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顽石:给《皇帝的新装》写个尾声

2017-04-21 11:41:0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皇帝的新装》是安徒生奉献给文学殿堂的经典童话,作品深刻揭露了以皇帝为首的统治阶级的贪婪、虚荣和愚蠢。该童话情节结构完整,故事发生、发展之后,皇帝于大庭广众之中、众目睽睽之下巡游(裸奔)就是情节的高潮,而天真的孩子揭穿谎言让百姓都说出了“他实在没穿什么衣服呀”则是故事的结局。可这篇童话并没有尾声,皇帝的愚蠢彻底露馅之后,皇帝和他的大臣们会怎么补救呢?作者并没有告诉我们,不过这样一来,读者也就有了想象的空间。

  顽石评点时事总犯忌讳,于无聊之中忽发奇想,何不尝试着给《皇帝的新装》续写一个尾声?虽然不免狗尾续貂之嫌,但如果能抛砖引玉,激发起更多人续写的兴趣,那也不失为一桩快事。于是,顽石不揣鄙陋,给这篇童话续写了一个尾声。

  皇帝的新装

  许多年前,有一个皇帝,为了穿得漂亮,不惜把所有的钱都花掉。他既不关心他的军队,也不喜欢去看戏,也不喜欢乘着马车去游公园——除非是为了去炫耀一下他的新衣服。他每一天每个小时都要换一套衣服。人们提到他,总是说:“皇上在更衣室里。”

  有一天,他的京城来了两个骗子,自称是织工,说能织出人间最美丽的布。这种布不仅色彩和图案都分外美观,而且缝出来的衣服还有一种奇怪的特性:任何不称职的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

  “那真是理想的衣服!”皇帝心里想,“我穿了这样的衣服,就可以看出在我的王国里哪些人不称职;我就可以辨别出哪些是聪明人,哪些是傻子。是的,我要叫他们马上为我织出这样的布来。”于是他付了许多钱给这两个骗子,好让他们马上开始工作。

  他们摆出两架织布机,装作是在工作的样子,可是他们的织布机上连一点东西的影子也没有。他们急迫地请求发给他们一些最细的生丝和最好的金子。他们把这些东西都装进自己的腰包,只在那两架空织布机上忙忙碌碌,直到深夜。

  “我倒很想知道衣料究竟织得怎样了。”皇帝想。不过,想起凡是愚蠢或不称职的人就看不见这布,心里的确感到不大自然。他相信自己是无须害怕的,但仍然觉得先派一个人去看看工作的进展情形比较妥当。全城的人都听说这织品有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所以大家也都渴望借这个机会测验一下:他们的邻人究竟有多么笨,或者有多么傻。

  “我要派我诚实的老大臣到织工那儿去。”皇帝想,“他最能看出这布料是什么样子,因为他很有理智,就称职这点说,谁也不及他。”

  这位善良的老大臣来到那两个骗子的屋子里,看见他们正在空织布机上忙碌地工作。

  “愿上帝可怜我吧!”老大臣想,他把眼睛睁得特别大,“我什么东西也没有看见!”但是他没敢把这句话说出口来。

  那两个骗子请他走近一点,同时指着那两架空织布机问他花纹是不是很美丽,色彩是不是很漂亮。可怜的老大臣眼睛越睁越大,仍然看不见什么东西,因为的确没有东西。

  “我的老天爷!”他想,“难道我是愚蠢的吗?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这一点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难道我是不称职的吗?不成!我决不能让人知道我看不见布料。”

  “哎,您一点意见也没有吗?”一个正在织布的骗子说。

  “哎呀,美极了!真是美极了!”老大臣一边说,一边从他的眼镜里仔细地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是的,我将要呈报皇上,我对这布料非常满意。”

  “嗯,我们听了非常高兴。”两个骗子齐声说。于是他们就把色彩和稀有的花纹描述了一番,还加上些名词。老大臣注意地听着,以便回到皇帝那儿可以照样背出来。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

  这两个骗子又要了更多的钱,更多的生丝和金子,说是为了织布的需要。他们把这些东西全装进了腰包。

  过了不久,皇帝又派了另外一位诚实的官员去看工作进行的情况。这位官员的运气并不比头一位大臣好:他看了又看,但是那两架空织布机上什么也没有,他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

  “你看这段布美不美?”两个骗子问。他们指着,描述着一些美丽的花纹但事实上它们并不存在。

  “我并不愚蠢呀!”这位官员想,“这大概是我不配有现在这样好的官职吧。这也真够滑稽,但是我决不能让人看出来。”他就把他完全没看见的布称赞了一番,同时保证说,他对这些美丽的色彩和巧妙的花纹感到很满意。“是的,那真是太美了!”他对皇帝说。

  城里所有的人都在谈论着这美丽的布料。

  皇帝很想亲自去看一次。他选了一群特别圈定的随员其中包括已经去看过的那两位诚实的大臣。他就到那两个狡猾的骗子那里。这两个家伙正在以全副精力织布,但是一根丝的影子也看不见。

  “您看这布华丽不华丽?”那两位诚实的官员说,“陛下请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他们指着那架空织布机,他们相信别人一定看得见布料。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皇帝心里想,“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这可骇人听闻了。难道我是一个愚蠢的人吗?难道我不够资格当皇帝吗?这可是最可怕的事情。”“哎呀,真是美极了!”皇帝说,“我十二分满意!”

  于是他点头表示满意。他仔细地看着织布机,他不愿说出什么也没看到。跟着他来的全体随员也仔细地看了又看,可是他们也没比别人看到更多的东西。他们像皇帝一样,也说:“哎呀,真是美极了!”他们向皇帝建议,用这新的、美丽的布料做成衣服,穿着这衣服去参加快要举行的游行大典。“这布是华丽的!精致的!无双的!”每人都随声附和着。每人都有说不出的快乐。皇帝赐给骗子“御聘织师”的头衔,封他们为爵士,并授予一枚可以挂在扣眼上的勋章。

  第二天早上,游行大典就要举行了。头一天夜晚,两个骗子整夜点起十六支以上的蜡烛。人们可以看到他们是在赶夜工,要把皇帝的新衣完成。他们装作从织布机上取下布料,用两把大剪刀在空中裁了一阵子,同时用没有穿线的针缝了一通。最后,他们齐声说:“请看!新衣服缝好了!”

  皇帝亲自带着一群最高贵的骑士们来了。两个骗子各举起一只手,好像拿着一件什么东西似的。他们说:“请看吧,这是裤子,这是袍子,这是外衣。”“这些衣服轻柔得像蜘蛛网一样,穿的人会觉得好像身上没有什么东西似的,这也正是这些衣服的优点。”

  “一点也不错。”所有的骑士都说。可是他们什么也看不见,因为什么东西也没有。

  “现在请皇上脱下衣服,”两个骗子说,“好让我们在这个大镜子面前为您换上新衣。”

  皇帝把他所有的衣服都脱下来了。两个骗子装作一件一件地把他们刚才缝好的新衣服交给他。他们在他的腰周围弄了一阵子,好像是为他系上一件什么东西似的----这就是后裙。皇上在镜子面前转了转身子,扭了扭腰。

  “上帝,这衣服多么合身啊!裁得多么好看啊!”大家都说,“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这真是贵重的衣服。”

  “大家都在外面等待,准备好了华盖,以便举在陛下头顶上去参加游行大典。”典礼官说。

  “对,我已经穿好了。”皇帝说,“这衣服合我的身吗?”于是他又在镜子面前把身子转动了一下,因为他要使大家觉得他在认真地观看他的美丽的新装。

  那些托后裙的内臣都把手在地上东摸西摸,好像他们正在拾起衣裙似的。他们开步走,手中托着空气他们不敢让人瞧出他们实在什么东西也没看见。

  这样,皇帝就在那个富丽的华盖下游行起来了。站在街上和窗子里的人都说:“乖乖!皇上的新装真是漂亮!他上衣下面的后裙是多么美丽!这件衣服真合他的身材!”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什么也看不见,因为这样就会显出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皇帝所有的衣服从来没有获得过这样的称赞。

  “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穿呀!”一个小孩子最后叫了出来。

  “上帝哟,你听这个天真的声音!”爸爸说。于是大家把这孩子讲的话私下里低声地传播开来。

  “他并没穿什么衣服!有一个小孩子说他并没穿什么衣服呀!”

  “他实在没穿什么衣服呀!”最后所有的百姓都说。皇帝有点儿发抖,因为他觉得百姓们所讲的话似乎是真的。不过他心里却这样想:“我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因此他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他的内臣们跟在他后面走,手中托着一条并不存在的后裙。

  【续写】

  皇帝游行完毕,尽管很疲劳,也很沮丧,但他还是召集大臣们开了个紧急御前会议。皇帝气急败坏地说:“你们这帮蠢货,把我给害苦了!现在老百姓都在传我的笑话,你们说该如何补救?”

  最先去看织布的诚实的大臣说:“老臣愿为陛下献上三条计策:

  第一,立即将‘巡游’、‘裸奔’、‘新装’升格为敏感词汇,凡出现这些词汇的文章一律封杀。如此一来,屁民们虽然不免私底下还会议论几句,但不能形诸文字、上传网络,这不仅可以大大减轻此次事件的负面影响,更主要的是可以保证这个丑闻不能传于后世。

  第二,发展更多眼线,让他们去百姓中打探盯梢,发现议论皇帝宽衣解带的刁民须立即举报,举报一次,奖赏五毛,被举报者,轻则请来喝茶,重则处置以余孽罪。

  第三,尽快找到那两个骗子,作为特殊人才,破格委以重任,如担任中枢首席智囊等。”

  其余大臣都称赞这三个计策高明,皇帝也觉得确实是好主意。御前会议结束,大臣们立即分头落实会议决定。很快,有关皇帝裸奔的消息就被控制住不再传播,除了安徒生留给后世的那个童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