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太原民警被判决| 老民警谈谈身边的警察故事

2016-11-17 15:41:42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风随我动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太原派出所民警的案件被判决,……围绕着这一案件,莫衷一是,议论纷纷,进而发展到对公安机关和公安民警的评价。

  笔者曾经在公安机关工作,而后去而复返,最终可能还是要离开。无他,现实、生活、工作以及其他原因……这么多年,感触颇多,笔者在此无意评价案件本身,只想趁此机会,与读者分享一二。

  警察有罚款任务?

  刚进公安机关工作时,由于各地差异,很多基层公安机关经费是很不足的。放在我们这里,基层科所队不但没有经费,而且每月还有罚款任务,上交至财政,再返还以维持运转,这其中刑警破案要占很大一部分,因为破案需要经费。当时,对命案的投入是局党委组织,一星期3万,如果破不了,就由刑侦责任区中队负责。经费,也是自己想办法。不过,当时盛传的“报案费”之类是没有的。

  至于装备,也是各县公安机关根据自己经费买,无论是枪支、弹药,还是其他。当时,各派出所户籍室的电脑,是协管员自己掏钱买,那可是一大笔钱,说是返还,也不晓得最后结果如何。要想当科所队长,得有本事买或赊一辆车,而后从财政返还款里面慢慢扣。

  最值得一提的是,99式警服下发时,民警颇多怨言,认为和“美帝国主义”一样了,但还是很羡慕。不过,得自己掏腰包买,有钱的能买得起,没钱的就只能干看。不过,开初老百姓是不认账的,以为穿老警服的是正经“八路”,而穿新警服的是“伪军”,一时传为笑谈。至于子弹,那时候也就随手枪配的几发,想打枪,得自己找门路。

  

  99式警服

  很多时候,非警务活动,比如催粮派款时,需要派出所配合,民警们总是想办法蹭点油钱的。

  这些情况,可以理解,因为那时候国家整体穷,财政困难,然而由此造成的一些印象遗留至今,以至于现在还流传着“警察有罚款任务”的说法。在这里,郑重声明,至少十年以前,已经没有这一说了。而且,辅警员们的工资都纳入财政预算了,当然很多地方“三险一金”什么的还没落实,但普遍给一线民警、协警员买意外伤害保险啥的。

  至于交警贴罚单这事儿,笔者没多少接触,不是很清楚,但确实没有必要为经费、工资什么的贴罚单。更别提奖金了,现在工作没有说你罚款多了,就能有奖金,只有立功才会有。当然,破案追逃是有任务数的,百名民警破案数啊、查处治安案件数是有指标的,交警贴单是其中的查处违法行为措施之一,说有指标也不为过;但说为罚款,就错了,现在罚款是通过银行交,归国库所有,落不到交警口袋里。

  归根结底,还是大家要遵守交通秩序,很多朋友对别人乱停乱放、占道、大声鸣笛、强行插车等等是气愤不已,骂交警“死哪儿去了”,但轮到自己被贴单、处罚,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挺有意思。如果朋友们遵守交通法规,到时候交警想贴也贴不成了,他们总不可能看车牌贴单吧。但就公安机关来说,最注重的是四项指标,即交通事故数、受伤人数、死亡数和经济损失数,这才是衡量交通秩序的根本标准。

  关于辅警

  这里也需要提一下辅警这支队伍,一直以来,都说辅警员们的素质低。这里澄清个误会,早年间的辅警,很多都是保卫科干部、村干部、复员军人居多,而且还转正过一批,所以那时候素质还是非常高的,其中一些辅警对基层工作非常了解,工作能力也强,不次于正式民警,甚至极个别的比某些中层干部水平还要高。

  而且因为此前的转正,使得很有一批人抱有幻想,也希望能转正,但警察是公务员序列,凡进必考,希望彻底破灭了,于是纷纷离开,能坚持到现在的,也不过是百分之一。

  我最熟悉的,也就是从97年工作到现在,但最近接触到还有从89年还是90年代初工作到现在的。很多情况下,他们属于接受咨询的角色,还有出警、处置事件、调解矛盾纠纷时镇场子的角色,因为地域清楚、人头熟、好沟通,中国人重面子,很多情况,有些正式民警尤其是新民警、甚至科所队长处置的政治效果、社会效果都没有他们好。这其中兼职搞个商店啊、摆个摊之类的很普遍,因为靠工资实在活不下去,老了也没着落,最大的希望是最后能有个所谓的“说法”。

  对这种情况,公安部已经出台辅警员的相关待遇,各地在陆陆续续落实,有的已经落实,他们的愿望有望实现或者已经实现。但现在很多新辅警,大多是大中专院校毕业,就个人学历而言,不低,但很多投身其中是抱着对警察这个行业的幻想和想象来的,实际工作一看,和想象的差远了,“工作苦、待遇低、还挨骂,不过两三年就辞职,人员更替和走马灯差不多。好在,辅警大多负责巡逻,也还能暂时维持。

  也有很多年轻人,通过在公安局的经历,进而考上其他单位。因为在这里很多时候需要动笔,而申论是考试的重要内容。因为很多单位缺笔杆子,我指导过的大约有六七人,好不容易培养出来了,都去考其他单位或者调离了,可以理解,“人往高处走”嘛,但公安局也就成了专给人做嫁衣的培训基地了。

  

  辅警工作复杂。图为某地辅警在警察带队巡逻时抓获犯罪嫌疑人

  十年之前……

  自2004年、2005年以后,随着公安机关经费纳入财政保障,情况开始大幅度改观。由于很多地方政府也拮据,扣留这部分钱的情况也有。

  当时,市里组织财政、发改委等十几个部门领导下来调研,兄弟县公安局的办公桌因为潮湿都长出蘑菇了,掀开一个派出所的锅,里面是大半锅土豆白菜,还是早上吃剩下的。要说明的是,这不是提前布置的,虽然有装穷些好多要经费的想法,但不会拿这菜装穷,太丢人了,也没想到领导们会去灶房掀锅盖。市局局长当时嘴都哆嗦了。

  座谈会的时候,我也参加了。当老局长回答经费问题时,市财政局副局长当时惊讶地说,你靠这么点钱,怎么干工作的?老局长当时眼泪就下来了,他们当时眼圈也都红了。当时县里主要领导不在,出席的县委、县政府领导是没有拍板权的,但也觉得脸上挂不住,当时就表态了,要把经费落实到位。

  那时候,很多老民警是真有理想,废寝忘食,通宵达旦很是正常,吃住睡在机关,非常普遍,对于一些大要案件破不了都耿耿于怀的,很多;关系到老百姓安危和未来发展的,领导们也都愿意付出和担责任。记得当时,机关财务没有钱,老局长为了破案向朋友借钱的事有好几次;上级要求派出所改造必须限期开始,钱也是老局长找朋友借的。

  最终,经费足额拨付到位,也许是一夜之间“土包子”成“爆发户”了,也许是领导们不知道怎么花了,也许是苦日子过惯了,也许是其他原因,很是扣扣索索,给刑警队的一年经费也就是七八万块钱。

  更没想到的是,刚好百里外的山区就发生一起特大抢劫杀人案,当时使用市局设备都是需要花钱的,其他的方面就更不用说了,于是几天就花完了,吃饭加油都成问题。办公室主任、计财科负责人带了方便面、西瓜去慰问,山里人少,花钱还多,自己掏腰包都还没地方买去。专案组的老哥们把老百姓家里刚结的南瓜、西红柿、茄子、黄瓜等等已经一扫而空。

  根据办公室主任的说法,当时有很多人围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他抱着头没办法,啥话也不说,没办法。于是乎,办公室主任赶忙向当时的代理局长汇报,搞了顿猪肉粉条大烩菜、辣椒炒葱还有什么的,配刚蒸出的馒头,都狼吞虎咽,连饭店的油泼辣椒都被吃完了。据说,是据说啊,饭店的服务员说,这是哪儿来的一群人,跟要饭的一样。临走,一名专案民警可怜巴巴地向办公室主任借100块钱,说车里没油了,要下山,没钱。当时一个刑侦中队负责人是我一老哥,我问他有没有那么苦逼,他说那算啥,他连老百姓家里刚结的茄子、小辣椒都吃了个精光,老百姓说是饿狼下山了。这就是我当时离开公安机关的最后印象。

  警察的工作有多难

  说这么多,是因为当时的特殊情况,导致警民关系出现紧张的迹象,以及当时的大气候,又使得一些违规违纪违法行为难免出现,甚至于老百姓也理所当然。说个真实的笑话吧,我们这里法院去执行案件,把被执行人打了,结果人家不干了:“准公安局打人,还准你们法院打人?”这就是当时的事实。耍威风、乱打人、干的都是得罪人的活、交警很坏、刑警很厉害、公安局里没有几个好人等等等等,就是那时候普通人对警察的印象。以至于,这位朋友到派出所工作,父母是死活不同意的。我本人认识的一些党政领导干部、朋友、同学也都是这样认为的,作为个体,他们很喜欢和一些民警交往,作为一个群体,对他们的评价却非常低,真是很奇怪。

  工作以后,发现蛮不是那回事,很多时候都是调解矛盾纠纷、鸡毛蒜皮的事,老百姓有事儿拉扯着到派出所“说理”的情况很普遍。不过,那时候,很多民警都是很愿意付出的,本人就算其中之一,以至于放着百倍的高薪工作没干,就窝在那里啃凉馒头。不过,我要感谢这段经历,让自己可以平淡对待一切,试问,还有比杀人更大的事吗?

  然而,由于长期接触杀人、抢劫、强奸、卖淫嫖娼、吸毒等之类的案件,也就是所谓的“社会阴暗面”,慢慢就变得冷漠了,对一些人和事也经常恶声恶气的,和领导、同事时间谈起工作也很不耐烦,后来和父母说话也是如此,也就是很多人说的“态度恶劣”,也就是现在所谓的“经历对人性的摧残”吧。

  我们原来的技术中队长后来死活不干了,她对我说,原来杀人案现场,死者家属哭,她也跟着哭,慢慢就麻木了,哪儿那么多眼泪陪着流啊,后来,解剖尸体的时候,累了趴在尸体旁休息一会儿起来继续干,真是麻木了。我也是,照相不大会笑,很多时候说话都是冷冰冰的、一针见血,让人接受不了。

  但有侠义心的不少,当时打掉一个集轮奸、强奸、强迫卖淫、故意伤害等犯罪的恶势力团伙,主要犯罪嫌疑人作案时不满18岁,就有民警认为这样的人当时就应该击毙,免得将来出来祸害社会。

  说句题外话,很多民警平时喝酒聊天和常人差不多,但遇到事普遍没耐心,脾气比较暴躁,对家人也是如此,很多时候回去就是喝茶、休息,懒得和家里人说话,有些方面还反应迟钝。

  本人算是典型之一吧,谈起工作扯起淡来滔滔不绝,脑子反应也不慢,但遇到恋爱就不行了。当年有个女孩问我“听说女孩的腰围刚好等于男人胳膊的长度”,笔者在想一件工作,茫然地“噢”了一声,继续想事儿去了。还有个女孩说了句俄语,问我晓得啥意思不,我说回答不知道后,她说是“亲爱的,我爱你!我教你说?”当时愣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久才想起来,当时就给了自己俩大嘴巴。当然,这可能是我个人原因,和工作经历无关。

  工作这么多年,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一线民警的孩子普遍学习差些,机关科室民警孩子普遍学习好些,而且差距很大,但妻子是老师的普遍要好些。所以原来很多同事的妻子都是老师,和我一起参加工作的老哥们,曾经以某种借口集体到教育局翻档案,有重点地追,如果你说这也是一种特权,那我觉得也是无奈吧。我师父离过婚,孩子到机关里,最多说两句话、给俩钱,然后就忙工作,于是早早辍学了,前妻带走的好像考上了河北师范大学。现在的妻子是老师,带过来的孩子,当年保送北大都不去,硬是自己考上了清华,还保送硕博连读。

  面对诱惑

  在这过程中,诱惑也是免不了的,看到有些头上长角、脚底流脓的人,竟然发了,穿金戴银,酒池肉林,心里很多时候也不平衡,说实话,有时也羡慕,不羡慕是假的。当时,我们这里盗窃摩托车案件很突出,群众反映很强烈,于是我们专门组织专案组进行打击,抓住的犯罪团伙成员都拿的是2000多块钱的诺基亚、一晚上在歌厅花几千块,带的金项链比拴狗链都粗,羡慕嫉妒恨一起涌来,当然,更多的是恨吧,破不了案,老百姓骂的是我们。但也羡慕嫉妒啊,一夜收入是我们好几个月的收入啊。他们有钱,自然会“公关”,幸而我们守住了底线。

  然而,也有很多民警没有守住,有民警、中层干部甚至领导参与一些违法犯罪案件的。这其中,工作水平越高、侦查破案水平越高的人,遇到的挑战越大,因为受到的诱惑越多。需要向朋友们说明的是,很多民警是经常和灰色人物接触,甚至吃饭喝酒,很多时候是建立互信的过程,是为了侦查工作需要。

  必须指出的是,和很多人认知的不同,除非是直接参与或者当保护伞,否则很多时候要想在执法过程中违法犯罪是不那么容易的,因为案件的办理,必须经过主办民警、科室负责人、法制科审核民警、法制科长(有时还有副科长)、分管副局长、局长,都还是集体研究决定的。现在实行的是错案终身追究制,即便领导施压,最后负直接责任的还是主办民警,所以谁听招呼,也会掂量掂量的。

  说这么多,是想告诉朋友们,关于公安机关的负面印象有历史的原因,也是传言的因素,更有片面的认识,当然也有各自的经历吧。

  好几年以后,我坐出租车,和曾经的盗窃摩托车司机聊起天,他说起一名民警,说这个人很坏,当年打过他。我立刻笑了:“幸亏抓你的是警察!人家辛辛苦苦干一年,才买一辆摩托车,刚到手就被你偷走了,要是被主人抓住不打断你一条腿才怪!”他立马咧起嘴笑了。

  平常心看待警察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思想潮流的变化,公安民警的待遇、经费和装备不断改善,各方面也在慢慢发生变化,虽然和公安系统的兄弟们不时也会吃饭喝酒聊天,但所知不深,2014年因为机缘巧合的原因,我又接触到公安工作,记得原来聊的最多的是“又破了哪起案件、工作排第几”,现在很多时候聊“房子”、“车子”的更多些;原来说起破案,是跑了哪几个地方,摸排多少人,现在已然很少了,科技的发展,使民警可以不用和某些群体交往了,也不需要为了破案走访很多人了,与普通人也越来越远了;除了极个别科室、值班人员或特殊情况,也没有人睡办公室了;也不再下班还穿警服了,而是在办公室换。

  而且,我很惊奇于很多新民警不抽烟,原来几乎没有不抽烟的民警,有些人抽得少些,但不会不抽。这也是一种变化吧,也许公安工作真就变成了一种普通的工作了吧,虽然任务依然很重,压力更大了。

  相应而言,公安机关待遇越来越好了,职级并行,使民警待遇提升的空间更大了。然而,挺有意思的是,有很多民警纷纷辞职,有很多还是骨干或者中层干部,留恋公务员岗位调离或者考其他的单位的也很多。

  就我的同学、同事看,他们在其他单位相当出色,可能是都有一线经历缘故吧,反应敏捷,处置果断,很多时候敢于负责任,能迅速当场解决很多问题,按照习总书记的说法,就是“敢于担当”。当然,这是一些单位工作性质和领导决定的,某些单位需要勤请示多汇报,那就不讨喜了。

  我想说的是,很多警情的处置,是容不得多想的,即便是受过训练的,理论也永远和现实不同。民警也是人,也有血性、脾气,还有发懵的时候,各种情况不一而足,虽然职业和纪律要求他们必须理智,但说实话,有些情况真不是理智能控制的,有时处置可能就是出于人的本能罢了。所以很多年前我在纪委写论文的时候,就建议处理干部要根据主观、客观视情给予处理,也就是现在的容错免责机制。

  笔者刚参加工作时,去抓赌,有人阻拦并通风报信,冲进去就跑乱走散了,那时候我年轻,腿也快,就追到了一个人,没想到这位直接拿起旁边房子拆下来的一根碗口粗木椽,威胁说你再追,打死你!笔者手里啥都没有,赤手空拳,脑子还没转过来,一根更粗、更长的就抄在手里了。那位慌忙跑路,没看到身边是个陡坡,直接滚下去,就一瘸一拐了。我跟下去后,他靠在树上直求饶。那时,我距离所有的同事都非常远,而且孤立无援,喊也喊不到支援。

  当时因为各方面原因,所长气坏了,嗓门也大,直喊不抓了,回头找阻拦和通风报信的算账,笔者也就放了他。当时纪律松些,要放在现在,说给我个处分,我也觉得冤得慌,我不能拿自己脑袋硬顶人家木棒吧。这事儿还不算完,那位到处宣扬我放他是因为收他钱了,同事还专门问我。我当时就气得火冒三丈,要去找他。同事说算了算了的时候,笑得意味深长。

  转天,这位因为其他事被抓住,我听说后冲进去二话没说就是几个大嘴巴。这是不应该的,给我处分,我绝对接受,这算公报私仇了。

  相对而言,我要佩服我的老主任,当年他去抓人,有次被人用菜刀砍了好几下,生命垂危、意识模糊,到现在都有后遗症,还得吃药,但手里握着五四,几次想开枪,都克制住了,说犯罪嫌疑人还有一家人。

  另一个刑警队的老哥们,遭到群众围攻,他们的做法是把一个没结婚的新民警围在中间,撅起屁股:“兄弟还没结婚!我们媳妇孩子都有了,你们使劲打吧,改天咱们算账!”

  最近,我听说一位民警的应对办法,处警前把要害全部保护好,真有人打就让他打,而后叫支援,来了以后他进医院,领导慰问会带领慰问金,违法行为人家属为求谅解会道歉赔偿营养费,意外伤害报销有赔偿,还能因为受伤在家休息几天陪陪妻儿老小!我只能无语。

  想起来,很多民警说起开枪击毙罪犯后,第一时间都会想到的是会不会挨处分甚至被处理、要负刑事责任的,不开枪是不作为,开枪后有可能被认为处置失当,心里只能慨叹。我想告诉朋友们的是,警察也是人,有时也会情绪失控,也会有处置失当的情况出现,希望朋友们遇到情况,不要放大,根据实际情况就事论事就好,有些失当或违规,也会有纪律等着他们。

  要知道别说负刑事责任,就是挨个处分对民警的影响也很大。在我们这里,民警如果挨过处分,立功原则上是不考虑的。也就是说,不要想像《亮剑》里的李云龙同志那样,挨个处分和吃饭一样,过几天照样当团长、照样吃嘛嘛香,挨个处分,连所谓戴罪立功的机会都没有,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很多时候,我对一些爱心泛滥、嚷嚷着保护犯罪嫌疑人权益的情况很不理解,那么受害人和受害人家属的权益谁来保护呢?就我个人认为,很多时候,很多人发表某些言论,或者因为死伤的不是自己家人,或者也许只是博眼球罢了。反正,我是没有见过自己女儿被强奸或妻儿老小被人砍几刀、杀了的,还会给犯罪嫌疑人求情的,连原谅的都没有,更多的,生吃活剥犯罪嫌疑人的心都有。

  现在公务员比较吃香,很多基层公安机关编制反而有很多空缺。这其中不是没有原因的,任务重、压力大,还有经费和车辆问题。现在经费拨付得倒很足,很多时候年底都花不完。但这其中是有原因的,报销是个问题。

  现在去外地侦查破案,吃饭、住宿都有标准,加油用加油卡,一些支出必须用公务卡,这在其他机关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在公安机关是个问题,比如毒贩啊什么的住五星级宾馆,你要严密监视,也得住,还不止一间,但将来报销就成问题,超标了。还有用公务卡,你要用了,不抖露了自己的身份吗?所以,很多情况下,支出实在不可能全部有票据的,很多时候,别说想报销虚头,能全部报销就阿弥陀佛了。

  但打击流窜犯罪、深挖贩毒之类的,很多时候要跑好几个省,“办案花钱一时爽、回来报销愁断肠”是普遍现象。给公家垫钱这种事,很多科室负责人或刑侦中队长初时还是很愿意的,毕竟有成绩了,领导表扬了,心里高兴啊,但是一次两次可以,后面就不行了,这就导致很多民警不愿意出去办案,虽然有破案追逃任务,但“抓稍不挖根、打点不挖串、抓人不追线、截流不溯源”的现象还是不少的,深挖难度是个问题,经费报销也是个问题。

  有人也许说,奉献思想不足啊,但如果花10万有1万报销不了,你是负责人,就得拿工资垫,三个月工资没着落,家里老婆认为你在外面花天酒地包小三、抠个大花脸的几率还是不小的。

  还有用车问题,现在公车改革,大幅度减少公务用车,这是绝对的好事,偏偏在公安机关这块乐子就大了。以我现在的单位为例吧,管辖近百万人,700多号人,去年接处警3.7万起,立刑事案件5200多起,查处治安案件有有8000多起,公务用车也只有80多辆,城区还好说,有110机动队、有巡警、城区派出所,郊区和农村派出所就不行了,如果只有一辆警车,一下子要出两次警,立马就抓瞎。

  刑侦各中队也都只有一辆车,一般抓捕人是这样的,一个当司机开车、俩民警夹着犯罪嫌疑人,如果抓俩人,就麻烦了;抓三人,那就更好玩了。曾经有俩中队联合抓人,租了好几辆出租车的,但得让出租车等,车费比油钱高多了,据说还有出租车跑了,而后在路边死活租不到车的,谁愿意让犯罪嫌疑人坐他的车啊,晦气。

  有人说有车补啊,开自己车去,没错,现在我单位的问题不是“公车私用”,而是“私车公用”。但这有问题,如果就是抓个人也算了,很多时候抓捕要夹击或撞击的,虽然公家车是车、自己车是车,不过撞击了以后自家车修理报销是个问题,以什么名义报销,还有车险蹭蹭往上涨……

  不过,好像上级注意到这个问题了,年初调研,专门提到车辆不够用的问题,兄弟的建议是根据治安动态配发车辆,不能死板的按照人头配,但似乎还没有落实。

  再就是公务用车必须有醒目标志的问题,公安机关的主业是侦查破案啊,毒贩准备去交易,你跟踪追击用警车试试。所以,很多朋友没有必要对一些民警开便车有意见,为了工作方便。

  在很多年以前,有位纪委的朋友到我的老单位查车,说怎么很多便车都挂假牌,必须整改。我说,不但要挂,还必须要好几幅才行,车数是死的,可你一直用一辆同样的车牌号追踪人试试,犯罪嫌疑人又不是傻帽,两辆车、八副牌,而后轮流开车,这得省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和装备啊!就这,有次我的一老哥带队埋伏抓准备交易的毒贩,人没交易就走了,后来才晓得犯罪嫌疑人连他的假牌号都记住了。

  侦查和反侦查,是永恒的斗争,别把犯罪嫌疑人们想的太笨,他们很多时候非常聪明,比很多普通人聪明得多,实际的侦查破案很多时候没有电影里那么火爆,单调但却很是斗智斗勇。当然,电影拍成实际那样的,恐怕很少有人看了。也会有弹雨横飞的,不过,如果哪位民警牺牲了,不会像明星们,又重新在下一部电影里成为正义的化身,只会化为遗体告别仪式上的那张照片,永远那么年轻……

  以上这些,只是我个人的感受,而且曾经的过去和一隅之言,只是希望增加朋友们对公安工作和公安民警的了解,不具有代表性,也希望不要因为一些新闻和事件而片面看待和评价公安机关和民警,更不希望因为我个人的观点,就认为很多民警很苦逼,那人就不要活了,都还是向前看好些。

  不过,有个观点,我想还是能代表全国公安民警心声的,比如部队立功后除了当时的奖励,退休后工资方面还是有照顾的,而公安就是一次性奖励,这方面参照部队的规定,想必积极性都会更高些。

  不多说了,如果哪位朋友有心,想了解公安工作更多的过去,可以看看《一个伪知识分子的警察生涯》,那本自传体小说作者水平高,而且角度非常独特,谈得更深刻些,甚至于影响了我当时放弃高薪继续在公安机关工作。

  最后,我想说,作为暴力机器的一部分,有些人可能永远对公安机关和公安民警不会有好印象的。不过,我希望有事第一时间想到110的人们,能够在监督的同时,说出身边民警的好故事,这样无论对公安机关、对社会,也是一种正面的推动吧。

     注:转发到本站时略有删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