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司马南新书发布会】对话孔庆东--“美国的霸权是枪杆子里出政权”

2011-11-19 11:50:1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孔庆东 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这是一段被“和谐”的视频:
司马南与孔庆东的对话中国民主政治发展—— “美国的霸权是枪杆子里出政权”

  2011年1月9号,经济科学出版社联合凤凰网宽频及读书频道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一号馆二楼的新闻中心召开了司马南先生的最新力作《民主胡同40条》的新书发布会。

    孔庆东在场与司马南进行了对话,与现场观众作了交流。当回答最后一位主张搞西方多党制、走西方道路的尖刻提问时,孔庆东情绪激动,慷慨激昂,进行了严厉的批驳。

凤凰网第二天报道时,只报道了现场视频的前半部分,后面的精彩内容被“和谐”掉了。下面是凤凰网起初报道的视频:


另附第二个视频文字版:

孔庆东教授在司马南新书《民主胡同40条》发布会上的讲话文字版

 

各位朋友好,我没有准备好什么讲话。因为一会儿好像还有一个访谈,那我就简单说一下,我为什么给司马南先生的这本书写了那样的几条推荐语(注:指“走过胡同,才知什么是大道。喝过啤酒,才知什么是马尿。戳穿鬼子,才知什么是我靠。看透民主,才知什么是傻冒)。

首先我看到今天在场来了这么多朋友,方方面面的,里面颇有一些我熟识的面孔,还有一些我不太熟识,但我好像在其他场合似曾相识这样的一些面孔。我也看了给司马南先生这本书写推荐语的这个强大的阵容,除了印到封底上的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之外,翻开书里,“四十条胡同”每个“胡同口”都有一个名人写下一段话来。我说你这够厉害的,四十条胡同口,每个胡同口弄一个著名保安、著名城管。

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给他写推荐语?这些人来自不同的营垒,有左派、右派、中间派、骑墙派,什么派都有,甚至还有少数“疑似汉奸”。“疑似汉奸”都来给司马南写推荐语,我看他们不是冲着司马南来的。他们未必都对司马南有好感,甚至有的人像刚才那个崔永元说的“我看司马南就烦”,就是有一些烦司马南的。但是他们烦司马南,他们不烦民主。

中国现在正处在一个需要大谈、多谈、谈透民主这样一个时候。有很多人可能以为司马南批判你这些民主言论,是不是你就反民主?那么我们想想,为什么批判一个东西就等于是反对他?这种思维是从哪儿来的?我想这就关系到他这本书为什么命名为“胡同”。

今天正是中国胡同这个东西大面积消失的时候。我1983年到北京来上大学,我对北京的胡同特别的崇拜,我就买了一辆破自行车,每个周末我都去逛北京的胡同,我发誓要把北京的胡同逛完。后来人家告诉我你是逛不完的,因为北京的胡同是九千九百九十九条半。我这一算我上完四年大学我也逛不完。后来我只好压缩了这个奋斗目标,我说那算了,我就逛完八大胡同就算啦,就结束了。所以主要逛了八大胡同一带。(司马南:今天的媒体上就会说,“孔庆东逛胡同,只逛八大胡同”。)我是继承了我党第一任总书记陈独秀的光荣传统。(司马南:还有你们北大的胡适,也逛过。“北大的著名教授喜欢逛八大胡同”,有这个传统。)但是今天非常可惜的是,八大胡同都不存在了。(司马南:但是还有天上人间,现在也不存在了。)哎,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事,“八大胡同”都改到长安街上去了。就是胡同应该是每一条胡同有每一条胡同的风貌,这才叫民主。

如果民主只剩下一个定义,或者俩定义,哥俩,假装是不一样的,一黑脸一白脸,弄两套定义其实是一回事,(观众:一个是民主党,一个是共和党。)这还叫民主吗?这就不叫民主了。我本来打算我毕业之后,我现在有点钱了,我耐心的去逛胡同,哪么逛不完九千我逛九百,我忽然发现北京胡同一夜之间成百上千的消失了。不但北京的胡同消失了,我们全国的四十万村庄消失了。就在这短短的二十年之内,中国的村庄是成万成万的消失。表面上看这是好事呀,村村通电视,但是自从村村有了电视,方言没有了,戏曲没有了,地方曲艺没有了,好不容易剩下一个郭德纲,汉奸杂碎们还差点把他给灭了!本世纪发生的一个最大规模的文艺界反革命围剿,叫“司马光砸缸”事件。这么多的“司马光”站起来要砸这个“刚”,这叫民主吗?就说如果我们把这些人都灭掉,不管他有什么缺点,他有一点锋芒就要把他灭掉。你灭掉也可以,你说我是以独裁的名义灭掉他,那我赞成,你表里如一嘛,你说我就是独裁的,我就不允许跟我不一样的声音,那这我没办法,这我没话说。但你举的是民主这个招牌,这我就不得不说几句话。

因为我是特爱民主这个东西的。我们从小,我们本来是举着民主这个牌子的。曾几何时,民主啊、自由啊、人权啊,这本来是咱们手上的家伙,不知道哪天我们手上这个家伙没了,跑到人家那里去了。所以刚才主持人讲的两个词非常好,他说司马南反的第一是伪科学,第二是伪民主。要搞清楚这个东西,我们不由得想起鲁迅先生,他所推崇的竹林七贤来。竹林七贤是不是不忠不孝?竹林七贤大讲忠孝二字的坏话呀,所以社会上的人认为他们不忠不孝。那么经过鲁迅先生的分析,他们是最讲忠孝的人。因为忠孝是好东西,好东西人人都来抢,就像民主自由一样是好东西,人人都来抢。好人是不好意思去抢的,所以这个东西都是被坏人抢去了。民主自由首先被坏人抢去了,罗兰夫人就说啊“自由自由,多少邪恶假汝之名以行”。坏东西、坏人、坏事都是举着好的招牌招摇过市的。

所以最后我们发现,“天鹅肉都被癞蛤蟆吃了”。司马兄刚才跟我介绍他在北京台主持一个节目,是给人介绍对象的节目。说在节目里,哎呀,满眼都是“天鹅肉”呀,过来过去都是中国一流、二流的美女,有相貌、有身材、有钱、有地位、有学识、有才艺。可是那些追求她们的男的,连一半都配不上她们。但是我相信,最后她们不得不选择这些男的。因为什么呢?因为这些男的有进取心。天下的事实是“天鹅肉都被癞蛤蟆吃了”。该吃“天鹅肉”那些人呢,没有勇气进取,所以最后都剩下了。大家看看金庸的《鹿鼎记》就知道,七个“天鹅肉”都被韦小宝一个“癞蛤蟆”吃掉了。民主自由也是这东西呀,该拿民主自由的人没拿稳,我们小时候没把这个东西攥住了,结果一不小心脱手了,就秃噜到人家那里去了。结果人家天天拿这个东西来说事,说中国不民主、不自由。

中国离民主和自由我认为确实有很大差距,自己有很多毛病,一身毛病。但是说我们的那个人,他是不是就是民主的?他是不是就是自由的?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第二个问题,他说我们不民主、不自由目的何在?是为了帮助我们把我们的国家,把我们的社会建设得更民主、更自由吗?还是把我们向着相反的方向再猛推一把?这个是要反思的。而这些如果在民主只有一个定义的情况下,是没有办法反思的。如果走在长安街上一会一个路牌,民主、民主、民主,民主一条、民主二条、民主三条,我们是没有办法知道什么是民主的。所以我们必须走进民主的胡同。

我拿到这本书之后,我觉得这个封面设计得非常好,封面设计得非常有匠心。这个封面就是一个峰回路转的、迷宫一样的民主。民主一说好像都懂,一问你什么是民主,谁都说不清楚。就像这封面上的几个字一样。我还注意到封面这几个字被腰封这么一挡,它出现一个奇特的效果,胡同的“胡”字的左半部分被盖住了,剩下一个“月”加上一个“同”。这个字我经常在色情小说里看到,它经常代表女人的身体,说女人身体的时候老用这个词。我原来不知道,我就查字典,这是什么意思呀?我一查字典,说这本来是形容那个猪和羊被屠宰了之后的那个肉体。我说那怎么老被用来形容女性的身体呢?所以什么事情必须追根溯源。你不追根溯源,你就被表面的玉体横陈所迷惑。你以为那个民主就是玉体横陈,“小怜玉体横陈夜”,下一句我告诉你“正是河豚欲上时”。本来这个“胴”是形容“河豚”的,“豚”,是“猪”。不经过分析,不追根溯源,怎么知道它原来是猪呢?下面写着四十条,四十条赤条条的猪的肉体。需要经过分析我们才能知道,所以司马南先生他带领我们走访这四十条胡同。

刚才司马南先生他自己谦虚说,“这本书写得不好”,我非常赞同他的意见。他的书写得是不好,因为我翻了他书之后,发现写的五十多万字,都是常识,对我来说都是常识。可是写了这么多常识竟然有这么多人关心,就可见我们中国人现在缺乏的就是关于民主的常识。这么基本的道理都不懂。美国明明是世界上最专制的国家,我们国家有这么多的变色党、变色团,崇拜美国有民主,这真是脑子进了水。我们不要简单地批评谁脑子进水,我们要反思我们脑子里的水是怎么进来的。就好像我们现在成天吃着注水肉、注水鱼,都习以为常了,然后现在忽然发现了,我们开始破口大骂。骂是没有用的,我们要反思,我们是从哪一天开始吃注水肉的。是从胡耀邦当政开始吃的,还是从赵紫阳当政开始吃的,还是从我们江主席、胡主席当政开始吃的?我们必须找到那个日子。我们吃注水肉的这个责任决不在那个卖猪肉的小贩手里。不在他身上,我们不能去骂他,背后有政治家、有经济学家、有法学家、有社会学家、有化学家、有农业学家,这些人组成的一个联合杀人团,让我们十三亿人民天天吃注水肉,就像我们消费注水的民主一样。

我们为什么背离了这些概念本来的意思?我们在身体上、在精神上天天被人家用一锅温吞水咕嘟咕嘟煮了青蛙。包括一些很纯真的左派和右派的朋友,每天进行着学院式的论辩。这个论辩在学术上是有意义的,但是对于我们当下中国来说,它显得远水不解近渴。我有一次在我的博客最后一段,我就引用了一个笑话,我说:这个鱼呀和这个水呀,就互相争论还互相献媚,说“哎呀我并不反对你呀,你也并不反对我呀”,这个时候锅就说话了,说“看这俩傻孩子,都快熟了,还跟这贫呢”。中国现在是不是到了这样一个危急的阶段?再不把民主这个问题搞清楚,你、我不论立场有多么不同,可能我们都快熟了。

所以我在这里很赞赏崔永元先生他所写的书评,他所写的推荐。崔永元先生他也是一个很真诚的人,他开篇就说“司马南的观点我并不都认同”,我觉得这是一个汉子说的话。你别看我写了推荐语了,也不是这四十条我都认同,我主要找我那八条写的怎么不突出呢?我也并不都认同他,“就像司马迁的观点我并不都认同一样。但我坚决尊重他们发表自己观点的权利”。这个话已经在中国说烂了,经常有人说我“不赞成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发表观点的权利”。你看看谁这么做了?喊这个口号喊得最响的,中国最大的那个汉奸报系,他是这么做的吗?绝不是!他们在天天压制,用各种卑鄙下流的手段,来封杀与他不同的观点。他们就是美国派到中国的文化界的第五纵队!在这样一个浑身蛮横,充满了专制气息的、美帝国走狗报系的垄断之下,中国哪来的民主?中国哪来的自由?当前的中国固然有种种矛盾,种种污浊,中国人民正在用自己的努力去改变他。但是假如丫这帮孙子上了台,中国将是一个什么状况?肯定是成亿的人民人头落地!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推荐司马南先生的这本书,推荐崔永元先生这样的观点。真正的回到民主的立场上,回到民主的态度上,不用权利、不用金钱、不依靠外国主子,来尊重彼此的发言,来尊重彼此的声音。这样我们才能把一些基本的胡同,一条一条搞清楚,最后才明白我们眼前这条金光大道,是怎么来的。那个时候,长安街上才能不会发生枪击案、追杀案,真正成一个长治久安的民主大道。

谢谢大家。


相关链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