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读《三体》,学“唯物主义”

2019-03-19 09:48:09  来源: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第一次看到《三体》的时候,是在初中,连载在《科幻世界》杂志上,一开始,我还以为这是部伤痕文学呢,因为一开篇讲的就是动乱时期的故事,以叶文洁的视角,去看这个世界。

  叶文洁是第一部小说的大BOSS,但她是坏人吗?其实不是,她是个特殊时代被伤害的女性,由于所见皆为恶,于是成为了一个悲观主义者。她因为自身的遭遇,对整个人类文明失望了,于是寄希望于更高等级的文明来拯救人类,所以,她在红岸基地,对着三体发出了那条信号。

  

  在近代史上,不乏这种人,他们属于开眼看世界的那一批人,比如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他们是理想主义者,但同时又很幼稚,比如康有为甚至主张中国和日本合并,由伊藤博文来主持变法,谭嗣同同样寄希望于日本来帮助中国改革,让整个东亚走向进步。

  他们想当然、一厢情愿,认为先进的文明一定会帮助落后文明。但他们没有想到,由于“猜疑链”的存在,文明和文明之间,不会存在这样单纯的信任,日本人想的,从来不是帮助亚洲各国,而是入侵、统治整个东亚,然后“脱亚入欧”。然而日本人也很幼稚,他们一厢情愿要“脱亚入欧”,但欧美人并没有把他们当作自己人,西方依旧在渲染“黄祸论”,二战的时候,美国把所有日裔美国人都关进了集中营,当贼一样防着。

  在人类从蒙昧走向理性的时候,很容易犯这样的“幼稚病”。认为高级文明无论从技术和道德,都一定比我们先进;但他们不了解,高级文明根本不会去谈“道德”,因为在漫长的文明发展史上,他们早已看破了进化的本质——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

  穿靴子的脚要往前走,就必然要踩死花花草草,要踩死蚂蚁,这无关道德,靴子和蚂蚁无冤无仇,踩死你——与你何干?

  叶文洁是个聪明人,在得知三体文明最终的目的之后,她醒悟了,她明白了自己的幼稚;所以,在她生命的最后关头,她悟出了两个道理“猜疑链”、“技术爆炸”。

  

  猜疑链的意思是,在文明和文明之间,是存在猜疑链的,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善意,你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善意,即便我是善意,你是善意,你也无法确定我是不是知道你也是善意。这是叶文洁在红岸基地下的生产队悟出的道理,她盲目信任了一个记者,结果那个记者出卖了她,拿她当了踏脚石。

  技术爆炸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两个不同文明之间,存在着技术差距,但文明的技术提升可能会爆炸式发展,在两千年的时间内,中国的技术都领先于西方,但西方在工业革命后短短数百年时间内,发生了技术爆炸,用蒸汽机、铁路、军舰、机枪打败了东方文明,形势发生逆转。

  叶文洁把这两点,传授给了自己唯一的弟子——罗辑。

  罗辑从这两点基础上,推导出了“黑暗森林理论”。

  黑暗森林理论讲的是——在宇宙尺度下,不同文明在宇宙中探索,就像是一个猎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森林中摸索前行,如果有一道火光闪起,有一点点动静,猎人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在纯理性思维下,应该是举起猎枪,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开一枪再说。这个思维虽然残酷,但却绝对理性,因为你不知道你忽然遭遇的东西,是善意还是恶意,你没有资本去赌对方的良心。

  大航海时代,一群西班牙殖民者,在大海上遇到了一艘不同的船只,他们会选择做什么?一群北美冒险者,遇到了一群印第安人,他们会做选择做什么?毁灭你,与你何干!

  所以,黑暗森林理论并不是让我们做个丧心病狂的猎人,而是要提高警惕,不要对外来高级文明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罗辑这个人很有趣,他本不是个什么有远大理想的人,道德底线也不高,自私、懦弱、而且有点不负责任。但他是个理智、聪明、实用主义至上、甚至有点“无耻”的人。但就是这样没有什么道德和廉耻的人,才能实事求是,看清世界的本质。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理解三体想要什么、害怕什么,他才有本事举起枪,用两个世界的所有做赌注,去威胁对方,让对方停止侵略。

  近代史上,西方发达国家和第三世界之间,有着看起来不可逾越的技术壁垒,特别是二战之后,美国拥有最强大的武装力量,拥有核弹,这让它几乎拥有“降维打击”一样的能力。那么如何与他们谈判,如何与他们对抗?就得出现一个罗辑这样的人物,成为“执剑人”,用战略威胁,去维持这个世界的和平。如果我们没有核弹,如果我们没有弹道导弹,没有战略核潜艇,我们就没有办法维持这个和平。

  落后的文明,想要生存发展下去,是很难很难的,你要面临技术封锁,你要面临存亡危机,你还要面临危机下浮动的人心。在面对高级文明的绝望面前,人类容易异化,容易出现大量的ETO、投降主义者和带路党。这群人恨不得把地球白送给三体,自己还能当买办。这种情况下还容易出现大爱无疆、反对战争和对抗的“白左”和“圣母”。

  想要坚持下去真的很难,所以一个罗辑还不够,还需要出现托马斯-维德和章北海。维德有句名言,叫做“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为了得知三体人地意图,他甚至要把人脑送上太空,去追三体舰队;为了阻止程心成为执剑人,他甚至想要杀了她;为了发展曲率驱动飞船,他甚至要和整个人类政府对抗。你要说他没有人性,其实他为的是这个文明的生存权,只要能够生存下去,哪怕牺牲一半人也在所不惜。

  毕竟,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在近现代史上,“圣母”层出不穷,总把希望寄托在“爱”和“包容”上,总把希望寄托在对手的“慈悲”上,总以为自己放下武器,对方也会放下武器,可以铸剑为犁,携手创造美好生活。但不要忘了猜疑链啊,你怎么知道敌人会感受到你的善意?历史上,所有主动放下剑柄的,都让国家和民族陷入了灾难,为了自己的一点虚荣和伪善,让整个世界陷入绝境,这就是圣母程心,也是戈尔巴乔夫和索尔仁尼琴。

  苏联有个公知作家,叫做索尔仁尼琴,他反对苏联,反对共产主义,反对集中制,呼吁自由和人权,曾被西方誉为“俄罗斯的良心”。在他们的努力下,苏联解体了,然而在他回国之后,却发现俄罗斯经济衰退,人民生活水平、人均寿命倒退几十年,还不如苏联的水平。苏联解体十年后,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大约为3000亿美元,是1991年苏联的十分之一。外贸进出口总额大约为800亿美元,只相当中国的五分之一。黄金和外汇储备200亿美元,只相当于中国的十分之一。他们从一个超级大国,沦落为一个二三流国家了。这位“俄罗斯的良心”晚年后悔不已,自称他“害了祖国”。

  程心大小姐在《三体》中,就是这样的人物,她大爱无疆,充满母性的光辉,人类对她无比信任,她接过了罗辑的剑柄,结果几分钟之内就放弃对抗,任由三体侵略,自己躲起来忏悔。维德冒着对抗太阳系政府的风险制造曲率飞船,程心大小姐直接把维德送去接受死刑,因为维德犯了“反人类罪”。程心大小姐每一次决断的出发点,都是善良,然而她所谓的“善良”,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圣母心。

  章北海可能是最强大、最理智的人类之一,他从一开始就认为“人类必败”,他心思缜密,是个鉴定的“逃亡主义者”,根本没有想着抵抗和进攻,而是要往宇宙深处躲去,他表面上装成一个必胜主义者,赢得了组织的信任,他处心积虑,谋杀了一群坚持工质火箭的老航天人,让地球航天技术向着“辐射飞船”推进。他不害怕战争,他只是不愿意去打一场必败的战争。还记得近代史上,秋收起义的时候,有人逼着进攻大城市,而他坚决把队伍带向边界和山区吗?

  章北海清醒地认识到人类和三体之间的技术差距,而他的战友和同志们,因为暂时的技术进步,觉得可以和三体正面决一死战,甚至觉得可以从上帝视角去宽恕三体舰队。结果呢,太阳系舰队在末日之战中被一颗“水滴”摧毁殆尽。这让你想起了什么?正面对抗、短促突击、全面暴动、堡垒对决......这是乞丐和龙王比宝啊。

  弱小和愚蠢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在实力不如对手的情况下,应当减少正面对抗,采取迂回战术,存人失地,人地皆存。章北海在末日之战中,驾驶他的战舰果断“叛逃”,“自然选择号,前进四!”这才是为人类文明留下火种。但他和其他几艘叛逃的战舰,都被地球人骂做“逃亡主义”、“流寇主义”。

  可惜那些官老爷们满口理论文章,真打仗却是崽卖爷田心不疼,不懂得保存有生力量的重要性,更不懂得论持久战,在不同文明的夹缝中求生存。章北海才是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唯物主义者。

  人类舰队在黑暗的宇宙中航行,资源有限,能源有限,食物有限,想要一部分人活下去,必然要有一部分人活不下去,拖的时间越长,成本和代价就更大,大家一起毁灭的概率也在增大。

  在“黑暗之战”中,章北海慢了一步,被同伴战舰的次声波导弹锁定,瞬间死亡,只来得及说了一句话:“都一样.....都一样......”

  

  是的,只要有人存活下去,谁活着,都一样。

  他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能够成功,他在乎的是正确的路线能不能实现,他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去促成人类的进化,促成星舰文明的诞生。他才是“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这一信条的忠实执行者。

  这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的境界和觉悟,你聪明、你强大、你做了正确的事情、你做了最大的努力,但是谁说你就一定会赢?活在这个宇宙中,谁不努力?为什么偏偏是你能赢?

  就像电影《流浪地球》中,你发挥聪明才智、做了所有努力,就一定能够点燃火星、拯救地球吗?其实未必,你以为你是热血漫画主角啊?

  唯物主义告诉我们,即便你做对了所有的事情,你的事业也未必会胜利,你只需永葆希望,努力去做,莫问结果,功成不必在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