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鼓吹民族主义的“左派”是马克思主义者吗?

2018-01-12 09:58:21  来源:激流网  作者:《科学社会主义》编写组
点击:   评论: (查看)

  国际主义和民族主义是两个根本对立的口号,是两种不同世界现在民族问题上的表现。

  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是资产阶级世界观的一种表现,是资产阶级从狭隘的阶级私利出发,处理民族问题的基本原则。列宁指出“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和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这是两个不可调和的敌对的口号,它们同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两大阶级营垒相适应,代表着民族问题上的两种政策(也是两种世界观)。”

  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尽管在不同时期,不同情况下,其表现形式有所不同,但是,它的基本思想,主要是维护民族特权,主张民族利己;宣扬民族特殊。这一点,正如列宁所指出:“资产阶级的和资产阶级民主的民族主义,口头上承认民族平等,实际上则维护(常常偷偷地,背着人民)一个民族的某些特权,并且总是力图让‘本’民族(即让本民族的资产阶级)获得更大的利益,力图把各民族分得清清楚楚,力图发展民族的特殊性等等。”

  资产阶级所维护的民族特权,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特权。因为,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少数的资产者与千万个穷人和劳动者是实实在在的“二个民族”。尽管资产阶级从来是把剥削阶级级统治集团的利益冒充为代表全民族的利益,但是,这绝不能改变问题的本质。资产阶级打着“民族“的旗号,实际是为资产阶级特权驱使本国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去为之流血,去压迫和统治其他民族,同时,又以外族的反抗为借口,加强对本民族的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的压迫和剥削。可见,资产阶级维护”民族特权“,实际上就是维护资产阶级的特权。民族利己主义,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主要内容。恩格斯在谈到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种种表现时指出:“这些极端有害的东西归根到底只是大规模的利己主义而已。”资产阶级的民族利己主义只不过是资产阶级利己主义在民族问题上的表现。资产阶级常常喜欢把自己打扮成民族利益的”代表“,实际上却又总是把资产阶级利益置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利益之上,以资产阶级私利取代整个民族和国家的利益。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不惜牺牲本国和别国劳动人民的利益,去追求高额利润。为了推行民族利己主义,资产阶级还极力宣扬民族特殊性,煽动狭隘民族情绪,破坏各族人民之间的团结。总之,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不过是由资产阶级本性和资本主义制度所决定的,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工具而已。这就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阶级实质。

  马克思主义者对待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同对待其它一切社会问题一样,必须进行历史的考察和分析,有个全面认识和正确政策。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有着不同的历史作用,因而无产阶级对它的政策也是不同的。斯大林指出:”一切都在变化……社会生活在变化,‘民族问题’也跟着在变化。在各个不同的时期,有各个不同的阶级出现在斗争舞台上,而且每一个阶级都是按照自己的观点来理解‘民族问题’,的。因此,‘民族问题‘在各个不同时期服务于各种不同的利益,并具有各种不同的色彩,这要看它是由哪一个阶级提出和在什么时候提出而定。“

  在资本主义上升时期,当资产阶级还是一个革命的阶级时,在反对封建压迫,争取建立独立的民族国家过程中,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曾经起过推动历史前进的作用。在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期,任何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主义和反对霸权主义,争取领土完整、争取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的民族主义,也是进步的。

  无产阶级对于在历史上有进步作用的民族主义运动,是支持的。我们支持被压迫民族的资产阶级进行反帝、反封建的斗争。支持的目的;在国内,是为了使他们摆脱殖民压迫,使被压迫民族中的无产阶级获得更好的阶级斗争环境,在国际上,是为了更有利于开展反帝、反殖、反霸的斗争。但是,马克思主义者不能忘记,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即或是有进步作用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从世界观上看,也是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根本对立的。所以,无产阶级在支持进步的民族主义时,必须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反对资产阶级去追求民族特权。列宁曾明确地指出:”被压迫民族的资产阶级只要同压迫民族进行斗争,我们无论如何总是要比任何人都更坚决地给予支持的,因为我们反对压迫最大胆最坚决。当被压迫民族的资产阶级拥护自己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时,我们就要反对。我们反对压迫民族的特权和暴力,同时丝毫也不纵容被压迫民族要求特权的趋向。“由于进步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也有极大的局限性,因而,当资产阶级巩固了自己的统治地位,发展了自己的经济势力以后,他们的民族主义,就会向反动的方向转化。特别是当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一小撮垄断资产阶级极力推行反动的民族主义政策,大力鼓吹民族沙文主义。民族沙文主义,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极端形式,是一种把本民族看得高于一切,主张征服和奴役其他民族得反动政策和思想。对于这种反动的民族主义,无产阶级必须采取坚决反对的态度。

  来源:《科学社会主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