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少士心:马克思哲学——认知与做人

2018-06-01 10:42:1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哲学基础于认知,然后反思人之各种关系,如何正确对待之。

  马克思哲学从人的生存状况出发,研究人的发展本质。维持物质体的延续是动物的本性,如何创造所需物质则是人类的标志。唯物辩证法即是从反思到行动的学问,也可以说是如何做人的学问,这是马克思哲学与其他哲学的显著区别。承认物质自然的客观性是为了改造它,以适应人类生活。意识观念的否定性是辩证法则实施的前导,它来自于人的现实生活。客观里的物质自然是动物类的决定条件,从人与动物分离时,人类创造工具时,客观的物质自然已经无法决定人类的发展的步骤和节奏。马克思哲学承认物质自然是先在的,物质先在成为辩证法的否定对象。如何从意识与物质方面对现实进行否定,是马克思哲学的关注内容,拿这个观点去解释历史就是历史唯物主义。拿物质自然解释人类社会则是颠倒了人与自然的关系,把物质自然运动规律当成人类发展规律,颠覆了人的唯物辩证法,抹杀了人类意识与物质的发展创造,抹杀了人的本质。失去了作为主体的人,也就没有了唯物辩证法

  自然与社会是人面对的两个领域,自然是以认知为主,社会以价值观、道德规范为主。二者的结合部即人类所需的物质生产生活。此类生产生活包括两类,一类为维持人类生存之必需物质,比如粮食,衣服,居住的房屋等;一类为享受物质,比如烟酒茶,玉石装饰物,欣赏艺术类。科研为为物质生产前导,一旦进入生产领域,就不是对自然的单纯研究,必然涉及社会制度内容,比如对生产资料的占有方式,分配顺序。从自然到社会,人类涉及因素逐渐增多,从客观到主观逐渐过渡的阶段。

  必需物质和享受物质按照什么比例生产,怎样进行消费引导?这不是认知常识问题,而是道德,价值取向问题。认知选择与意志选择,按自然与社会两个领域来区分,比哲学上的阐述更为通俗。哲学看上去神秘,但如果把它看成是认知基础上的意志选择和反思,做人的学问,那么便与每个人的生活实际联系在一起。人对现实怎么看的,必然影响其行为观念,做人的道德准则。所谓世界观不但是对于物质自然的看法,更主要的对社会的看法。

  马克思历史观,以人的生存为关注范畴,以此为基础分析人的认识,道德等意识问题,用现实生活与历史相互佐证,用人类生存来解释意识问题,这就避免了空泛的讨论。实事有两个求是标准,马克思历史观比对的是人的现实生活和历史生活,而不是僵死的物质客观事实。以实践和认识为一般哲学关注点,容易沦为概念讨论,成为经院哲学。马克思清楚二者的区别,所以《费尔巴哈提纲》谈的是哲学问题,而《形态》则是历史观问题,这二者的论述起点、关注范畴,​有着很大区别。哲学如果不参照现实、社会历史,其只能是哲学家们的孤芳自赏,失去本来意义。而哲学把与现实的联系局限到物质自然研究,回避社会现实矛盾,则脱离了马克思历史观的范畴,人的范畴。

  喧嚣一时的“实践唯物主义”,不是从马克思历史观出发,不考虑人类的发展本质去怎样成人,与共产主义的定义相去甚远。只有物质行动没有意识的反思和否定,失去人的价值观、把人只看成是物质的构成不能成为人的唯物辩证法,与人类发展历史不相符。马克思关心的是何以为人,人的发展本质,人之未来问题。这不是纯粹的认识论问题,这涉及到人之根本、人类的正义。西方资产阶级哲学回避人类发展本质,人之正义,他们不谈人与现实生活的联系,他们拿丛林里的畜生来类比人类的发展,通过历史佐证,得出结论: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最恰当的选择。因此在哲学上,必须搞清自然与社会、人与畜生的区别,否则马克思哲学、历史观容易被混淆。

  人类历史从人的依赖关系,发展到对物的依赖,以至发展到物质支配人,这就是人的异化。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异化的极端发展,把人从物质与精神的统一体分裂为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的专属体,换句话就是把劳动者变成创造物质的两脚动物,资本拥有阶级成为物质支配者和精神创造者,成为社会全面的统治者。消灭资本私有制是人类回归发展本质道路的前提,资产阶级把共产主义者描绘成仇富者,是出于狭隘的阶级意识。马克思历史观,对象不是自然物质​或人造物质,而是由物质基础上发生的人之关系,人与人的关系是否符合人类发展的本质,这就避免机械唯物论-物质自然支配人的哲学。从《形态》论述方法看,分为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涉及到科学认知,人类生活认知,历史认知,哲学。科学是人类发展的一部分,马克思并未排除,只是用它帮助阐述人类发展本质,何以为人。人类正义问题,也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问题。从《形态》占有内容看,科学内容比例较小。唯物历史观如果变为科学历史,那就与马克思历史观分道扬镳了。论述社会问题,离开主观价值判断,用自然科学、客观、实践等词语代替之也是一种哲学,但与马克思毫无关系。

  是人创造了历史,奠定了现实生活的基础。科学,对外界与自身的认知与认识,包括哲学,宗教,社会制度,道德伦理,是人对诸多对象物的关系有认识后的行动创造物。如果说人类发展是物质创造过程,那么伴随的人类意识发展是不可或缺因素。人类对物质与意识的否定与创造说明:人类历史与物质自然不是同样的过程,而是人类主观努力的产物,呈现出与动物不一样的历程。人类的道、德等是这个过程必不可少的主观因素,牵引着人类走到如今。马克思主义就是当代最适宜人类的道、德,真理,不是对世界本源的专门科学,而是何以为人的学问;包含唯物也包含唯心的学问,是物质与意识的对立统一。而贴标签,把唯物说成是完美,把唯心说成是反动,说明缺乏对人的了解——人由物质与意识构成。唯物与唯心是对人的物质与意识构成进行极端解释,唯物辩证法则是通过哲学解析和现实与历史对比阐述:人的意识与物质行动结合形成的否定性推动创造了社会历史。传承意识是成为人的不可或缺因素,否则站立的是两脚动物,印度狼人则是证明。

  马克思以现实的个人展开历史观的论述,是从存在的角度阐述人与人,人与自然等外界诸多关系。​而谈论真理检验问题,自然科学,这是认识论问题。把这个当成马克思哲学的主要问题,等于把人的诸多关系局限于人与自然关系的单一维度。另一方面离开人的社会关系、传承意识也就无法解释人与自然关系,陷入了抽象概念与神秘。唯一论夸夸其谈,看似很懂,其实是一叶障目,眼光短浅。解除思想禁锢,是为了形成创造性思维,​走向人的发展本质——精神与物质的自由结合。这是以科学为基础的社会正义,以人类主观价值尺度为坐标,如何做人的真理。失去这样的价值尺度,实践走向人的对立面——客观的森林法则动物。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