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王宝才:说“书评”

2019-11-12 16:06:1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王宝才
点击:    评论: (查看)

  “书评”都是文人学者写,名人行家评。我1997年由作家出版社出了一本书,叫《热电厂的故事》,我是把书发给我工作的齐鲁石化公司热电厂每人一本以及公司内外我认识的人,见人就问意见和看法,有的三言两语,有的滔滔不绝,也有人主动找我谈,大都是溢美之词,也有不同意见的。都是直来直去、鲜活生动、有啥说啥。我觉得这是很宝贵的书评,记满两个日记本,珍藏至今。

  “口头书评”中,时任齐鲁石化公司党委副书记李安喜(后为中国石化领导)是我记忆最深刻的。我2000年5月20日记是这样的:“·····李书记在电话里说:我看了全书的文章,有的看了两三遍,全书充满了对党的热爱,对祖国和人民的热爱,对企业的热爱。写的很生动,写的情真意切,表现出了我们的水平!每个部分都有各自的特色······倪萍出的书,我去开会的时候给了我一本,也是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我也只看了一遍。”

  实际上,本书虽然叫《热电厂的故事》,但直接“热电厂”并不多,不到全书的十分之一,而且都是一线工人,领导的事迹几乎没有涉及。我出书,厂领导都不知道。出书后我征求几位领导意见,他们都感到惊奇。副书记赵东营就给我打电话:“老王,昨天晚上我看你写刘俊卿那篇《人生苦短》报告文学,我都流泪了!你写的很生动、很感人!”

  全国著名学者也对《热电厂的故事》做过“书评”。其中一个是中共中央委员秦川同志,另一个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喻权域先生。秦川同志1977年起一直担任《人民日报》社长、总编,1988年当选全国人大常委。1964年在太原,我从书上知道抗日时期他主编《西北文化日报》等,是左联作家,我以一个青年文学爱好者找他的。这本书发表了他给我的两封信(332页、395页)。2000年11月30日我刚退休,与妻特意到京把《热电厂的故事》给他送去。看到书他很高兴,说:“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真正优秀的作品往往来自农村、工厂。”我说,书还没有看呢,哪里有诗呀?大部分是些粗浅的议论。他说,你寄来的信及材料我都看了,文如其人,真实厚重!他已经是80多岁的老人了,谈了一上午,仍思维清晰、敏捷。对党、对祖国、对人民挚爱之情溢于言表。他说和工农作上朋友是自己的财富,尤其对企业宣传工作者评价高,称为上下沟通的“桥梁”,决策需要信息,而政策又决定着企业的面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临别时,我希望他有时间看看《热电厂的故事》,提提意见。他说:“一定要好好看看,看后写信给你。”

  但我没有接到信。我2001年5月、10月又去两信及材料,到2002年前收到他一信,很短——

  “东才同志:信都收到。注意国企流失和下岗带来隐患两件已转有关单位,能否采用,就不知道了。书正逐页拜读。祝全家好!秦川”

  在“逐页”下画两个O,我想起他说身体、眼睛、耳朵不太好,使我很不安!我再不敢催。第二年夏到威海,我才听到噩耗:他已于1月29日在京逝世!我真不敢相信!我自从退休后再没有见过《人民日报》,已过半年并不知道,我悲痛不已!

  博导教授喻权域,早在1978年11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就在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大报上发表文章,提出改革经济体制的主张,被称为是“中国最早宣传改革开放的人之一”。1979年12月创办《半月谈》并任该刊主编。后任《人民日报》编委、总编室主任。我在《热电厂的故事》引用了他的论述。因此书一出版,我就给他寄去一本。2005年我又把书中批判吹捧柏杨《丑陋的中国人》虚无主义的文章以及批曾国藩、评杜甫3篇原打印稿寄给他,希望通过他在大报刊发表。过了两个多月,收到他退稿,上写——

  改革不是虚无主义,也不是封建复辟,此三篇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对当前历史虚无主义做了有力的批判,很明快也很深刻,很有针对性,很值得我学习!但我不编刊多年,现无法找到同意发表的刊物。请见谅!  ——喻权域05.5.5

  我认为喻权域先生这段《书评》是真情实话。作为一个卓越的政治家,他敏锐的感到虚无主义的严重性。后来我才知道,就在2005年“两会”前,他在北大一次讲演中就已经提出批评历史虚无主义问题了。

  喻权域同志是正确的,我们党是不赞成虚无主义的。2013年中共中央《求是》杂志第一期发表《对历史的自觉自信是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基石》,对虚无主义做了全面、深刻、有力的批判,非常振奋人心。

  文章列举了历史虚无主义在政治上、史学上和文艺上形成的一系列具有挑战性和危害性的理论和观念。“其突出表现在于极力贬损和攻击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全盘否定毛泽东领导时期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作用。这股政治的历史虚无主义逆流,妄图通过否定历史来否定中国共产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历史作用。”并号召我们旗帜鲜明地反对这股危害民族生存的政治逆流:“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社会思潮。历史虚无主义的泛滥会把我们的历史信仰和文化积淀吞噬掉,从而将我们推到一个没有历史和信仰崩塌的危险境地。因此,要旗帜鲜明地反对把存在的历史虚无化、把黑暗的历史漂白化、把洁净的历史抹黑化。”

  这篇文章很新鲜,但是我认为说的全是事实,而不是“漂亮的套话”,回答了现在很多迷惘,我们应该认真学习和贯彻。

  也不是都说《热电厂的故事》好。我给一位年轻作家,他并没有读,但发表了《书评》,说:“有的没有发表的文章,没有可读性。“

  其实没有发表,原因是多方面的。如这篇批吹捧柏杨文,不仅全国知名学者喻权域教授肯定,我认识的几位教授也都是肯定的。当时耿兆林教授主编的《企业文化》(山东省政府主管)同意发表。责任编辑某教授批:“此稿内容很丰富,但原书和材料我都没见到,无法编,建议另找教授编辑”。我找贾守信教授(是我的老师)编辑,他编辑后签署意见:“崇洋媚外是一种值得注意的思潮。中国的传统文化亦不应该诋毁。本文针对这些论点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这是十分必要的。我认为本文观点是正确的,论述也是透彻的,读后有一定的启发。本着“双百”方针精神,可予发表。贾守信九三年九月六日”

  不过耿主编与有关编委商讨,还是不宜在《企业文化》发表。因为该刊从没有发表吹捧《丑陋的中国人》虚无主义文章。耿兆林教授特注明:“不宜发布,但并不是文章有什么问题”,还“建议向大学学报投送”。

  上述几位教授对我“没有发表”的,都认为是“可读的”,但我自知水平并不高,只是那些“知识精英”急于推销他们的虚无主义,根本不讲事实和辩证法,非常低俗、浅薄,只要有点常识,都可批的他们无言以对、体无完肤。而我们这几位教授也深切地认识到“历史虚无主义的泛滥会把我们的历史信仰和文化积淀吞噬掉,从而将我们推到一个没有历史和信仰崩塌的危险境地。”为了中华民族生存和发展,在当时“柏杨热”的背景下,不怕担事,敢于支持批判这种思潮,表现了他们高尚的爱国主义情怀!

  编辑那耘当时说:“你歌颂工人阶级,现在有几个工人花钱买你这本书呢?你这本书现在不会受读者的欢迎的。因为社会的审美情趣不在这儿!我们几个文人要改变社会的审美观是不可能的,它是经济和时代价值取向决定的。但你看问题比较深远,比较尖锐,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后有人看到这本书是会肯定的,这本书消灭不了!”最近两年好像在印证他的话!此书共印3000册,出版十几年了,剩了几百本,前年我带到威海十几本,也像那年一样,在厂门口全部送给威海热电厂职工。今年一个刚退休的支部书记辗转找到我,要给我书费,握住我的手说:“有些我想说的话,你写在书上了,比我说的更深刻!几个职工都说是本好书!”去年我楼上新搬来一户职工,我给他一本。他说,想不到是这样一本书!一看中午饭都忘吃了,你写的对,现在就是被“电子眼所代替”。今年夏天我认识了山大法学院一位教授,他只看了几篇,说:你臧否时政没有片面性,实话实说,很深刻。今天看很有现实意义,这书读者是欢迎的!今年春节公司老年办一位新干部刚看到此书,就说“闪烁着真理光芒”。不久前我还读到山东青年女作家齐帆散文《凉水塔里的彩虹》:“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热电厂的故事》中写的那个带领建塔的黄向民”“心中装着一道又一道彩虹。”十建新闻部主任郭云峰在在他的《王宝才来了》博文里谈了对本书的看法。社区干部曹传禄著文《写出百姓心里话》。这些“书评”,令我难忘,使我安慰。

  王宝才(郭驰斌)
2013-11-7

  【后记】如有兴趣,请百度一下“郭驰斌”,谢谢!

  2014补记:此篇文章时间跨度太长,写成后,因为涉及到一些我在职时认识的领导干部、同事,我都发送给本人或其秘书,请他们审阅(逝世先人有的我已发送给其遗属)半年多了,他们都没有提出异议,我2013年11月7日公布。成文过程,为保证完全真实准确,我查阅了收到的信件和我本人当年的日记。因此作者为本文的观点和真实性负全部责任!

  郭驰斌的博客(2014-09-15 11:59:59)发布,后被删除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