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从我家乡“土改”的事实看方方“软埋”的虚无性

2017-04-22 08:43:1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胆剑寒士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6年,我国文学领域最具影响的刊物《人民文学》第二期,刊发了现任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的一部长篇小说《软埋》。

  方方的这部长篇小说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土地改革”为背景,站在封建地主阶级的立场上,主观臆断,编早谎言,用所谓的“三起灭门”惨剧,把翻身农民得解放的“土改”描绘成了既从经济上对地主进行剥夺,也从肉体上对地主进行消灭的“一场浩劫”,是一个“万覆不劫”的人间地狱。她用写小说的方式,让那些封建地主阶级的遗老遗少对共产党的“土地改革”进行了淋漓尽致的血泪控诉。因此,小说一经发表,就博得众多主流媒体和评论者的一片赞扬和吹捧。或许正是出于一种做贼心虚的心理,发表此小说的该期《人民文学》卷首语中,编者写了这样一些诡辩之辞:“如果偏偏有人要从算旧账的角度来解读,那么应该提醒的是,长篇小说《软埋》的省思、追忆和寻访,无不基于现世安稳、父慈子孝的生活情境之上”。仅管编者为方方竭尽辩解之能事,但方方的这部小说决不仅仅是“算旧账”,而是站在封建地主阶级的立场上,以满腔的阶级仇恨,对共产党领导的轰轰烈烈的“土地革改”进行了肆无惧惮的攻击和诽谤。

  事实真如方方女士在其《软埋》中所描写那种血淋淋的场景吗?让我们还是用党在“土地改革”中有关政策以及事实来说话吧。

  一九四七年九月,中国共产党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西柏坡村举行全国土地会议,通过了《中国土地法大纲》,于同年十月十日由中共中央公布。《大纲》规定:“废除封建剥削土地制度,实行耕者有其田。没收地主的土地财产,征收富农多余的土地财产”。《大纲》的制定和实施,结束了中国两多年来封建土地制度,在解放区出现了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实现了“耕者有其田”。

  像其它任何事物一样,在“土地改革”开始时,曾一度出现过“左”的偏差,主要表现在:1,错斗错杀一些人;2,侵犯中农的利益;3,对地主、富农未加区别,对新旧富农亦未加区别;4,侵犯工商业。这些偏差的出现,基本上是受苏联在对待农庄主以及富农的清算中“左”的思潮的反映。这些偏差发生后,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任弼时等中央领导高度重视,于1946年先后发出了《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即“五四指示”)和1947年《中国土地法大纲》没有提出或重申划分阶级成份的标准,从而保证了“土地改革”的顺利进行。

  我的家乡在冀东平原,隶属冀热辽解放区。“土地改革”是在《土地法大纲》实施后的1947年开始的。当时我们村划分成份时,共有十家农户划为地主,八家农户划为富农。对于这些“土改”的对象,没有一家被杀、被抓,没有一户扫地出门。而是按着当时的“土改”政策,为他们留下了与贫下中农一样的土地和房产,让他们变成了“自食其力”的庄户人家。在“土改”中,有一家地主因为不了解“土改”政策,平分土地前,举家逃往“敌占区”。对于这个“逃亡户”,“农会”只是清算了他家的土地、房产和浮财,并将这些财产分给了贫下中农。就是解放后,农会也没有派人将他家遣返回乡,时至今日,他家的后代仍留在城市里生活。在“土改”期间,先后有三名“地富子弟”因害怕“挨斗”,跑到敌占区参加了“伙会”(还乡团)。解放后, 因他们在当“伙会”时没有大的罪恶,对他们的过失也没有深纠,而是按人民内部矛盾做了处理。在对待地主、富农的子弟上,既没有诛连九族,也没有歧视对待。有一个地主子弟,解放前在县中学读书,毕业后,村里考虑他有文化,就让他当了村小的老师。现在还享受高级教师的退休待遇。

  从党在“土地改革”中的方针政策,以及我们家乡“土改”的事实来看,哪有方方在《软埋》所描述的事件和场景呢?因此,方方在《软埋》中所牍传的故事,是子虚乌有的,是打着历史虚无主义的黑旗在为地主阶级招魂,是为了从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近而否定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是射向党和人民的一支毒箭。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是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伟大壮举,是人类发展历史的巨大贡献。我党领导的“土地革命”虽然发生在七十多年前,但它的历史做用不容忽视,历史意义不容否定。今天,随着时间的推移,“地主阶级”一词已不复存在。七十多年前,党领导的“土地改革”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我们没有理由用历史事件评判现实,更没有必要用现实观点评价历史。因为历史就是历史,是不会因为时代的变迁而被抹灭的。

  毛泽东同志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利用写小说搞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今天,方方以小说《软埋》攻击党的七十年前的“土地改革”,近而否定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是枉费心机的,到头来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相关文章