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中国各层级官员的荧幕形象初呈现——揭开中国官场面纱的《我不是潘金莲》

2017-02-05 17:07:47  来源:非菩提者  作者:陈培永
点击:   评论: (查看)

  囿于特有的政治文化环境,中国电影极少能呈现中国官场的真实生态,极少能够展示中国各层级官员的大屏幕形象。

  近几年,冯小刚导演、主演的电影不断试探性地触碰中国官场政治,从《私人订制》范伟扮演的假领导,到《老炮儿》中一直未曾出面的南方某省省长,再到《我不是潘金莲》中法院院长、县长、市长、省长以及北京的首长等众多官员集体亮相,从含沙射影、若隐若现到完全展现,不得不说一直未被触碰的中国官场政治(现实版的而不是歌颂版的)现在总算在电影中出场了,在报纸和电视上不断被报道的人民代表大会以及各式会议被演出来了,中国各层级官员的荧幕形象初步展示了出来。

  但电影所呈现出来的官员形象基本上都是割裂的,总体上呈现出三个方面的对立:

  第一,庙堂之人与山野之人。官员割裂的根源在于身居庙堂之上,干着庙堂之事,却又来自于山野,或者本性还是在山野,或者还是要处理山野之人的山野之事。高高在上的庙堂之人怎么能够处理好山野之人的山野之事,又怎么能够摆脱自己的山野本性呢?

  第二,傲慢之人与卑微之人。傲慢是身在层级制中的官员的必然特质,如同卑微一样。上级与下级必然是傲慢与卑微的关系,上级是傲慢者,只是相对于下级而言,相对于自己的上级则又是卑微的。关键是哪一个上级没有上级呢?哪一个下级没有下级呢?

  第三,肱骨之人与无奈之人。每一个官员都是重要人物,在县里、市里以及省里都是举足轻重之人,都是能够会讲大道理能去指导干大事的人,说的话都是有人拿笔记本去记的人,但每一个官员在这种层级制中又都是无奈的人,他的指示得不到落实,他本身也无法解决自己所要求的事情。

  不仅仅李雪莲是无奈的,每一个官员也是无奈的。没有人是真正的主宰者、操控者,没有人能够解决这种看似荒谬的假离婚的事情。这种状况不仅是科层制的问题,还反映了今天中国社会的现实,在政治文明发展的进程中,官员和普通大众还没能够适应新的政治文明,所以只能在渐渐萌生的法治意识中似懂非懂的无奈着。

  《我不是潘金莲》虽然展示的官员形象还不够多不够细致,但这些足以保证稍有接触官场的人一定会会心一笑,足以让那些没有接触的人满足了猎奇心理。

  毕竟电影还是试探性的、破冰性、讽刺性的,其所使用的未占满屏幕的小圆形和小方形的形式,似乎暗含着还有一些东西不能完全展示的寓意。这种欲说还羞、欲遮还现的矛盾纠结还是能窥探一二的。

  最为重要的是,电影呈现出来的官员形象总给人一种很假的感觉,在把官员的神秘性去掉的同时贴上了同质性的能说不能做、能做做不好的标签,官员真实的面容和境况还需要更真实的、更丰满的呈现。

  中国政治文明已经发展到了这个时代,政治的祛魅化必须启程,官场的神秘化必须被打破,官员的妖魔化必须被祛除。官员也是人,也需要有血有肉、有理性有情绪,有正义有自私,需要更为常态化地展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