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75版《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连载 结束语

2018-06-06 07:42:29  来源:《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作者:陋县小民整理
点击:   评论: (查看)

  结束语

  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关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沦,科学地分析了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产生和发展的运动规律,指明了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到共产主义社会的历史必然趋势,鼓舞着全世界无产阶级和亿万劳动人民为共产主义的胜利而斗争。

  共产主义是无产阶级和亿万劳动人民最崇高的理想,是自有人类历史以来最完全、最进步,最革命、最合理的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和社会制度。千百万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同亿万革命人民一道,为了实现共产主义,高唱着“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的革命战歌,不怕牺牲,前赴后继,不断粉碎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的破坏阴谋,在地球的广大地区,创立了社会主义社会,掀起了日益强大的社会主义革命运动,为在全世界争取社会主义的胜利而英勇斗争。

  社会主义社会是实现共产主义社会必经的历史阶段。列宁指出:“人类从资本主义只能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即过渡到生产资料公有和按劳分配。”在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方面,还存在着资本主义的传统或痕迹,还存在着资产阶级法权和资产阶级法权思想。表现在阶级关系上,必然始终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

  无产阶级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任务,就是在一切领域、在革命发展的一切阶段,坚持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逐步地清除资本主义的因素和残余,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批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使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不断趋向完善,使广大人民群众的共产主义觉悟不断得到提高,以促进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击退资产阶级的任何反抗,彻底战胜资产阶级,杜绝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最后消灭一切阶级和阶级差别,以实现共产主义的最高理想。

  因此,社会主义社会是共产主义社会的必要准备,共产主义社会又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必然趋势。“一切共产主义者的最后目的,则是在于力争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的最后的完成。”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这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最终目的和最高理想。

  马克思主义是最革命、最科学的共产主义的思想体系。它指引着国际无产阶级和亿万劳动人民为民族解放和社会解放而斗争,为建设现在的社会主义社会和将来的共产主义社会而斗争。

  共产主义社会是彻底消灭了阶级和阶级差别的社会,是全体人民具有高度的共产主义思想觉悟和道德品质的社会,是全体人民具有高度劳动积极性和自觉性的社会,是具有极其丰富的社会产品的社会,是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原则的社会,是国家消亡了的社会。

  正如马克思所说:“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上,在迫使人们奴隶般地服从分エ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法权的狭隘眼界,社会オ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根据马克思主义关于科学共产主义的理论,根据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经验教训,人类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要求社会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同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联合起来,进行艰苦卓绝、坚韧不拔的长期的共同斗争,逐步实现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全面胜利,建立一个没有帝国主义、没有资本主义、没有剥削制度的新世界,为共产主义的实现创造条件。这些条件是:

  第一,彻底消灭一切阶级和阶级差别,包括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カ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彻底消灭资产阶级法权。

  在社会主义社会,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这两大对抗阶级之间始终存在着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如果不彻底战胜、彻底消灭已经存在的老的资产阶级和新产生的资产阶级分子,资本主义就有复辟的危险。在这种条件下,当然谈不上转变到共产主义社会。

  在社会主义社会,旧社会遗留下来的资产阶级法权将长期存在,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将长期存在。资产阶级及其代表人物必然要通过巩固、扩大、强化资产阶级法权和三大差别的途径,来反对无产阶级、反对社会主义。

  在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和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的作用下,在党的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基本路线的指引下,无产阶级必将创造条件逐步限制以至最后消灭资产阶级法权,逐步缩小以至最后消灭三大差别,把资产阶级这个最后赖以安身立命的基础彻底摧毁,实现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社会,要求“造就全面发展的一代生产者”。什么是全面发展的生产者呢?什么是造就全面发展的生产者的道路呢?毛主席的《五·七指示》,既回答了什么是全面发展的生产者的问题,又为造就全面发展的生产者指明了一条光辉的道路。

  毛主席指出:“工人以工为主,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也要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在有条件的地方,也要从事农副业生产,例如大庆油田那样。

  公社农民以农为主(包括林、牧、副、渔),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在有条件的时候,也要由集体办些小エ厂,也要批判资产阶级。

  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到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商业、服务行业、党政机关工作入员,凡有条件的,也要这样做。”

  全面实现毛主席的《五·七指示》,使得工、农、商、学、兵每一个劳动者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都做到拿起铁锤能做工,拿起锄头能种田,拿起枪杆子能打击敌人,拿起笔杆子能批判资产阶级。这样,全面发展的共产主义新人必然会大批大批地涌现,旧社会遗留下来的资产阶级法权和三大差别必然要逐步归于消亡。因此,《五·七指示》的道路,是一条通向共产主义社会的必由之路。

  第二,实现单一的生产资料的共产主义全民所有制,使之成为社会的唯一的经济基础。

  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和社会主义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这样两种形式,此外还存在个体所有制的残余,因而资产阶级法权在所有制方面还没有完全取消。

  在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还没有提高到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的时候,在个体所有制的残余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时候,农民还不可避免地保留着原来小生产者的某些固有的特点和习惯势力。在这种情况下,不可避免地存在着资本主义自发倾向,存在着产生新富农的土壤。

  同时,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也会受到资产阶级及其在国家机关中的代理人的破坏,存在着蜕化成为资本主义所有制的可能性。要使两种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的领导权掌握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广大劳动群众手里,是一个相当长的斗争过程。

  因此,一方面,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必须保卫社会主义的生产资料公有制;另一方面,要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人们思想觉悟的提高,有条件地、有步骤地使集体所有制由低级向高级、由小到大地向前发展,并实现从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到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的过渡。

  从限制所有制方面的资产阶级法权,到最终消灭所有制方面的资产阶级法权,这是一个相当长的发展过程。即使到了全民所有制成为社会的唯一的经济基础的时候,它的性质仍然是社会主义的。它要经过一个相当长的过程,才能发展成为共产主义全民所有制。我国人民创造的人民公社,是解决这个过渡问题的一种最好的组织形式。

  第三,高度发展社会生产力,使社会产品极大丰富,实现“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原则。

  从社会主义社会转型到共产主义社会,是生产关系的一个巨大的飞跃。高度发展的生产力,是实现这一飞跃的物质条件。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建立、发展和日趋完善,为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开辟了并且日益开辟着广阔的道路。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就有可能使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中的共产主义因素逐步地得到发展 。而当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将要求从整体上将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变革为共产主义生产关系,为生产力发展开辟更加广阔的道路。

  共产主义的生产关系是以生产资料的共产主义全民所有制为基础的。在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商品将要消亡,社会主义的直接社会生产将要转化为共产主义的直接社会生产;从而,计算社会产品所包含的劳动量也将直接以劳动时间为尺度,产品的交换也不再以货币为媒介,而实行着社会的直接的分配;人们在生产中的相互关系虽然还将存在先进和落后、正确和错误的矛盾,但是已失去了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性质;在个人消费品的分配方面将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原则。

  这一切,离开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和社会产品的极大丰富是办不到的。马克思主义教导我们:“当社会总劳动所提供的产品除了满足社会全体成员最起码的生活需要以外只有少量剩余,因而劳动还占去社会大多数成员的全部或几乎全部时间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必然划分为阶级。”“这种划分是以生产的不足为基础的,它将被现代生产力的充分发展所消灭。”在共产主义社会,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水平决不是现时代生产力发展的水平所能比拟的。因此,实现共产主义,必然要求极大地发展社会生产力。

  第四,全体人民共产主义思想觉悟和道德品质的极大提高,具有高度的劳动积极性和自觉性。

  在社会主义社会,由于资产阶级的存在,由于产生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土壤的存在,资产阶级思想和传统恶习也还要长期存在,并且必然要侵袭到劳动人民的队伍中来,侵袭到政治生活和党的生活中来。

  在思想文化战线上,无产阶级必须坚持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必须同资产阶级进行长期的、顽强的斗争,在劳动人民中进行长期的、耐心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教育,才能逐步肃清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不断提高人们的共产主义觉悟,为使劳动成为人们生活的第一需要创造精神条件。

  “共产主义是社会主义发展的高级阶段,那时人们从事劳动都是由于觉悟到必须为共同利益而工作。”在社会主义社会,这种用共产主义思想武装起来的劳动者,在同资产阶级思想斗争中,在改造客观世界也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的过程中,正在大批成长。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提高了亿万群众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觉悟,扩大了马克思主义在各个领域的阵地。毛主席教导我们:“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在干部和群众中扩大共产主义思想的宣传,组织干部和群众认真读马、列的书,读毛主席的书,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没有这种宣传和学习,不但不能引导社会主义社会转变到将来的共产主义社会,而且也不能指导现时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达到胜利。“世界到了全人类都自觉地改造自己和改造世界的时候,那就是世界的共产主义时代。”

  第五,在世界范围内消灭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和剥削制度,国家自行消亡。

  当着世界上尚存在着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和剥削制度的时候,一个或若干个社会主义国家,能不能取得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最后胜利?这是当代的一个重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问题。

  十月革命以后,列宁分析了苏联的国内外环境,明确指出:“我们是被那些公开表示极端仇恨我们的人、阶级和政府包围着的。必须记住,我们随时都有遭受各种侵袭的危险。”“只有在全世界范围内,只有靠各国エ人的共同努力,オ能够最后取得胜利。”

  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叛徒集团完全背叛了列宁的遗训,一再宣扬什么在苏联“社会主义不仅取得了完全的胜利,而且取得了彻底的胜利”(赫鲁晓夫在苏修二十一大的报告),苏联已“消灭了资本主义复辟的社会经济可能性”(赫鲁晓夫在苏修二十二大的总结报告)。苏修叛徒炮制和宣扬这种“理论”,他们的阴谋就是在国内掩盖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在国外放手同另一个超级大国美帝国主义互相争夺,妄图主宰世界。

  毛主席对列宁关于社会主义不能单独在一国取得最后胜利的理论,有重大的发展。毛主席针对现代修正主义对列宁主义的歪曲和背叛,明确指出:“按照列宁主义的观点,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最后胜利,不但需要本国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努力,而且有待于世界革命的胜利,有待于在整个地球上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使整个人类都得到解放。因此,轻易地说我国革命的最后胜利,是错误的,是违反列宁主义的,也是不符合事实的。”毛主席的指示,批判了苏修所谓社会主义在一国可以取得完全、彻底“胜利”的“理论”,为全世界无产阶级指出了共同斗争的根本方向。

  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从来是联系在一起的。在其他国家人民没有取得社会主义革命胜利、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以前,一个或几个社会主义国家不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因为,当着帝国主义、资本主义、人剥削人的制度还在世界上存在的时候,国际阶级斗争必然要反映到社会主义国家内部来,社会主义国家就始终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可能性,存在着国际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进行颠覆和侵略的威胁。

  在这种条件下,社会主义国家在对内、对外两方面都不能削弱,而是必须加强无产阶级专政,根本谈不上国家的自行消亡。“消灭阶级,消灭国家权力,消灭党,全人类都要走这一条路的,问题只是时间和条件。”要“努カエ作,创设条件,使阶级、国家权力和政党很自然地归于消灭,使人类进到大同境域。”

  社会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有义不容辞的国际主义义务,尽自己的所能,支援世界革命,同世界各国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同国际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在马克思主义基础上团结起来,在整个地球上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使整个人类都得到解放,夺取社会主义的最后胜利,为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而奋斗到底。

  毛主席根据马克思主义关于科学共产主义的原理,结合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实践提出的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是建设社会主义社会,为实现共产主义社会而准备条件的指路明灯。

  根据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以马克思主义路线为纲,无产阶级在一切领域、在革命发展的一切阶段坚持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这是建设社会主义社会并转变到共产主义社会的根本保证。

  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权力,“对于胜利了的人民,这是如同布帛菽粟一样地不可以须臾离开的东西。这是一个很好的东西,是一个护身的法宝,是一个传家的法宝,直到国外的帝国主义和国内的阶级被彻底地干净地消灭之日,这个法宝是万万不可以弃置不用的。”

  从社会主义社会转变到共产主义社会,意味着要最后消灭一切阶级和阶级差别。无论在生产关系或是在上层建筑方面,这一转变都将是一种质的巨大飞跃,是一个长期的斗争过程,是一场深刻的社会革命。

  现代修正主义者散布从社会主义社会转变到共产主义社会不需要社会革命的谬论,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的,是一种“无冲突论”的唯心论的形而上学思想。

  唯物辩证法认为,对立统一规律是宇宙的根本规律。从这一社会向另一社会转变,都是人类社会内部矛盾运动即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运动的结果,都是一个革命的过程。只是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可以经过社会主义制度本身,不断地得到解决。

  因此,从社会主义社会转变到共产主义社会,将是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在马克思主义路线指引下的一项自觉地创造历史的革命活动,同时也将是无产阶级经过长期的、艰苦的、曲折的斗争,最后战胜资产阶级及其意识形态,消灭旧社会遗留下来的一切阶级和阶级差别的一次深刻的社会革命。

  “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当代,形形色色的马克思主义的敌人纷纷打起共产主义的旗号招摇过市,欺骗群众。苏修叛徒集团的假共产主义,便是各种假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集中表现。苏修叛徒集团正是在这种假共产主义理论的掩护下,把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蜕变为今天的社会帝国主义国家,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必须在同苏修的假共产主义理论作斗争中前进。

  本书各章依据马克思主义原理,分别对这种假共产主义理论在生产关系方面的各种表现进行了批判。苏修假共产主义理论的核心,是通过否认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社会自始至终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基本理论,策动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进行残酷的阶级斗争,变无产阶级专政为资产阶级专政,变社会主义制度为资本主义制度。

  毛主席指出:“现在的苏联是资产阶级专政,是大资产阶级专政,德国法西斯式的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假共产主义、真资本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社会法西斯主义,这就是问题的本质。

  一九六一年十月,赫鲁晓夫在苏修二十二大声称,“在二十年之内(指一九六0年到一九八0年——引者)我们将基本上建成共产主义社会。”一九六四年,赫鲁晓夫垮台了,勃列日涅夫继承了他的假共产主义事业。

  到一九七五年,苏修的所谓共产主义社会,已“建设”了十五年,再有五年就“基本上建成”了。奇怪的是,作为赫鲁晓夫二世的勃列日涅夫,现在连哼一声“二十年基本建成共产主义社会”也不敢哼了。那么,苏联今天到底是个什么社会,总要有个说法呀!于是,勃列日涅夫叛徒集团绞尽脑汁,摇断笔杆,终于抛出了一个“统一见解”,说:苏联“建成了发达的社会主义社会,并且为顺利建设共产主义创造了条件。”

  这个“统一见解”,好就好在它自我宣布这帮叛徒们原来炮制的假共产主义已经破产了。看:还差五年就要“基本建成”的“共产主义社会”,忽然变成了“发达的社会主义社会”。变的好快!

  其实,“二十年基本建成共产主义社会”也好,“发达的社会主义社会”也好,这两片薄薄的面纱都盖不住苏修叛徒集团复辟资本主义的狰狞面目。“当顽强的历史事实把自我欺骗的一切醉梦驱散的时候,这种形式的社会主义就化为一种可怜的哀愁。”

  刘少奇、林彪一伙在共产主义问题上也散布了不少谬论,他们一会儿说共产主义要“拿‘产’字作旗帜”,要“大家发财”;一会儿说共产主义就是“公产主义”,“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这一段话,也是共产主义之原始的思想”。

  这种不要消灭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所谓“公”,就是奴隶主、地主、资本家的“公”;这种不要消灭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所谓“产”,就是奴隶主、地主、资本家的“产”,就是这一小撮剥削者“大家发财”。他们重新拾起二千多年前中国没落奴隶主阶级的代言人孔老二提出的所谓“天下为公”的口号,正好暴露了这一伙叛徒、卖国贼妄图充当二十世纪的奴隶主的丑恶面貌。

  这种所谓的“公产主义”,同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共产主义距离何止十万八千里,而同苏修的假共产主义则是一路货色。苏修早已把苏联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所共同创造的财富掠夺了去,变成一小撮官僚垄断资产阶级的“公产”了。刘少奇、林彪一伙散布这种谬论,证明他们和苏修叛徒集团是一丘之貉。

  毛主席指出:“苏修、美帝狼狈为奸,做了这么多的坏事、丑事,全世界革命人民是不会饶过他们的。世界各国人民正在起来。一个反对美帝、苏修的历史新时期已经开始。”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比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具有更大的欺骗性,因而具有更大的危险性。

  当代的世界存在着四大矛盾:被压迫民族同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矛盾;资本主义、修正主义国家内部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帝国主义国家同社会帝国主义国家之间、帝国主义各国之间的矛盾;社会主义国家同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

  这些矛盾的存在和发展,必将日益激起各国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参加反对帝、修、反的伟大革命斗争。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已有一部分进了博物馆(在社会主义国家)。其余部分,也已“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快进博物馆了。惟独共产主义的思想体系和社会制度,正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磅礴于全世界,而葆其美妙之青春。

  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关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是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基本路线的理论基础,是无产阶级坚持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的强大思想武器。

  认真学习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将使我们加深对于社会主义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不断提高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觉悟,更加自觉地执行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更加热爱社会主义制度,积极工作,努力奋斗,为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服务。

  革命在发展,人民在前进。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灭亡,共产主义的胜利,是不可避免的,必然的,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一个没有帝国主义、没有资本主义、没有剥削制度的新世界的曙光就在前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下,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