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推荐阅读:老工人网友诗词合集

2011-04-21 15:55:25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老工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古体诗:工农心声(一)

作者:老工人

穷富难通错读书,大非大是两糊涂。金戈铁马千秋业,柱动基摇一夜枯。烈士长缨捐血肉,工农力业共头颅。精英不肖赦原罪,汗水东流复遂初。

桃花源里是谁耕?梦里回回泪满襟。薄海苏时息戾气,潇湘起处扫狼尘。大慈盖世悲天下,永泽开元烛古今。五百年来求一哭,再无一剑护穷人。

一夜风沙掩赤诚,桃源不爱武陵心。穷通两极同船客,贵贱长悲报国人。汗血何堪牛共马,忠奸自辨古和今。无由又哭三千万,更鉴潇湘是大仁。

汗血无端作逝水,大山三座正缠身。命穷只怨生官贼,天病皆因失巨人。酒肉朱门重腐朽,强徒市井又横行。轮回不出无常界,辜负潇湘寸寸心。

天涯一键共荧屏,博客初航更识君。策我云风催驽驾,匡时刃镝好行吟。乾坤量合炳河岳,日月重光泣鬼神。正气无言通万古,桃源不死见人心。

迟疑欲进又彷徨,细看风云尽是伤。驽马无私汗有价,关山失信色先凉。荣枯不共鱼嫌水,操守难为鼠爱狼。一诺东流说未永,斯民何处戴甘棠?

 

 

本为信仰寄头颅,信仰偏偏被忽悠。短视人民遭出卖,营私自己更蒙羞。工农受难先生怒,领袖遭污赤子愁。奋起雄文摧腐朽,天清海净报春秋。

桀犬践尧田,是非三十年。高低一尺壁,贫富两重天。总理忧生计,精英只捞钱。人民知好歹,宵小却胡编。

绳风拨雾迷茫里,问计衔情水火中。失辙方知血泪贵,无天更忆斗南雄。星辰久戴拨云日,薄海常依指路灯。大道无私成永梦,昆仑再造待良工。

通津汇海势难收,再向桃源问旧游。一梦何堪失永业,三生又负苦寒牛。关山命驾武陵夜,稷泽平沙向日舟。欲得慈航须尽渡,红旗漫卷是风流。

十一

天从海愿啸星涯,一夜无由梦失家。欲共昆仑裁冷热,偏遭国蠹弄奢遮。穷烟又报闾阎哭,血汗重悲砝码斜。资本从来不是本,欺佛灭祖任由它。

十二

又笑吴牛喘月时,春风不愿报穷枝。楼台戏玉惊千斛,陌路欺心疾万迟。夜廓重开哭梦坠,衡平失度复情弛。弹冠再造梁园客,遍地鹑衣任贱之。

十三

何堪右派执金戈,阶级纷陈报复多。马瘦毛长鞭带刺,人穷心苦命随波。权钱有势狂新犬,汗血无缘泣旧驼。碧雨啼鹃知梦贵,鹧鸪又唤武陵歌。

十四

途穷后路莫相攀,一苇村尘自作天。烛下心霜无雁字,山前履血有青猿。新冠欺老风凌雨,旧色劳肠饥复寒。安得佛爷重劝世,一分汗水一分田?

十五

泥胎剥去露元神,蝎胆蛇肝尽贰心。尺短寸长施巧舌,抽筋挫骨引狼吟。仆人富贵主人贱,儿子登天老子贫。世道何曾有理说?是非黑白自分明。

十六

势同水火报无情,斗米折腰饮恨声。偏是穷囊遭算计,任由冷脸乱衡平。杀人无血资成本,窃国有才鬼变精。作践工农贵硕鼠,可怜力业辱三生。

十七

  人穷莫去问衣冠,汗血难填半世寒。一夜重回旧社会,风云更改艳阳天。谁听牛马悲无计,尽是工农哭倒悬。又见旌旗卷陌路,长缨再造向关山。

 

古体诗:工农心声(二)

作者:老工人

 

十八

旧梦无才纸上忙,阮瑟瑟怕钱香。三生力业片时破,一夜西风半世长。桀犬张扬三尺舌,尧衣落拓九重霜。佛爷此去春难再,汗血东流秋后凉。

十九

寒辙不开意奈何?眉添懦色碗添波。日中云罩天难见,夜半愁昌梦自多。业破何堪身后事,霜新更疾暮行驼。耕心耕世两无得,纸上徒生沧浪歌。

二十

旧梦何堪久病中,斗南客色朽声浓。天涯夜烛才添雨,陌路寒风又笑穷。未悔当年汗血贱,却愁今日钵囊空。迟霜满纸愧冠剑,金马门前心不通。

二十一

恶疾无常更苦春,风云突变起瘟神。惶惶何处期良药,济济悬壶难煞人。万里天危倾赤县,一腔血铁是昆仑。黎民但愿华佗出,早日寰清洗戾尘。

二十二

烛泪依稀滴滴浓,医心不得素弦空。三生落落天无色,永夜沉沉梦亦穷。旧纸何堪载野雨,皂只有晒尘风。迷情几失春伤处,咫尺天涯陌路中。

二十三

陌路风残名莫冠,三生不起是牛闲。迷尘入眼泪先乱,积弱罹身贫自添。暮影人欺悲斗米,穷神节辱急蜗天。任凭范蠡江湖去,占尽滩头水更宽。

二十四

枉自关河收百折,凡尘不是梁园客。青灯独影有生劳,暮雨残天无碧辙。一尺潮愚九尺心,半生梦耗三生血。旧霜未尽更新霜,明日茫茫夜复夜。

二十五

燕赵无歌莫啸刀,衡南已远水迢遥。心迟梦雨愧冠剑,泪老烟华乱烛醪。力业平生归落拓,激情昨日枉燃烧。荒天野葛关山路,一叶西风任寂寥。

二十六(剥唐诗)

誓扫贫穷不顾身,关山万里搏狼尘。可怜牛马三生血,化作豪门碗里羹。

二十七

汗血东流劣政苛,神州板荡赤贫多。官商结伙山三座,猫鼠连档贼一窝。辱斗欺星已作孽,伤天害理又传讹。工农正在当牛马,朱门酒肉唱笙歌。

二十八

今日我为马,当年我是人。甘辛已异色,血汗不同心。冷暖知真爱,衣冠识不平。慈航教普渡,夜夜武陵行。

二十九

工农血汗被鲸吞,到处穷弦奋弩声。猫鼠营私翻毒液,旌旗觉醒展云情。精英救世本欺世,资本正名是盗名。剥削安能尽是理?江河日日盼升平。

三十

  改制公然成改质,工人赶尽任生死。三生血汗入私囊,半世耕耘成白纸。处处罡风贼犯邪,条条道路鼠窥伺。谁均贫富唤天回?劳动光荣期国是。

 

古体诗:工农心声(三)

 

作者:老工人

 

三十一(致乌有之乡网之一)

百度常搜自带情,山重水复玉留声。连心系网奇乌有,会笔承师听鹤鸣。裂石摩天惊五色,驱云正路下三城。江湖虽远苍生念,国是从来重德行。

三十二(致乌有之乡网之二)

良心可辨析,人格莫相侵。理治千秋事,江山万代身。营私是自毁,计国要真诚。百姓多期冀,大同念念深。

三十三(读《意识形态阵地的沦陷》有感)

夺业夺身难夺心,工农有泪自成城。何曾普渡是非份?但看斗枢生纵横。右派从来多铁脸,慈航不忍护承平。慈航爱我天恩我,我自云风到梦津。

三十四

远水近渴借也难,如何让我望明天?欲寻旧业早飘渺,面对鹑衣正可怜。裂土封疆酬太子,杀贫济富贿儒冠。猫慈鼠恶贪无止,早忘当时有诺言。

三十五

当年汗马造关山,不意春风也护寒。知耻难为失后勇,无衣未续赋先闲。牛歌绝迹仁风死,永路迷踪大道偏。红袖添灯灯下醉,佛爷欲度世无缘。

三十六

干城自倒哭天摇,敢问风云何日招?恶鼠重横汗带血,精英乱法贼添刀。贰臣得势称私欲,竖子无情堕九韶。不死关山终觉醒,斗枢共向五更高。

三十七

天病因人病,心伤是硬伤。营私已叛国,乱宪早违章。百姓三生血,豪门一夜香。忠诚骗不得,翻案负肝肠。

 

古体诗:工农心声(四)

 

作者:老工人

 

三十八

 动辙称民是草根,高高在上是精英。指天指地当先觉,予智予雄象圣人。百姓悲欢皆不屑,工农疾苦尽为零。不劳而获不知耻,甘作蠹虫代贼鸣。

三十九

 抚衣又哭在天涯,苦旅维艰梦失家。有尺难量归雁路,无心怕摘故园花。更催烛影鸡空唤,步止洲头风自斜。倦色沉沉留病眼,徒伤旧柳浣星沙。

四十

余生一辙动千迷,习习苍风贴面吹。自接残情收烛泪,欲催落拓滞云晖。鹑衣瘦骨怕鸡唱,冻土霜天驱雁飞。牛渚伤弦天不广,乡关万里梦常归。

四十一

 铁戟无情梦自残,肝肠失色又临渊。强分贵贱衣生等,叠错欢悲祸始端。猫鼠相将鬼共穴,官商勾结贼同船。口中夺食称功业,水火重回三座山。

四十二

 月走星迷斗不量,风来叶乱苦神伤。人无后路知难过,马失前山说未央。隔夜忧粮正戚戚,间天愁事更惶惶。牛勤力贱业无觅,岁月如山屡断肠。

四十三

 痴心误教武陵烟,从此迷舟屡不还。百折星津七尺渡,十年风雨半生缘。浮光小引绕溪路,泪水常思种玉田。欲共昆鸡终未见,牛歌隐约在前山。

四十四

 广福田间湛露多,真如永步引牛歌。依违共进灵图出,冷暖同耕大爱和。梁父从容过舜野,漆园自在对松坡。千金一诺向平治,味道三生说不苛。

四十五

 夜复别柴桑,风清月未央。怜舟此日去,怕梦一时凉。水远迷天廓,山多唤地方。桃源有旧友,大野共参商。

四十六

 又种烟洲作一堆,春秋共色势难为。邀舟问客桑麻路,点雨巡风杨柳衣。鸥鹭双惊疑日影,弦歌互答越村溪。牛勤不怨前山路,守月淘星漏几回。

四十七

 欲上芜城问旧时,春风与我两相知。天苏玉暖晴无廓,梦载心宁月有枝。雁序山横尘渺渺,牛歌晚镀竹迟迟。刘郎又在勤耕读,几约田园报鹭鸶。

四十八

 星拱北辰日,东风送景天。潇湘一世业,薄海半生缘。春铎爱牛雨,宫漏贵鼠安。旌旗思漫卷,相唤不周山。

四十九

 海国无垠作雁程,幽燕昨夜雨声声。兴亡不废案前纸,冠剑尤思灯下鸣。敢任穷途争旧土,只为翰墨泼丹青。春风几度天涯去,尽作依依不了情。

五十

 不减衷肠又读灯,悲欢几处问鸡更?尘风失度朱颜改,汗血无家陌路横。人世难逢开口笑,青山自忆步云情。当年虽去梦犹在,共蹈关河踊跃声。

 

古体诗:工农心声(五)

作者:老工人

 

五十一(新山谣之一)

风云爱盛年,家国是明天。许汗身难顾,分忧自不怜。牛劳生老病,马累失医安。等死填沟壑,皆因没有钱。

五十二(新山谣之二)

书山惟一径,产业已先登。无血血成宝,有囊囊不名。杏坛要利市,绛帐认钱亲。毕业犹无业,念完皆赤贫。

五十三(新山谣之三)

添砖我失土,架屋我无房。寒共暖难共,鸡翔凤不翔。牛勤多晦色,鼠恶尽鲜光。广厦千千万,我身何处藏?

五十四(劳工吟)

血汗劳工血汗流,几多血汗几多愁。为奴至贱难温饱,累日劬劳不自由。别子抛家为漂梗,行尸走肉作愚牛。人穷有命不如草,盼斗重回可出头?

五十五(农民工)

乡关已万里,浪迹在天涯。广厦悲无份,街头半是家。饥寒逐岁月,汗血筑繁华。落落人难识,甘辛我自赊。

五十六(农民工)

就食长街拜四维,风云此去讳言归。村寰念旧伤离客,市井忙尘费葛衣。七尺男儿腰半折,三更草厩梦无炊。有身不觉身何处,戴月披星汗又堆。

五十七(失岗吟)

有厂难回厂姓私,半生汗血哭栖迟。余情依旧世风变,力业式微天耳痴。梦失街头游瘦骨,家啼四壁仍差池。闲愁一袖人无据,穷命难违怕问时。

五十八(打工吟)

有心留月早,无意惜春迟。苦旅才添疾,鹑衣又护之。他乡非故土,陌路是常时。汗血难成价,劳劳未尽期。

五十九(悲风吟)

云衣安得共心宽?苦乐从来难两全。枉约鸡更酬旧客,任凭斗杓向新冠。龙城不再传飞将,陌路重临耸关山。大野悲风尤惨目,穷人切切怕明天。

六十(老泪吟)

    身愁腰自折,碗破米难存。泪老还成汗,风吹尽是尘。天宽无半尺,梦破失三春。欲说当年事,抬头怕见人。

 

古体诗:工农心声(六)

作者:老工人

 

六十一(当年忆之一)

奉蛭秧田血共酬,喂蚊工厂不知愁。寒霜不避三更早,伏汗思为日下流。点月关河催驽马,聚星鹫岭奋青牛。工农踊跃当年意,换得精穷处处忧

六十二(当年忆之二)

又忆当年度若飞,关山万里赋无衣。甘为死命效牛马,一任争先并铁骑。为国当然为自己,共天更是共旌旗。于今慷慨凭谁识?奉献遭人处处讥。

六十三(当年忆之三)

尽系齐州寸寸心,屡捐斗杓向黎明。关河得意谁开垦?岁月如歌我纵横。两代甘辛创伟业,三生汗血化鹏程。徒然局外悲无份,嗟食呼来重失声。

六十四(当年忆之四)

不悔当年汗血堆,当年有梦共三维。勤耕未避风和雨,气顺常开眼与眉。国事争劳羞说苦,星光留影愧言归。何时懒汉冠头上,一任精英挑是非?

六十五(当年忆之五)

牛棚终日作家国,我自关山争岁月。火上蓬柴尺尺高,心怀使命天天切。主人是我我当先,劳动有情情不怯。谁把牛棚狗屎涂?工农

重又伤离别。

六十六

牛歌过后客寥寥,百尺风云共浪高。月失昆仑天未醒,情逢陌路夜重劳。长街一哭悲春去,破碗难赊说米骄。不见清光星又惑,蓬山有病梦迢遥。

六十七

革命何曾两可间?胜人胜己是真难。金戈易得鞍前马,私欲偏多心内山。梓泽新冠思李下,武陵明月爱桃源。春风又再佛爷问,可叹苍天不假年。

六十八

空有豪情作楚囚,衣冠又去嫁王侯。钱爷利奶惶惶拜,信念良心早早丢。叛祖违宗生铁面,推墙揭瓦破金瓯。早知血汗重新贱,烈士当年枉断头。

六十九

秦皇岛外打渔船,岁月蹉跎别是天。夜夜无声惟有梦,朝朝易色信难缘。城头鼓角已啼血,金谷笙歌不问年。萧瑟秋风今又显,篷窗漂泊海无边。

七十

    潜流涌动调风云,海内纷纷正不平。旧梦牛歌弦未远,新愁关戚害相因。工农日醒知天贵,国蠹恒贪忘贼形。递次相持大野上,春雷未至雨声声

古体诗:工农心声(七)

作者:老工人

 

七十一

读《秋石客讲座:评析世界九大政治思潮》后有所思

无诗约纸纸难昌,有梦劳灯灯又忙。木石难盟歧本义,风云四向乱尘肠。业酬旧意期生辙,天换新寰隔冷窗。千劫安能醒谬种?蒸沙不饭莫相将。

 

$(function () { $("#js_newstext img").Resize({box: "#js_newstext"}); $("#js_newstext embed").Resize({box: "#js_newstext"});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