离开凤凰的时候,我许下一个心愿:当我退休后,我一定要到凤凰长住,找一个学校,给孩子们义务上点课,然后就终老在美丽的凤凰……只是,若干年后,当我再踏足凤凰的时候,那里的天还会这么蓝山还是这么绿水还有这般清么?那里的孩子还会如此纯真男人依旧这样墩厚女人仍然这般美丽么?

  2008.7.11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