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曹耀成:我是另类的人民,在《人民的名义》找不到影子

2017-04-22 15:16:47  来源:微信“草野思想库”  作者:曹耀成
点击:   评论: (查看)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才播几集就已经火了。现在已播放过半,人们议论的热度不减。草根网也有多篇议论的文章。某草根博主“一口气28小时不间断看的三十集”,呈现一种高度亢奋和高度集中状态。因为他在《人民的名义》找到了他自己的影子;剧中许多人物和故事,也和他自己曾经的经历高度相似!

  因为参与讨论,草根网评论员黑狗兄质问我:“你是不是电视剧里,那位高书记培养出来的陈清泉秘书?”

  黑狗兄不能理解,我是另类的人民,在《人民的名义》找不到任何影子。如果偏要在《人民的名义》找到我的影子,最接近的或许是那个未曾露面只出现在高育良口中让祁同伟绝望过的榜样——某偏僻乡镇检察院干了三十多年的老所长。老所长大小还是个“官”,我连什么“官”都没当过。

  高中毕业回乡后,我只会埋头劳动,无论集体活还是私家活,决不偷懒,更不会奉迎大队、公社领导谋个干部当当。因此,在生产队务农近三年,连生产队干部都没当过。

  七四年推荐招生,大队把我作为陪衬推到学区,遇到的学区指导员(即后来的学区主任或中心学校校长一类干部)是个学校工友出身的全国劳模,曾和众多劳模一起上过天安门。指导员为主的一班招考人员没有任何文化知识问题可以问住我,惜才之心顿起,把我送到了一所师范学校。那个时候虽然很不注重文化知识,但在师范学校,我的数学解题能力仍然出众。因此七六年毕业时,没有任何关系的我因工作需要分到了全县最好的学区——城关学区,那里有一所初中很需要一位数学教师。在城关学区当老师的时候,我仍然能像农民一样,在农忙季节与学校所在地的社员参加双抢支农劳动,得到表彰。有个公社副书记在学校所在大队蹲点时为自家建房锯了若干门框。若他请我们帮忙搬运,我会帮忙的。但他要大队的一个支委出面,要我们一班老师把门框搬到大队部去。别人搬一块,我搬了两块。到了大队部要装车,说是某副书记的,我又把门框搬回了。该副书记也莫奈我何。

  七七年恢复高考,我为摘掉工农兵学员这顶帽子,参加了高考,但只填了一个志愿,湖南师范学院数学系,如愿录取。毕业时主动要求回县,出乎我意料的是,县教育局局长要照顾关系没有如愿,便拿我作出气筒,把我分到一所农村高中去了。农村高中就农村高中吧,只要有个地方教书就行。我不仅自己在那所农村高中安心工作,还把在城郊学区(后来城关公社分出了一个城郊公社,城关学区也相应分出了一个城郊学区)教小学的妻子也调到该农村中学去当职员了,我在那里干了九年半后才调入县一中。我调入一中后,妻子被迫重回小学教书。该中学有一个校领导是文革前考入湖南师院的,在他负责学校工作前很看重我,主持工作后一段时间内也比较倚重我,但经不住我常口无遮拦为普通老师说话,使他难堪,渐渐地,我成了该校唯一靠边的党员。在县一中的境况也差不多。以至于我妻直到退休,也未被照顾调入县城。校长还当面对我说,别人有关系,我没有关系。

  谁说我没关系?关系是拉出来的。该校长不就住在我楼下吗?接替该校长的校长是师范的同学。再后来的校长就住我对门,住进时还是一个普通老师。再后来的校长是我的学生,师大毕业的。何况我还有个学生在省委组织部,市县许多干部把他当爷一般哄着。只是让我拉关系,没那个必要!

  我这种人民有吗?有。我这种人民多吗?不多。我这种人民多了,干部腐败就难多了。

  领导干部产生于人民。从赵德汉、祁同伟到副国级领导赵立春都产生于人民。

  人民是干部生存的土壤。若下级都像李达康、易学习,则赵氏父子想开月牙湖美食城也难。若下级都像程度、丁义珍、陈清泉、刘新建、祁同伟,则赵立春、高育良们则会加速走向腐败,李达康也难免为腐败分子背锅。人满一百,形形色色。人民是形形色色的。“官”也是形形色色的。有人说无官无贪,我坚决反对。腐败的清末、民国还有清廉能干的官,何况人民共和国的干部。都说郑胜利这个角色纯属多余,其实郑胜利也反映出部分人民的落后性。尽管有郑西坡那样正直的父亲看管着,郑胜利仍然招摇撞骗游走在犯罪的边缘。别看郑胜利说到刘新建等腐败分子时呸呸连声,若郑胜利有职务之便,焉知不大肆腐败?所以,毛泽东在提出相信群众的同时,还强调要教育群众。

  要把腐败减轻再减轻,于国家层面而言需要严明吏治,严明规章制度和法律。于社会而言,需要形成贪腐可耻的舆论氛围和有腐败必检举的群众监督。薄某不算贪腐,刘志军不算贪腐,什么才算贪腐?不论左右,有功无功,一旦查明有贪腐行为,就要口诛笔伐,该受到法律惩处就要受到法律惩处。于个人而言,需要加强修养,敬畏法律,设心处地为他人着想,心存对弱势人群的怜悯,不趋炎附势,切忌贪妒。赵德汉、祁同伟都说自己穷怕了。哪是穷怕了,是贪妒恶性膨胀以至于变态了。贪得钱不敢用反而提心吊胆活受罪还贪那么多,不是变态了是什么?明知不爱梁璐还要下跪求婚,一辈子看着不顺眼,不是攀比权势因妒酿恨么?

  土壤改良了,环境优化了,才能大批产生廉洁能干的干部。我不能像侯亮平等人一样战斗在反腐前线。但作为一个教师,曾经尽可能教育自己的学生遵纪守法,达者不以权谋私,富者不以财凌人,穷者不怨天尤人,不也是为改良土壤、优化环境尽了绵薄之力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