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解读青年厉声教词作《满江红·浩浩长江》

2019-05-02 11:57:57  来源:新华网  作者:评论员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满江红·浩浩长江》为著名外交家、当代诗词大家厉声教青年时期创作的一阙词。词作中处处激扬着风华正茂的书生意气,抒写了大时代里有为青年的爱国热忱和报国理想,富有教育意义,堪称不可多得的长调佳作,值得后人品读。

  满江红·浩浩长江

  厉声教

  浩浩长江,万里浪,挽澜击楫。

  同坐望,北楼钟鼓,哪堪别离。

  踏遍三山程门雪,勘明四海达摩壁。

  溯万象,何事主沉浮,观王气。

 

  听晚唱,迎朝日。惜少壮,博奇志。

  叹青春豪放,笔端星驰。

  誉满六朝金粉地,此去天下谁相知?

  入梦里,明月照秦淮,长相思。

  作者原注:1956年自南大毕业,离宁赴京前夕所作。

  【注解】

  ①挽澜:即力挽狂澜,汉语成语,挽:挽回;狂澜:猛烈的大波浪,比喻尽力挽回危险的局势。出自唐·韩愈《进学解》:“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

  ②击楫:即中流击楫。击:敲打;楫:浆。比喻立志奋发图强。语出《晋书·祖逖传》:“中流击楫而誓曰:‘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

  ③北楼钟鼓:北楼,指南大地标北大楼;钟鼓,指钟声。

  ④程门雪:即程门立雪,旧指学生恭敬受教,现指尊敬师长。该成语出自《宋史·杨时传》:“(杨时)一日见颐,颐偶瞑坐,时与游酢侍立不去,颐既觉,则门外雪深一尺矣。”此处是说尊敬师长,克服困难,一心求学。

  ⑤达摩壁:即达摩面壁的典故,相传达摩在嵩山石洞中面壁九年。此处比喻长期刻苦研习学问,追求真理。

  ⑥王气:风水学名词,指帝王之气。唐·刘禹锡《西塞山怀古》:“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从今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此处比喻国家复兴的局面。

  ⑦六朝金粉:六朝指历史上三国时期的吴国,东晋,南朝宋、齐、梁、陈,这六个朝代皆定都于南京,因而南京常被称作“六朝古都”;金粉原指旧时妇女妆饰用的铅粉,常用以形容繁华绮丽。六朝金粉原意是形容六朝时期国都建康城(今南京)的靡丽繁华景象,后世常称南京为“六朝金粉地,金陵帝王州”,此处指南京。

  ⑧秦淮:即秦淮河,位于南京中心城区,久负盛名。秦淮河素为“六朝烟月之区,金粉荟萃之所”,更兼十代繁华之地,被称为“中国第一历史文化名河”。清·余怀《〈板桥杂记〉序》中曾描述:“金陵古称佳丽地,衣冠文物,盛于江南;文采风流,甲于海内。”此处以秦淮指代南京和南京的风物名胜。

  【译文】

  那浩浩荡荡的长江,席卷万里的滚滚波浪,像历史的长河,我们青年人要力挽狂澜,中流击楫,振兴国家。

  在长江边的南大,我们一同坐看北大楼,耳边响起母校的钟声,要毕业了,怎能忍受这别离的滋味。

  地理系的同学们,多年来,我们曾一起踏遍祖国的大好河山,勘探考察,一起刻苦钻研,虚心求学。

  我们曾一起研究万事万物的奥秘,追求世间的真理,探索国家兴旺发达的途径。

  我们曾一起倾听傍晚的朗朗书声,一起迎接初升的朝阳。我们共同珍惜青春好时光,树立不凡的远大志向。

  感慨那激扬的青春,像流星一样驰骋的笔端,抒写着我们的豪情壮志。

  过去我们学有所成,在南京这六朝古都留下了自己的灿烂辉煌,将来我们奔赴祖国各地,是否还能博得赏识,建功立业呢?

  无论如何,我们将魂牵这六朝金粉的南京,梦萦月照秦淮的美景,并永远怀念我们在这古都的青春岁月。

  【评析】

  这阙词是作者1956年大学毕业,即将离开母校南京大学,奔赴北京的工作岗位前夕所作。

  词作开篇气势夺人,以描写长江起兴,仅用七个字就展现出万里长江波澜壮阔的画面,又喻示着滚滚的历史洪流,飞逝的时光和社会的进步,瞬间令读者身临其境,感同身受。接着用“挽澜击楫”四个字抒发了正值青春少壮的作者和同学们即将奔赴新中国的广阔天地,要有一番作为的万丈豪情,令人同感热血沸腾。

  词的第二句,作者视线忽然从远处的长江转向身边的同学和校园,如电影镜头自远景切换至近景,作者以北大楼这个地标和暮鼓晨钟的意象概括了整座南京大学的风物人情和历史文化,以和同学们一起最后坐望校园的小情节,巧妙自然地牵引出离情别绪。

  词的第三句,作者又跨越时间与空间,神驰大学四年间踏遍祖国大好河山实地考察和刻苦钻研学习的过程,程门立雪与达摩面壁是旧典,但化用灵活,令人耳目一新,如此将知行合一的体验以对仗工整的形式写出,意在言外,蕴涵深厚。

  词的第四句、第五句继续追溯大学时光,将作者和那个时代的大学生们志存高远,追求真理,寻求报国途径,珍惜时间,日夜苦读的学习生活具象化。

  词的第六句、第七句继续运用类似蒙太奇手法,由回忆切换到作者的自身经历和感触,“誉满六朝金粉地”、“此去天下”淋漓尽致地再次表现了优秀的青年人壮志踌躇,志在四方的气魄,但以看似忐忑的“谁相知”一问结尾,又不失谦冲。

  词的末句,在前一句“六朝金粉地”的意象上进一步延伸,以“明月照秦淮”的千古吟咏的经典意象,刹那间让色彩斑斓的画面转为清明静美,这就让此前随作者一同大开大合、波澜起伏地指点江山的读者,此刻又深深感受到了作者对母校南大的无限怀念,和他对古都金陵的脉脉相思。这样收束,如一曲终了,余音袅袅,耐人寻味。

  整阙词大气洒脱又不失细腻工整,意象超然,用典巧妙,铺排抑扬有致,情感收放自如,兼顾对仗、音韵、节奏,一气呵成,自然流畅,充满艺术美感,堪称不可多得的长调佳作。特别是词作中处处激扬着风华正茂的书生意气,抒写了大时代里有为青年的爱国热忱和报国理想,更是富有教育意义,非“为赋新词强说愁”之作可比,值得后人品读。(摘自新华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