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青年读马列:对资产阶级民主的一点思考

2019-03-04 14:56:20  来源:青年思考  作者:青年赵文凌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这是编者赵文凌的朋友在读《马恩选集》中关于法国大革命的一段时有感而发写下的随笔,现整理出来发表。我们青年人总是在学习的路上,文中观点仅代表个人思考,如果有不同观点欢迎在文末加我个人微信私聊。

  所谓“民主”的实质就是“赚钱”,离开了“赚钱”就无所谓“民主”,“民主”如果不能带来经济发展,并使大多数人过上好日子,这样的“民主”就是动乱。

  在老马看来,民主政体有不同的形式,第一种形式是劳动人民当家做主,这是民主的最高形式,即直接民主;第二种形式则是参与性民主、协商性民主,即议会民主,这是民主的一般形式;而第三种形式就是所谓的专家治国,即宪政民主,这却是民主的幻想形式,它只能作为一件“皇帝的新衣”在阶级社会中立足。

  民主的实质也无非就是社会各阶级围绕着社会财富的公正分配问题而进行的阶级斗争。

  

  在资本眼里,如果宪政民主也能够算作一种政治形式,那它就是世界上最软弱、最虚伪的政治形式。

  靠专家和宪政治国,靠教书先生治国,这只是资产阶级在自己的翅膀还没有长硬时,用来镇压无产阶级的反抗并自我欺骗的东西,一旦资产阶级的翅膀硬起来了,它就会抱怨议会民主、宪政民主束缚住了自己的手脚,就要急急忙忙地踢开它,以便办自己赚钱的大事业了。

  与议会民主、宪政民主体制相区别的另一种现代政体形式就是国家官僚制度。而资本也不喜欢国家官僚制度,因为资本的利益与官僚阶级的利益同样是不一致的。

  官僚阶层有其独自的利益,奉行着自身独特的游戏规则,至于它与资本家利益之间的联系,那就更是十分勉强的。

  既然掌握着行政权的官僚只顾自己的利益,而议会里的空谈家、专家彼此推诿卸责,这些空谈家不会办事、不愿办事、不能办事,那么雇用一个由“挥鞭直下”的打手和无赖构成的保安队维持秩序,以利于自己一门心思赚钱,这就最符合冷静务实的资本的效率原则了。因为流氓的好处就在于:他们能办事(办事不择手段),而且办起事来往往极有“效率”。

  资本真正想要的其实是一个能够维护资本利益的权威政府,是一个“挥鞭而下”、维持秩序的强人。

  在维持秩序方面,与其靠那些议会里的空谈家、靠那些只顾自己利益的官僚,还不如雇用一批街上的流氓、打手更省事,因为流氓起码有一个好处——打架勇敢。

  

  张五常的学术贡献之一就在于从制度论的视角提出了东亚“权威主义的现代化”模式,而他的分析又是建立在对中国台湾的“经济奇迹”的解释之上的。

  推而广之,韩国的朴正熙军事政权和日本自民党一党独裁的“五五体制”对于经济发展的作用,与中国台湾的威权体制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而这无非都证明了他的结论:“鞭子”比“民主”重要、“鞭子下的分工协作”比“无政府状态下的竞争”更重要。

  韩国、日本以及中国台湾,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政治不早就流氓黑社会化了吗?其实,早在1852年,被称为“拿破仑第三”的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和他领导的流氓组织(十二月十日会)就已经在法国堂而皇之地执政了。

  如同封建皇权在中国两千年的演化一般,资本从萌生、壮大,再到独裁和绝对权威,经过了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

  “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到如今,官产学媒资本已经深深地浸润世界的各个角落,尽管它引起了世界各地日益夸张的两级分化和社会动荡,但是“民主”仍旧在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后盾的支持下蔓延向全球。

  可大清终究是要亡的!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号“青年思考”

  扫码添加个人微信赵文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