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读不完马恩?一本《反杜林论》就够了

2019-11-22 15:15:59  来源: 公众号“北极星报”   作者:菲格斯·奥康瑙尔
点击:    评论: (查看)

  无疑,马克思是人类历史上不世出的思想巨匠,但不得不说,这样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把更多的时间奉献给了社会主义实践本身,使得其没有足够的精力来完成对其思想的系统论述,尽管《资本论》很精髓地概括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但仍是一部未完成的作品,《德意志意识形态》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方面的意义也应如是。

  所以,在马克思进入暮年之后,这一任务就落到了马克思的好友恩格斯身上,尤其是德国的年轻学者对马克思提出挑战之后,恩格斯就有动力和原因完成这样一部用以反驳和系统解释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作品。

  1833年1月12日,卡尔·欧根·杜林出生在柏林的一个官宦家庭,在从柏林大学毕业后从事了短暂的司法工作,而后因眼疾退出(保护视力重要如斯),1861年,杜林获得了柏林大学的哲学博士学位,并留校任教历史、哲学和国民经济学。可以说,杜林的前半生就是一颗学术新星的完美路径,前途不可限量。

  卡尔·欧根·杜林

  (Karl Eugen Dühring,1833-1921)

  德语作家,哲学家,庸俗经济学家。

  图片来源:百度

  1867年,杜林在报刊上发表了对于马克思《资本论》的抨击,其后出版了《国民经济学和社会主义批判史》(1871)、《国民经济学和社会经济学教程》(1873)和《哲学教程——严格的科学世界观和人生观》(1875)等作品,向马克思主义全面宣战,声称自己在社会主义理论方面的全方位变革。

  为了应对此次挑战,恩格斯披挂上阵,于1876年9月至1878年6月完成了这部作品,并在1878年7月出版了《反杜林论》。

  如果说杜林在什么方面和马恩是一脉相承的,那只有喷人的力度和水准,相较于马克思,杜林对于历史上的诸位巨擘是非常不宽容的,只有康德幸免,我们来“欣赏”一二:

  微积分创始人,理性主义哲学家莱布尼茨“缺乏任何优良操守”;

  作为康德和黑格尔中间重要过渡桥梁的费希特和谢林则是“直接模仿者”,胡诌着“谬论和既轻率又无聊的蠢话”;

  甚至黑格尔则在用“黑格尔行话”和“粗制品”来传播“瘟疫”;

  马克思也成了“装作机智的笨蛋和蠢货”。

  在《反杜林论》中,恩格斯也时常运用这种俏皮的谩骂或是讥诮的讽刺来加以回应,所以相比较马克思和恩格斯年轻时的作品,《反杜林论》在语言风格上的可读性要强得多了,当然,为了实现这种可读性,恩格斯的这部作品无疑在很多地方是有些冗余的,这也是他写作上一贯的问题所在。

  而就内容来看,其趣味性仍然不低,门槛仍然是存在的,尤其是在第一大章哲学的部分。但进入到第二大章政治经济学的部分,或许是因为我们总还能够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一些印证,阅读的难度大大降低了,而杜林与恩格斯讨论的焦点案例采用的是《鲁宾逊漂流记》中鲁滨逊和星期五的例子,暴力、经济基础、奴隶制等充满了学理性的词语被换成了锋利的刀、耕地的犁等非常具体的物象,即便是没有足够的基础,也能明白恩格斯想要传达什么信息。

  另外,恩格斯引用的历史案例也有相当的部分是在中学历史课本上出现过的,比如离写作年代最近的普法战争和巴黎公社,再比如离得稍远一些的北美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如果是读者们普遍不那么熟悉的历史,恩格斯则会加以极为细致的说明,比如德国农民战争(相关阅读:德国农民战争);而非事件性质的历史,恩格斯的描述就更为仔细了,并且极其善于把历史和当代(对于恩格斯而言的当代,19世纪中后期)作紧密的联系和说明。比如他对于基督教教徒进行苦修生活的布道时有这么一段描述的段落:

  这本书就是罗霍夫的《儿童之友》。它的目的在于......教导他们愉快地满足于他们的人间的命运,满足于黑土豆和面包,满足于劳役、低微的工资、长辈的鞭笞以及诸如此类的好事,而所有这些都是用当时国内流行的启蒙方式进行的......命运让农民和手工业者可以用艰辛的劳动去给自己的膳食增添滋味,而不像富足的懒汉那样苦于消化不良、胆阻塞或便秘,勉勉强强地吞咽最精细的美食,这该使农民和手工业者感到多么幸福啊!

  老罗霍夫认为对当时的萨克森农民子弟挺有用的那些老生常谈,现在杜林先生却在他的《教程》第14页和以后几页上当做最新的政治经济学的“绝对基础性的东西”提供给我们。

  ——恩格斯《反杜林论》

  现在的读者,哪怕是当时的读者,对于这种传道士的说教基本不可能有任何了解,然而恩格斯用三言两语就概括了这部出版物的核心精神,然后把这些概念性的东西和杜林的思想联系在一起,形成了对其时空上落后的批判。而在写作的语气方面,也是充满了马恩惯有的嘲讽语调。

  除了这种“文科”性质的内容,读者甚至能在其中找到物理、化学、生物和天文学的相关内容,杜林的工作量是很大的,作为哲学出身,他彰显了那个年代欧洲知识分子通才的风姿,但是杜林却缺乏自然科学学者的严谨,经常出现语焉不详的概念和逻辑推理,这也是恩格斯在这部作品中时常攻击杜林的角度所在。

  所以,对于学术工作者而言,《反杜林论》对于学术工作的严谨性是有帮助的,而对于不从事学术工作的人们来说,这种逻辑上的训练同样有效,可以让我们说话有根据、有体系,最起码可以改善别人对我们的看法和印象。

  在这篇文章结束之后,关于马恩作品的读书笔记可能就要告一段落了,非常感谢这段时间以来读者们的支持,八月还剩下三分之一,祝各位平安喜乐,智慧通达!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